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八十一年的九縷靈烏

當一天齡問完最後一個店麵,七紅毓終於忍不住現身,走向有些傷感的他。

“你——到底要多少年的?”

一天齡緩緩看向她,眼神冇有驚訝,似乎早就知道她在跟著。

一天齡接聲:“你想問的應該不是這個。”

七紅毓沉默了一下,才語:“是,我想知道你為何會提前知道界卜大人的靈言法旨。”

一天齡似是失笑了一絲,語:“你會遵旨而行嗎?”

七紅毓再次沉默了一下,回:“法旨一現的時候,它的卜壓已經在無形之中碎裂了我自身的壓製,我……恐怕等不到第十九天來臨了。”

一天齡接聲:“不,你還是有辦法壓製下來的。隻要你的心足夠堅韌,這種碎裂根本就影響不了你。”

七紅毓迷惑了:“為何你會這樣認為?我隻是一個小小的靈齡境四季,哪能和可以卜算過去未來的界卜大人去比?”

一天齡這時卻是一轉:“我,在找一株八十一年的九縷靈烏。”

七紅毓呆了一下,也冇立即迴轉話題,而是順聲一問:“為什麼要八十一年的?”

一天齡似是猶豫了一下,纔回:“因為它最合適。”

七紅毓緊接而語:“為什麼最合適?”

一天齡又似失笑了:“你是界藥師嗎?”

七紅毓搖了搖頭,回:“我不是,我師叔是。”

一天齡接聲:“就是帶你來靈靈城的那位青衣人?”

“嗯,我師叔叫棠昊。”七紅毓主動介紹來。

“你身上有著一種界火,這種界火很不錯!你應該去做一名界藥師。”一天齡卻又將話題回到她身上來。

七紅毓內心震驚,他竟然知道我身上有諸願火!而他剛纔問我是不是界藥師,其實是在試探?不,好像不是!好像還是在回答為什麼最合適!可是這樣回答,又是什麼意思呢?

“當你成為一名界藥師後,就會慢慢明白八十一年的為什麼最合適。”似是看出了七紅毓無比的迷惑,一天齡隨即又說來。

七紅毓卻是垂下了頭,喃喃:“可是我怎麼也無法獲得一種界水。”

“這不應該是你放棄成為界藥師的理由。剛纔我問你是界藥師嗎,其實隻是要你自己認清自己的心態,你不該灰心,你應該像壓製自己的境為一樣,保持堅韌!記住,和諸願火最搭配的,乃是認心水!”一天齡淡淡說著。

話出,七紅毓腦海頓震,她隻感覺有一種醍醐灌頂的力量正在向她傾瀉!

一天齡看著她恍然,輕輕走開了。

他還得繼續去找八十一年的九縷靈烏。

不知過了多久,七紅毓終於回神來。

此時,她身上的那種獨有氣質彷彿又在無形中變得純厚了!

而眼神,更讓人望之生敬!

她冇有多作遲疑,迅速來追一天齡,她想和他當麵道一聲謝謝!

可是,追尋了半天,她卻失去了一天齡的蹤跡。

“會去哪兒呢?”七紅毓秀眉微蹙,停了下來,喃喃自語。

也就在這會兒,她身上的界環卻是傳來了一個聲音:“紅毓,快回使院來吧,夜色快深了。”

七紅毓忙應:“是,師叔!”

隨後,她身影一閃,在這片安靜夜色中消失了。

——————

三山樓。

一間上等客房的地上,躺著一個人。

他,赫然是一天齡!

此時,他人已昏迷。

旁邊,站著的正是那妖/豔/勾芙和那灰色帷帽少女!

事實上,就是這勾芙在一條藥街上突然襲擊了一天齡!

“姝主,要弄醒嗎?”勾芙小聲而問。

灰色帷帽少女直盯著一天齡,未語。

勾芙也不敢再作聲,靜候一邊。

好一會兒,灰色帷帽少女才問:“你抓到他的時候,他在乾什麼?”

勾芙回答:“他好像在找什麼藥材。”

灰色帷帽少女微愣,隨即一語:“去把他那隻手打開。”

說的正是一天齡握著兩顆嚼嚼丹的手。

勾芙領命,很快就將兩顆嚼嚼丹遞到了灰色帷帽少女的麵前,同時說來:“姝主,你看。”

灰色帷帽少女將兩顆嚼嚼丹拿在了手上,仔細觀看著。

“姝主,這是什麼丹?”勾芙清楚自己這位主子見聞卓著,於是好奇問來。

灰色帷帽少女卻是一語:“把他弄醒。”

“是!”勾芙隨即蹲下,朝一天齡麵龐吐了一口綠色光流!

轉瞬,一天齡緩緩睜開了眼。

在環顧了一下後,他才慢慢站起來,揉了揉額角。

看著一天齡似乎一點也不慌忙,勾芙忍不住一喝:“小子!趕緊老實交代,你是何人?之前為何在競賽場一直盯著老孃看個不停?”

一天齡看向她,接聲:“我,叫一天齡。”

勾芙哼聲:“還有呢?”

一天齡卻是不再看她,而是轉向灰色帷帽少女,說來:“姝小姐,為何命你的仆人將我擒來?”

灰色帷帽少女冷聲:“解答本主的疑問,便考慮饒你一命!”

一天齡沉默了一下,接聲:“請問。”

“第一個問題,你和靈仙城的羨家是何關係?”灰色帷帽少女目光緊盯一天齡。

“並無關係,我,今天才認識那位羨小姐。”一天齡淡然而語。

“哼!是嗎?可她卻送了你兩顆價值不菲的嚼嚼丹!”灰色帷帽少女果然是知道嚼嚼丹的。

一天齡似有些無奈:“姝小姐,不是每一個人都像你一樣,在與人交流之時充滿冰冷。”

“小子!你活得不耐煩了是不是?”勾芙一聽,怒了。

一天齡瞥了她一下,繼續對著寒氣凍人的灰色帷帽少女說來:“姝小姐,請你將兩顆嚼嚼丹還給我,這可是我從那位羨小姐那兒討來的。”

討?

灰色帷帽少女內心微怔,但語:“想要回它們,得看你是否能讓本主滿意!”

“姝小姐,請你接著問。”一天齡平靜接聲。

灰色帷帽少女沉吟數息,才語:“在今天的競賽場,歌詩愛為何會一下成為了靈齡境四季?”

話落,勾芙震驚!

這是她根本不知道的事情!

“姝主,這……怎麼可能?”勾芙忍不住一語。

然,灰色帷帽少女冰冷一回:“閉嘴!”

勾芙瑟瑟禁聲,垂下頭。

一天齡再次瞥了勾芙一眼,目光好像有些同情。

伺候這樣的主子,可謂是如履薄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