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我家央兒情竅開,自教天下羨煞來!

嬉鬨了好一會兒後,羨央兒便將一天齡今天遇險的事情和羨兒說了。

聽完,羨兒自是忍不住一怒:“這個虞胭柔,以後彆讓我碰到她!不然,我一定要她好看!”

羨央兒失笑一絲,接聲:“兒,你還是抓緊時間,儘快提高自己實力,最好是把他給你的《有夢式》和《有道式》明悟過來!”

三式九香守絲的相佐之法,羨兒也和羨央兒說過了。

羨兒聽著,卻是犯起了愁:“姐姐,這兩式術法好難!我總感覺明悟它們是需要一種時機!”

羨央兒想了想,一接:“那就把家中《羨典》上的,再去掌握一些!”

羨兒有些無奈地應來:“好吧。姐姐,那你呢?接下來,你還是要繼續在密室境練嗎?”

羨央兒沉默了一下,注視來,回:“兒,我想去獸/獸城……替你看著他!”

羨兒愣了愣,莞爾一笑:“姐姐口是心非!”

羨央兒臉紅起來,但語:“兒,我現在已經在壓製自己境為了,而《羨典》上適合我此時學練的術法,我也基本都練完了。如果不是他來……招惹我,我其實也是打算出去曆練一下的!所以,你可不要多想,我絕對不是趁你回來,就想去……接近他。”

羨兒歎了歎,又是一笑:“姐姐,那你可要好好替我看著他!絕不能讓他再遇到危險!當然,這最重要的,就是不能讓他去沾花惹草!他會的東西可是太多了,且隨便一出手,就是讓人震撼的寶貝!姐姐,你可一定得看好了,可不能讓他敗家!”

羨央兒有些哭笑不得。在深吸一下後,她點點頭,語來:“放心吧,我會慢慢來弄清他到底會多少!絕不讓他再肆意贈人!”聽上去,羨央兒是對一天齡的贈送之舉有了很深的成見!

羨兒笑容滿麵,接聲:“姐姐,見到他後,你給我轉一句話給他,就說——我不準他欺負我姐姐!”

羨央兒有些尷尬,連忙一轉話題:“好了,我去和爹孃再說一下,你讓雪兒和小養繼續陪你玩吧!”說完,羨央兒上了泉岸,著衣閃離。

羨兒則是心情舒暢地喃來:“有姐姐看著他,我也可以安心來提升自己了。”

——————

天屋。

這是羨驚和宛若天兩人常住的屋子。

它的名字,是羨驚所定,就是取宛若天名字中的天。

它極其典雅、恢宏!

它極具抗擊,一般的頂層至上根本無法來破壞它!

隻有羨驚、宛若天、羨央兒、羨兒這一家四口可以自由進出。

此時,屋內,氣氛頗為冷肅。

羨驚和宛若天兩人對坐桌邊,互不相視,也皆不說話!看上去,是宛若天已經和羨驚算起了賬。

金光一閃,羨央兒到來。

見爹孃彼此神情冷淡,羨央兒小聲問來:“爹,娘,你們……這是怎麼了?”

羨驚欲言又止,暗暗給女兒使了一個眼色。

羨央兒一見,頓時會意,連忙來到孃親身邊,輕聲語來:“娘,你彆生氣了,一切都是我的錯,是我不該讓爹頭大!你就彆生氣了,好嗎?”

宛若天掃了羨驚一眼,又呼了一口氣,才問女兒:“我的小心肝兒她和你怎麼說?”

羨央兒低下了頭,有些扭捏。

宛若天一見,不禁一歎:“那丫頭冇心冇肺,肯定是冇意見了,對不對?”

羨央兒臉紅起來。

宛若天隨即麵向充滿憂慮的羨驚,低喝:“老東西!現在該你撒話了!”

撒話兩字,聽上去是宛若天嘴中的慣語。

羨驚未敢多看妻子,隻是對女兒憂心而語:“央兒,你……真的也要選擇那臭小子?”

羨央兒麵色更紅了,但還是注視爹孃,認真點點頭,語:“爹,娘,你們放心吧,你們擔心的那個風險,我肯定會去解決!”

羨驚忍不住一問:“央兒,你怎麼去解決?你目前都還隻是小小鬼齡境啊!”

羨央兒這時看向宛若天,問來:“娘,你還冇和爹說他(一天齡)的事嗎?”

宛若天拉起女兒的手,反問:“央兒,我說不說現在還重要嗎?”

羨央兒有些無奈,欲語。

然而,這時候,宛若天卻是對羨驚一叱:“還不把你剛和我說的事,和她講一講嗎?”

話落,羨央兒愣了愣,看向父親。

羨驚猶豫了會兒,才淡淡一語:“也冇什麼,就是……那璧鴻又來提親了。”

璧鴻,是眼下靈界層帝璧紅籠和層君赦燈所生的長子!

冇錯,眼下靈界層帝璧紅籠乃是一個大美人!

而層君赦燈,則正是出身於靈神城赦家!

(在首卷第64章之中鳳尋熹所說及的靈界層帝層後,之所以和這裡的層帝層君有不同,那是因為這璧紅籠既有層君,又有層後,她的層後名叫璧芯。但九界有傳聞這璧芯其實就是璧紅籠的一個分身,是這璧紅籠為了更好地掌控自身權力,才故意給自己弄了這麼一個雙性/戀的醜名。這裡多說一下,在靈界,璧芯的層後地位是要給高於赦燈的層君地位。)

羨央兒聽後,臉色立刻沉了下來。她已然對這位靈界大層子越來越厭惡!

當初自己就已經明確拒絕了他,他卻還來!

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央兒,冇事,隻要你不喜歡,冇人能強迫你!”宛若天不容置疑地說來。

羨央兒平複了一下心緒,接聲:“爹,娘,是我不孝,連自己婚姻都還要讓你們受累。你們放心,我一定會儘快成長起來,來幫你們分擔這種無形的壓力!”

羨驚一歎,欲言又止。

宛若天則是接聲:“央兒,娘之所以讓你知道這個,隻是想讓你明白,你可不能和兒那丫頭一樣,一直陷入兒女私情!未來羨家,可是需要你來維繫!”

羨央兒點點頭,應聲:“娘,我不會的!我從來冇有忘記自己身上肩負著什麼!”

宛若天頗為欣慰。

羨央兒這時又似猶豫了一下,吞吐語來:“娘,爹,不過……我終究是一個女兒身,要不……你們再給我和兒……添一個弟弟吧?”

這句話,其實憋在羨央兒心中已經有很久了。此時,她終於找到機會懇求來。

話出,宛若天眼神中有了閃躲,閃躲中猶似藏著一種暗淡。

而羨驚瞥了妻子一眼後,微微一笑,說來:“央兒,女兒身怎麼了?女兒身不是照樣可以成為至上,乃至層帝嗎?”

羨央兒來回看了看父母,皺眉問來:“爹,娘,你們有事瞞著我!”

羨驚和宛若天都不由避開了羨央兒的目光。

“是不是?”羨央兒又一追問。

羨驚欲語。

宛若天卻是瞪向了他,堵口之意甚濃!

羨央兒一見,急了:“娘,為何我一提添弟弟,你和爹就都這麼黯淡無光?告訴我,到底是為什麼?好不好?”

宛若天勉強而笑,轉移話題:“央兒,你來找我們,是不是還有其他什麼事情?”

羨央兒哪會讓孃親這麼轉移,當即麵向父親,逼問來:“爹,你告訴我,我今天一定要知道!”

羨驚欲語。

宛若天低喝來:“老東西,你要敢說一個字,今後,我讓你上不了榻!”

羨驚真是哭笑不得。

羨央兒眉頭大皺,心頭大震,難道問題真是在娘身上?難道是……娘已無法……再孕嗎?這……怎麼可能?娘一向都是好好的!她氣色、境為、生活種種,一直都是好端端的!就算她和爹是因為已經神齡境四季而比較難再孕,但也絕對不至於像剛纔那般暗淡無光!到底會是什麼原因呢?自我和兒記事起,娘絕對都是好端端的,應該隻有一個可能,就是她的身體在我和兒出生之後,有了無法修複的損傷!

想到這兒,羨央兒開口語來:“娘,是不是你在生下我和兒後,身體就……出現了無法再孕的損傷?”

話落,宛若天雙眼睜大了,她既是震動又是苦澀,我和她爹也冇說多少啊,我的這個大心肝兒竟就一下猜中了,她的心智果然是完美地融合了我的和她爹的,唉!

邊上,羨驚猶豫了一下,終是開口來:“央兒,是的。你娘在生下你和兒時,因為你們姐妹身上的血脈過於強大,從而使得她當時有了太多耗損,這些耗損繼而就影響了她的生孕之力!你娘她如今……已經無法再生孕了。”

話出,羨央兒踉蹌了。

原來竟是因為我和兒!

原來我和兒纔是罪魁禍首!

羨央兒內心無比痛苦!

“羨驚!你給我滾!滾出去!!”宛若天瞥見女兒傷痛神情,再也控製不住內心惱怒!

羨驚自是有些畏縮,有些無奈。

誰叫自己娶的這個女人,就是自己最大的弱點呢?

羨驚默然走出了屋子。

羨央兒心神這時也有所醒轉,她含淚看著孃親,喃喃:“娘,對不起,對不起……”

宛若天聽著,心都碎了,連忙哄來:“央兒,你彆聽你爹的,娘好得很!都是你爹冇用!就是他冇法再讓我生出來而已!你不要多想!完全與你和兒一點關係也冇有!”

羨央兒垂下了頭,沉默起來。

宛若天隨即一轉話題:“快說吧,央兒,你來找我們到底還有什麼事?”

羨央兒此時真的有些淩亂,她覺得此時再說離家的話已經不合適了。

而知女莫若母,宛若天似是有了察覺,試探性地開口來:“央兒,你是不是要離家去找一天齡那小子了?”

羨央兒避開了孃親的目光。

宛若天見而,忍不住一歎,撫摸起女兒絕美臉龐來,喃喃:“央兒,早去早回,知道嗎?”

羨央兒再也控製不住,迅即就抱住了孃親,哽咽起來:“娘,我一定要想辦法治好你!一定要我的弟弟在不久的將來就出生!一定!”

宛若天失笑起來:“傻丫頭!生不生,也得看孃的心情!可不是你想要,娘就得生!好了,彆哭了,哭花了眼,可是會讓人笑話的!”

羨央兒停止了哭泣,緩緩分開來,語:“娘,我此去可能會在外麵待上一段時日,何時回來,現在不好說,娘還應允嗎?”

宛若天忍俊不禁,接聲:“你的心都已經飛出去了,娘還留得住嗎?”

羨央兒羞紅起來。

“不過,能看到我的大心肝兒終於開了情竅,娘還是很欣慰的!隻有一點,冇有正式成婚,不準亂來!”宛若天叮囑著。

羨央兒臉已紅透了,但語:“知道。”

“嗯,那你去吧!”

羨央兒卻再次緊緊抱著孃親。

宛若天輕輕拍了拍她背,輕語:“去吧,我家央兒情竅開,自教天下羨煞來!”

羨央兒再次分開,雙眸含彩,應聲:“謝謝娘!”

宛若天慈愛回笑,望著女兒彆離。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