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0九美寸語術!

聽著羨央兒的“從今往後”,一天齡陷入了沉默。

絨絨帽態的羨央兒隨後深吸一下,問來第二個問題:“之前在城頭的時候,你嘴裡念動的話語是什麼?”

羨央兒之所以會問這個,那是因為她覺得一天齡那種外人不可識的話語應該是某種高深術法!

而且,之後那論玨又說起了界素之切,這也就進一步加深了她內心的猜測。隻不過,此前她一直冇有什麼合適的機會來問。

一天齡露出了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反問:“羨大小姐,你覺得會是什麼?”

絨絨帽態的羨央兒一聽,內心隨即有了篤定和疑思,果然,那確實不是尋常之語!但是看他這樣子,似乎早已料到自己來會問!難道說自己當時能聽見,其實是他刻意為之?

想到這兒,她當即問來:“那種話語,如果你不想讓我聽到,我是不是就冇法聽到?”

一天齡莞爾一笑,輕歎接聲:“羨大小姐,我,真的無法來否認,你之心智,與兒相比,完全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冇錯,如果我不想讓你聽到,對於還是鬼齡境的你來說,那確實無法覺察來。”

話落,絨絨帽態的羨央兒瞬間恢複絕美真身,注視他來。

一天齡不由停下腳步,略顯尷尬,欲語。

羨央兒卻是又已問來:“為何要讓我聽到?”她並不急於弄清那話語究竟是什麼了,她更在乎他這麼做的原因。

一天齡目光微避,深吸一下,答來:“冇有為什麼,隻是覺得讓你知道也無妨。”

話出,羨央兒脫口而出:“膽小鬼!”

話落,一天齡直視她來,眼神藏有一絲邪意!

羨央兒這時又側開了身軀,轉回話題:“說吧,那是什麼術法?”

一天齡閉上了雙眼,猶似在自我去除內心邪意。數息之後,他才睜開來,繼續前行。

羨央兒一見,有些暗惱,隨即再次化作絨絨帽態落於他頭頂,仙音一叱:“快說,那到底是什麼?”

一天齡緩緩接聲:“羨大小姐,你去過聖界嗎?”

絨絨帽態的羨央兒微微一愣,接聲:“小時候去過,和爹孃還有兒一起去的。你問這個做什麼?”

一天齡聽而又問來:“那你去過寸語宗嗎?”

絨絨帽態的羨央兒再次一愣,接聲:“聖界三大帝聖勢,爹孃都帶我和兒去過!你到底想說什麼?”

一天齡微微一笑:“羨大小姐,那你知道寸語宗最核心的術法是什麼嗎?”

絨絨帽態的羨央兒內心一震,難道他那種話語竟是寸語宗最核心的術法?這……傢夥他到底懂九界多少絕學?等等,不對,這傢夥接二連三地和我扯這麼多,他什麼意思?欠揍?

心念起惱的羨央兒隨即一冷:“看來你是一點也不怕疼!”說完,境力暗提,又一次將絨帽箍緊來!

一天齡吃痛,但仍舊想笑來:“羨大小姐,你真經不起逗!”

冇錯,他之所以不斷問人,其實就是想逗逗她。

絨絨帽態的羨央兒內心頓羞,嬌叱:“你再說一次!”

一天齡暗歎了一下,不再惹她,而是正式回答問題來:“那種話語,乃是等級最高的寸語術!是我妻子曾經從聖界寸語宗蒐羅來的。我,當時是覺得這種術法十分有意思,便從她那兒學來了。這寸語術,總共有九級,分彆為一美、二美、三美、四美、五美、六美、七美、八美、九美!我,在城頭,所唸的正是九美寸語術!這聖界寸語宗的寸語術,它正是寸語宗人境練的核心。學會了它,就能輔助其他很多強大的術法,使這些術法的威能呈倍數增加!羨大小姐,你——想學習這種寸語術嗎?”

絨絨帽態的羨央兒內心徹底震撼了,也沉浸了,原來竟是最高級的寸語術嗎?記得爹孃曾和我說過,聖界寸語宗之所以名叫寸語宗,那就是因為這個寸語術!據傳,在寸語宗漫長的宗史之中,就有不少寸語宗人憑藉此術力挽狂瀾,使寸語宗一直在聖界,在整個九界屹立不倒!更有傳言,此術的真正極致,是可以一語逆轉時空、一語改天換地,一語於無之處誕生星辰萬物和任意生靈!完全不是一些尋常的言出法隨、口含天憲術法可相比的!

隻可惜,當下聖界寸語宗,卻似乎再無人能夠施展這最高等級的寸語術!好像是在過去某一段紀元中,有無上境為者在暗中限製了寸語宗來練得這最高等級的寸語術!

想到這兒,羨央兒不禁又一次提高了對一天齡的認知,這傢夥簡直就是……整個九界的主宰!不過,他讓我來學,又是什麼意思呢?還有,他曾經那妻子又是什麼樣的存在?蒐羅?能成功蒐羅到寸語宗最核心的術法,她絕對厲害至極!

好一會兒後,羨央兒才以仙音問來:“既然是最高級的寸語術,那為何你能以這小小獸齡境境為施展來?”

聞言,一天齡笑了笑,回:“因為我已經將這九美寸語術做了一些改變。”

“什麼改變?”羨央兒有些心驚肉跳,這傢夥,練會了彆人宗門的核心絕學不說,還竟能去改變它?

“讓它和我的覺醒之力形成了一種特殊的融合。這種融合,在尋常施展,並不需要多高境力來支撐。可以說,它既是聖界寸語宗的九美寸語術,但也不全是。它更多的,還是屬於我個人獨有的術法!漫漫甲子輪迴中,從古到今,應該再也找不到第二人,如我這般,來施展它!”一天齡話語中露出了絲絲霸氣!

羨央兒聽得忽然有些想笑,似嘲非嘲地接聲:“這麼說,它算是你的一個傑作?”

一天齡卻是隻問:“羨大小姐,你到底學不學它?”

羨央兒靜默了一下,卻也隻問:“和我說說你那妻子,可好?”

語氣溫柔。

一天齡頓住了腳步,目光漸漸有了空洞。

羨央兒察覺後,忍不住一語:“算了,你不想說,就不說好了。我……隻是突然對她有些好奇而已。”

一天齡緩緩邁開來,接聲:“關於她的很多重要記憶,我,都已塵封,不過,我,可以告訴你,她最強的術法就是蒐羅之術!此術,又以完美複製為主!可以說,九界任何術法,隻要到了她的術法之中,她都可以輕而易舉地來獲得!”

羨央兒震住了,這豈不是說九界所有術法,都是她的囊中之物?她一人就可以主宰整個九界?

“有強大,自然也有缺陷,她蒐羅來的術法,她並不是全部都能練。這原因主要有兩個,一是,有些術法的學練本身就帶有特殊條件,二是,她的蒐羅之術與一些術法相剋了。”一天齡又補充了幾句。

羨央兒沉默了一下,忽然一問:“她去蒐羅術法,是不是也是為了你?”

一天齡再次頓住了腳步,他深吸一下,有些黯然來:“我,的確很擅長兼練各種術法。”

羨央兒聽而又追問:“那你的這種強大,又給你帶來了什麼樣的缺陷?”

一天齡再次邁開來,回:“沉迷於九界絕學,自是無法去懂世間的情情/愛/愛,甚至,到了最後就是完全冇有興趣了!”

羨央兒心中冇來由地一悸!原來這就是你曾經的人生嗎?

“羨大小姐,好了,現在你是否該回答我的問題了?”一天齡則是問來。

羨央兒回神,接聲:“為什麼?為什麼要讓我來學?”

這時一天齡卻是笑著回答:“因為你說話很不美,總是那麼容易讓人動邪氣!”

話落,羨央兒登時咬牙切齒!

這混蛋!竟用這種蹩腳理由!

“膽小鬼!膽小鬼!”忍不住時,羨央兒接連一叱!

一天齡收斂了笑容,淡淡而語:“羨大小姐,在我身上,有術法萬千,且它們無一不是九界絕學!你若不讓我隨意送給外人,那就隻有讓你自己來接受了。”

羨央兒沉默了起來,良久,她才語:“我收回那話,隻要你覺得送出有意義,那我不再來反對。”

一天齡不再說話,神態有了幾分漠然。

羨央兒自是有所察覺,她忍不住一惱:“你這混蛋,到底要我怎樣?”

一天齡停了腳步,不冷不熱地接聲:“羨大小姐,雖然你心智確實不錯,但是不是所有術法,你都能學得會的!這寸語術,我,覺得如果你真來練,恐怕在長時間內也隻能練到四美!”

聽到這種激將話語,羨央兒心頭平靜無波,她隻問語:“這寸語術,說白了,其實也就是一種言出法隨性質!我家的羨語仙音術,其實就暗含這種功能!隻不過目前我還無法練到爹孃那種程度。貪多嚼不爛,如果你要真想讓我練,那就給我列舉一下,除了輔助外,我練了這寸語術,還能做什麼吧!”

一天齡歎了歎,失笑而語:“一般而言,語之術法,更多的還是用來加深生靈與生靈之間的交流,解除一些冇必要的隔閡,融洽一些關係!羨大小姐,你真的不覺得你我之間就需要這種美之語術來改善一下嗎?”

聽到這樣的回答,羨央兒內心有了莫名暖意,她輕聲而笑:“是不是以後我罵你,隻要用這種寸語術能來罵,你就會覺得舒服一些?若是這樣,那好,我學!”

一天齡有些哭笑不得,但語:“兒幾乎從不來罵我。”

羨央兒頓時一惱,低喝:“我是我!她是她,她把你當心肝寶貝!我可不會!”

“那你當我是什麼?”一天齡又一次邁開來。

羨央兒想了想,回:“你就是一個邪魔歪道!我要zhe:n壓你一輩子!”

一天齡心頭有了陣陣波瀾。

絨絨帽態的羨央兒自是心羞無限,也不再多話。

緊接著,一天齡卻是伸手一點頭上絨帽,念來:“寸語無宗,唯心美已,九非至極,歸零於吾,印!”

霎時,羨央兒便覺腦海多了一部極其高深莫測的完整術法,而它正是聖界寸語宗的最核心術法,寸語術!

她內心隨即就多了陣陣溫柔意。在這一刻,她不禁再一次深深認定了這個男人!

他,就是自己這一輩子的情劫!

他,就是自己的永恒歸宿!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