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十五天藥會

次日。

虞胭柔便派人在靈靈城內宣告:靈聖城藥天宗棠昊城使將在城主府內舉辦十五天的小藥會切磋,優秀界藥師將獲得城主提供的豐厚獎勵!歡迎城內所有界藥師在三天之內來城主府報名切磋!

一時間,城內一片震動,嘩然!

而靈靈城內的界藥師們則更是興奮不已,紛紛來城主府報名了。

城主府。

一廳。

三山拿著虞胭柔給的藥材清單,忽然皺起了眉頭。

“怎麼了,三山?”並未將藥材清單細看的虞胭柔問來。

三山拿著清單給虞胭柔看,說來:“城主,棠城使這清單後麵有點古怪,你看他要的九縷靈烏是有各種年份,有四十二年的,十六年的,五十六年的,二十八年的,六年的,八十一年的,七十九年的,一百零一年的!”

虞胭柔卻是一笑:“三山,本主與你都不是界藥師,不用管這些,你就照單去采購吧!”

三山點點頭,也不再多想,隻語:“城主,舉辦這十五天小藥會,我總感覺不妥,時間太長了,就怕出現什麼變故!”

虞胭柔再次一笑:“三山,你以為不舉辦十五天,有些人就不會在這段等待時日裡興風作浪了嗎?不可能的!與其讓他們想招,不如咱們主動出招!以藥會為引,甕中捉鱉!”

三山恍然。

“好了,趕緊去采購吧!”

“是。”

——————

三山樓附近的一條小巷。

在角落裡蜷眠一夜的一天齡,傷已好得差不多了。

當陽光照臨他身軀的時候,他睜開了眼,慢慢起來。

他攤開手來,陽光撒在兩顆嚼嚼丹上,格外美麗。

他似是笑了。

“再去問問看,希望能找到!如果靈靈城真的不存在這樣一株八十一年的九縷靈烏,那或許是……你與那個美麗傳說真的無緣,羨小姐。”

喃喃自語後,他慢慢走出了小巷。

很快,他便從街上人們的口中獲悉了藥會的事情。

聽後,他愣了許久,才似歎了一聲:“七紅毓小姐,謝謝了。”

一天齡朝城主府趕去了,他得去報個名。

而當他來到的時候,七紅毓就在那報名處守著,似乎就在等他出現!

彼此一對視,她莞爾,他點點頭。

在他報完名後,七紅毓就問來:“你住哪兒?”

一天齡接聲:“巷中。”

七紅毓一愣。

一天齡卻是一轉:“七紅毓小姐,你可有報名?”

七紅毓搖搖頭,語:“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你跟我來。”

一天齡跟著她離開了喧鬨的報名處,來到了城主府內一處靜雅之地。

“因為你的點撥,我纔剛獲得一種界水,所以還得慢慢來。”七紅毓平靜地說著。

一天齡聽著,未語。

“在這次報名的人中,我覺得有些人應該會和你一樣,很出彩!”七紅毓又語。

一天齡問來:“是靈眼名額獲得者中的?”

七紅毓嗯聲點點頭。

一天齡見而接聲:“你怎麼不回答具體是哪些人?”

七紅毓盯來,回:“因為我覺得你可能已經猜到了。”

一天齡似是失笑:“那我和你對對看?”

“好。”七紅毓簡潔明瞭。

一天齡踱起步來,沉浸會兒,才語來:“啼禾?”

“嗯,有他!”七紅毓接聲。

“賦蓓蓓?”一天齡又語。

“嗯,有她!”

“儺夢?龍鳶?”一天齡一連道出了兩人。

“嗯,有她們!”

一天齡隨即一轉:“我,對完了。”

“都對!你是不是有一種能看出人們身上是否擁有界水和界火的能力?”七紅毓問來。

一天齡搖搖頭,回:“不,我,更喜歡聞人們身上的藥味。我,剛說的這四人,是因為他們身上有散發著一種細微的藥味。”

“我聞不到。”七紅毓卻是一接。

一天齡笑了:“將來你一定能聞到。還有,告訴你一下,其實在其他靈眼名額獲得者中,還是有條件成為界藥師的,隻不過他們似乎並不喜歡界藥師。”

七紅毓點點頭,回:“這個我懂,我有一位師門長輩曾和我說過,在整個九界,有的人因為一出生就是高貴無比,所以他們根本不需要成為界藥師。而界藥師在這些人眼中,其實就是仆人。”

一天齡接聲:“七紅毓小姐,那是他們不懂界藥師的樂趣。界藥,有時候比境力,美麗多了。”

七紅毓愣了愣,轉問:“你是幾等界藥師?”

一天齡笑回:“現在算是十譜界藥師吧!”

七紅毓若有所思,隨即又問:“那你認為他們四人,誰最厲害?”

一天齡似沉浸了一下,纔回:“最厲害的應該還是那位啼禾。”

七紅毓呆了一下,繼續問來:“然後誰是第二、第三?”

“賦蓓蓓第二,儺夢和龍鳶難分高低。”一天齡也不避諱什麼,彷彿他就是裁定者!

七紅毓倒是冇怎麼關注這個,好像已經完全相信一天齡所說的,她喃喃:“那個孤苦無依的賦蓓蓓竟然這麼厲害。”

“孤苦無依?”一天齡似是怔了起來。

七紅毓接聲:“是,我瞭解到的,就是這樣。賦蓓蓓出身低微,父母早逝,她也冇什麼親戚朋友,一直是在靈靈城獨自苦拚。我真的很佩服她!一個女孩子,一直這麼堅持了下來!這次靈眼名額的獲得,我覺得完全是她應得的!”

一天齡接聲:“七紅毓小姐,一個人很難完全脫離周邊世界,這位賦蓓蓓小姐,肯定還是有人幫過她的。”

七紅毓看來,語:“這我相信,不過,我更相信……她大部分還是在靠自己努力!”

一天齡看著七紅毓帶著辯駁的眼神,微微一笑,語:“你認為她和你一樣,你想和她成為朋友,對嗎?”

七紅毓避開了一天齡的目光。

“七紅毓小姐,我給你介紹一位吧,羨兒羨小姐,其實是值得你去好好結交的。”

七紅毓呆了呆,但卻有些黯然地說來:“難,她背靠榮耀家族,身流驚豔仙血,而我……隻是藥天宗一個境賦不高的普通弟子,我和她根本不是一個階層的。”

“你可不普通,七紅毓小姐。”

七紅毓不由自主地凝視起露著微笑的一天齡來。

“能告訴我,你到底是什麼人嗎?”

一天齡卻是認真一回:“七紅毓小姐,我,叫一天齡,以年齡為生。”

七紅毓眉頭緊蹙,又是這句話,到底什麼意思?什麼叫以年齡為生?

“七紅毓小姐,雖然你已在幫我找八十一年的九縷靈烏,但我還是該自己再去找找。先告辭了。”

七紅毓望著一天齡離開,欲言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