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3選擇你,我不會來後悔

一天齡僵住了!

聽到後麵女人如此突兀一問,他腦海是真的有些空白!

敢情這個女人外表冷冰冰,內心卻是一團熊熊烈火嗎?

最終,一天齡緩緩轉身,走到桌邊,閉目而憩。

羨央兒絕美的臉龐上,一片紅光。她瞥著他,美眸之中,自有一種愜意!

她冇有再說什麼,而是直接走向榻,然後,隨手揮滅了屋內燈火,合衣而眠,神態極為安然。

不知過了多久,一天齡又忽然睜開雙眼,起身來到窗邊,望起了夜空。夜空之中,隻有些許星點閃爍。

他暗暗而歎。

接下來,他的心必然會越來越亂。

在忍不住時,他對那願印薜蘿有了一種說不出的怨意,她真不該留下那四個字!

冇有那四個字,他應該就不會和這榻上的人有如此糾纏。

一切的一切,在當下儼然已無法收拾了。

想著想著,他又忽然想起了那一天須寒問問的問題,如果遇到的愛不止一個,都要來接受嗎?

他失笑了。

就是現在,他仍舊無法來直接回答。

兒呀兒,你乾嘛同意她來這兒呢?

你這不是讓我無比尷尬嗎?

想到最後,他又對心上的人兒有了苦惱。

與此之時,榻上的羨央兒也睜開了雙眸,側身凝視著他,她能察覺這一刻的他,有點頹廢。

忍不住時,她輕聲一語:“如果你靜不下來,那就和我說說你待在這獸/獸城的目的吧!”

一天齡未語,也未轉身。

羨央兒則又是一語:“不能說嗎?”

一天齡有些無奈,接聲:“我,在等一個魔齡境女人的回覆。”

羨央兒聽而坐了起來,沉吟些許,才又語:“她叫什麼名字?”

一天齡搖搖頭,語:“我,冇問。”

羨央兒又思忖了一下,接聲:“你等她回覆,是和你說過的覺醒有關,對嗎?”

一天齡轉過身來,望向黑暗之中卻隱約閃爍著金華的她,語來:“冇錯,我,需要利用她來晉升一次境為。”

羨央兒呆了呆,隨即一問:“你要怎麼利用?”

一天齡這時卻反問:“羨大小姐,你當真要來沉淪於我嗎?”

羨央兒有些臉紅,但直視黑暗中的雙眼,一懟:“如果你一定要認為是沉淪,那隨你!”

一天齡靜默了會兒,一接:“等她生日到來的那一天,我,便能獲得晉升!”

羨央兒震住了,等她生日到來便能晉升?這是什麼境練術法?簡直是聞所未聞!

等等,三年前,七紅毓的生日,他也是如此嗎?

“你早些休息吧,羨大小姐!”一天齡吐了一口氣,說來。似乎將自己秘密說出,對他來說,也是一種釋放。

羨央兒回神,問來:“既然隻要等她生日到來,你為何還要她回覆?”

一天齡聽而一接:“因為我不喜歡強迫彆人,我,喜歡給人公平!”

羨央兒沉默了起來。

一天齡則是又回到了桌邊,坐下,閉目而憩。

羨央兒看了他一會兒,便又躺下了。而在躺下安然閉上雙眸後,她說來一句:“選擇你,我不會來後悔。”

一天齡內心震了震,麵上有了絲絲苦澀。

也就在兩人彼此示懷之時,那冷麗婦人虞鵲就從飾虹園的聖級界陣悄然出來了。

她今夜的目標,就是長魚繡和巫馬鸝。

她要直取兩人腦袋,並且還得把兩人腦袋丟到城主府去!

從實力上講,虞鵲是肯定能完勝長魚繡和巫馬鸝的。畢竟長魚繡和巫馬鸝都隻是鬼齡境二季,而她虞鵲可是鬼齡境四季!再者,虞鵲在鬼界獨自闖蕩,那是經曆了很多磨練,而長魚繡和巫馬鸝她倆則一向很少和人打打殺殺,除了這一次清理桃花飾司的飾仆飾丁外。最後就是,虞鵲今夜所采用的方式絕對是迅雷不及掩耳的襲殺!

所以,這最終結果,當顯而易見。

就是不知巫馬莉莉見到兩人腦袋之時,又會是何等怒火了!

還有,她又將如何來發泄呢?

看著虞鵲離開,身在隱匿之處的廟朝,自是在內心思量巫馬莉莉會如何來發泄。

“嗯……這個虞鵲恐怕最終也難逃一劫!巫馬莉莉背後的力量,連會主都不敢來輕舉妄動!唉,說到底,還是這人級天啄我心丹給人的誘惑太大啊!隻是不知這個虞鵲對她男人(傘幾)的死,究竟有幾分在意了!”廟朝獨自感慨著。

冇一會兒,他不禁就想起了他自己的那段情事。

很多年前,在他還不是這萬花界飾會的獸道會席的時候,他曾偶然去過獸魔城。也就在這次偶然中,他和一個女人產生了交集。在她遇險的時候,他隨手救了她,而在他遇險的時候,她更是不惜犧牲她自己境為來救他!如此一來二去,他和她很快有了傾心,傾心之後,他和她自是食了人倫之果!而後來,他因為沉迷人界的臉譜界器,就有了離去之意。離去之時,他冇有和她打任何招呼,就是一聲不響地悄然消失!

他有想過,她會恨他!

也有想過,再去見她!

隻是,最終他還是無法走出對臉譜的迷戀!

彷彿,臉譜和她比起來,臉譜纔是一位絕世美人!

“唉,她如今孩子都有了,她應該已經嫁人了。算了,還是徹底忘了她吧!”廟朝自嘲過後,就回了自己住處。

也就在他如此定念之際,身在最可觴租房榻上的天藍婦人妲野,忽然就從夢中驚醒過來。

她滿頭虛汗,似是做了極為不好的夢。

本來,像她這樣的魔齡境,應該很少會被夢境驚住的。畢竟境為越往上,其心識就會越加難擾!

她緩緩坐了起來,喃喃自語:“你到底在哪裡,牽牛?”

牽牛,就是牽牛花。

而廟朝衣服上就有!

想來,當初廟朝連自己真名也未向妲野吐露過!

而妲野竟然也不管這些,就許身於人!

當可見,妲野對這廟朝,那是真的有了癡心啊!

恍惚間,她腦海忽然就想起了一天齡說過的話,有什麼困難,可以找他?真是好笑,我怎麼會突然來想起一個小小獸齡境呢?

自嘲過後,她吐了一口濁氣,漸漸平複了心緒。

“眼下,除了等待獸練之機,我也應該試著去找一個厲害的器丁,幫邈邈把藍櫻槍完善起來!嗯……明天就帶邈邈到處轉轉,看能不能在這獸/獸城有所際遇。”妲野喃喃自語過後,又緩緩躺下了。

——————

巫馬藥閥。

巫馬莉莉之屋。

一個黑影悄無聲息地來到了屋外。

屋內榻上入眠的巫馬莉莉倏然就睜開了雙眼!可見她的感知絲毫不弱!

“嬋小姐,你鬼鬼祟祟來本主屋外做什麼?”巫馬莉莉坐起了身,冷冷而語。

原來屋外的人,正是黑衣黑帷帽嬋!

隻聽黑衣黑帷帽嬋接聲:“巫馬城主,與你談一事如何?”

巫馬莉莉思忖了一下,才語:“進來吧!”

話落,她隨手一揮,點亮了屋中燈火。

而黑衣黑帷帽嬋也推門而入,緩緩步進來。

巫馬莉莉披了一件長袍在身,起身問來:“說吧,你找本主何事?”

黑衣黑帷帽嬋答來:“巫馬城主,白天的時候,你似乎一直都在盯著閉門不出的啼禾,你可是想除掉他?”

巫馬莉莉瞳孔微縮,冷冷而接:“嬋小姐,本主提醒你一點,你能住到本主之府,那隻是本主對你們魔界保持了應有的禮數!如果你再敢躲在背後窺探本主,那休怪本主對你不客氣!”

黑衣黑帷帽嬋微微一哼,接聲:“巫馬城主,我也不和你廢話,你幫我除掉啼禾,如何?”

話落,巫馬莉莉怔了怔,沉吟起來。

黑衣黑帷帽嬋靜靜等待著她來回覆。

好半晌之後,巫馬莉莉纔出聲問來:“本主怎麼覺得你這是想借刀sha&039;re:n呢?”

黑衣黑帷帽嬋也不遮掩,直接一回:“冇錯!巫馬城主,我就是借你之手解決他!你莫非不敢嗎?”

巫馬莉莉眼神一沉,哼聲:“本主為何要讓你借?”

黑衣黑帷帽嬋這時語出驚人:“巫馬城主,你盯著啼禾,不就是想阻止他練出那人級的天啄我心丹嗎?這樣,我可以在這裡許諾於你,隻要你幫我除掉他,那我可以直接給你一顆魔級的天啄我心丹!”

巫馬莉莉徹底震住了!

魔級的天啄我心丹?這女人她……不僅知曉人級天啄我心丹,而且竟還有魔級的?她到底是什麼來曆?

“當然,這魔級的天啄我心丹,功效甚強,就是不知巫馬城主服用後會不會出現爆體現象了。”黑衣黑帷帽嬋隨意而笑。

巫馬莉莉內心有了凝重,這個女人的神態不像是作假,她真有魔級天啄我心丹!而且對她來說,這魔級天啄我心丹,好像唾手可得!哼,唾手可得?是否……對她來說,也意味著分文不值呢?

想到這兒,巫馬莉莉不禁對她自己掌控的人級天啄我心丹藥譜有了絲絲氣餒,敢情我想苦苦封鎖的藥譜,對人家來說,竟是如此不屑一顧!難道我這人級天啄我心丹的藥譜真的是如此廉價嗎?

就在巫馬莉莉內心這般質疑之時,黑衣黑帷帽嬋又開口來了:“巫馬城主,如何?”

巫馬莉莉暗吸一下,語來:“嬋小姐,你僅憑幾句空口白話,就想讓本主幫你去得罪聖界?你不覺得太可笑了嗎?”

黑衣黑帷帽嬋內心也有了一哼,這個巫馬莉莉果然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罷了,為了防止這種天啄我心丹的仿製藥譜再次流落它界,也隻有給這女人一點真實內幕了!

心念一定,黑衣黑帷帽嬋緩緩語來:“巫馬城主,不怕告訴你,九界所有天啄我心丹的仿製藥譜,可以說都是源出我魔界的我魔一族!所以,你大可放心,我承諾給你的魔級天啄我心丹,我一定會給你!隻不過,我在這裡也得告訴你,不是我魔界我魔一族的人,服用這種魔級天啄我心丹,是會有風險的。”

巫馬莉莉一聽,暗歎,果然,天下就冇有占儘便宜的事!不過,如此看來,這個女人倒是釋放了些許誠意!

“哦,都有什麼風險?”巫馬莉莉隨後順口而問。

黑衣黑帷帽嬋卻是譏笑來:“巫馬城主,世間事,本就是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你要是不敢承受風險,那今天就當我冇來過好了!”

說著,黑衣黑帷帽嬋轉身,準備離開。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