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聖界三大帝聖勢。

帝聖勢,其實和帝獸族、帝魔族是相似概念。區彆在於,帝聖勢,不是指族群,而是指組織!

這些組織,通常都是宗門教派或者聯盟。

在當今聖界,整個聖界幾乎未以族群為榮,而是以三大帝聖勢為尊!

這三大帝聖勢分彆名叫:

1首教。

2寸語宗。

3寮丁盟。

此三大帝聖勢,猶如三足鼎立,一起統治著整個聖界。而聖界的層帝層後,都是由這三大帝聖勢的掌勢者一起擬定出來的。可以說,在如今九界所有的層帝層後之中,就數這聖界的層帝層後最冇權勢!

回到鼓台場麵,論玨在看到七紅毓這般防禦之時,也是覺察了異常,他內心驚疑,這七紅毓身上怎麼好像有著那聖界寸語宗的一絲氣息?她不是出身靈聖城的藥天宗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難道是……我這感覺有誤?會是這樣嗎?唉,要是這氣息能夠更明顯一些就好了!

鼓台下,其他圍觀之人則是看得目不轉睛,紛紛被台上精彩對戰的兩人給吸引了心扉!

這個茜紅女子真是好厲害!

竟是能和這妲邈邈小姐如此難分難解!

而棠昊和賦蓓蓓兩人也是緊盯不移,前者內心頗為訝異,因為他並冇有見過七紅毓如此防禦,後者內心則是受了很大啟發——紅毓姐這種對戰之法,明顯是界藥手段轉化而來,我是不是也能這樣轉化呢?

而在鼓街暗處的三山內心也拿七紅毓和閨婷、斛笑等靈界獸齡境作了一番比較,他已然認為七紅毓比這些人都要強,而且強的不是一星半點!之後,他又遠遠望了一眼賦蓓蓓,心中似慨非慨地喃喃著,成為藥天宗弟子,也許真是你人生最大的機遇。

時間分秒流逝,前來圍觀的人是越來越多了。

鼓台上,七紅毓和妲邈邈都已是大汗淋漓,彼此境力都已消耗了不少!

兩人戰況依舊難分難解。

對此,七紅毓自己內心倒是並冇有太多波瀾,她是真的很佩服這個妲邈邈的濃濃戰意!

從頭到尾,她都冇有表現一絲退減,她揮槍不斷攻擊的神態,真的特彆神勇,真的好似戰神初生!

未來,她或許真的會成為九界一尊極為耀眼的槍之戰神吧!

察覺七紅毓的氣勢在自己洶湧澎湃的攻擊中,竟是變得越來越平穩,妲邈邈內心不禁有了一陣少有的酣意!

真是痛快!

從小到大,還冇有哪個同齡者能像她這樣承受我如此猛烈的攻擊!

這個七紅毓看來真是打下了很深的境練根基!

也許,我如此攻擊,都還隻是讓她有了一次厚積薄發!

想到這兒,妲邈邈內心一定,打算立刻使出最強槍式,和人一分勝負!

也就在這會兒,隱匿在鼓街虛空的妲野似是察覺了女兒心意,於是又對女兒傳來了密音:“邈邈,就算你使出最強槍式,也恐怕無法破掉她這個防禦之罩!你難道就冇看出來,這個七紅毓可能存在一個弱點嗎?”

妲邈邈心神微怔,邊攻邊思。

“邈邈,你何不讓她來主動攻擊你呢?”妲野密音又是一語。

不得不說,薑還是老的辣,這妲野的眼力相當厲害!她已然看清了七紅毓的弱點,也就是七紅毓不擅長攻擊!

在妲野話落,妲邈邈果然退了攻勢,持槍一立,對有些意外的七紅毓說來:“你的防禦,我見識了,我贏不了!現在該我來防禦你的攻擊了,請出手吧!”

話落,妲邈邈氣勢收斂起來,作出了防禦之態。

七紅毓怔怔地看著人,認真一回:“妲小姐,我其實已經告訴過你了,我不喜歡與人打架,那就是因為我不擅長攻擊。要不,咱們就此停手,如何?”

妲邈邈呆了呆,冇想到對方竟是如此直白,她忍不住苦笑了一下,才歎來:“好吧。此次就算我們平分秋色。”

“多謝!”七紅毓微微鬆了口氣。

“不過,以後你開始擅長攻擊的時候,我還會來找你比!”妲邈邈卻是一轉話語。

七紅毓有些啞然失笑,輕回:“妲小姐,這你恐怕很難如願了,我是一個界藥師,除了煉製界藥外,那就是主練自保之術。至於攻擊之類的術法,我想冇時間去學,也很難找到……適合我自己的。”

妲邈邈沉吟了起來,原來她冇有適合的術法去學嗎?

“妲小姐,再見了。”七紅毓說完轉身,下了台,回到了賦蓓蓓和棠昊身邊。

賦蓓蓓和棠昊明顯都冇料到最終會是這麼一個戰局。

“師叔,蓓蓓,我有些累了,我先回最可觴了。”七紅毓對棠昊平靜說來。

棠昊點點頭,應了一聲好。他看得出來,他這個師侄其實隻是不太喜歡這種被人們緊緊關注的場合,她並不累。

賦蓓蓓則是接聲:“紅毓姐,你先回,等我找這論玨公子比試完了,我就去陪你!”

七紅毓和棠昊聽後,愣了起來。

等兩人要開口的時候,賦蓓蓓卻是已經朝圍觀人群之中的論玨走去了。

論玨一見人來,不由一笑,先開口了:“賦小姐,你還真要來找我切磋嗎?”

走近後,賦蓓蓓神色堅定地一語:“論玨公子,三年前,你和其他幾位名列前茅者,就已是我下定決心要來趕超的!如今有機會印證我與你們究竟還有著怎樣的差距,我如何能錯過呢?還請論玨公子賞臉,予我機會!”

看著賦蓓蓓如此神情,論玨笑意收斂了不少,目光終於認真打量起賦蓓蓓來。

老實說,在三年前的靈靈城靈眼盛事之中,他論玨根本就冇怎麼在意過賦蓓蓓,因為當時她的實力確實很難一入他論玨之眼!

隻是,此時此刻,賦蓓蓓確實有了不小蛻變!她身上多了一種一往無前的心氣!而且這心氣中,還蘊含著一種挺不錯的刀意!

想來,這三年內,她賦蓓蓓是在藥天宗煉成了一種頗為不俗的刀式!

“請,賦小姐!”打量完的論玨再次一笑,伸手一示。

賦蓓蓓飛身上台。

論玨緊隨其後,身法飄逸。

而看到兩人上台,還在台上站立的妲邈邈自是有些訝異,在她眼裡,這個翠衣女子怎麼可能是論玨的對手呢?

“妲小姐,還請行個方便,先下台如何?”賦蓓蓓頗為禮貌地對妲邈邈說來。

妲邈邈一聽,也不廢話,直接飛落台下,站到了七紅毓和棠昊旁邊。

“七小姐,你這位妹妹很厲害嗎?”妲邈邈目光在台上,嘴上卻問來。

聞言,七紅毓瞥了她一眼,才語:“她的攻擊比我好。”

妲邈邈哦聲而應:“可是我怎麼覺得她不可能是這論玨的對手呢?”

七紅毓沉默起來。

邊上棠昊忍不住一語:“妲小姐,蓓蓓她有挑戰強者的勇氣,也有接受失敗的準備!她今天要的隻是一次印證!她以後肯定也能變成你這般出色!”

妲邈邈看向棠昊,接聲:“前輩憑什麼這麼肯定?”

棠昊正要語,鼓台上這時卻是出現了一道耀眼的刀光!

隻見賦蓓蓓手裡赫然多了一把彎刀!

彎刀,如鐮。

其柄,其刃,皆似翡翠,格外漂亮!

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盯住了這把漂亮的彎刀,而在一些識器的人眼裡,它隻是妖級界器!

“因為她極其勤奮,從不想浪費光陰!”棠昊看著翡翠彎刀,答來。

妲邈邈沉浸了。

台上,論玨視線也在賦蓓蓓這把翡翠彎刀上停留起來,他輕輕一讚:“這刀,挺好看的,希望它能給我一些驚喜!”

賦蓓蓓則是一接:“請論玨公子亮出界器吧!”

論玨聽而一笑,搖搖頭,語來:“賦小姐,想讓我亮出界器,還得看你本事!出刀吧!”

賦蓓蓓應聲:“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話落,賦蓓蓓身動,刀動,式蘊鐮寒!

論玨則是一手後負,一手屈三指,僅用兩指應對。閃退進擊間,那是十分從容!

任憑翡翠彎刀鐮寒之勁如何襲身,如何卷軀,他都絲毫冇有淩亂!

反倒是賦蓓蓓的攻勢在他這自如應對之中,顯得有些應接不暇!

台下很多圍觀者,都不由低噓暗笑了起來。顯然,他們都已看出了賦蓓蓓和論玨完全不是一個等級,儘管他倆境為都是獸齡境四季!

七紅毓和棠昊眼神都憂心起來。

旁邊妲邈邈瞥了兩人一眼,欲言又止。她應該是清楚此時無論她說什麼,可能都會讓兩人反感。

忽然,七紅毓卻是喃喃出聲來:“師叔,要不,讓蓓蓓收手吧?”

棠昊想了想,接聲:“不,紅毓,如果我們現在就叫停,那隻會打擊她,就讓她按著自己的心意繼續吧!”

七紅毓欲語又止。

妲邈邈還是忍不住出聲了:“她這樣的攻擊對論玨完全無效,再比下去,隻會讓她更難堪!我覺得你們還是叫停為好!”

七紅毓沉默起來。

棠昊目光看著台上一邊倒的局麵,緩緩而語:“妲小姐,有些挫折她是必須經曆的。而我也相信她能承受下來!因為她已是我們藥天宗的弟子!我們藥天宗絕不會畏懼任何挫折!”

聽著這般擲地有聲,妲邈邈微微愣了愣,原來你們是來自靈聖城藥天宗嗎?

聽上去,妲邈邈對九界各勢力還是有所瞭解的。

就在這會兒,聽力生來頗為敏銳的妲邈邈忽然就聽到鼓台上傳來了一聲極其微弱的崩裂之聲!

她忍不住立刻看向台上,緊盯賦蓓蓓手中那把翡翠彎刀!

不好,這把彎刀恐怕……要斷!

這論玨的指力竟是如此強悍嗎?

竟然可以將一柄妖級界器輕易夾裂!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