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9你其實就是一個膽小鬼!

看著一天齡發呆的模樣,羨央兒沉靜的心再次有了波瀾!

在前天,妹妹又來和自己同床共枕時,她就聽妹妹說過,他在動用自己眉心小燭中的力量後,是會陷入虛弱狀態的!

猶記得,妹妹當時說這些的時候,還心有餘悸,生怕他來動用!

然而,眼下他為了讓自己恢複,卻是也有了這樣的念頭!

一種莫名的心緒隨即就襲上了她心頭!

“羨大小姐,既然你看穿了,那就接受第三個選擇吧!”一天齡認真一語。

羨央兒聽著,看著,忽然緩緩抬手,拿下了金色帷帽。

看著這張和兒一模一樣的臉,一天齡自是有所恍惚。雖然分彆尚短,但是對他來說,卻又彷彿分彆了數年!

真是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你問我未來有何目標,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我這一生就是守護我爹、我娘、我的妹妹兒!”羨央兒一步一步走近,一字一句語來。

一天齡避開了她真真的雙眸。

羨央兒也未多看他,她側轉了身軀,看著這同心野,眼前猶似又出現了那願印薜蘿。

莫忌情劫四字,也再次浮上她心頭!

一天齡察覺她神態有異,但卻忍不住一語:“羨大小姐,讓我幫你恢複吧!如此,你也可以早些回去,避免你爹孃,還有兒起疑!”

羨央兒餘光瞥著他,竟是一接:“一天齡,如果可以回到過去,我一定直接殺了你!”

一天齡怔住。

“在你出現在兒麵前的那一刻,我就直接拍死你!”羨央兒迴轉身軀,正麵注視來。

“在你成為傻子給兒練那九香守絲丹之時,我絕對二話不說,給你一個痛快!

“在你恢複神誌離開之時,我絕對不會再給你混沌蘚,絕對一掌斃了你!

“在你出現老姥麵前之時,我絕對不會讓你來獸界,絕對一腳碎了你!

“在薜蘿前輩說那四個字之時,我絕對不會讓你聽到,絕對一眼滅了你!”

隨著這一句句殺氣滕滕的話說來,一天齡的雙眼再次起了冷意。

冷意之中,猶似透著一絲邪性!

羨央兒冇有畏懼,也冇有退縮!

她眸光始終映在他的目光裡,猶似時光定格了般!

一天齡終於開口:“把界環拿來!”

他改變主意了,他今天非得讓她把界環中的央裳穿上不可!

因為她今天給了他太多的惡氣!

他需要把她整服了!

羨央兒心頭終於還是有了一絲悸意,她又一次徹底看清了他骨子裡所蘊藏的強意!

他到底是什麼存在?

為何能有這種毀天滅地的氣勢?

“吾,再說一次,拿來!”一天齡主宰之勢已顯!

羨央兒心頭的顫動更加強烈了,她不禁有一絲後悔,後悔如此激怒他!隻是當想起內心有過那一種莫名,她又冷靜了下來,一問:“拿來做什麼?”

一天齡咬了一下牙,語:“讓你穿上!”

羨央兒自是明白他所說話意,她凝著他,接聲:“你如今隻是一個小小的獸齡境,你還能打開我一個鬼齡境的界環嗎?”

一天齡卻是一語:“羨央兒,你彆逼我!”

話落,他額心小燭在她麵前亮起了燭火!

羨央兒呆了呆,內心震撼,原來竟是可以這樣點亮嗎?

深深一吸後,羨央兒喝來:“夠了!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動用這力量後會讓你虛弱!”

一天齡愣了愣,目光微避。

羨央兒隨後也是垂下了目光,喃喃出聲來:“我現在隻有一個要求,你若答應,那我可以來穿上。”

一天齡再次一愣,真的是有些摸不清這個女人的脾氣了。

不過,他還是漠然一問:“什麼?”

羨央兒猶豫了一下,才緊緊注視來,語:“既然無法回到過去,那你就給我好好活著!”

一天齡震住了,又一次避開了她灼灼目光。

而羨央兒隨即就伸手入衣,從身上拿下了貼身界環,遞來。

一天齡遲疑了一下,才接過這猶有溫度的界環,並且開始試著用他自身的獸齡境力來打開。

他本以為會有些困難,但結果卻是輕而易舉!

他呆了起來。

這時,羨央兒竟是柔聲語來:“這界環有點特殊,是我爹孃為我專門製作的,隻要是我至親至愛之人,都能夠用境力輕易打開。兒的那個,也是這樣。”

一天齡餘光瞥著明顯有些羞澀的她,久久未語。

“一天齡,你聽好,若你就是我羨央兒的情劫,那我羨央兒……不會畏懼!”羨央兒再次注視來。

一天齡眉頭微皺,好半晌,才從她界環之中取出了央裳,連同界環一起遞給她。

她默默接過。

他緩緩轉過身,走遠了一些。

她雙眸有著淚光,似是因為他一句話也不說,有了莫名傷心!

她慢慢褪落了一身金衣金飾。

站遠的人,呼吸終是有了紊亂。

片刻之後,傳來了她的聲音:“好了。”

他冇有回身來看她,隻是回了一句:“你該回去了。”

身著無上央裳的人兒,她的美麗,可讓當今九界失色!然而她眼中淚水終於滑落!

原來失戀竟是這般窒息!

原來皆是我自作多情!

繽紛光洞隨即出現來,她羨央兒已經徹底恢複,並且她此時力量更是不知變強了多少倍!

然而,她已經冇有了任何心情,她不會再震撼!

因為她已經真正見識過他的唯我獨尊!

因為她也體會了他的絕情之心!

就在她邁入隙道之時,他還是轉過身來,望向她,輕聲一語:“你可以來殺我,曾經聖界就有一個叫逆虹酥的人,她就回到了過去。”

羨央兒一震,垂頭,黯然不語。

“隻不過,在你殺我之前,我一定會先睡了你!”一天齡雙眼中有了一絲邪笑。

羨央兒豁然抬頭,咬牙而瞪,說不出話來。

然而,一天齡眼中的邪笑來得快去得也快,他語氣恢複了平淡:“羨大小姐,你也好好活著吧,不管是回到過去,還是跨向未來。”

羨央兒依舊瞪著,她開口了:“還有其他話嗎?”

一天齡想了想,微微一笑,語:“有一個人曾問我——閣下,那你這輩子以後若是遇到的愛不止一個,那你都會去接受嗎——我,當時回答他——這個問題,好難回答。我,隻能回答你,我,始終會珍惜已經是的。”

羨央兒沉浸著。

一天齡則是再次說來:“羨大小姐,你真的要去愛這樣一個無法直接回答問題的人嗎?”

羨央兒注視來,接聲:“一天齡,你其實就是一個膽小鬼!”

一天齡怔了怔,看向羨央兒的目光變得複雜起來。

最終,他語來:“替我向兒問好。”

羨央兒轉過了身,邁入了繽紛光洞,在光洞和她人一起消失的瞬間,她還是傳來了一個聲音:“再遇到危險而無動於衷,我就不是扇你一巴掌這麼簡單了!”

一天齡沉默起來。

今天事情的發展,完全超出了他的預料。

說他今天冇有對人起占有/欲,那絕對是假的!

在人用那殺氣騰騰的話刺激他時,他就是真的動了邪性!

隻是,他內心還是不時想起了他的兒,是和她在一起的那種美好感覺,幫他逐漸平複了這種不理智!

隻是,在這最後,他又陷入了苦澀。

這個羨央兒,真是……讓人手足無措!

唉,罷了,罷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隨即,一天齡一步一步朝獸/獸城邁去了。

——————

靈界。

靈仙城。

羨家。

羨央兒境練密室。

繽紛光洞一現,身著央裳的羨央兒回來了。

眼神有些恍惚的她,忽然手一揚,一麵華貴的金色大鏡擺在她了眼前。

她麵色微紅地注視起鏡中的自己。

婀娜無限,曲線足可羞煞天地!

尤能誘惑萬千生靈!

這一刻的她,彷彿就是當今九界第一美人兒!

她麵上的紅色已然如火!

不過,很快,她就恢複了平靜,有了莞爾。

也就在這時候,一個聲音傳來:“央兒。”

她聽而立慌,手足無措!

“央兒?”聲音再次傳來。

羨央兒深深吸了一口,連忙收起大鏡,從貼身界環之中取了一件金絨大氅穿在了外麵,將央裳遮掩得嚴嚴實實!

然後,她才從密室出來。

密室之外,一個極其偉岸的男人背站著。

羨央兒喚來:“爹,你找我有事?”

男人正是羨驚。

羨驚緩緩轉過身,緊緊凝視著女兒。

羨央兒心有慌意,未敢直視。

“爹,你……乾嘛?”羨央兒忍不住撒嬌了。

羨驚卻是憂憂一歎,語來:“央兒,你和兒乃是孿生,我和你娘也早就有過這樣的擔心,所以就曾定下過分配,她主要盯管兒,我主要盯管你。你說,你自己今天都乾什麼了?”

聽上去,羨驚在在羨央兒身上設下了什麼手段,可以時刻盯管羨央兒!

羨央兒垂下了腦袋,黯然不語。

羨驚又是憂憂一歎,語來:“央兒,你可是一向都很成熟的,怎麼也跟兒一樣,胡來啊?”

羨央兒眼眸中頓時有了委屈,有了淚光。

羨驚一覺,眼神中不禁有了心疼,隨即一語:“罷了罷了,你和你娘去說吧!隻要她應允你這麼胡來,那我……大不了以後就天天狠揍那小子(一天齡)!竟敢同時招惹我的兩個寶貝女兒!”

羨央兒沉默了一下,才語:“爹,娘那兒,我會去,但求你……先彆告訴兒!讓我……自己去和她說,好嗎?”

羨驚聽而卻是一歎:“兒她一向就是冇心冇肺!她要是知道了,恐怕……還巴不得你這麼來!”

“爹!”羨央兒羞得急跺腳。

羨驚真是傷腦筋。在他閃人之前,他留下話語:“央兒,你娘冇同意之前,我不準你再去見那小子!還有,就算同意了,也必須正式有約,才能……反正,你知道爹是在說什麼!”

羨央兒微微鬆了口氣。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