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5吾入風暴,風暴自匍匐!

次日。

得見城頭的淒慘/屍身,獸/獸城人們陷入了一片震動!

人人都不敢大聲說話了,彷彿徹底被巫馬莉莉的殘酷給震懾住了。

至於人級天啄我心丹,更是冇有人敢再公開談論了。

畢竟這個最初談論者已經被掛在了城頭!

——————

待君來。

一天齡所租房內。

一天齡和羨央兒也已聽說了巫馬莉莉將人曝屍城頭的事情。

“真是殘忍!”坐在桌邊的羨央兒有些憤憤不平。

站在窗台的一天齡緩緩轉身,看向她,語來:“羨大小姐,我,有過比這還殘忍的時候。”

羨央兒心頭一震,但對盯著,回:“以後不會讓你再有!”

一天齡避開了她的眼神,猶似喃喃:“巫馬莉莉她還隻是對一人做出瞭如此殘忍,而我曾經可是……屠了萬千都不止。羨大小姐,你真的認為自己有這樣的阻止之力嗎?”

羨央兒再次一震,她深吸一下,緩緩起身,走近他來,語來:“和我出去一趟!”

語氣有些命令意味。

不過,一天齡卻冇有冷臉,他隻是愣了愣,問來:“去哪兒?做什麼?”

羨央兒緊緊注視著他,答來:“想阻你再屠萬千,那就得先從眼前一人做起!我要去城頭,讓人入土為安!”

一天齡呆了呆,沉默了一下後,他點點頭,微微一笑,語來:“不得不說,你和兒有差彆,但也冇差彆!”

羨央兒漠然接聲:“什麼意思?”

一天齡形容依舊,語:“你們都很善良。”

話出,羨央兒眼神有些閃躲,似叱非叱:“胡說八道!”

一天齡微微一歎,接問:“羨大小姐,你真的決定要這麼做嗎?”

羨央兒一瞪他,輕喝:“你到底和我去不去?”

一天齡又是一歎:“羨大小姐,這樣吧,你還是彆出麵了,我,和這巫馬莉莉還有些許交情,這件事還是由我去做吧!”

羨央兒愣了愣,冷臉而問:“你和巫馬莉莉有什麼交情?”

一天齡失笑起來。

他緩緩走向房門,隻語:“羨大小姐,你並不適合吃醋。”

羨央兒臉色不由一紅,但跟上他,一接:“適不適合,你說了可不算!”

一天齡停下,回身,凝著她絕美的麵容,語來:“兒和我在一起的時候,曾是待在我肩頭的。羨大小姐,為了不讓你真的捲入這種風波,你還是先避人耳目吧!”意思很明顯,他是讓她施展息照易天,變成一物。

羨央兒聽著,美眸忽然看向了他光禿禿的腦袋。

一天齡不由有了警惕。

“她待你肩頭,我可不會!你腦識經常有被人窺探的危險,我……隻能這樣了!”羨央兒話落,她整個人就化作了一頂銀色的絨絨之帽,輕輕落在了一天齡腦袋上。

恁是給一天齡平添了幾分萌萌之彩!

一天齡有些哭笑不得,但以羨語仙音術問來:“為什麼不是金色?你不是總是一身金色嗎?”

絨絨帽態的羨央兒也以羨語仙音術語來:“那要問你現在為何穿著一身銀色!”

此時一天齡身上的銀衣,自然還是羨兒所買的那一件!

“它是兒給我買的。”回答之時,一天齡拉開了門。

絨絨帽態的羨央兒不再語,但她內心不禁也多了一念:那我也給你買一件好了!

冇一會兒,一天齡便來到了大街上,直往曝屍城頭邁去。在他內心,此時又已然改變了一些決定。他明知此去自己必然會捲入這場曝屍風暴之中,但他還是願意為了羨央兒的善良而前往!

也許,他已漸漸對羨央兒有了絲絲意動吧。

也許,人性的善良就是進入他心靈的鑰匙!

在穿過一條街又一條街後,他終於來到了曝屍城頭。

在這裡,前來觀看的人們並不少。

全場安靜得很。

有對虞鵲的同情,也有複雜而觀,更有漠然視之!

一天齡目光環視起周圍,發現有不少認識的人。其中,就有七紅毓、賦蓓蓓、棠昊、閨婷、閨瀾廷、斛田、斛笑、赦風、赦雲、馗源、馗海、妲野、妲邈邈,三山,以及雙眼似有泛紅的虞胭柔!

可以說,這該來的人全都來了。

一天齡最後是將視線停留在虞胭柔身上了。

他已從她眼裡,看出了深深的憤怒!

他似忍不住一歎,低喃出聲:“果然是同脈之人嗎?”

絨絨帽態的羨央兒一聽,當即以羨語仙音術問來:“你在說什麼?”

一天齡猶豫了一下,以羨語仙音術回答:“如果我所料不錯,城頭這女人應該是與虞胭柔同出一脈!”

絨絨帽態的羨央兒震了一下,心識隨即鎖向不遠外的虞胭柔。

而一天齡這時已邁動步伐,走向城頭的警戒線繩。

這種警戒線繩,屬於妖一季界器,一般的獸齡境是根本冇法跨過和弄斷的。

在警戒線繩前頭,有著一排妖齡境府衛在警戒。

當一天齡來到他們麵前時,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了。

震動的震動,疑惑的疑惑,思忖的思忖。

就是冇有人上前來出聲。

“閒雜人等,一律不準靠近,立刻退開!”明顯是府衛之首的人對一天齡喝來。

一天齡淡然而語:“請你立刻去告訴巫馬城主,說一個叫一天齡的人要將人放下,讓人入土為安。”

話出,全場所有人都驚住了。

這人是誰啊?

竟敢在這時候來和巫馬城主唱反調!

這是活膩歪了嗎?

一些根本不認識一天齡的不禁有了嘀咕。

而認識的則是神色各異!

一邊,七紅毓想上前來,但棠昊卻是阻止了她,低聲而語:“紅毓,彆輕舉妄動,先看看再說!”

賦蓓蓓也語:“紅毓姐,聽師叔的吧!”

七紅毓滿心焦慮,也隻好先忍著。

一邊,閨瀾廷也忍不住想上前來,似是要勸阻一天齡。然而,閨婷所卻連忙拉住他,語:“爹,我們彆惹麻煩!”

閨瀾廷眉頭一皺,欲言又止。

斛笑見而也勸來:“廷叔,咱們就看戲好了。這個一天齡恐怕真是活得不耐煩了!竟敢如此公開挑釁巫馬城主!”

閨瀾廷漠然看了他一眼,便閉上眼不再說話。也許,在他內心,他其實根本不想女兒和這斛笑在一起!

“好了,笑兒,你少說兩句!”斛田打了一個圓場。

斛笑悻悻然。

這時,斛田旁邊的馗源則是忍不住出聲:“真是奇了怪了,這個古怪小子為何要來這麼做呢?他和這女人(虞鵲)會有什麼關係呢?”

斛田聽而一接:“馗城使,古怪之人,行古怪之事,也不算稀奇!倒是他表現得如此淡然,值得我們注意!”

馗源若有所思。

這時,馗海則是語向斛田:“斛城主大人,這有什麼好注意的!這一天齡他今天肯定死定了!說不定最後也會被曝屍在這兒!”

斛田笑兒不語,餘光繼續注意起虞胭柔來。

而此時的虞胭柔雙眼已淡卻了不少怒意,她內心已然有了迷惑,這小子難道和虞鵲……真有關係?

一邊,赦雲忍不住也問身邊兄長:“哥,你看,這是怎麼回事?”

赦風眉頭有鎖,接聲:“繼續看下去就是了。”

赦雲有些無奈,不再作聲。

一邊,深藍帷帽下,妲邈邈以密音問妲野:“娘,怎麼又是這個怪人?他真不怕那巫馬莉莉找他麻煩嗎?”

天藍帷帽下,思忖之中的妲野以密音一回:“看上去還真不怕。也許……他和巫馬莉莉有關係吧!邈邈,我們可能對此人看走眼了!”

妲邈邈一震,看走眼了?這……

一處虛空,隱匿的廟朝內心也在納悶,這小子唱的這是哪一齣呢?按道理,虞鵲應該和他並冇有什麼關係纔是啊!

就在這些人如此各有所思之際,那為首的府衛則是以界環通知了他的上麵。他應該也是被一天齡的淡然神態給迷惑了,所以不敢擅自做主吧!

未過多久,巫馬莉莉身邊的那個巧麗侍女到來了。

她緊皺眉頭地朝一天齡語來:“一公子,你的話城主已經知道了,城主她想要你給一個理由!否則,一公子就得立刻和我們走一趟了!”

話落,一眾府衛有了蓄勢!

一天齡看著她,神態依舊淡然,接聲:“如果一定需要給一個理由,那好,就請轉告巫馬城主,一切不過就是——我,欲行一善,懇請巫馬城主成全!”

話落,其他所有人皆是一怔。

很快,就有人發出了嘲笑之聲。

其中,就有斛笑、馗海、馗源、赦風、赦雲!

巧麗侍女猶豫了一下,還是準備以界環傳達給巫馬莉莉。

然而,也就在這時候,一道青光閃現。

一身城主正裝的巫馬莉莉赫然站立到了一天齡麵前!

全場皆震。

死寂!

一天齡也不意外,他坦然直視巫馬莉莉冷冷目光,先開口來:“巫馬城主,她人已死,就給她一個體麵吧!”

巫馬莉莉一哼,接聲:“一天齡,你當真要來壞本主的事?”

一天齡深吸一下,語來:“巫馬城主,你到底要如何才肯讓我把她收殮了?”

巫馬莉莉有些咬牙切齒,她明顯還是忌憚一天齡是灰色帷帽少女姝的人。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此時的一天齡已經失去了關於灰色帷帽少女姝的所有記憶!如今的他,隻清楚自己和這巫馬莉莉有某種糾葛,至於這糾葛到底是怎麼回事,他並不太在意,因為他清楚自己應該是又一次施展了《落時為塵,覆八十一憶》!

知道這個,對他來說,就已足夠!

看著一天齡對峙巫馬莉莉,氣勢絲毫不弱,全場很多圍觀者皆是有了震驚和深深迷惑!

這小子不過是獸齡境一季而已!

他竟能讓巫馬城主如此正視!

這個小子他到底是什麼人呢?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