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4虞蔭,碎憶

“嬋小姐,你為何要如此處心積慮地除掉啼禾?”在黑衣黑帷帽嬋在出門一瞬,巫馬莉莉問來。她已不在乎對方是否用的是一種以退為進的策略,因為她忽然就對對方前來尋求合作的用意有了興趣!

也許,她可以從中找到對自己更有利的東西!

黑衣黑帷帽嬋聞聲停步,冷笑了一下,語:“巫馬城主,你想知道,我也不怕告訴你,這個啼禾此時若不除掉,那他將來絕對會位立九界之巔!另外就是,九界之人皆知,我魔界和他們聖界素不兩立!”

巫馬莉莉沉吟些許,接聲:“你何以篤定這個啼禾將來會位立九界之巔?”

黑衣黑帷帽嬋緩緩轉身,注視來,語:“巫馬城主,你這是不信嗎?”

巫馬莉莉視而不語。

黑衣黑帷帽嬋又語來:“巫馬城主,就你獲得的這個人級天啄我心丹的藥譜,隻要到了他手,他絕對能練出來,甚至他還能藉此窺探到真正的天啄我心丹藥譜!”

顯然,此時此刻,黑衣黑帷帽嬋已經斷定,巫馬莉莉已經掌控著獸/獸城內人級天啄我心丹的藥譜了。

巫馬莉莉聞言,內心震了震,真正的天啄我心丹藥譜嗎?如此說來,這個啼禾還真是……非同凡響!等等,這個女人與我來合作的真正原因,恐怕還是因為忌憚那啼禾窺探到真正天啄我心丹藥譜!忌憚?忌憚?難道說他們魔界的我魔一族……可能也並未掌握真正的天啄我心丹藥譜嗎?嗯,這個可能性應該不小!

想到這兒,巫馬莉莉內心忽然有了一種得意!

而黑衣黑帷帽嬋一見,內心陰沉,這個女人眼神變了,看來我剛纔還是說多了!這個女人的心眼夠尖!她很可能已經聯想了其他!

不得不說,兩個女人的心計都是非比尋常!

“嬋小姐,你的來意,本主會慢慢考慮,請回吧!”巫馬莉莉下起了逐客令,她已然有了一種放長線釣大魚的打算!

黑衣黑帷帽嬋冷冷一哼,回:“巫馬城主,給你一句話,機不可失時不再來,當斷不斷,隻會變壞!”

說完,人已如黑幢,消失不見。

巫馬莉莉也是冷冷而哼,內心起怒,敢警告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若不是見你來曆可能確實不凡,我早就教訓你了!

隨後,巫馬莉莉一揮手,關上了門,走向榻,褪袍而眠。

大概過了半個時辰後,倏然,外麵就傳來了兩聲墜音!

巫馬莉莉自是驚醒來了。

她有些憤怒!

她堂堂獸/獸城之主,竟是在休憩之時,被人一而再地侵擾!

真當她的城主府是如此隨意可侵嗎?

然而,一拉開門,兩個血淋淋的腦袋卻是映在了她眼前!

這兩個腦袋正是長魚繡和巫馬鸝的。

可憐兩女在這獸/獸城一生風華,最後竟是落了個屍首分離的慘劇!

時也?命也?

唉,至此,嘯芥的一妻三妾全都隨他消亡了。

彷彿這就是一場詛咒。

站立門口的巫馬莉莉雙眼已成睚眥!

她怒不可遏,一揮手,便將地上兩個腦袋轟成了一片血霾,然後大喝:“真以為本主之府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嗎?”

話落,隻見她豁然施展一身鬼齡境四季境力!

霎時,整個城主府如同有了某種界陣的開啟,無數陣光大綻!

緊接著,一個牢不可破的光罩就籠罩了整個城主府。

與此之時,丟下腦袋就逃且已快逃到府外的虞鵲,不由大震,內心無限凝重,糟了,我還是低估了這個巫馬莉莉對城主府的掌控!本以為她不過是剛接任城主之位,應該還冇有完全熟練掌控這些城主權限!冇想到她竟是如此迅速!怎麼辦?此陣威力比飾虹園那個界陣完全有過之而無不及!甚至,隱約還能壓製我境為的施展!

的確,城主府的護府之陣,極其恐怖!

甚至,可以這樣說,它絲毫不遜於獸/獸城的護城大陣!它不過是在範圍上有所不如!它就相當於是縮小版的護城大陣!

其真正威力,完全不是廟朝那個聖級界陣可以相提並論的!

它對外,不僅能抗擊頂層至上、逆頭大尊!

對內,更是能幫獸/獸城之主壓製凡是比她境為高的境者,讓這些境者無法施展真實境為!

此壓製,整個九界,除了一些超一流的頂層至上或者逆頭大尊,以及獸界的部分頂層們可以來完全忽視之外,一般的神齡境四季那都是難以抗衡的!

這也是九界冇有人敢輕易去惹一位疊城之主的重要原因!

如果是其他非疊城,可能還冇有這種恐怖的護府界陣!

(疊城,也就是以疊詞來稱呼的城,譬如獸/獸城。非疊城,就是不以疊詞來稱呼的城,譬如靈獸城)

已然驚慌失措的虞鵲很快就有了瘋狂之意!

“既然逃不出去,那我就直接把你整個城主府殺個血流成河!”虞鵲話出,反身朝城主府掠去!

並且,她是見人就滅,見人就痛下殺手!

城主府弱勢的府仆府衛等,冇到一會兒就有了不小傷亡!

不過,很快,巫馬莉莉就來到了她麵前!

四目一對,虞鵲那是含笑嗜血,巫馬莉莉則是怒火沖天!

隻聽巫馬莉莉一字一句地說來:“我——要——把——你——剝皮抽筋,曝屍城頭千年!”

虞鵲雙眼深縮,咬牙切齒了:“傘幾在哪兒?”

看來,她對那傘幾多多少少還是有些感情的。

然而巫馬莉莉卻根本不想和她廢話,矔疏疊法瞬間一展,疊速轟臨!

虞鵲心頭有駭,她不敢有絲毫大意,急忙閃躲,未敢硬抗巫馬莉莉轟掌!

可是,在速度上,她又怎麼可能是這巫馬莉莉的對手呢?要知道,巫馬莉莉所練的矔疏疊法那就是以速度見長!

並且,這出掌一刻,巫馬莉莉的額心又露出了尖銳青角。這青角不再是和羨兒那次對戰那樣,隻是隱約可見,而是相當耀眼!

甚至,它都刺得虞鵲有些睜不開眼來。

一瞬之間,虞鵲終究有了遲滯,被巫馬莉莉重重一掌打在了後背!

痛得虞鵲撕心裂肺,直噗鮮血!

她踉蹌而退,一咬舌尖,雙眼森光無比濃鬱,宛若從地獄爬來。

她猶似露出了最後的瘋狂,她大喝:“巫馬莉莉!你給我受死吧!”

話落,隻見虞鵲整個人森氣滾滾,猶如鬼中之鬼,直撲巫馬莉莉!

看上去,這虞鵲應該就是施展了某種同歸於儘的術法!

巫馬莉莉瞳孔微縮,在這一刹,她已然察覺了虞鵲身上的境力提高了數倍!不過,她並未有絲毫露怯,直接迎上虞鵲的豁命攻擊!

而在這相迎之時,隻見護府之陣的無數陣光赫然湧入了巫馬莉莉的身軀!

一入,巫馬莉莉宛若此間主宰!

而最後竭力反撲的虞鵲,則如同一隻螻蟻,一隻卑微至極的螻蟻!

轟!

虞鵲整個人像是散了架,她全身衣裳儘碎,血痕累累,猶如軟泥一樣,癱倒在了巫馬莉莉的腳下。

巫馬莉莉則又是倏然一按虞鵲腦袋,探起了她的腦識!

虞鵲猶有一絲掙紮,她嘿嘿幾字:“虞蔭,碎……憶!”

巫馬莉莉一震,內心大火,該死!這東西臨死竟還能施展這等禁窺之術!

若是虞胭柔在這兒,她必然心情複雜。因為這《虞蔭,碎憶》乃是他們虞氏傳承下來的一種強大禁窺之術。在虞氏之人瀕臨絕境之時,可以通過此術的庇廕異力來粉碎自己的腦識,從而杜絕自己腦識泄露!隻不過,一旦施展此術,施展者也會徹底命絕!

唸完的虞鵲,已然死不瞑目。

一個本來隻是為了尋找自己男人和覬覦人級天啄我心丹的女人,竟是如此殞命了。

真要說來,她和這巫馬莉莉實際上還談不上有什麼深仇大恨!儘管巫馬莉莉殺了她的男人傘幾,但是在她虞鵲心裡,這傘幾應該並不算太重,就算她真可能和傘幾有些感情。因為在她虞鵲的人生觀裡,可是以她自身利益為先的!當初,她為了自由,就脫離了家族!為了獨自爬上九界之巔,她在鬼界摸爬滾打,也不知經曆了多少辛酸!而為了這人級天啄我心丹,她寧可和巫馬莉莉死磕,也絕不妥協!

而巫馬莉莉呢?

這本就是一個狠女人!

敢來城主府挑釁她這個城主,她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嚥下這口氣的!

可以說,這兩個女人發展到這種程度,完全就是一種性格相沖了。

瞪著虞鵲的死屍,巫馬莉莉隨即對身後趕來的巧麗侍女,一喝:“去,把她這樣曝在城頭!”

巧麗侍女自是不敢有絲毫遲疑,趕緊吩咐其他人把虞鵲的血淋/裸/屍抬走。

在不遠處,啼禾、黑衣黑帷帽嬋、論玨都已到來。

他們看著這一幕,內心自有相同觸動,這個巫馬莉莉真是一個毒辣女人,連屍體都不放過!

巫馬莉莉也冷冷掃了他們三人一眼,哼聲一喝:“你們三個,看好了,這就是得罪本主的下場!你們之中,可彆再不識好歹!”

啼禾默然轉身,不言不語,離開。

黑衣黑帷帽嬋則是忽然一笑:“巫馬城主,你生錯了界,你應該生在我魔界。”說完,人也離開了。

剩下的論玨打了個嗬嗬,語:“巫馬城主,你放心,我來獸/獸城,就是為了獸練,彆無其他!”

巫馬莉莉哼了一下,看著他離開,心識暗動,護府界陣隨即就消失了。而她自己也去了沐浴之屋,準備將身上的血腥清洗掉!

此夜,真是無比殘酷。

而虞鵲被曝屍城頭的風暴將很快席捲整個獸/獸城!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