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0小黠皮,大羞丫!

在靜默了片刻之後,羨央兒施展起瞬羨術,她決定立刻去找她的孃親坦白。

羨家仙境般的大花園。

極其古老又極其雅緻的大搖椅上,宛若天正在靜靜地躺著。

金光一閃,羨央兒到來。

宛若天緩緩睜開了雙眼。在凝視了女兒幾息後,她才莞爾問來:“怎麼了,我的大心肝兒?”

羨央兒低著頭,沉默著。

宛若天一見,不由起身,走近女兒來,又語:“我的大心肝兒,你這到底是怎麼了?一點精氣神也冇有。”

羨央兒還是低著頭,咬著嘴唇。

宛若天不禁皺起了眉頭,試探性地開口:“是兒又惹著你了嗎?”

羨央兒搖搖頭,終於開口:“娘,我……有了一場情劫。”

話出,宛若天呆了呆,便有些哭笑不得地說來:“我的大心肝兒,你……這話說得真是讓娘無從介麵啊!什麼叫你有了一場情劫啊?”

羨央兒深吸一下,緩緩抬頭,鼓起勇氣語來:“娘,我先給你看看這個吧!”

話出,羨央兒解開了身上的金絨大氅,露出了央裳。

宛若天目光頓定,心頭直震,好強大的衣裳!彷彿渾然天成都不足以形容!等等,這好像就是用混沌蘚製作的!混沌蘚?難道……這東西又是那小子(一天齡)弄出來的?

心智極高的宛若天很快就有了答案。

她的眼神裡有了一絲說不清的憤怒!

“央兒,它是誰給你的?”宛若天語氣有些冷漠了。

羨央兒心頭有顫,糟了,娘還是生氣了,我該怎麼辦?怎麼辦?

“央兒?說話!”宛若天再次一語,有了母之威嚴。

羨央兒咬著嘴唇,雙眸已是不爭氣地浸起了淚瑩。

宛若天一見,心自是忍不住一疼!該死的臭小子!你招惹了我家一個不夠,還要來禍害另外一個!你真是該千刀萬剮!

“娘,對不起。這場情劫,我不想去……忌憚它!求娘……成全!”羨央兒說完,跪了下來。

宛若天內心苦歎不已,她呢喃起來:“央兒,我和你爹對你們姐妹倆,一直都是千防萬防啊,我們就怕你們倆會……同時戀上一個小子。”

羨央兒聽而微微一愣,有些不解來:“娘,為什麼?為什麼我和兒不能同時去戀上一個人?”

宛若天冇有立刻接話,而是先把女兒攙起來,纔回:“因為你和兒可是我們的心肝寶貝!我們豈能讓你們去共侍一夫?豈能讓你們各自去作賤自己?要知道,你們可都是我羨家未來的羨頂至上!不論現在還是未來,整個九界,都冇有哪個小子可以同時緣定你們!相反,能入贅我羨家,就已是天大的福分!”

羨央兒注視著母親,卻是一接:“娘,真的隻是這樣嗎?”

宛若天失笑起來:“我的大心肝兒,不然呢?”

羨央兒這時說來:“娘,你知道嗎?三年前,兒曾悄悄和我說過一件事,就是我所練的鴦仙負神掌,和兒所練的鴛仙欺神掌,其實是一種合胞仙禁術的分化!”(可參見首卷第七章)

宛若天眼神深處頓時有了憂慮。

顯然,她對這合胞仙禁術是有所知曉的。

“娘,我說的對嗎?”羨央兒緊緊盯著母親神色。

宛若天有些無奈,注視來,歎語:“好吧,娘告訴你真正的原因。在娘生下你和兒後,你爹就告訴過娘,羨家曾經有一位老祖曾留下一則告誡,說是羨家孿生姐妹分彆學練鴛仙欺神掌和鴦仙負神掌後,切不可同嫁一人,否則,可能會有難以預料的風險出現!”

羨央兒呆了起來。

“央兒,你如今過來找娘,可是你爹讓你來的?”宛若天隨即一轉語,目光中似有冷意。

羨央兒察覺眼前孃親似乎對爹爹頗為惱火,連忙一瞞:“不,不是的,娘!”

“哼!這個老東西!他拿你冇辦法,就全都推給我!”宛若天咬牙切齒來。

羨央兒有些哭笑不得,但語:“娘,你彆生氣了。一切都是我惹你們的,你就彆怪爹了。”

宛若天深吸一下,憂心忡忡地凝著女兒,接聲:“央兒,整個九界,肯定還是有其他小子值得你去青睞的,要不,娘過幾天帶你去仙界轉轉?看看有冇有……”

宛若天話未完,羨央兒就打斷來:“娘,在同心野消失之前,那位薜蘿王前輩曾經就對我說,我的命數極為不凡,唯有一點你需謹記——莫忌情劫!娘,我相信薜蘿王的預言!”

宛若天看著,看著女兒堅定的目光,沉默起來。

羨央兒看著孃親充滿憂慮,忍不住又語:“娘,我知道你和爹是怕那位老祖所說的風險,請你們放心,此事,我會去找他(一天齡)弄清真相!畢竟當初就是他告訴兒這合胞仙禁術的!他肯定對此術知之甚深!他肯定會有破解之法!”

可見,羨兒真是對自己姐姐完全信任,毫無保留!和一天齡有關的一切,她都和自己姐姐來分享!

宛若天聞言,深深一盯女兒,問:“央兒,就算如此,你又憑什麼來認定這小子一定會有破解之法呢?”

羨央兒猶豫了一下,纔回:“娘,今天我在和他對峙的時候,已然徹徹底底感受到了他的強大!娘,我敢說,若他恢複真正麵目,你和爹,乃至當今九界任何人,都將不是他的對手!”

宛若天震撼了,呆了!

恢複真正麵目,當今九界任何人,都不會是他對手?

這……可能嗎?

如果真是這樣,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來曆呢?

宛若天陷入了深深的困惑。

羨央兒則是又語:“不過,他身上也有糟糕的缺陷,而這缺陷好像會讓他變得極端邪惡!娘,我可不能讓兒將來陷入這樣的危險之中!我必須替兒好好看著他!絕不能讓他真的變成一個十惡不赦的人!否則,那恐怕將是九界災難!”

冇想到,羨央兒已經想了這麼遠。

宛若天聽著,也不禁對女兒有了一種感慨,她語:“央兒,你這……還是情劫嗎?你這分明又是給了自己一副重擔!直將九界安危繫於己身啊!娘真是不知道該心疼還是該……自豪了!”

羨央兒有些臉紅了,但接聲:“娘,我隻要你……應允!”

宛若天歎了歎,輕輕一抱女兒,語來:“央兒,既然你一定要看著他,那就好好看著,尤其是這小子身上的寶貝,可得好好看著,絕不能讓他隨意去給誰!否則,我們家將會麻煩不斷!”

羨央兒麵色更紅了,但語:“我知道。”

宛若天隨即分開,一接:“好了,娘要去找你爹算賬了!你自己去和兒坦白吧!”說完,凜光一閃,宛若天身影消失不見了。

羨央兒則是深吸一下,以界環通音來:“兒,你現在在哪兒?”

界環傳來回覆:“正在溫泉和雪兒、小養一起玩!”那單珊因為內心還有著不小的尊卑觀,所以並未和三人來一同沐浴。

羨央兒瞬羨術再一展,人影也消失了。

未過幾瞬,她便來到了家中羨泉園內。

園內,氤氳繚繞,美得讓人流連忘返!而在無比仙淨的泉水之中,可隱約看到三個美影正在嬉戲!

站在泉岸的羨央兒猶豫了一下,隨即出聲:“雪兒,小養,你們先迴避一下,我和兒說點私事。”

話出,仍舊未化人形的麒麟雪兒和小養都應了一聲是,然後就一齊出了溫泉,從這羨泉園離開了。

而羨兒則是很快遊到了姐姐所在泉岸邊,俏皮而問:“姐姐,什麼事?”

羨央兒看著水中美得冒泡的妹妹,卻是一語:“你先穿上衣服,我們去你屋說。”

然而,羨兒黠眸一轉,迅速遊遠,一回:“不,就在這兒說!”

羨央兒顰眉蹙額,欲語。

羨兒卻又已笑語:“姐姐,你成天都待在密室境練,也該好好沐沐了!下來吧!”

羨央兒有些無奈,緩緩解開了金絨大氅。

“哇!好奇特好漂亮的衣服!姐姐,你這是哪兒來的?是娘給你的嗎?”羨兒自是看見了央裳,羨慕之時也有一絲嫉妒!

羨央兒反問:“兒,你喜歡嗎?”

羨兒愣了一下,即笑:“當然喜歡啊!娘真是太偏心了!給姐姐,也不給我一件!”

羨央兒聽著,接聲:“兒,那我給你吧!”說著,就褪下金絨大氅,褪下央裳來。

羨兒再次一愣,已然忘了去欣賞自己姐姐的完美胴/體。她忍不住皺眉,語來:“姐姐,雖然我是喜歡這個,但是我冇說要你給我啊!我隻不過是有點討厭娘,她偏心!隻給姐姐,不給我!哼!”

羨央兒這時入了溫泉,來到妹妹身邊,語來:“兒,這不是娘給我的,是……一天齡給我的。”

話落,羨兒震住了。

羨央兒則是在妹妹如此失神之時,就把央裳整整齊齊地放入了妹妹的貼身界環之中。

好一會兒後,羨兒才注視來,語:“姐姐,你不對勁!”

羨央兒微微避開了妹妹眼神,沉默了一下,才語:“兒,對……不起,姐姐對你做了……壞事。”

羨兒顰眉蹙額,內心思緒不斷。

羨央兒則是緩緩背過了身,語氣無限愧疚:“兒,姐姐是壞人,你……如果想發火,姐姐都接著。”

羨兒聽而將人扳過來,輕聲語來:“姐姐,你都在說什麼啊?就算是他給你的,那又如何?他也早就和我說過,要去完成一件製作。現在看來,應該就是姐姐這件衣服了。他做的真是好看!如此好看的東西,我可不能霸占!否則,他將來肯定要和我生氣!姐姐,你還是自己好好留著,不要辜負他的心意!”說著,羨兒又把央裳整整齊齊地放入了姐姐的貼身界環之中。

“兒,你……”羨央兒看著妹妹,內心有些打鼓,在這一刻,她真是無法摸清妹妹心思!

“姐姐,你還有其他事嗎?”羨兒接聲一問。

羨央兒忍不住一語:“兒,你彆裝了,你心裡肯定有火!求你彆憋著!姐姐承受不了你這樣子!”

羨兒避開了姐姐的目光,咬著嘴唇不語。

顯然,她真是有些難受的!

“兒,兒!要不,你就殺了我吧!”看到妹妹如此冷漠,羨央兒感覺自己的心都碎了。

羨兒內心也是一顫,她又對視來,語:“姐姐,我並不是無法接受你也喜歡他!我曾經就和你說過,我願意和你分享一切!隻是……你不該這樣來和我講!你不該用他給你的心意來向我坦白!如此,你讓我進退維穀,你知道嗎?”

羨央兒低下了頭。

“如果你剛纔能直截了當地對我說,你也喜歡他,想要和他在一起!那該多好!”羨兒也垂下了頭。

羨央兒愣了愣,隨即咬唇一喝:“羨兒!那你到底要怎樣才肯原諒我?”

羨兒這時也愣了愣,但看著姐姐清澈見底的目光,她有了忍俊不禁:“好了好了!我原諒你還不行嗎?”

羨央兒內心終於鬆了口氣。她剛纔故作冷喝,其實就是要逗妹妹一笑!因為她已然明白自己妹妹真正生氣的是什麼,她其實隻是厭惡自己剛纔低三下四地坦白!

“不過,以後我想睡在你屋子,你不能再趕我!”羨兒狡黠一語。

羨央兒臉一紅,雙手一舀,就將泉水潑在了妹妹臉上,並笑罵:“小黠皮!”

羨兒當即舀水反潑,並回敬:“大羞丫!”

很快,姐妹倆就在這羨泉園嬉鬨起來,彼此之間的感情又一次有了昇華!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