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7自古美人不可欺

就在七紅毓對賦蓓蓓說完之時,前麵的一天齡忽然停了下來。

在他麵前,有著一個小山坳,山坳上有一片藍色小花叢,這種藍色小花名叫鼻斫草。

絨絨帽態的羨央兒這時以羨語仙音術問來:“選這兒?”

一天齡以羨語仙音術一回:“嗯,就這兒吧。”

絨絨帽態的羨央兒隨即又以仙音一語:“那快點吧!還有這麼多人想找你麻煩呢!”

一天齡失笑了一下,雙手便運起自身獸齡境境力,猶如撥雲見日般,把坳上塵土慢慢又深深地撥開來。

“一天齡,你這運力分土之術,看上去挺不賴啊!”已和七紅毓幾女站到一處的斛笑,皮笑肉不笑地說來。

“是挺好看,就是有點太慢了!該不會是自身境力不繼的緣故吧?”斛笑旁邊的馗海漠然補刀,似乎是因為七紅毓此時看向一天齡的目光頗為認真,讓他很不舒服!

一天齡罔若未聞,繼續專注以力分土。

而其餘人,也是對斛笑和馗海的話充耳不聞,除了妲邈邈冷冷哼了一聲外。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一聲冷哼,讓斛笑和馗海有了收斂,未再多言。也許,這就是妲邈邈之前用實力和一身美貌征服了他倆的緣故吧!

自古美人不可欺,何況還是一位實力超群的美人呢?

冇多久,一天齡停手了。

一個深坑已呈。

一天齡將界環之中的虞鵲屍裹小心放入了坑內,然後他雙手又以自身獸齡境力將塵土慢慢覆上。

整個過程,莊嚴、肅穆。

後麵的人,有的自是被感染、觸動,有的則是不屑一顧!

當塚已立,妲邈邈卻是對一天齡忽然說來:“你的確不是一個壞人!”

一天齡緩緩轉身,看向妲邈邈,接聲:“小姐如何稱呼?”

“妲邈邈!”妲邈邈答聲朗朗。

一天齡淡淡一笑,語來:“能為死者送行至此,妲小姐也不是一個壞人!”

深藍帷帽下,妲邈邈眉頭皺了起來,她實在是看不透一天齡,看似平易近人,實則深不可測!

緊接著,一天齡又環視其他人,語來:“諸位,葬禮已結束,請自便吧!”

話落,率先離開的是三山,他完全是頭也不回,未帶一絲遲疑。可見,他始終冇有忘記虞胭柔是怎麼吩咐他的。他的確是一個忠心耿耿的好隨從!

而看見三山如此一聲不響地離開,其餘之人皆是有愣。不過,很快,斛笑就先出聲了:“我們跟你到這兒來,可不是來看你辦什麼葬禮的!一天齡,我也不和扯其他了,因為你看上去來曆很不簡單,所以我等就想和你就地切磋一番,好讓我等多多瞭解一下你,請吧!”

儘管一天齡之前在城頭表演了那麼一手震人心神的火術,但是在斛笑心裡,他還是根本看不上一天齡的實力!他覺得一天齡不過就是在玩一種旁門左道罷了!

聽著斛笑的挑釁,一天齡還未怒,七紅毓就先怒了,她當即一喝:“斛公子!你就這麼想和人切磋嗎?”

斛笑麵色微沉,語氣微冷:“七小姐,我敬你是藥天宗弟子,一直未與你產生什麼衝突,你又何必來和我針鋒相對呢?而且,切磋,本就是我們這些境者最好的提升之道!如果你實在看不慣,你可以選擇離開。”

七紅毓眼神徹底冷了下來。

賦蓓蓓一見,隨即就對斛笑冷冷出聲來:“斛公子,正好我也一直想找人切磋提升,擇日不如撞日,不如你我先來一場,如何?”

斛笑怔了怔,目光有了陰寒,冷笑接聲:“真是有意思,我不過是想找一個同性之人來切磋,卻招來了兩個如花似玉應戰!一天齡,你可真是好福氣啊,竟有兩位紅顏知己來為你擋戰!”

話落,七紅毓和賦蓓蓓臉色立刻變得無比難看!

一天齡剛要接聲一語,誰知,這時馗海卻是已笑語來:“斛公子,這也不見得是這一天齡魅力大,說不定,就是你自己太過風/流倜儻玉/樹臨風了!”

斛笑表情微僵,內心暗罵,這混蛋(馗海)還真是挺記仇!之前我不過有意無意嘲諷了他幾次,他就來對我幸災樂禍,哼!

這邊,七紅毓正要開口回懟,然而賦蓓蓓卻是已氣勢一喝:“你們兩個,一起上吧!紅毓姐,你退後吧!”

話出話落,賦蓓蓓一身獸齡境四季氣勢儘起!

斛笑和馗海瞳孔都不由一縮,寒意皆現!

七紅毓忍不住一語:“蓓蓓,你……唉!”

賦蓓蓓並冇有來接七紅毓的話,她隻是緊緊盯著斛笑和馗海,再次一語:“怎麼,兩位怕了嗎?”

“笑話!我會怕你?”馗海怒了。

斛笑盯而未語,他身軀開始後退,明顯就是要空出場地,讓兩人先戰。

“那你就出招吧!”賦蓓蓓也不再管斛笑,又是對馗海一喝,並且翡翠斷刀已上手!

馗海一見,哼笑:“賦蓓蓓,你就想憑這把斷刀,來挑戰我嗎?”

“是個男人,就少廢話!”賦蓓蓓回敬犀利。

馗海哪能再忍?當即,他就從自身界環之中取出了一對大錘,朝賦蓓蓓狂舞來!

賦蓓蓓絲毫不懼,持刀而破,身速迅疾!

轉眼之間,其餘人都被兩人形成的戰波給逼退開來了。

從戰況上來看,馗海錘勢十分洶湧,可謂招招重若千鈞,練得應該就是一種至剛錘法!而賦蓓蓓彎刀雖殘,但其鐮寒刀勁卻好像絲毫未減,她總是能遊刃在馗海周遭,給予險惡一擊!

好幾次,馗海都差點著道。

這也就使得馗海心境有些惱羞成怒了!

要知道,在他馗海心裡,可真冇怎麼瞧得起賦蓓蓓!他一直都認為賦蓓蓓不過就是一介窮野之女!她不過就是走了一點狗屎運,才成為了靈聖城藥天宗的弟子!不然,她連給他馗海提鞋的資格都冇有,她頂多也就是能讓男人在榻上好好快/活一番而已!畢竟她的姿色還是相當過得去!

很快,成怒失方的馗海就出現了敗勢。

在邊上,絨絨帽態的羨央兒以羨語仙音術對一天齡語來:“又有人來了。”

一天齡微微怔了怔,目光朝來時方向望瞭望。

“那我們立刻離開?”一天齡以羨語仙音術,平靜問來。

誰知,絨絨帽態的羨央兒仙音卻是一冷:“他們都欺負到你頭上來了,你還想讓我這麼離開?”

一天齡微微歎了歎,以仙音一接:“羨大小姐,這隻能說明你的眼界還不夠廣闊,或者說……還是容易被這等小事給拉低了!”

音出,絨絨帽態的羨央兒隨即一惱!她暗提境力,把帽子箍緊來!

霎時,一天齡腦袋那是生疼生疼!

一瞬之後,絨絨帽態的羨央兒又卸了勁,以仙音重重一哼:“你給我聽好了!我選擇了你,不代表你就可以隨意來惹我!”

一天齡有些苦澀,未敢再語。

也就在這會兒,勝負分曉來!

隻聽兩聲砰砰,馗海的雙錘被挑飛,而翡翠斷刀已停留在了他脖子上!

“你!”馗海真是羞怒至極,他竟然輸了,竟然輸給了一介窮野之女!

賦蓓蓓漠然而哼:“你也不過如此!”說完,收了翡翠斷刀,饒了馗海。

馗海雙眼死瞪於人,最後還是以境力一收地上的雙錘,憤然而去!

而在馗海離去之時,一人到來,赫然就是論玨!

想來,他是聽到了城頭屍身被一天齡帶走的訊息了,然後就趕過來了。

那麼,啼禾和黑衣黑帷帽嬋呢?

他倆怎麼冇來呢?

難道說他倆還冇收到訊息嗎?

不,此時此刻,啼禾他正在待君來等著!他在一天齡自己回來!而黑衣黑帷帽嬋自是想兩者兼顧,她既想盯著啼禾,也想來見一天齡!所以,她也在待君來等著,隻不過她是在偏處!

一見論玨,諸人皆有怔意。

而論玨仍舊以他標誌性的笑容笑來:“諸位真是熱鬨啊!在這荒郊野嶺擺下了擂台!呃,現在又是輪到誰和誰打了?”

話出,賦蓓蓓漠然語向斛笑:“請吧,斛公子!”

斛笑對盯著,他內心已然收起了對這賦蓓蓓的輕視,因為他清楚自己的實力和馗海差不多,即使他最後能贏馗海,那也絕對不會像這賦蓓蓓一樣,如此迅速!

“怎麼了,斛公子,你這是要尿褲子了嗎?”賦蓓蓓語出驚人,更是咄咄逼人!

斛笑麵色瞬間無比陰沉!

其餘人,有的臊得慌,也有的發起了愣。

最後,還是論玨失笑語來:“賦小姐,你說起話來真是分外通俗啊!”

賦蓓蓓聽而一接:“論玨公子,讓你見笑了。一切不過就是有人之前對我紅毓姐出言不遜,我實在看不慣罷了!”

論玨微微一愣,又是一笑:“原來是這樣啊!那——斛公子,你這該應戰還是得應戰啊,可不能真像賦小姐所說的那樣,來尿褲子啊!”

斛笑麵色已是一片寒白,不過,他終究還是有著一種“能屈能伸的”性情,聽他語來:“兩位真是天生一對,斛某甘拜下風!希望來日,兩位能夠喜結良緣,屆時斛某定會備一份厚禮,祝兩位早生——那尿褲貴子!”說完,斛笑便準備閃身離開。

然而,已回神的論玨卻是倏然彈起一指,一道指光極速襲向斛笑的下/身!

斛笑一駭,躲閃不及,隻覺身頓急,直傾泄而出!

“論玨!你!”斛笑再也無法剋製,羞怒至極!

論玨卻是漠然一笑:“說了讓你彆尿,你怎麼還真尿呢?”

斛笑咬牙切齒,一喝:“論玨,你我走著瞧!”說完,已顧不得臊氣在身,趕緊逃離!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