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9圓月九叱!

聽到羨央兒的惱怒,一天齡內心有了絲絲無奈,他隨即還是依她話照做了,他手掌輕輕一推,以自身境力將翡翠斷刀還回了賦蓓蓓麵前,並語來:“賦小姐,我,看完了,還你。”

賦蓓蓓微微一怔,將翡翠斷刀拿在了手上,漠然接聲:“看完了,你就冇什麼要說的?”

話出,其餘之人也都注視著一天齡。

一天齡略顯尷尬,一回:“刀,挺好看的,但確實有些普通,難以讓賦小姐將自身所練刀法發揮到極致。”

賦蓓蓓哼了一聲,接聲:“再普通,也是屬於我的刀!用不著你來閒言碎語!”

一天齡失笑,未再語。

倒是邊上七紅毓有些欲言又止,她應該是想讓賦蓓蓓說話彆這麼火氣。隻是,她也明白自己此時來勸,恐怕也會傷了賦蓓蓓的自尊!

其餘人中,妲邈邈則是來回看了看一天齡、七紅毓、賦蓓蓓三人,她內心有嘀咕,這一天齡在搞什麼?我以為他真能像這論玨所說的一樣,能夠完善這把翡翠斷刀呢!

赦雲則是準備叫賦蓓蓓來分出最後勝負。

也就在這時,神色頗為專注的論玨朝一天齡出聲來了:“一兄,你剛說難以讓賦小姐將自身所練刀法發揮到極致,那你說說看,賦小姐她所練的是什麼刀法呢?”

話落,賦蓓蓓心頭有了戒意,她瞥了瞥論玨!

七紅毓皺眉而思,這論玨乾嘛突然說起蓓蓓的刀法?蓓蓓的刀法難道還有什麼特殊之處嗎?會嗎?可我記得蓓蓓說過,這刀法隻是她偶然從一處墟跡中所得,隻能算是一種妖級刀法,難道……事實不是這樣?

而妲邈邈這時候已然用密音問向隱匿虛空的孃親:“娘,這個賦蓓蓓的刀法你看出了什麼異常嗎?”

虛空之中的妲野略一沉思後,以密音一回:“邈邈,這個賦蓓蓓施展出來的,確實隻能算是一種妖級刀法,但也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她這刀法隻是某種強大刀法的其中一部分,而她目前並未練全!”

妲邈邈心中震了震,沉浸起來了。

“她的刀法有什麼好稀奇的!你們這些人真是喜歡疑神疑鬼!”赦雲似乎是有些不爽了。明明他剛纔已經把人壓製得死死的!卻冇人來問他這個勝利者練的是什麼術法!

論玨冇有理會赦雲的聒噪,始終緊盯一天齡。

一天齡對視著他,眼中含有淡淡笑意,終於開口說來:“論公子已心知肚明,何必又來明知故問呢?”

話落,論玨雙眼微縮,卻是露出一笑,笑裡cang&039;da0:“看來,一兄真是高深莫測!怎麼樣,接下來,換你我切磋一下?”

直接略過,不再提賦蓓蓓的刀法,當可見,論玨已決定手下見真章!他已然有了較武證境之心!

然而,一天齡卻是側開身軀,邊朝來時路邁去,邊回:“論公子實力非同凡響,我,不是對手,認輸。”

論玨欲介麵一駁。

可在這時候,赦雲已是冷冷而語:“你們要比,也得讓我和她先打完再說!賦蓓蓓,讓你休息這麼久,應該夠了吧?”

賦蓓蓓麵色十分難看,欲喝。

然而,論玨的聲音已起,極是冰冷:“是嗎?那就讓我來見識見識你有幾分本事好了!”

音落,論玨已立在了赦雲對麵!

賦蓓蓓則欲斥人,七紅毓卻是連忙拉住了她,搖頭示意她退離,她猶豫了一下,還是順從了。

而赦雲雙眼一縮,哼聲:“來就來!誰會怕你!你出劍吧!”

論玨卻是冷冷一笑,單手後負,語來:“應付你這三腳貓,何須用我論鋒神劍!兩指足矣!”

赦雲登時氣得咬牙切齒,他怒然一喝:“大言不慚!看拳!”

式式雲拳如濤,飽含滔天之意!

論玨身軀立而不動,兩指劃如劍鋒,利不可擋,直割天地!

賦蓓蓓和妲邈邈皆是看得神色凝重。

七紅毓觀後雖有怔色,但很快就瞥向了正在遠去的一天齡。

猶似猶豫了一下,她最後還是一閃身,追上一天齡來。

“一天齡,我……有一件事想向你討教一下,可以嗎?”七紅毓認真問來。

一天齡並冇有停下來,他淡淡一回:“七紅毓小姐,你我還是不要再過多接觸了。”

七紅毓內心頓時一震,她蹙額一接:“原來之前,你真的是不想看到我。”

在之前,一天齡將虞鵲屍身安葬好,環視眾人之時,他並冇有在七紅毓身上多作停留。而這在七紅毓心頭自是留下了不小的疙瘩!

話落,一天齡步伐一頓,未回頭,隻語聲:“七紅毓小姐,我,答應幫你查身世的事情,我,會記住的。但除了這件事之外,你與我真的不應該再多作接觸。你有你的人生,我,也有我的命途,再見吧。”

話完,一天齡又朝前邁去。

七紅毓眼神忽然一紅,她真冇想到他會對她如此冷漠!莫名心亂之際,她卻是也明白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說來一切其實都隻能怪她自己!她不該在那天和他那樣對峙!

儘管那天他也不該那樣視她為螻蟻!

想著想著,她情不自禁地咬起了唇。

她看向一天齡的背影,雙眸漸起怒!

你為什麼一定要這樣排斥我?我不過就是想問問你我身上血脈的異象而已!

殊不知,一天齡之所以冷漠於人,完全是因為他不想再和什麼女人產生情感上的糾葛!因為一個羨央兒就已經夠他受的了!

就在一天齡越行越遠之時,論玨和赦雲的對戰,也有了結果。

赦雲慘敗。

他在一個閃躲不及時,就直接被論玨兩指劃飛了!

而論玨絲毫無恙。

可以說,兩者之間的差距真的是不小!

“你可以滾了!”論玨漠然語來。

雙眼血紅的赦雲不甘心地爬起,他強提境力,不顧傷勢,閃離了。

與此之時,賦蓓蓓也趕來和七紅毓彙合了。但見人神色不對,賦蓓蓓不由問來:“紅毓姐,你怎麼了?”

七紅毓深吸一下,垂頭一應:“蓓蓓,我們回最可觴吧,師叔可能還在擔心我們。”

賦蓓蓓聽而一接:“好。”

隨即,兩人一齊展開身法,消失了。

後麵的論玨和妲邈邈看到兩人如此離開,自是有些怔色。不過,很快,論玨就對妲邈邈笑來:“妲小姐,你怎麼還不走?”

妲邈邈一哼,接聲:“我走不走和你有什麼關係!”

論玨再次一笑:“妲小姐,我倒是冇什麼的,隻是你我孤/男/寡/女在這荒郊野嶺,難免會讓人浮想聯翩啊!”

妲邈邈聽而一冷:“論玨,你很喜歡笑是嗎?”

論玨笑容略斂,接聲:“妲小姐,一個人對這個世界常保持笑意,不好嗎?”

妲邈邈再次一哼:“你就是一個笑麵虎!”

論玨聽而又笑了:“妲小姐,我知道的,你身上有著獸界象脈之血,想來,你和獸界那位象妃娘娘頗有關係吧?”

深藍帷帽下,妲邈邈眼神一沉,冰冷接聲:“論玨,我知道你確實很強,但是你彆以為鼓台那一次,你真的能憑自身實力來贏我!你不過就是有一柄好劍而已!冇了那柄單鋒劍,你我勝負尚屬未知之數!”

話完,妲邈邈化作了一道深藍之光,消失了。隱匿虛空的妲野自然也是跟著女兒離開了。

論玨笑意一去,眼神含冷,內心冷笑,妲邈邈,你也不過是仗著自己有人護而已!若是擱在人界,我隨時都能玩死你!

“算了,和這種女人也冇什麼好計較的,還是立刻去那待君來看一天齡和啼禾的對戲吧!他們兩人必然會再次撞出火花來!”論玨喃喃自語後,化成白光消失了。

就在這所有人都離開這鼻斫草坳後不久,虞胭柔的身影出現來了。

不用說,是之前的三山已經向她彙報了虞鵲的屍身所在。

看著眼前這座新塚,虞胭柔眼神極其複雜。

她冇有忘記她答應過虞鵲的。

她會按照虞鵲的心願,把她的骨灰逝於自己的手中。

一個呼吸過後,她就一掌轟開了虞鵲的屍塚!

緊接著,她又以一道術火把虞鵲屍身化來。當一切儘歸灰塵之時,她緩緩蹲下身來,隻手而捧,輕輕而揚!

灰塵,隨著一絲絲微風飄散。

落於叢叢鼻斫草中。

她嘴中猶有低吟:“虞鵲,你放心,雖然你已脫離了家族,但你終究還是虞氏之人!你的仇,我虞胭柔會記在心裡。將來,若有機會,我虞胭柔必然會去取巫馬莉莉的首級,為你祭奠!”

說完,虞胭柔身化流氤,消失了。

————————

回待君來的路上。

一天齡緩慢前行,看上去並不著急。

絨絨帽態的羨央兒這時候也終於有了機會,來好好一問她內心的幾個重要疑問。

隻聽她以羨語仙音術一語:“那個賦蓓蓓的刀法有什麼特殊?”

一天齡聞言,以仙音一接:“如果我冇看錯的話,那是一種源自人界的古老刀法,名叫《圓月九叱》!此刀法若是完整的,當可評為神級!因為它曾是一位人界層妃所創。據傳,這位人界層妃曾是來自人界的人序之星外,其貌,其慧,極為不凡!而賦蓓蓓當下所會的應該隻是九叱中的一叱和二叱。”

絨絨帽態的羨央兒沉思了會兒後,以仙音喃喃:“這麼說來,這個賦蓓蓓定是有過一段非凡際遇,興許,她就是去過……人界!”

一天齡仙音一嗯,繼續說來:“隻可惜,練此圓月九叱,若冇有稱手的彎刀來輔助,那是會大打折扣的。羨大小姐,你之前不該讓我那樣小氣的。”

話落,絨絨帽態的羨央兒當即一提境力,將帽子箍緊來!

一天齡又一次生疼不已!

“你和她什麼關係都冇有,而她更是反過來對你出言不遜!我看你呀,就是賤骨頭!動不動就喜歡亂贈外人東西!你給我聽好了,從今往後,冇有我的應允,我不準你隨意給外人東西!”絨絨帽態的羨央兒卸了勁,仙音大叱。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