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3鼓街再掀戰局!

在妲邈邈跟著赦風赦雲離開後不久,從城主府出來的論玨便來到了最可觴。

然而,七紅毓、賦蓓蓓、棠昊三人的不在,卻是讓他撲了個空。

正當他納悶七紅毓會去哪兒的時候,這邊,找不到也用界環聯絡不上虞胭柔的閨婷和斛笑就碰巧出現在他麵前來了。

一照麵,斛笑便主動對論玨打招呼來:“論玨公子,你好啊!”

論玨笑了笑,接聲:“兩位也住這最可觴之中?”

斛笑點點頭,順口而回:“是啊!論玨公子,你呢?”

論玨又笑了笑,語:“我?巫馬城主給我在城主府提供了一個住處!”

閨婷和斛笑聞言,心頭都不由一震,那位巫馬城主竟然給他在城主府提供了住處?這待遇還真是讓人羨慕!

就在兩人有些出神之時,論玨問來了:“兩位,你們可知住在這兒的七紅毓小姐去哪兒了嗎?”

閨婷和斛笑都愣了愣。

“論玨公子,這個……你找七紅毓做什麼?”斛笑欲答,卻問。

論玨笑意未退,回:“冇什麼,不過就是之前有約,想和她較量一番!如果你們知道她的去處,還請不吝相告!”

斛笑忍不住一接:“較量?論玨公子,以你的實力,她七紅毓有資格來和你較量嗎?”

一見斛笑如此不屑神情,論玨深深看了他一眼,然後就對閨婷語來:“閨小姐,你知道七紅毓小姐在哪兒嗎?”

話落,斛笑麵色有些難看。

顯然,論玨已經不給他臉!

閨婷瞥了斛笑一眼,即不冷不熱地一回:“論玨公子,抱歉,這個我不知道。”

論玨嗬嗬了一聲,語來:“真是夫唱婦隨啊!”

如此話語,閨婷自然是能聽出其中的譏諷之意,隻是她並冇有再開口,漠然視之。

“論玨公子,我們有得罪你嗎?”斛笑冷聲問來。

論玨笑了笑,回:“冇有,隻是你們的眼光和你們的實力一樣,低劣不堪!”

這論玨今天真是不怕得罪人,之前懟完了馗氏父子,此刻又來懟斛笑和閨婷這對未婚夫妻!

在論玨這句刺耳至極的話一出,斛笑和閨婷臉色已經徹底板了下來!

斛笑忍不住一喝:“你有什麼好得意的?不過就是勉強勝了妲小姐而已!”

話落,論玨哈哈而回:“看來真是冇錯,你們靈界此來的獸齡境之中,也就隻有七紅毓小姐才真正值得我來認真對待啊!”

說完,論玨負著雙手,轉身而去。

斛笑咬牙切齒,內心已然將論玨和他所厭惡的赦風劃作了一類人!

閨婷眉頭緊皺,她實在不明白這個論玨他到底是什麼意思!就因為自己未婚夫剛纔一句看不起七紅毓的話,他就要如此冷嘲熱諷嗎?還是說,他論玨本就是這樣一個喜歡戲耍他人的人?

“婷婷,也許我們該想辦法去獲得兩顆人級天啄我心丹了!”斛笑忽然一語。聽上去,他應該就是深深受了刺激,忽然對力量有了強烈的渴望!

聞言,閨婷愣了愣,欲語。

“隻有這樣,我們才能把這種人狠狠踩在腳下!”斛笑又已語。

閨婷憂心忡忡地一回:“算了,冇必要和這種人過多計較!”

“不,婷婷,我們需要變強!時不我待!這獸/獸城獸眼獸練之機,尚屬未知之數,而那人級天啄我心丹,你不覺得對我們來說,其實就是一種不可多得的機遇嗎?一旦我們真的獲得了兩顆人級天啄我心丹,我們肯定就能抗衡這論玨!”斛笑注視她來。

閨婷對視著他灼灼的目光,有些無奈地一問:“可是,這人級天啄我心丹,我們又該如何去獲得呢?目前這整個獸/獸城也不過就是有一個難辨真假的訊息而已!”

斛笑想了想,語來:“不,婷婷,我們有兩條途徑,一條就是從那啼禾那兒去獲得,另一條就是從藥天宗三人身上去獲得!”

閨婷欲語。

斛笑卻未讓她打斷:“不過,兩條相比,我更傾向於從啼禾那兒!藥天宗的人,我感覺我們很難和他們去打交道!這一點,從他們昨天對你師尊的態度就可以看出來。”

閨婷沉默了一下,接聲:“可是,啼禾那兒一定就有這人級天啄我心丹嗎?還有,即使他真的可能有,我們又憑什麼讓他給我們呢?這人級天啄我心丹可是眼下獸/獸城人人都很眼紅的界藥啊!”

斛笑也是皺起了眉頭,歎來:“是,這確實挺困難!在鼓街那會兒,這個啼禾對我們也是愛搭不理的樣子!”

閨婷跟著歎了一下,語來:“一人計短兩人計長,要不,我們先去找你舅舅探討一下,順便也把赦風對我們有殺意的事情和他說一下?”

斛笑又是一歎,點點頭,摟著她腰,說來:“好,走吧!”

兩人隨即就朝斛田租房走去了。

————————

鼓街。

鼓台。

東邊一處角落。

七紅毓、賦蓓蓓、棠昊三人又一次來到了這裡,他們想看看那個散佈女人(虞鵲)是否會再次出現,儘管他們三人此時也隱約聽到了巫馬莉莉正在派人四處搜查這個散佈女人。

“師叔,要不,我們還是去一趟城主府,從那巫馬莉莉身上探探情況吧?”賦蓓蓓始終覺得這種守株待兔的辦法冇什麼意義,於是又一次語來。

棠昊卻是搖搖頭,語:“蓓蓓,這個巫馬莉莉成為了獸/獸城城主之後表現得非常強勢,她都敢和人界的萬花界飾會正麵對著乾,而且萬花界飾會如今竟然對她退讓了,直接自我封閉了那飾虹園!另外,她又先是讓人毀了三羹園那個字碑,然後又是如此到處搜查散佈者,可見,她對人級天啄我心丹的事情是十分惱火的!我們若冒然前去找她,那不就是自討苦吃嗎?甚至,這個巫馬莉莉還可能直接會對我們痛下狠手!我不能帶著你和紅毓去冒這個險!”

巫馬莉莉成為獸/獸城城主後的一係列作為,棠昊三人如今是聽聞了不少!同時,他們也對飾虹園的事情有了一定瞭解!

聽著棠昊的這般憂慮,賦蓓蓓沉默起來了。

而一邊的七紅毓則是開口:“師叔,那要不我們還是先通知宗門吧?畢竟這獸/獸城如今可是這巫馬莉莉的天下!”

棠昊沉吟會兒,還是搖搖頭,語來:“不,紅毓,如果我們如今所獲得的人級天啄我心丹的訊息存在不實,那隻會讓宗門勞師動眾,同時,這也可能直接影響靈獸兩界之間的關係,甚至……猶有觸發靈獸兩界界戰的風險!我們藥天宗可不能讓靈界陷入這樣的界戰風險之中!還是等我們所獲的訊息再多一些,再準確一些,再去回報宗門吧!”

七紅毓心頭一下凝重起來,界戰嗎?

賦蓓蓓也是呆了起來,界戰?一種人級天啄我心丹就能觸發界戰?這……可能嗎?

棠昊看著兩女失神,又是語重心長一語:“紅毓,蓓蓓,以後你們在外行事,一定要多考慮事情所帶來的最嚴重後果會是什麼!切記,不要隻顧眼前!”

七紅毓聽而一應:“我記住了,師叔。”

賦蓓蓓隨即也應:“是,師叔。”

棠昊嗯了一聲,略有欣慰。

也就在三人再次安靜等待之時,妲邈邈和赦風赦雲就則是來到了這鼓街鼓台之下。

鼓台之上,此時並未有人比試切磋。也似乎是因為天氣陰冷之故,鼓街之上,來往的人也不是很多。

隻見妲邈邈和赦雲各自飛身而上,數丈對立開來。

“請吧!”妲邈邈漠然出聲來。

赦雲深吸一下,準備發動攻勢!

然而,台下,赦風這時卻是一語:“妲邈邈,拿出你的那條藍櫻槍來,他要對戰的是你最強的狀態!”

妲邈邈冷哼了一聲,回:“他若真有本事逼我拿出,我自會拿出來!你可以閉嘴了!”

話落,赦風麵色陰冷無比,隨即就對赦雲喝來:“弟弟,她都這麼說了,你也不願管她是不是女的!用上你所有的招式,就當她是一隻獸,而你就是那馴獸師!”

話出,深藍帷帽下,妲邈邈麵色頓沉,餘光冷掃赦風!

而赦雲也似乎被赦風激發了某種腥性,眼神儼然有了煞氣!

一個呼吸過後,赦雲身似滾滾之雲,直朝妲邈邈噴來!

妲邈邈冇有大意,斂神而動。

一動轟隆,一尊尊象之巨影自伴她之軀身!

一鼻又一鼻,一腳又一腳,儘纏儘震雲流!

鼓台角落裡,七紅毓和賦蓓蓓看得目不轉睛,內心各自有著驚動。

前者驚中有讚,直讚好一個戰神般的女子!

後者驚中含思,直思這個女人我能打贏嗎?

而棠昊也是感歎起來,果然,此次來這獸/獸城等待獸練之機的獸齡境,真是不可小覷!此女實力應該比蓓蓓強,至於和紅毓嘛,還真不好說了,紅毓的實力一直都未完全表現出來!

鼓台之下,赦風麵色頗為難看,他似乎已經徹底看出來了,他弟弟赦雲與妲邈邈的差距還真不是一星半點!就算他已經徹底治好他弟弟之前的傷勢,就算他弟弟已經激發了赦家的血脈之力,就算他弟弟已經使出了馴獸師般的瘋狂之勁,也終究贏不了這個妲邈邈!

這個妲邈邈身上的血脈之力,完全不輸於他們靈神城赦家的!

她來曆絕對不凡!

難道他們獸界獸魔城真的存在著這樣一個可以和我們靈界靈神城赦家相抗衡的家族嗎?

赦風陷入了疑惑之中。在他家族所蒐集的九界族群訊息中,並未記載獸魔城有這麼一個可以媲美他赦家軀身血脈之力的族群!

是的,靈神城赦家最明顯的族征,那就是軀身都是強悍無比!甚至可以說,在整個靈界,這種軀身強悍都是首屈一指的!這一點,就是靈仙城羨家都有些不如!

眼看著弟弟就要再次潰敗,赦風倏然一喝:“弟弟,她不是女的,她隻是一隻獸,冇有什麼地方是你不可打的!”

話落,身上已然掛了很多彩的赦雲雙眼一充血,竟是直接使出了陰狠的招式,直襲妲邈邈下身!

妲邈邈怒了!

藍櫻槍倏現!

一槍在手,深藍蘊毀!

一瞬之間,槍尖已抵赦雲胸骨正中!

隻聽得一聲哢嘣,骨碎,人嚎!

緊接著,赦雲整個人已被轟飛,落向了鼓街的一個街岔口!

此街岔口,距離鼓台有數十丈!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