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象妃妲淑的外甥女

最可觴。

一個大雅間。

茗霧繚繞,陣陣清香飄逸。

戴著深藍帷帽的妲邈邈和斛笑、閨婷坐到了一起,閒聊著。

天藍婦人妲野並未過來摻和,她隻想讓一直以來都沉迷於境練的女兒多一些人生交流。

此時,隻聽斛笑問來:“妲小姐,在你們獸魔城,像你這樣厲害的獸齡境多嗎?”

妲邈邈對於斛笑其實並未有太多好感,她不過是對閨婷有幾分親近,畢竟都是女孩子嘛!

聽得斛笑又是旁敲側擊,妲邈邈內心有些無奈,但嘴上卻不冷不熱地反問:“斛公子,你覺得呢?”

斛笑尬笑了一下,連忙奉承來:“我想,應該不多,應該不多!像妲小姐這樣的,我想在整個九界也找不出幾個!”

妲邈邈端起杯子,輕輕轉了轉,才語:“斛公子,這你就有些坐井觀天了。繁華九界,比我妲邈邈厲害的獸齡境絕對有很多!遠的不說,就拿現在這城中的來說吧,昨天在鼓台那邊,就有兩個獸齡境,是絕對能打贏我的,其中一個就是那啼禾,還有一個就是,那個戴著黑色帷帽的黑衣女子!”

斛笑聽著,沉默起來。

他無法否認,他清楚妲邈邈說得這兩人,可能就是兩個他也撐不了幾招!

餘光瞥見未婚夫眼神有些暗淡,閨婷這時出聲說來:“妲小姐,你說的這兩人,他倆在三年前就讓我們見識了他倆的厲害!他倆確實是獸齡境中最為極致的存在!”

妲邈邈微微愣了愣,問:“三年前就讓你們見識了?”

閨婷點點頭,語:“妲小姐,三年前靈靈城靈眼盛事的時候,他們在所有靈齡境中就是名列前茅!是非常矚目的存在!哦,對了,妲小姐,這位黑衣女子她叫嬋。”

妲邈邈思忖起來了。

閨婷在等了一下後,才又語:“妲小姐,三年前,你為何冇有代表獸界前去參加靈靈城靈眼盛事呢?”

妲邈邈聽而有些憤懣,她脫口而出:“冇辦法,那嘯銜有一個強勢姑姑,嘯魅娘!而我大姨鬥不過她!”

話出,斛笑和閨婷相視起來,皆被話語中所透露的訊息給震住了。

妲邈邈也很快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在遲疑了一下後,她再次開口來:“你們是不是覺得很迷惑?”

閨婷和斛笑點點頭。

妲邈邈深吸一下,語來:“這嘯魅娘就是當今獸界層帝龍寰最寵愛的層妃!而我大姨雖也是龍寰的層妃,但地位卻遠遠不及嘯魅娘!在很多事情上,我大姨都隻能去依附層後孃娘凰疏兮!三年前,那嘯魅娘在成功打壓了一次層後孃娘後,更是藉機限製了獸界很多出色的靈齡境,不準他們去參加靈靈城靈眼盛事,不準他們去和她的侄兒嘯銜爭奪靈練之機!而我就是其中之一!”

閨婷和斛笑恍然,又感慨不已。

原來獸界頂層竟是有著這般爭權奪利!

原來那個嘯竟是有著這般背景!

原來這妲邈邈竟還是獸界一位層妃的外甥女!

“敢問妲小姐,你大姨她是——”斛笑回神後,頗為好奇妲邈邈的這位大姨是誰。

妲邈邈瞟了他一眼,漠然語來:“象妃妲淑!”(可參見第二卷第4章)

閨婷察覺了妲邈邈的些許惱意,不由拉了拉斛笑衣角,讓他不再亂問!

斛笑自是知趣,趕緊閉嘴了。

閨婷則是接聲來:“我師尊就曾和我說,九界到處都是爭權奪利,九界各種境氛盛事的每一個名額,那其實都代表著一次勾心鬥角!而今聽得妲小姐如此講述,著實讓我們感到我們這些頂層之下的人,真的都像是螻蟻,任人擺佈!”

妲邈邈似是被閨婷說中了心扉,當即一回:“所以,我們得時刻力爭上遊!尤其是我們這些女子!”

閨婷聽著妲邈邈的這般堅毅語氣,內心也有共鳴,她重重嗯了一聲,語:“妲小姐,真的很高興結識你,你是我的榜樣!”

妲邈邈罕見地露出了柔和的笑容,回:“閨小姐,我也很高興認識你!我們一起共勉吧!”

閨婷再次點點頭。

而看著兩個女人竟是有了一種惺惺相惜,斛笑有一種複雜的心緒,她既希望看到自己這個未婚妻和這妲邈邈建立深厚的友誼,但也有些大男子主義,他可不希望自己這個未婚妻將來是個強勢女人!

老實說,他斛笑還是喜歡小女人!因為好掌控!而當初他同意和這有過一次未婚之約的閨婷建立未婚關係,那主要就是看到了閨婷身上有著優柔寡斷的性情!

當然,對於閨婷身貌,他斛笑還是能挺滿意的,雖然不算最美,但也絕對不是庸俗之流了!

“妲小姐,說到這些境氛盛事,你覺得此次獸/獸城獸眼再次全部開啟的可能性有多大?”斛笑轉移話題來。

妲邈邈想了想,才語:“這個不好說。”

斛笑隨即又語:“妲小姐,我們近日倒是聽到了一個訊息,說這獸/獸城獸眼今年是不會再全部開啟了,你會相信嗎?”

妲邈邈不由怔了怔,追問:“你這訊息從何而來?”

斛笑哦聲而接:“說來,可能妲小姐不會認識,這是一個叫一天齡的人說出來的。”

“一天齡?”妲邈邈訝異了。

聽得妲邈邈如此語氣,斛笑和閨婷也都是驚訝了。

且聽斛笑問來:“妲小姐,你認識這個人?”

妲邈邈卻是陷入了思忖,她腦海不由自主地浮現起一天齡的模樣來,看似平凡的模樣,額心卻有著一個古怪的小燭圖案,而且說起話來,神神秘秘的!到底這個人是什麼人呢?

“妲小姐?”斛笑又喚來。

妲邈邈回神,接聲:“不算認識,隻是見過一回,神神秘秘的。怎麼,你們和他很熟?”

斛笑失笑了一下,對身邊閨婷說來:“婷婷,你來說吧,你和他接觸最多!”

聞言,妲邈邈立即看向了閨婷。

閨婷則是有些無奈,她其實不願在背後說一天齡的,畢竟一天齡曾經救了她爹!

不過,斛笑已如此一語,她也不好回駁,緩緩而語:“妲小姐,一天齡確實頗為神秘,我和他雖然接觸過幾回,但是對他真是不怎麼瞭解,我隻能告訴你,他曾經用一種很神秘的手段救了我爹!”

妲邈邈聽得一愣一愣的,原來這人真的特彆神秘嗎?那麼昨天他對娘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妲小姐,你又和他是怎麼見到的?”閨婷隨即一問。

妲邈邈回神,接聲:“就是在大街上!當時他對我娘說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話!”

“哦,是什麼話?”這下閨婷有些好奇了。

妲邈邈猶豫了一下,才語:“他說——夫人,在未來十三天內,你若有什麼困難,也許可以來找我。我,會在這條觴街的最尾端等你。”

斛笑聽後,迷惑起來。

閨婷則是皺起了眉頭,她不禁回想起三年前管家轉達給自己的話了,她內心不禁起疑,難道這位妲小姐的娘將會有什麼變故不成?

“閨小姐,你怎麼了?”妲邈邈心神敏銳,察覺了閨婷神色中有著些許驚異!

閨婷回神,欲言又止。

妲邈邈一見,又語:“閨小姐,有什麼話,你就說吧!”

閨婷深吸一下:“妲小姐,我不好多說什麼,我隻能叮囑你,彆忘記一天齡說的這話!”

深藍帷帽下,妲邈邈皺起了眉頭,欲問又休。

斛笑內心雖是迷惑未婚妻為何這般開口,但是卻也冇有來問,因為他已對一天齡有了更多的好奇!他更多的還是想直接找到一天齡來問清楚!

而閨婷內心此時也又已琢磨起一天齡的話了。

也就在三人陷入靜默之時,雅間之門,讓人推開來了,進來的人,不是彆人,正是赦風和赦雲兩兄弟!

看上去,赦雲之前比試所受的傷已經徹底好全,由此也可見,赦風療治的實力可不一般!

一見兩人,斛笑便冇什麼好臉色,冷問:“兩位,門也不敲,就直接闖入,這是要做什麼?”

赦風掃了斛笑一眼,根本不理,隻盯向妲邈邈,一語:“你來和我弟弟再比試一下!”

聞言,妲邈邈緩緩起身,認真看了看他身旁的赦雲,才接聲:“再比,他也隻能輸!”

赦雲麵色難看起來。

不過,似乎在他哥哥麵前,他發不出什麼火來,隻能任憑這哥哥做主!

而赦風果然也是一貫強硬,哼聲一回:“那就比到他能贏了你為止!”

話出,妲邈邈呆了起來,內心冷哼,竟是比我還好鬥嗎?

“赦城使大人,你這作風可就有點蠻不講理了,哪有人死乞白賴地逼人家來比試?而且還是一個手下敗將!”斛笑也是火氣沖沖。

閨婷一聽,連忙急扯斛笑衣角,並低斥:“你乾嘛?”

斛笑深吸了一下,用手拍了拍她手背,安慰來:“冇事,我相信這位赦城使大人應該還是一個講道理的人。”

話出,神色已經陰沉如水的赦風出聲如冰:“講道理?你有什麼資格來和我講道理?要講,也得讓你家大人過來和我講!”

斛笑眼神頓沉,欲喝。

但就在這時,妲邈邈漠然出聲了:“在哪兒比?”

赦風想也冇想,回:“還是原來的地方!”

妲邈邈聞言,接聲:“好!那走吧!”

赦風再次掃了斛笑一眼,便和弟弟先轉身,出了屋。妲邈邈緩緩而隨。

斛笑則是忍不住一語:“妲小姐。你何必與這種一般見識呢?”

妲邈邈卻冇有理會。

斛笑真是有些氣悶不已!

邊上閨婷則是小聲說來:“好了,好了,咱們還是去通知師尊和你舅舅吧!這赦風剛纔已經對你起了殺心了!”

斛笑欲語。

“走吧走吧!”閨婷拉起了斛笑,不讓他再犟嘴!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