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2帝孿伊的帝孿丹

向晚時分。

一天齡回到了獸/獸城內。

而對於要不要再次去觴街角落裡等人(妲野)來,他內心是有了遲疑的。畢竟那裡已經被虞胭柔給盯上了。

在思忖半晌後,他決定還是權宜一下,先去找一個小客樓躲那虞胭柔兩三天,然後再回那尾端角落。

未過多久,他便來到了一個名叫“待君來”的客樓前。望著這樓匾三字,他微微笑了笑,然後走了進去。又未過多久,他便已進到了自己所租房內。

將門輕輕掩上,他就走向軟榻,準確早些休息。

然而,就在他剛坐到榻上之時,一個繽紛光洞倏然呈現,一身金色的羨央兒到來!

一天齡呆了呆,緊皺眉頭!

這次,羨央兒冇有再戴金色帷帽。如果不是一身金色,也許一天齡都無法來分辨她到底是姐姐還是妹妹,真是太像太像了!

羨央兒注視著他,內心平靜無波,但卻並不打算先開口。

不開口,一天齡自是漠然語來:“羨大小姐,你又來乾什麼?”

羨央兒走向小桌邊,緩緩坐下,才淡然接聲:“你過來,我要問你一些事。”

一天齡麵色冷沉,未動,未語,隻是雙眼緊盯於人。

羨央兒對視著,又語:“行,你什麼時候願意聽我問了,我再開口。”說完,她閉上了美眸,打坐起來。

一天齡眼神中已然有了不耐煩,他是真的不想和她過多接觸了!因為看著她,總是會忍不住想起他的兒!可是,就這麼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他根本冇法來休息!

最終,他冷冷開口來:“你想問什麼?”

羨央兒緩緩睜開了美眸,聲音依舊平和:“你先過來,我再問。”

一天齡卻是一回:“羨大小姐,你到底想乾什麼?”他是真的摸不清她現在是什麼意思了。

事實上,她這麼一再強調,那就是想拉近彼此距離,不想氣氛過於冷硬。

而見他始終如此戒備,羨央兒內心不免有了一種空落。她沉默了一下後,語來:“你聽好,接下來的一段時日,我會一直守在你這邊,護你周全。”

一天齡聽得又是大惑不解,接聲:“羨大小姐,你……這又是為何?”

羨央兒深吸一絲,語來:“好了,這事就這麼定了。你現在就來回答我的問題吧!三年前,你和兒說起的合胞仙禁術,我想知道它都有什麼風險。還有,若風險到來,又該如何來應對?”

一天齡怔了怔,隨後目露思索,未語。

羨央兒凝著,等著。

好一會兒後,一天齡才語來,語氣有所緩和:“真正的風險隻有一個,你和兒將會融合成一個人。”

羨央兒呆住了,融合成一個人?!

“不論是你們的軀身還是命魂,都會合二為一!這就是它的合胞之意!當然,你們所有的記憶並不會消失,隻是你們的思想、性格、境為等都會產生很大的變化,尤其是境為!合二為一的你們,將是絕對會成長為九界超一流的頂層至上,舉世之間,罕有敵手!”一天齡敘述來。

羨央兒震撼著,也垂頭沉默著。

一天齡這時候也不再說下去。

過了片刻,羨央兒才盯向他,問來:“那如何解決這風險?”

一天齡卻是反問來:“羨大小姐,你為何要來問我這些?”

羨央兒咬了一下嘴唇,有了一絲惱意:“這個你不用管!你隻管告訴我,該如何解決它?”

一天齡沉默起來。

羨央兒忍不住又語:“你快說啊!”

看著她是真著急,一天齡卻還是猶豫起來。

羨央兒見而直呼:“一天齡!”

看著她眸中似有淚瑩,一天齡內心莫名而悸,無奈之下,他緩緩而語:“有一種衍生界藥可以解決它。”

羨央兒內心微微鬆了口氣,追問:“什麼衍生界藥?”

一天齡接聲:“逆級的帝孿丹。”

羨央兒眸光一低,若有所思,喃喃自語:“逆級的帝孿丹?從未聽說過。”

一天齡冇有再接話。

羨央兒很快又盯來,問:“你接著說啊!”

一天齡這時卻是正正經經地躺下了,閉上眼,悠悠而語:“冇聽過帝孿丹,那你肯定也不知道帝孿伊這個人。在靈界久遠之前,有一位實力超高的層帝,當時之人尊稱她為帝孿伊。在她極滅之前,她從一份古老的藥譜中,成功衍生出了一種可以化解合胞仙禁術的界藥,這界藥她冇有取名字,後來人就以她的稱呼來命名了。”

實際上,這個帝孿伊,就是三年前一天齡給羨兒講那個合胞仙禁術故事的主角人物,她就是那個神秘女子!(可參見首卷第7章)

羨央兒沉浸了好一會兒,才又問:“你會煉製這帝孿丹嗎?”

一天齡沉默了一下,語:“我,確實有這帝孿丹的藥譜。”

羨央兒一聽,忍不住來到榻邊,滿含喜悅地說來:“真的?”

一天齡卻是不說話了,猶似入睡了般。

羨央兒銀牙暗咬,喜悅已成惱羞。在邊上站著瞪了他一會兒後,她還是回到了桌邊,避免氣氛尷尬來。

“那個古老藥譜又是什麼界藥的?”她語氣有些變冷了。

數息寂靜之後,才聽一天齡答來:“多重解格丹!”(可參見首卷第63章)

這多重解格丹,真是了不得!它所衍生的界藥還真不是一個兩個,且這衍生的,皆是非凡無比!

羨央兒顰眉蹙額,她還是冇聽過,她內心忍不住低罵,這混蛋懂得真是多!全是我一概不知的東西!不行,我還得來問一問他是否知曉一些修複女子生孕之力的方法!

可見,羨央兒對自己孃親因她們姐妹而失去生孕之力,是特彆自責和上心的!

在深深呼吸了好一會兒後,羨央兒才故作平靜地問來:“喂,我再問你一個事,就不吵你了。”

語氣罕見的柔和。

一天齡聽後,眉頭緊鎖,心頭猶有無限戒備。

靜默良久後,他終於再次開口來:“羨大小姐,兒她知道你來這兒嗎?”

顯然,一天齡並不傻,他已然覺察了羨央兒此時轉變的性情,她已然對他自己動了情心!

羨央兒沉默了一下,接聲:“冇有她的同意,我怎麼可能擅自前來?她說了,讓我好好保護現在的你。”

一天齡緩緩睜開了雙眼,又問:“那你爹孃呢?他們知道你這樣……過來嗎?”

羨央兒有些惱羞成怒了:“你問這麼多乾嘛?我來了,自然都是獲得了他們的應允!你用不著這樣說東說西!”

話落,一天齡又坐了起來,凝著她,語來:“你還想問什麼?”

羨央兒對凝著,回:“如果一個母親在生她的兩個女兒時,因為這兩個女兒身上的血脈過於強大,結果導致她失去了再孕之力,這有什麼辦法來幫她恢複嗎?”

一天齡聞言,怔了怔,接聲:“你說的是……你娘?”

羨央兒卻是隻語:“問你話,就回!又問這麼多乾嘛!”

然而,事實上,羨央兒剛纔就是故意這麼來說的,她就是想讓他知道,就是想讓他立刻說出恢複的辦法來!

一天齡下了榻,在屋中踱了起來。

看上去,他正在從他那龐大又複雜的記憶中搜尋恢複之法。

羨央兒也冇有來打擾,隻是靜靜守視著他。

良久之後,一天齡停下,問向她:“你希望你娘立刻恢複嗎?”

羨央兒愣了一下,接聲:“能立刻恢複,自然是最好!”

一天齡猶豫了一下,才語來:“最快之法,那就是回到過去,由我以自身特殊之法,為你娘接生!”

語不驚人死不休!

羨央兒呆住了,傻住了!

半晌之後,她纔回神,似惱還羞地語來:“不行!絕對不行!”

一天齡神色淡然,接聲:“你都不問一下,回到過去是否很容易嗎?”

羨央兒又是一愣,但見他眼神中似有一絲淡淡笑意,於是一叱:“不管你能不能回到過去,我都不能讓你給我娘去接生!這有違天下倫常!你這人,還真是一肚子的邪性,什麼齷齪的念頭都能想出來,臭不要臉!”

話落,一天齡深吸一下,微微一笑,語來:“我,是逗你的。回到過去,對此時此刻的我來說,堪比登天。而就算真的可以回到過去,我也隻會把你送我混沌蘚的那個事情給抹去!好讓你回頭是岸!”

羨央兒被說得麵紅耳赤了,她再次一叱:“你……敢!”

一天齡震了震,眼神瞬間有了複雜,他似忍不住,歎來:“羨大小姐,你……真的要這樣自陷其中嗎?其實,那位願印薜蘿前輩給你留下那四個字(莫忌情劫),我倒覺得她並不是一番純粹的欣賞。也許,她在欣賞你的同時,也是另外抱有某種目的!畢竟,她可是一個紀元無上王者的願印!其心其思,自是我們這些後來人無法儘窺的!像你這樣聰慧過人的,應該早就有所猜測纔是!何苦如此自毀人生呢?”

羨央兒聽著,雖有怔色,但她很快就回懟了三字:“膽小鬼!”

一天齡目光一深,又是深吸一下,緩緩走近她來。

羨央兒的心這時有些砰砰亂跳了,因為撲麵而來的可是濃烈的男人氣息!

她不禁也有些後悔剛纔說那三字。

眼前這個男人一旦真正受了刺激,那就是會顯露邪性!

在距離隻有一尺來遠時,一天齡停下來了,他注視著她,緩緩而語:“待和兒成婚後,我,會想辦法去解決的。眼下,可不是時候。”

羨央兒避開了他的目光,沉默。

一天齡抬著手,想碰她額前有些繚亂的髮絲,卻又在半途收了手。

也許,他還是無法來適應這種人生情事吧。

緩緩地,他又轉過了身,走向榻。

羨央兒則又抬起頭,看向他,眸光平靜了很多,忽然,她卻一語:“我睡哪兒?”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