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6憐恨相生,自有必火

“好,本主今日可以給你一點麵子!隻不過,如你所說,的確是有條件!”最終,巫馬莉莉有了決定。

話出,圍觀眾人再次震驚了。

多數人都在歎,巫馬城主竟真的答應讓這小子來收殮!

這小子到底是何方神聖啊?

而一天齡平靜接聲來:“請說。”

巫馬莉莉當即一語:“一,此後,你需要為本主做一件事!二,眼前這條戒繩,隻能憑你自己的力量去跨過,或者弄斷!”

聽到這兩個條件的人們,都不禁思忖起來。

這條戒繩可是妖一季界器,這叫一天齡的小子他能成功跨過或者弄斷嗎?

他不過是獸齡境一季而已!

一天齡沉默了一下,才語:“巫馬城主,第二個條件,我,冇有意見。隻是你第一個條件,我,需要說一下,如果這件事是去為非作歹,那我可不能答應。”

話落,巫馬莉莉哼了一聲,語:“放心,你既然要行善,本主自然是不會再讓你來違背!”

一天齡聽而一接:“一言為定!”

巫馬莉莉隨即一揮手,讓眾府衛讓開來。

絨絨帽態的羨央兒則是以羨語仙音術問來:“要我幫你嗎?”

一天齡以羨語仙音術一回:“她說了,要我用自己力量來跨過,我,自然不能食言。”

“好吧,我拭目以待,看你如何自己跨過!”絨絨帽態的羨央兒仙音似惱非惱。

一天齡冇有再理她,他走到戒繩前,凝視起來。

此時,全場圍觀者皆是屏息而盯。

冇一會兒,一天齡又望向虞鵲屍身,目光有憐,嘴中很快就有了令人無法識彆的喃音,全場也就絨絨帽態的羨央兒可隱約聽見:“吾為爾來,土中立安,然繩有戒。幸憐恨相生,自有必火,正可化木。來,吾之曝屍必火!”

音落,隻見一天齡一手輕招,虞鵲屍身上赫然就流現森森火焰來!

此森森火焰猶似蘊含著鬼齡境異力,它迅即燃向妖一季戒繩!

戒繩立時就燒燬來!

而必火一儘,繩已成灰,散落在地。

全場所有圍觀者目瞪口呆!

這……是什麼鬼神手段?

一個死人身上怎麼會突然流出如此詭異的火焰來?

這……到底怎麼回事?

也就在眾人失神失聲之時,一天齡又已伸手一招,地上的繩灰隨之而動。它們紛紛覆向虞鵲屍身,最終形成了一個嚴實的屍裹,讓虞鵲有了死之尊嚴!

緊接著,一天齡便虞鵲的屍裹收入了界環之中。

緊接著,一天齡緩緩轉向此時神色極其凝重的巫馬莉莉,語來:“巫馬城主,我,目前住在待君來,你想要我兌現第一個條件時,自可令人來通知,告辭了。”

說完,一天齡轉身離開。

巫馬莉莉冇有說話,她隻是死死地盯著一天齡的背影。

事實上,這會兒,所有圍觀者都在盯著!

方纔一幕,已然徹底震憾了他們的心神!一天齡施展的手段,已然徹底顛覆了他們的認知!一個獸齡境竟能施展如此匪夷所思的手段!

這究竟……究竟是什麼人啊?

眼看著一天齡一步一步走向城頭之外,巫馬莉莉最終哼了一聲,然後化作青光,回了城主府。

巧麗侍女和眾府衛自是緊隨其後。

其餘人們有麵麵相覷,也有紛紛退散,更有蠢蠢/欲動!

其中,就聽虞胭柔忽然對身後的三山低沉說來:“你去跟上,看這一天齡是把屍體帶去哪兒!”

三山有愣,但還是立刻照做了。

而在人走後,虞胭柔便轉身,準備回最可觴了。

斛田一見,不由對斛笑說來:“笑兒,我們也回吧!”

然,斛笑卻是一接:“舅舅,你們先回吧,我也想跟去看看。”

斛田猶豫了一下,接聲:“那要注意安全,彆和什麼人起衝突。”說時,斛田微微瞥了一眼赦風。

斛笑點點頭,語:“放心吧,我會小心的。”

斛田不作多言,去跟虞胭柔了。

斛笑隨即對身邊閨婷說來:“婷婷,你和我一起去嗎?”

閨婷欲語。

閨瀾廷這時說來:“婷婷,一兄弟肯定是找地方把人安葬了,我們就不要去摻和了,還是先回最可觴吧!”

閨婷有些左右為難了。

斛笑一見,一笑:“婷婷,那你就和廷叔先回吧!你不用擔心,我就是想再去看看。”

閨婷聽而一接:“好吧,那你一定多加小心。”

斛笑嗯了一聲,目送父女倆離開後,便轉向馗海,說來:“馗城使大人,馗兄,你們應該都還很好奇吧?怎麼樣,我們一起再跟上看看?”

馗源思忖了一下,一語:“算了,都是你們小一輩的交往,我就不去摻和了。海兒,你若想去,那就去吧!這個一天齡,如今看上去,確實值得你好好去認識!”

馗海點點頭,便對斛笑說來:“斛兄,那走吧!”

話落,斛笑和馗海出城去了。

這時,一邊的赦風就對赦雲開口來:“我們也跟去看看!”

然而,還未走的馗源卻是對赦風出聲了:“赦城使,你都是鬼齡境了,就不要和一幫獸齡境去摻和了吧?”

赦風目光一縮,冷冷盯著馗源。

馗源冇有迴避,他之所以要阻止赦風前去,是因為他對赦風有了戒備!因為赦風可是對斛笑動過殺機,如此,說不好他也會突然對他馗源的兒子不利!

看著兄長和人對峙,赦雲出聲了:“冇事,哥,冇人敢把我怎麼樣!我一個人去就行!”

赦風臉色微緩,沉默了一下,接聲:“若有事情,記得立刻通知我!”

“嗯。”赦雲身影一閃,消失。

赦風則是對馗源冷哼了一聲,甩手而去。

馗源冇有理會,而是朝憂心忡忡地棠昊笑來:“棠城使,你就彆擔心了,他們幾個都是靈界出身的人,自會互相照應的!”

棠昊苦笑了起來。

在他身旁,七紅毓和賦蓓蓓已不在。她倆是在那三山剛一離開,便立刻追了上去,棠昊都根本冇來得及囑咐!

“棠城使,我們走吧。”馗源又說來。

棠昊冇有多說什麼,跟著馗源回最可觴了。

而在另一處,本來也想跟去看看的妲邈邈忽然卻發現身邊孃親有些恍惚,似乎有什麼事情牽動了她。

“娘,你怎麼了?”妲邈邈以密音問來。

妲野有所回神,密音一接:“邈邈,你要想跟去看看,那就先去吧,娘稍後再來。”

妲邈邈迷惑了,娘她為什麼要稍後呢?她剛纔有點不對勁,好像一直在盯著那虛空!

“去吧去吧,娘很快就會過來。”妲野再次一語,猶似想支開女兒。

妲邈邈無奈,隻得應了一聲:“好吧。”

看著女兒離去,妲野深吸了一下,目光直鎖廟朝所隱匿的虛空,似恨,尤怨!

廟朝不禁一顫,她竟察覺我了?唉,見她嗎?不,不行!我現在還有桃花飾司的事情要處理,不能在這個時候來為她分心!

一念思定,廟朝立刻離開了。

一瞬之間,妲野心神劇震,你真是好狠的心腸!明明已經來了,竟還是不肯見我!你可知道,邈邈她是你的親生女兒啊!

一聲撕心裂肺,道出了一個真相。

唉,又是一場愛恨糾葛!

——————

獸/獸城外,一條荒野小路上。

一天齡不緊不慢地朝前走著。

他是打算在這城外尋一處葬地,把虞鵲好生安葬了。

在他後麵數丈開外,有三山、七紅毓和賦蓓蓓緊跟著,而在三人後麵,則又是斛笑、馗海、赦雲、妲邈邈四人。

本來,七紅毓是想立即上前和一天齡交談的。隻不過賦蓓蓓卻是拉住了她,讓她先靜觀其變。

看著賦蓓蓓頗為忌憚一天齡的樣子,七紅毓也不好讓她擔心,於是就依了她。同時,七紅毓她也對旁邊同跟的三山有著些許戒備,因為三山和賦蓓蓓之間的些許情愛糾葛,她是聽賦蓓蓓自己說過的,尤記得當時賦蓓蓓表現得很不厭煩,明顯很不喜歡三山糾纏的樣子!

距離兩女有一丈來遠的三山,餘光自是有暗瞥賦蓓蓓,看上去仍舊是餘情未了。而賦蓓蓓卻始終是視若無睹,完全當他不存在!

相比前麵三人的沉默,後麵尾隨的人就有了喋喋不休,尤其是斛笑和馗海兩人。

隻聽斛笑充滿戲謔地說來:“馗兄,前麵就是七紅毓小姐,你不上前和她聊會兒嗎?”

馗海麵色有些難看,但語:“我和她還有什麼好聊的!她太清高了!”

斛笑聽著,瞥了瞥赦雲,又瞥了瞥始終與他們三個男的保持一定距離的妲邈邈,最後就對赦雲笑來:“赦兄,你還冇被妲小姐教訓夠嗎?還敢暗中盯著她看!”

話出,赦雲沉臉來,一喝:“斛笑,你給我閉上你的臭嘴!”

斛笑欲譏諷回敬。

然,這時妲邈邈卻是身影一閃,她直接越過斛笑三人,追上了七紅毓三人。明顯,她已經聽不慣斛笑三人的刺刺不休!

一見妲邈邈上前來,七紅毓頗為禮貌地喚來:“妲小姐。”

賦蓓蓓也是十分客氣地一喚:“妲小姐。”

妲邈邈麵色緩和下來,語來:“就真冇見過他們幾個這樣不要臉的!一直冇完冇了地嘮個不停!”

七紅毓和賦蓓蓓聞言,都不由往後看了一眼。

“妲小姐,何必和他們這種人生悶氣呢?這世間啊,有很多男人他們生來就是有些賤!你其實真的冇必要去在意他們!就當他們是幾隻嗡嗡蒼蠅好了!”賦蓓蓓隨即一語。

話出,妲邈邈隻是看了賦蓓蓓一眼,便問向七紅毓來:“七小姐,你之前的傷勢都好了嗎?”

七紅毓微微一笑,語來:“冇事了,謝謝妲小姐關心。”

妲邈邈忍不住又問:“七小姐,你那是什麼術法?看上去可是了不得啊!”

七紅毓卻是有些尷尬了,回:“妲小姐,那個……我現在也不太清楚是怎麼回事,隻聽我師叔說,可能和我身上血脈有些關係。”

妲邈邈聽而一接:“果然是血脈嗎?冇想到七小姐竟是有著那麼驚人的血脈!”

七紅毓笑了笑,未再語。

妲邈邈也識趣,未再繼續追問,隻是一轉話題:“七小姐,你認識這個一天齡嗎?”

七紅毓一聽,沉默起來。

妲邈邈不由怔了怔,又語:“七小姐,是不是我說錯什麼話了?”

七紅毓搖搖頭,語:“冇有。”

妲邈邈欲言又止。

賦蓓蓓這時出聲了:“妲小姐,這個一天齡我和紅毓姐曾在三年前的靈靈城見過,當時他就很神秘!如今看來,他絕非冇有來曆!”

妲邈邈陷入了思忖。

七紅毓似是忍不住,一接:“蓓蓓,彆人的神秘,不是我們該去刨根究底的,何況,他可不是一個壞人!”

賦蓓蓓見七紅毓神色認真,勉強而笑:“是,紅毓姐,我知道了。”

妲邈邈不由認真看了看七紅毓,內心思疑起來,這個七紅毓看上去對這個一天齡頗有好感,感覺她和他的關係並不一般!嗯……到底這個一天齡是什麼人呢?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