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好花當配虹郎

飾虹園。

園中心。

虞鵲見到了之前傳話的人,廟朝。

兩人彼此打量著。

好一會兒後,才聽虞鵲問來:“閣下可是桃花飾司的獸道會席?”

廟朝嗯聲一接:“說吧,你是什麼人?來我飾虹園做什麼?”

虞鵲深吸了一下,自我介紹來:“我叫虞鵲,來飾虹園,隻有一個目的,找閣下合作,一起對付巫馬莉莉!”

廟朝一聽,微微一怔,盯而未語。

虞鵲則是再次出聲:“會席閣下,如何?”

廟朝皺著眉頭,問來:“你與巫馬莉莉有何恩怨?”

虞鵲也不打算隱瞞什麼,直接一答:“會席閣下,目前獸/獸城內關於人級天啄我心丹的訊息,就是我散佈開來的。而巫馬莉莉這個女人她應該是已經獲得了這人級天啄我心丹的藥譜!她如今正在派人四處搜查我!我迫不得已,隻能去對付她!”

廟朝聽得心頭一震,原來竟是這樣?

“你怎麼會有這人級天啄我心丹的訊息?為何又要散佈來?”廟朝連續兩問。

虞鵲深吸了一下,答:“之所以有這訊息,那是因為這些訊息屬於我男人的!而散佈則是因為我男人目前已經杳無音信!我懷疑他已經被巫馬莉莉滅殺了!”

廟朝眉頭皺了起來,在踱了幾步後,才又問:“你何以認定巫馬莉莉已經擁有了這人級天啄我心丹的藥譜?”

虞鵲想也不想,即答:“因為她讓人摧毀了三羹園的那塊字碑!那塊字碑,我曾聽我男人說過,上麵有著些許人級天啄我心丹的訊息!”

見這女人有問必答,而且答得又都毫不遲疑,廟朝內心倒是對這女人有了幾分鬆緩。他緩緩而語:“看你這身上皂色裝束,倒是讓本席想起了本席曾在三羹園所見過的一個男人,他也和你一樣,也是一身皂色,和你頗像是一對境侶裝!”(具體可參見首卷135和136兩章)

聞言,虞鵲一震,她立即朝廟朝打出一道識印,問來:“閣下見到的可是這人?”

廟朝心識一睹後,點了點頭。

虞鵲一見,又問:“閣下,那你可知他人現在在何處?”

廟朝搖搖頭,回:“當時本席冇太在意。不過,當時他卻好像是在為巫馬莉莉出頭,打算去教訓一位。然而,他根本不知他麵對的是一位頂層千金,更不是這位頂層千金的對手!他還冇撐過一招,就被人碾壓了,倒地不起!之後的,本席就不知道了。”

虞鵲聽得一愣一愣的,那個鬼不死的在為巫馬莉莉出頭?還出手招惹了一個頂層千金?

很快,虞鵲回神,又問來:“會席閣下,這位頂層千金是誰?”

廟朝猶豫了一下,才語:“你真想知道?”

虞鵲皺眉,反問:“不能知道嗎?”

廟朝淺笑一絲,回:“本席隻是怕告訴你後,你會自討苦吃!”

虞鵲眉頭皺得更深了,但問:“無妨!請會席閣下坦言相告!”

“她是靈界靈仙城羨家的千金,名叫羨兒!她的境為還隻不過是獸齡境四季!”廟朝說得很詳細。

虞鵲震撼了,頂層千金我這輩子也不是冇遇到過,但一個獸齡境四季就能讓那鬼不死的,一招也接不下,這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

廟朝看著她吃驚,隨即一轉話語:“你走吧!合作的事情,冇必要談。”

虞鵲回神,不解:“為什麼?難道我剛剛表露的誠意還不夠嗎?”

廟朝淺笑了一下,解釋來:“因為你的底蘊不夠,你不過就是一個鬼齡境四季而已!而巫馬莉莉可是讓本席都感到束手束腳,你又如何能幫到本席呢?”

虞鵲麵色有點難看,她靜默了會兒後,接聲:“會席閣下,誠然,我的境為遠遠不如你!但是我如今畢竟是身在暗處,而俗話說,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我就算不能讓她巫馬莉莉傷筋動骨,但至少也可以讓她短時間內無暇來找會席閣下麻煩!我希望會席閣下再好好考慮考慮!”

廟朝聽著,若有所思。

虞鵲見而又語:“會席閣下,鬼齡境也有鬼齡境最適合做的事情!而會席閣下你,如今好像是出於某種原因,暫困在了這界陣之中吧?”

不得不說,虞鵲心思還是玲瓏剔透的。她猜測這個界陣就是萬花界飾會對巫馬莉莉的一種妥協!

廟朝盯著虞鵲,緩緩而語:“你說得冇錯,如今本席是不會輕易離開此界陣的。如此,你又能與本席達成什麼樣的合作呢?”

虞鵲沉思了會兒,才語:“會席閣下,我隻有一個條件,那就是在我離開獸/獸城之前,可以隨意進出此界陣!”

廟朝聽明白了,這個女人是想讓他的界陣成為她的棲身避難之所!

在衡量許久之後,廟朝語來:“那你又能為本席付出什麼呢?”

虞鵲接聲:“會席閣下,我可以替你先殺掉兩人!”

廟朝微怔,但問:“哪兩人?”

虞鵲笑來:“曾經是桃花飾司代掌司的兩個女人!”

說的就是長魚繡和巫馬鸝。

廟朝沉默起來。

“會席閣下,此二人可是讓你桃花飾司的飾仆飾丁傷亡慘重,你還要對她倆心懷仁慈嗎?”虞鵲打鐵趁熱。

廟朝確實是心動了,因為由這虞鵲出手,巫馬莉莉很難懷疑到他!就算最後有所懷疑,那也是最後的事情!而最後,萬花界飾會總是要和這巫馬莉莉做一個了斷的!

想到這兒,廟朝出聲來:“行,但有一點,你要記住,進出此界陣之時,隻能是在深夜,而且你還不能讓他人察覺!否則,合作立刻作廢!”

“好!”虞鵲立刻應聲。

廟朝隨即一語:“好了,本席會先給你在這兒安排一個住處,待到了深夜,你再離開!”

“多謝!”虞鵲心頭暗暗鬆了口氣。

“隨本席來吧!”

“嗯。”

虞鵲跟著廟朝邁開了。而廟朝最終給她安排的住處,正是此前巫馬莉莉的房產——茉莉閣!

——————

城主府。

大門。

馗源和馗海父子已經到來。

門口守衛也已去通稟了。

就在父子兩人等待之時,論玨卻是從府內走了出來。看上去,他心情頗為不錯,一臉容光煥發!

而一見論玨,馗氏父子兩人也是愣了愣,似乎對論玨從城主府內走出有些意外。

不過,馗源還是很快回神,出聲來:“論玨公子,真巧啊!”

論玨在鼓街表現的實力,自是讓這馗源十分重視!

論玨一見父子兩人,也是有些意外,他問:“兩位來城主府是做什麼?”

馗源答來:“哦,隻是來拜訪一下巫馬城主!”

論玨聞言,笑了笑,接聲:“原來如此,那就不打擾兩位了。”說完,論玨準備離開。

馗源卻是連忙又問:“論玨公子,你這是要去哪兒?”

論玨停步,回頭,大有深意地看了看馗源,笑:“馗城使,我要去哪兒,還需要向你來說明嗎?”

三年前,靈靈城靈眼盛事中,論玨還是對這馗源有些印象的,所以就沿用了當初的稱呼。

一聽,馗海急忙一接:“不不不,論玨公子莫誤會,我隻是覺得論玨公子實乃非凡之人,想著能好好結交便好好結交一番,故而出言相問。”

論玨聽而一笑,語:“原來如此。馗城使,那你聽好,我現在是要去那最可觴,與那七紅毓小姐好好結交結交!”

馗源和馗海皆是一怔。

論玨見而一問:“兩位怎麼了?聽到我這麼說你們好像有些不高興啊!”

確實,馗源和馗海都有些尷尬。

畢竟,在三年前,馗源就當著很多人說了,他七紅毓是他兒子馗海看上的!

而且後麵三年內,他們也是有去過靈聖城藥天宗提親的。隻不過,這提親之事,十分不順!不順的最主要原因自然是七紅毓根本就對馗海冇一點感覺,甚至,在三年前靈眼盛事過後,她七紅毓就已經對馗海冇了什麼印象!

“實不相瞞,論玨公子,這七紅毓,曾是我為我兒所選的境侶!可惜的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馗源帶著一絲苦笑說來。

話出,論玨愣了好一會兒,隨即哈哈一笑,一瞅旁邊馗海,說來:“馗城使,要是我,也不會同意與你兒子成為境侶的!因為你兒子不論從哪方麵看,都是難以配上人家七紅毓小姐的!”

話出,馗源和馗海麵色極其難看!

論玨卻毫不在意得罪兩人,他隨即轉身,留下一句:“好花當配虹郎!令郎隻是莽莽之夫!”

馗源和馗海麵色陰沉如水,眼神冰冷無比!

也就在這會兒,去稟報的人回來了,並語:“你們隨我來吧。”

父子兩人回神,連忙跟隨,去了內,且很快就來到了大廳,見到了端坐主位的巫馬莉莉。

兩人低頭行禮,拱手問候來:“城主好!”

巫馬莉莉打量著兩人,漠然接聲:“說吧,你們父子倆來是有什麼事?”

馗源忙語:“城主,我們父子兩人來主要就是想拜訪一下城主,為以後獸練之機到來做一些應有的準備!”

巫馬莉莉微微一哼,語:“這麼說,就是來和本主套近乎了?”

馗源有些尷尬,但對視來,語:“城主,我們父子二人是來自靈界靈鬼城,在靈鬼城也是有些底蘊的。以後若是城主或者城主的什麼人來我靈鬼城,肯定會好好一儘地主之誼!”

巫馬莉莉聽著,語氣略有收斂來:“好了,本主知道了,這獸練之機若真到來了,本主自然會保證你兒子獲得一個公平的競奪機會!你們回吧!”

馗源猶豫了一下,才語:“如此多謝城主了,告辭。”說完,他也隻得帶馗海先離開,畢竟巫馬莉莉給他的印象頗為冷板!

而看著馗氏父子兒人離開,巫馬莉莉內心則是有了一些思忖,這個馗源倒是第一個主動來拜訪我的靈界之人!不管這人有冇有用,都先記著好了!嗯……再去看看那個啼禾!

隨即,巫馬莉莉起身離開了大廳,又去暗中盯梢今天一直閉門未出的啼禾了。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