-

41囚思於時

在將寸語術傳授給羨央兒後,一天齡便不再打擾她沉浸。他加快了步伐,準備儘快回到待君來的租房中,給她好好明悟的時間。

羨央兒浸中有覺,也冇再出聲和他多言,開始全心全意明悟他所傳授的寸語術。

——————

待君來。

樓上一處臨窗雅間。

茗霧繚繞。

啼禾一身聖淨白衣,獨坐靜品。

在突然聽到一天齡竟然就在這獸/獸城之時,他內心是極為興奮的。

三年一晃而過,但他從未忘記神秘的一天齡!

他在內心已視一天齡為人生中的對手!

他想和一天齡在界藥之學上再較高下!

他選擇在此等,一是想讓自己的心境保持足夠的平靜,二就是要給一天齡準備的時間!

他希望公平對決!

他清楚,和他一同聽到訊息的論玨一定會找到一天齡的,同時,他也肯定論玨一定會把自己在此等待的訊息轉告給一天齡!儘管事情最後並冇有完全如他所料,但他對論玨的瞭解,並不比論玨對他的瞭解少!

在三年前靈靈城靈眼盛事後,他就用心去調查了全部的名額獲得者,除了一人他始終未有收穫外,其餘之人,他都已獲得了不小訊息!

而這一人,就是灰色帷帽少女姝。

對於她,他仍舊忌憚不已!

他內心已承認,在三年前靈靈城靈眼盛事中,他的實力就是落於灰色帷帽少女姝之後!

尤其是這次獸/獸城獸眼全部開啟的事情發生後,他竟發現灰色帷帽少女姝冇有來!這委實有些不可思議!驚歎過後,他自然有動用自己背後的力量去打聽妖界的訊息。然而所得結果卻是:整個妖界幾乎靜如止水,難見一絲波瀾!

唯一的一絲可疑跡象就是,那位強大的壬戌妖帝最近不臨朝了,好像是進入了某種閉關狀態!

對此,啼禾心中自是充滿疑惑的,他清楚這位壬戌妖帝在當下整個九界來說,那絕對是位列前三的存在!就是他自己的父親,對她也充滿了忌憚!他總是叮囑自己,冇有什麼事不要去招惹妖界的人!

然而,就是這樣的存在卻還要來閉關,這又到底是在境練什麼樣的高深術法呢?

事實上,這位壬戌妖帝如此不臨朝,選擇某種閉關,那全都是因為灰色帷帽少女姝突然失去了她命式子的所有記憶!

也就是因為一天齡施展的那個《落時為塵,覆八十一憶》!

她壬戌妖帝需要立刻來探查真正的原因!

可惜的是,一天齡的這種《落時為塵,覆八十一憶》也不是她這位妖界妖帝能窺知,乃至破解的!

在當下整個九界,也就隻有灰色帷帽少女姝拿著一株八十一年的九縷妖烏遞給一天齡時,方可解除此術,拂去彼此憶上之塵!

不知過了多久,頭戴銀色絨帽的一天齡終於回到了待君來。

一入樓中,一天齡便發現在這前廳一處較為偏僻的客桌邊,赫然坐著兩人,一個正是比他先一步來到的論玨,一個就是渾身散發著寒氣的黑衣黑帷帽嬋!

論玨正在對他笑嘻嘻。

黑色帷帽下,黑衣嬋則是眼神分外深沉!

隻見論玨起身走近來,笑語:“一兄,你之前走得太急,我還冇有來得及告訴你,此時在樓上一個雅間內,啼禾兄他正在等著你呢!走吧,我帶你去見他!”

一天齡怔了怔,並冇有立刻跟隨論玨上樓,而是接聲:“論玨公子,還請你再說明一下,這啼禾公子為何要等我?”

論玨聞言,笑容未退:“一兄,啼兄他一直都對界藥之學充滿了熱情,我想他應當是要找你切磋界藥之學吧!”

一天齡聽後,沉默了一下,語:“好,雖然我目前有點累,但還是見見吧!論玨公子,請帶路。”

論玨聞聲先動。

一天齡尾隨,餘光微瞥身後,隻見這時候黑衣黑帷帽嬋也已起身跟來。

冇一會兒,三人便來到了啼禾所在的茗霧雅間。

一照麵,啼禾便起身,神色專注地語來:“終於又見到你了,一天齡。”

一天齡聲色不顯,接聲:“啼禾公子,你在此等我,是有何事?”

啼禾瞥了瞥後麵的論玨和黑衣黑帷帽嬋,才接聲:“三年前,仙界那萊凱就說,你心中有一口深不可測的古井,而並非是一粒空皮秕穀。如今終於再見你麵,我隻想好好印證一下,他究竟說得對不對!”

萊凱,就是三年前那閉眼少年凱的全名。

啼禾此時又提起他,可見這萊凱在這啼禾心中,也是極具份量!

“萊凱?”一天齡微微一皺眉,有些不確定啼禾說的是誰。

這時,後麵論玨插話來:“一兄,就是三年前一直閉著眼睛參加靈靈城靈眼盛事的那白衣少年!他可是仙界有名的層子!”

原來這萊凱也有層帝子嗣身份,難怪三年前就是仙界的王牌靈齡境!另外,這論玨顯然也是萊凱有過一番仔細調查的。

一天齡有所恍然,腦海也不禁慢慢回想起閉眼少年凱來。想著想著,他微微一笑,自言自語來:“那位萊凱公子的確有著非凡道詣!閉眼,或許對他來說,就是合上那井蓋,囚思於時,靜待心之道水,自然噴湧而出。唉,此乃苦之極道也!”

話出,啼禾、黑衣黑帷帽嬋、論玨皆是一震,神色各有凝重。

絨絨帽態的羨央兒則是有些意外,她冇想到一天齡會這麼高度評價一個人!她內心不禁嘀咕,看來,以後再見到那個萊凱,我得多加註意才行!

“冇想到,你們彼此並未熟識,卻是有著一番惺惺相惜。”啼禾回神後,略帶譏諷地說來。

一天齡淡然看向啼禾,接聲:“啼禾公子,雖然我無意來證明什麼,但還是得問一句,你想如何來印證呢?”

啼禾冇有絲毫猶豫,語來:“你我各自在三天內取同一地域內的藥材創造一種九界全新的且不能以結果來分級的界藥!然後,再在相同時間內,各自煉製對方的這種界藥。練出來後,再與各自所創界藥相比,看誰的藥效更勝一籌!”

話出,黑衣黑帷帽嬋和論玨都震住了,創造一種全新的界藥?這不就是在創造一種殊性/藥譜嗎?還僅限三天內!更不以結果來分級!這啼禾真是夠瘋狂!

這種比試,要比的東西實在太多了!

比界藥創造力,比界藥仿製力,比界藥等級,比界藥煉製速度!

等等。

一天齡沉浸了起來。

絨絨帽態的羨央兒雖然也有震撼啼禾的狂妄,但是她內心更多的還是期待。她自是相信一天齡能夠應付這種對約,因為她選擇的這個男人可是無與倫比的存在!而這個啼禾他是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挑戰什麼樣的人!

就在氛圍陷入靜默之時,雅間外,一處隱匿虛空中,又已帶著女兒暗中旁窺來的妲野也是有了深深震撼!

但聽妲邈邈有些不解地以密音問來:“娘,這個啼禾所提的比法,是不是特彆嚴苛?”

因為她對界藥並不太懂,所以她隻能這樣隱約感覺。

妲野聞言回神,臉上有些苦笑,但已密音肅聲一回:“邈邈,這豈止是嚴苛?簡直就像是逆譜界藥師之間的對決!這個啼禾,如果不是狂妄,那他就真是有這種能力!也許……娘還是太低估他了!本以為煉製五淨回生丹就差不多應該是他的極限了,冇想到他竟然對人提出瞭如此對約!”

妲邈邈聽著,內心十分凝重,不過她又很快將注意力移向了一天齡,忍不住時,她又已密音一語:“娘,那你看,這個一天齡會應約嗎?他又會有這種能力嗎?”

妲野沉默了一下,才以密音回來:“這個小子神秘得很,娘說不好,隻能隱約感覺這個啼禾所提,絕對不是無的放矢,他是真的特彆看重這個一天齡!”

妲邈邈欲語。

也就在這個時候,雅間內,一天齡已對啼禾淡淡語來:“啼禾公子,你應該不急於如此比試吧?”

啼禾神色漠然,接聲:“如果你想再考慮,我的確可以等,但最好彆太久!”

一天齡聽而一笑,語來:“啼禾公子,那請給我三天時間,讓我先好好想想吧!”

啼禾接聲:“行,那我就在城主府靜候你的回覆。告辭。”

說完,啼禾越過他,越過黑衣黑帷帽嬋和論玨,出門而去。

一天齡也不想再多作停留,準備回自己租房。

然而黑衣黑帷帽嬋卻是擋在了他麵前,冷冷語來:“三年前,我記得你可是傻掉了,你是怎麼恢複過來的?”

對於一天齡如今的好端端,黑衣黑帷帽嬋自是最在意當初她讓霎墟強行探一天齡腦識的事情!她是真的想不明白,被霎墟以霸道探識之術弄傻的人,怎麼可能會再次恢複如初?要知道霎墟的境為那可是神齡境啊!儘管霎墟當時有壓製,但絕對不是一隻靈齡境螻蟻就可以來抗衡的!

除非,這隻靈齡境螻蟻身上有著天大秘密!

一天齡平靜地看著黑衣黑帷帽嬋,平靜地接聲:“嬋小姐,這當然是有一位強大的人(灰色帷帽少女姝),幫助了我。”

黑衣黑帷帽嬋哼了一聲:“是誰?”

話出,論玨也是雙眼緊盯一天齡。

一天齡有些無奈,接聲:“嬋小姐,抱歉,這個人我已記不得了。也許是當初這人治好我後,便抹去了我的這段記憶。”

黑衣黑帷帽嬋聽著,將信將疑。

論玨若有所思。

“嬋小姐,請讓開吧,我,還需要好好去考慮考慮啼禾公子所提之約。”一天齡隨即語來。

這時,黑衣黑帷帽嬋冷哼一聲,語:“如果不是現在還需要你保持清醒,我早就把你腦識探個徹底了!”

一天齡聽著,繞開她,朝門走去。

黑衣黑帷帽嬋雖然冇有再阻攔,但在化作幢光消失之前,留下一句:“等你和啼禾比完了,我絕對會來把你腦識探個徹底!”

一天齡怔了怔。

論玨失笑語來:“唉,這位嬋小姐還真是目中無人,橫行無忌啊!一兄,你以後可得多注意點她啊!”說完,論玨化成白光消失了。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