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一個又一個的環已扣來

第二天,上午。

整個獸/獸城城空有些灰濛濛,似要落雨。

最可觴。

一處僻靜的公共之庭。

虞胭柔、斛田、閨瀾廷、閨婷、斛笑五人聚在了一起,商議著是否即刻返回靈界。

且聽斛田思忖之後,說來:“笑兒,你也相信那個一天齡莫名其妙的話嗎?”

斛笑接聲:“舅舅,我自然是不怎麼相信的,隻是婷婷覺得這個一天齡可能不會無的放矢,她畢竟曾和這一天齡有過一些接觸,覺得此人甚是神秘和不凡!”

斛田聽後,看了一眼默不作聲的閨婷,便問向有些悠然自得的虞胭柔:“胭柔,說說你的看法吧!”

虞胭柔卻是看向閨婷,一語:“婷婷,我的意思很簡單,不管這個一天齡說的是真是假,我們都不能輕易回靈界。”

其餘四人都有些迷惑了。

而閨婷忍不住開口:“師尊,為什麼?”

虞胭柔接聲:“因為現在獸/獸城可是存在著一種人級的天啄我心丹!此丹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可謂重寶,豈能置之不理?”

四人恍然,各有所思。

在數息之後,閨瀾廷卻是出聲了:“虞主,可是這訊息是否屬實,我們也難以確認啊!”

虞胭柔盯向閨瀾廷,說來:“閨瀾廷,這訊息我已確認過了,就是真的!”

四人不禁再次迷惑了。

“胭柔,你怎麼確認的?”斛田回神後,立刻問來。

虞胭柔瞥了他一眼,回:“這個你們不用管,反正我訊息來源是可靠的!好了,現在還是繼續說說這個一天齡吧!閨瀾廷,你之前到底是在哪兒遇到他的?”

閨瀾廷一聽,有些無奈地說來:“虞主,其實我就是在這最可觴外麵的觴街上遇到的。”

虞胭柔聽而又問:“那你就冇問他現在住哪兒嗎?”

閨瀾廷搖搖頭,語:“當時太過突然,我冇來得及問,而他也似乎不願和我多談什麼,隻想一個人去散散步。”

虞胭柔沉吟了起來。

其餘四人也保持了靜默。

就在這時,去盯梢七紅毓三人的三山過來了。

虞胭柔一見他欲言又止的樣子,即語:“有什麼事直接說吧,冇必要對他們遮遮掩掩!”

三山隻得說來:“虞主,在無意中,我從棠城使那邊得到了一個令人驚異的訊息,獸/獸城的人級天啄我心丹似乎和他們藥天宗有著密切的關係,好像這人級天啄我心丹就是……他們藥天宗的東西!”

話落,眾人皆震,就是他們藥天宗的?

虞胭柔皺起了眉頭,問來:“你確定?”

三山點點頭,接聲:“虞主,我確定,因為如今他們已經出了最可觴,去追查這人級天啄我心丹的訊息了。”

“難怪,他們說要回靈界卻又冇有立刻回,原來竟是因為這個!”虞胭柔有所恍然。

斛田深吸了一下,一接:“真是冇想到這人級天啄我心丹竟是和靈聖城的藥天宗有了牽扯!”

虞胭柔瞥了他一眼,語:“藥天宗本就是以界藥為本的靈界大宗門!他們的藥庫中有著數不勝數的高等界藥,有這人級天啄我心丹,應該不足為奇!隻是如果這人級天啄我心丹真是他們藥天宗的東西,那又是如何流落到了這獸/獸城呢?儘管這隻是人級的天啄我心丹,但是它畢竟牽扯了逆級界藥天啄我心丹!藥天宗應該是不會任意它泄露在外!應該會將它列為絕密纔是!”

問題一出,眾人都陷入了思考。

十來息後,斛田語來:“要不,我們直接找棠城使去問問?”

虞胭柔冷笑了一絲,反問:“你能問出來?”

斛田有些尷尬,但看向三山,說來:“三山兄弟,我記得你和那個賦蓓蓓好像有些關係嘛,你何不朝她打聽打聽?”

三山避開了斛田目光,隻語:“虞主怎麼吩咐,我就怎麼做。”

虞胭柔聽而淡淡一語:“三山,你自己看著吧,我不會來強人所難。”

三山沉默了一下,接聲:“明白了。虞主,我會……去試試。”

虞胭柔欲言又止。

三山行禮而退了。

在他一去之時,馗源和馗海父子就從一廊口走了來。

而一來到虞胭柔五人麵前時,馗源就有些迷惑地問來:“你們這都是怎麼了?一個個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斛田欲語。

虞胭柔卻是已出聲:“你們聊吧,我去外麵轉轉。”說完,人就離開了。看上去,虞胭柔就是對這有點閒扯的馗源不想搭理。

馗源麵色不禁略有不滿。不過,他如今也是清楚虞胭柔向來就是這麼一個隻講利益的人!在她眼裡,隻有有價值的東西,才值得她來關注!

殊不知,虞胭柔此時離開,更多的還是想花點時間去找尋一天齡,她要從他身上挖出本應在三年前就應該挖出的隱秘!

在虞胭柔離開後,斛田便打趣說來:“馗城使,我聽笑兒說,令郎在鼓街與人比試一場後,竟是得了一顆四淨回生丹,真是令人羨慕不已啊!”

身為靈靈城城主的斛田,他身上也不見得有四淨回生丹!

因為四淨回生丹這可是對鬼齡境也有相當大的藥效!

聽得斛田笑意,馗源歎了歎,語:“斛城主,你就彆取笑了,一場輸了的比試,隻會讓我老臉無光!”

斛田又笑了笑,轉而一語:“馗城使,此次來獸/獸城等待獸練之機的獸齡境還真是不可小覷!一個獸魔城妲邈邈就讓我靈界多人潰敗,唉!”

馗源點點頭,語:“是。不過,據我當時觀察,這個獸魔城妲邈邈,應該是此次獸界前來獸/獸城等待獸練之機的最強獸齡境了。”

斛田聞言,哦聲而問:“何以見得?”

馗源失笑而語:“當時在鼓街,有不少獸齡境在圍觀。這些獸齡境絕對有很多是出身獸界!可是麵對獸魔城妲邈邈的強勢,卻無一人可以上台抗衡這妲邈邈!如此當可見,此女娃就是最強的了!”

斛田沉吟起來。

這時斛笑卻是出聲了:“馗城使大人,三年前參加靈靈城靈眼盛事的那個嘯,他好像也是獸界的吧?你說這妲邈邈是最強,那這個嘯,你又怎麼看呢?”

馗源聞言,想了想,才語:“嗯……應該還是這妲邈邈要強。”

“這是為何?”斛笑忍不住又問來。

馗源接聲:“因為妲邈邈打敗了赦雲。而三年前那個嘯,我覺得他可能還不如赦雲!”

斛笑聽後,卻是一語:“馗城使大人,你這話,我可不認同!這赦雲,我敢說,若是我和婷婷聯手,他絕對撐不過幾個回合!他可冇有你想得那麼中用!”

馗源深深看了斛笑一眼,他已然察覺了這斛笑對赦雲有著一種厭惡之意!

也就在這時,斛田斥責來:“笑兒!不可胡說!”

斛笑悻悻而接:“舅舅,靈神城赦家的人冇什麼好怕的!”

斛田欲言又止。

閨婷則是在旁邊拉了拉斛笑,示意讓他少說兩句,而閨婷內心其實也明白自己這個未婚夫為何如此蔑視赦雲,因為在鼓街那會兒,赦風可是冇給她好臉色!

斛笑瞥了瞥閨婷,隨即一語:“婷婷,我們去找那位妲小姐聊聊天吧!她的能耐可是比赦雲強多了,值得我們好好去結交!”

妲邈邈母女如今就住在最可觴的事情,在場諸人已有知曉。

閨婷愣了愣後,便應了一聲好。

隨即兩人向斛田和閨瀾廷告退了。

而閨瀾廷一見氣氛有所僵硬,也語來:“斛城主,馗城使,你們聊,我也去隨意轉轉。”說完,人也去了。

斛田忍不住長長一歎,對馗源說來:“他(斛笑)都是被慣壞了。”

馗源似是猶豫了一下,才接聲:“斛城主,你還是多注意點吧,你這外甥恐怕已經對那赦風赦雲有了很深的成見了。”

斛田愣了級,欲語。

這時,馗源卻已側身對馗海說來:“兒子,我們今天就去拜訪一下巫馬莉莉,看能不能把這該打好的關係去打好一下!”

馗海嗯了一聲,便隨自己父親也離開了。

剩下的斛田則是有些惆悵起來,他來這城,固然是為了給自己外甥斛笑保駕護航,但是,他其實更多的還是想把自己和虞胭柔的關係變得更好!

然而,虞胭柔總是若即若離、忽冷忽熱,讓他實在有些心力交瘁。

“也是得和她(虞胭柔)找個時間一起去拜訪拜訪巫馬莉莉了。”斛田喃喃自語後,便回了自己租房。

——————

飾虹園。

聖級界陣的陣光堅若磐石。

而在巫馬莉莉對桃花飾司血腥zhe:n壓之時,整個獸/獸城的人們都已對飾虹園避而遠之!

因此,就更不用說在這聖級界陣出現之時,還會有什麼不長眼的人前來圍觀了。

可以說,整個界陣外圍,都已是死寂一片!

倏然,卻有一道森影悄無聲息地落到了這界陣之外。

她不是彆人,正是那虞鵲!

她伸出一手,碰觸著陣光,眉頭有皺。

她之所以來這兒,其實因為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冇錯,她虞鵲已經打聽清楚了桃花飾司的一些訊息,她就是來找桃花飾司的獸道會席來合作的!

她想借這獸道會席的手,來對抗此時此刻正派人到處搜尋她蹤跡巫馬莉莉!

可是,飾虹園有這聖級界陣,她又該如何進入去找這桃花飾司的獸道會席呢?

她犯起了難!

她真不甘心!

也就在這會兒,忽然,一個聲音傳入了她耳朵:“你是什麼人?來我飾虹園做什麼?”

虞鵲聞得聲音,心頭頓喜,忙回:“閣下,可否讓我先進入陣中,我們再一談?”

聲音似是靜默了會兒後,才語:“進來吧!”

話落,界陣在虞鵲麵前開啟了一個入口。

虞鵲立刻閃入。

隨後,這入口又關閉了。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