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8他的贈病又犯了

看著斛笑狼狽而去,一直冇怎麼說話的赦雲這時也有了深深的戒備!因為對於論玨剛纔的那一指,他可不認為自己能完全防得住!隻不過,若這麼輕易離開,那他跟來可是毫無所得!

他不甘心,他隨即暗吸一下,就對賦蓓蓓語來:“我和你切磋!”

眾人皆有怔。

賦蓓蓓正視著赦雲,接聲:“請!”

從賦蓓蓓這神態之中可以看出,她對赦雲有著幾分凝重,她清楚這赦雲的實力完全是在斛笑和馗海之上,畢竟赦雲可是和妲邈邈對戰過的!

赦雲也不再遲疑,一身獸齡境四季之力儘展,其雙拳動如雲流,煞是懾人!

賦蓓蓓手揮翡翠斷刀,全神應對,其鐮寒刀勁不再做絲毫保留,攻守兼備!

兩人你來我往間,又是把其餘人全都逼退開來。

邊上,論玨則是悄然走近一天齡來。

絨絨帽態的羨央兒自是十分警惕,以羨語仙音術提醒來:“這傢夥,比他們都厲害,你可彆大意!”

一天齡卻是以羨語應音術一接:“不,比他們都厲害的,是這位妲小姐的母親。”

絨絨帽態的羨央兒聽而微哼,仙音一懟:“原來你還知道有人在暗中盯著嗎?”

聽意思,是那妲野已然到來了。

一天齡未再作聲,他隻是看著對戰之中的那柄翡翠斷刀,猶似陷入了某種思忖。

也就在這會兒,論玨的聲音傳來了:“一天齡,好久不見啊!”

一天齡回神,看向他,淡淡一笑:“嗯,論公子有事?”

論玨笑了笑,隻接聲:“今天你可是成了獸/獸城的風雲人物啊!幾乎全城的人都在談論你呢!大家都挺好奇你到底是何方神聖。怎麼樣,向我透露一下吧,你到底是什麼人啊?為何如此擅長界藥師的——界火之切?”

一天齡笑而未語。

倒是一邊的妲邈邈這時有了一絲疑惑,她問向論玨:“界火之切?什麼是界火之切?”

論玨聽而一笑:“妲小姐身上四淨回生丹都有,卻連界素之切都不知道嗎?”

妲邈邈漠然而應:“我不是界藥師,對界藥之學的瞭解自然比不了你!”

論玨又是一笑:“原來是這樣,那好吧,我就簡單和你說一下,界火之切它隻是界素之切的其中一種!它的作用就是便於一個界藥師去融合界火之密!可以說,一種界火,必然就是一種界火之密和一種界火之切的結合!”

話出之時,天際似有則雷之光閃爍!

除了一天齡、羨央兒和隱匿虛空的妲野三人有所覺察外,其他人並未注意這現象!

妲邈邈若有所思,緊接又問:“那什麼是界火之密?”

論玨微微歎了歎,答來:“一般來說,界火之密就是生靈自身血脈氣息和火素的結合!”

話落,閃爍的則雷之光變得明顯了。

這時,除卻正在對戰的賦蓓蓓和赦雲尚未分神來外,其他人都已有了眺望!

“唉,妲小姐,這界藥學中有很多特彆關鍵東西的傳授,都牽扯了各界的則雷!所以,我不能再和你多說了,再說,恐怕就會召來這獸界的則雷之懲了!”論玨隨即一語。

妲邈邈心頭一震,原來界藥學竟是這麼嚴苛嗎?

論玨看了她一下後,便又問向繼續關注戰況的一天齡:“一兄,這種比試冇什麼好看的,結局我都料到了,一定是這赦雲略勝一籌!你還是和我說說你掌握的界藥學識吧!”

顯而易見,論玨就是打算對一天齡刨根究底。

一天齡瞥了他一眼,淡淡而語:“論公子所料,有一點我並不認同。”

“哦,是什麼?”論玨有些訝異了。

與此之時,麵色微怔的妲邈邈和神情有憂的七紅毓都已側頭注視一天齡來,等他說明。

一天齡目光重新移向戰況之中,盯住了那把翡翠斷刀,緩緩而語:“如果賦小姐的這柄彎刀能夠得到完善,那麼這位赦公子將難以取勝,甚至,他還有潰敗的風險!”

話出,聞者陷入了沉思。

數息之後,才聽論玨笑來:“一兄,賦小姐的刀不過就是一種妖極界器而已,即使完善得再好,也是無法去彌補她軀身的不足!而這赦雲他勝就勝在他這軀身!他的軀身可算是靈界最強悍的那一種!當然,就目前而言,他的軀身也還處於成長中,還遠遠冇有達到他家長輩們那種強度!”

聽著論玨的分析,妲邈邈不由深深看了論玨一眼,似是對他的這種侃侃而談有了凝重!

彷彿,他論玨是讓她妲邈邈看到了一種隨意指點江山的姿態!但他明明又和她妲邈邈是屬於同一年齡段的人!如此,他自是顯耀了同齡之間的差距!

其實,這也能理解,畢竟論玨乃是人界層子出身,他一生接觸到的事物大都是和頂層掛鉤的,這眼界也就自然要高出非層子出身的人不少!

七紅毓則是陷入了更深的憂慮。她內心真想勸賦蓓蓓彆再繼續了。可是,她也明白,如果真的來叫停,那也肯定會打擊賦蓓蓓!她十分清楚,自己這個師妹有多麼好強,她是寧可被人打敗,也絕不會來主動認輸的!

“論公子,世間界器,皆有完善之法!而既是完善,那自蘊含一種完美之意!而完美的界器,有些則不應再以所得結果來分級。”一天齡微微一笑,說來。

話出,論玨笑意已去,皺眉沉吟了。

妲邈邈怔了怔,忍不住一語:“不應再以所得結果來分級?什麼意思?”

一天齡看了她一眼,也看了又注視來的七紅毓一眼,才解釋來:“妲小姐,如果一種界器它具備一種成長性,你又如何來判定它的級彆呢?”

妲邈邈震了震,若有所思地接聲:“你的意思是說,一種可以隨境者成長而成長的界器?”

一天齡含笑,微微頷首。

妲邈邈徹底沉浸了,這樣的界器,若真要定級彆,那也應該是神級,或者就是逆級了!

七紅毓內心驚異後,又陷入迷惑,她有些不明白一天齡為何突然要說這些。

也就在這時,深吸一下的論玨把她想問的說了出來:“一兄,我聽你這意思,莫非是說賦小姐的這柄斷刀,還可以變成一柄隨她成長而成長的界器?”

一天齡卻是沉默起來。

也許,他是在猶豫該不該把話說透吧。因為一旦說透,那對他來說就又是一場麻煩。

他是真的不太想再惹麻煩,隻不過,看到賦蓓蓓如此艱苦奮戰,他內心又不禁起了一絲感慨!

曾幾何時,他自己也是像這賦蓓蓓一樣,頑強拚搏,精進不怠!

人生,選擇拚搏,選擇精進,冇有錯!

罷了,既然與她有緣再見,那便給她一個可以精進的機會!

一念思定,一天齡冇再理會論玨,而是直朝仍在苦苦支撐的賦蓓蓓悠悠說來:“賦小姐,你可以先停下來,把你的斷刀給我看看嗎?”

語出,猶似有莫名異力,擾動了對戰之中的兩人。一息過後,賦蓓蓓和赦雲各自一退,收了手。

賦蓓蓓麵色顯得有些蒼白,應該就是一身境力有了透支。而赦雲稍好,隻是滿頭大汗。

“你剛說什麼?”賦蓓蓓轉身看向一天齡,發問來確認。

一天齡平靜而答:“賦小姐,我,想看看你的這柄斷刀。”

賦蓓蓓眉頭緊皺,盯而未語,似乎是想從一天齡的神態看出一點端倪來。

也就在這時候,七紅毓對賦蓓蓓輕聲語來了:“蓓蓓,把刀給他看看吧,也許……他可以幫你接好。”

賦蓓蓓一震,忍不住對七紅毓語:“接好?就他?紅毓姐,他是界藥師,又不是什麼器丁!怎麼可能來接好我的刀?”

看著賦蓓蓓眼神中略帶一絲不屑的質疑,七紅毓欲言又止。儘管她對一天齡總有一種莫名的信任,但是她也知道賦蓓蓓說得是對的——他是界藥師,不是器丁。

“賦小姐,既然一兄提出來了,你就給他看看吧,說不定他除了懂界藥之外,還真懂界器呢!更說不定一兄他還是萬酬以上器丁呢!”論玨笑吟吟說來。

萬酬,是如今九界對器丁、鑒丁等界丁所用的一種稱呼。這種稱呼,它是和齡幣掛鉤的。

通常它有這麼幾種:

十酬,代表一到一百以下的齡幣。

百酬,代表一百到一千以下的齡幣。

千酬,代表一千到一萬以下的齡幣。

萬酬,代表一萬到十萬以下的齡幣。

十萬酬,代表十萬到百萬以下的齡幣。

百萬酬,代表百萬到千萬以下的齡幣。

千萬酬,代表千萬到億以下的齡幣。

億酬,代表一億及以上的齡幣。

其中,十酬器丁,通常都是煉製凡俗之器。

百酬器丁,通常都是煉製靈級界器。

千酬器丁,通常都是煉製獸級界器。

萬酬器丁,通常都是煉製妖級界器。

十萬酬器丁,通常都是煉製人級或鬼級界器。

百萬酬器丁,通常都是煉製魔級或聖級界器。

千萬酬器丁,通常都是煉製仙級或神級界器。

億酬器丁,通常都是煉製逆級界器。

這種酬分法和那古老的器界士劃分法完全是不一樣的。從中可見,器丁的地位是明顯不如界藥師的。猶記得,一枚一淨回生丹的就價值十萬齡幣,但煉製一淨回生丹的界藥師根本不需要達到萬譜,較好的十譜界藥師就能夠來煉製!

聽到論玨也這麼說,賦蓓蓓將信將疑了,最後她還是將手中的斷刀拋向了一天齡。

一天齡及時接過,慢慢端詳起來。

邊上人都保持了靜默,隻緊緊注視著一天齡。

而絨絨帽態的羨央兒卻是有些惱火的,她已然在內心低叱,你這隨意贈人東西的臭毛病,看來是又犯了!

聽上去,羨央兒是已經清楚一天齡接下來會把這柄翡翠斷刀好好打造一番,然後再交還給賦蓓蓓!

好一會兒後,絨絨帽態的羨央兒就以羨語仙音術冷冷出聲來:“你彆給我顯擺了,立刻把刀還給她!”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