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劫絲,已互生!

觴街最尾端。

一天齡像個落魄人一樣,蜷縮在角落裡,靜眠。

他不想讓誰來注意他,他隻想維持自己的一個卑微習慣。

隻有這樣,才能讓如今的他減少一些冇必要的麻煩。

他隻需在這個角落裡等待十三天。

等那個天藍婦人的生辰到來。

隨著時間的點滴流逝,很快就到了深夜。

而廟朝也終於憑藉自己的聖齡境境為,找到了這個觴街最尾端。

他人悄無聲息,以一道似有若無的藤流慢慢接近了一天齡。他並不想讓一天齡驚醒,他隻想直接一探一天齡的腦識,探查他的來曆!

眼看他就要得逞,他身後的虛空卻是出現了一個繽紛光洞,一個金色人影隨即出現來!

她,正是羨央兒!

廟朝不由一滯,心識回鎖於人。

而將隙道隨即關閉的羨央兒也似乎有些意外,不過很快,她就冷了下來,一喝:“你是誰?想對他做什麼?”

廟朝內心一驚,羨家羨央兒?她怎麼會突然到來?

廟朝之所以識得羨央兒,那是因為在萬花界飾會內部資料庫中,有著靈仙城羨家的不少資料。而這些資料,對於身為一位萬花界飾會會席而言,那是必須要去瞭解的。

一聲喝落,一天齡也已睜開了雙眼。

他對羨央兒的突然到來,也是感到有些驚訝!不過,他很快就將自己注意力移向了廟朝,他站起身,朝廟朝語來:“尊駕可是萬花界飾會的獸道會席?”

聞言,廟朝心有驚異,隨即現出了真身,語來:“你早就察覺了本席?”

一天齡笑了笑,語:“尊駕的隱匿術法很好,我並未立刻覺察來,隻是羨大小姐的聲音喚醒了我。”

羨央兒微哼了一聲,明顯對一天齡有著不小怒氣。

廟朝暗暗瞥了一眼羨央兒,才接聲:“事已至此,那本席也不拐彎抹角了,一天齡,你是用什麼去完善我給須寒問的那個臉譜的?”

話出,金色帷帽下,羨央兒皺起了眉頭,有些迷惑。

一天齡猶豫了一下,纔回:“不瞞尊駕,人界的臉譜界器,我,曾經是接觸過一些的。對於這種界器,我,自有一些自己的心得體會!由此,幫人去完善也就不是不可能。”

聽著這似釋非釋的話,廟朝沉吟些許,便一轉話題:“你到底是什麼人?”

一天齡答來:“尊駕,這個問題,我,無法直接回答你,我,隻能告訴你,我,挺喜歡臉譜這種界器。它除了能九界生靈遮去本來麵目之外,還能讓九界生靈獲得一種比較特殊的交流之趣!相信尊駕,應該能體會這一點。”

廟朝沉默了一下,最後一語:“算了,既然你不願透露完善之秘,那我也不強求!隻不過,希望你以後可彆來和萬花界飾會作對!”

一天齡接聲:“尊駕,其實,我,也希望如此。”

廟朝再次瞥了羨央兒一眼,便身化藤流消失了。

而在他一離開,一天齡便有些不自然了,因為他已然察覺羨央兒此來是對他帶著怒火的!

數息寂靜之後,羨央兒就把那件央裳懸現在了一天齡麵前,並冷冷一喝:“你拿回去!”

一天齡皺起了眉頭,接聲:“為何?”

羨央兒怒應:“一天齡!我妹妹兒已經沉淪於你!你就該一心一意對她!”

一天齡沉默起來。

他明白了,眼前這位羨大小姐是不想自己妹妹去誤會。可是,他送央裳的初衷真的純粹隻是一種回贈,他就是不想平白無故去接受她那年給的混沌蘚!

“聽著,這衣裳你去給兒。你想回贈我東西的心意,我現在拿著薜蘿三願針就是了!待將來小養完全成長起來後,我就把薜蘿三願針和針法全都交給她,算是物歸原主!”羨央兒再次一語。

一天齡有些哭笑不得。他想了想,決定一轉話題:“羨大小姐,你可是憑藉薜蘿三願針找到我的?”

羨央兒冷冷而答:“冇錯!我今天還是揹著爹孃和兒前來見你!”

薜蘿三願針畢竟曾屬一天齡,它和一天齡目前還是存在一定的感應之效,故而羨央兒才能通過它鎖定一天齡所在。

而聽上去,羨央兒似乎不打算讓他轉移。

一天齡歎了歎,卻還是說自己的:“羨大小姐境賦果然驚人,短短時日,便已掌握了這薜蘿三願針的針法。”

金色帷帽下,羨央兒咬牙切齒,她真想把眼前這人狠揍一頓,解解心頭惡氣!

他有什麼資格來送我這樣一件……這樣一件齷齪之物?

這該死的混蛋!

察覺羨央兒心緒似有劇烈波動,一天齡忍不住又語:“羨大小姐,這件央裳對我來說,其實微不足道,你想讓我把它轉給兒,可是,在我心裡,我,卻想給兒一件更好的!想給她一件真真正正為她量身製作的!”

羨央兒一聽,內心有了平靜,平靜之中也有一絲莫名惱意!

“羨大小姐,央裳你還是拿回去吧!就算你真想給兒,那還是由你自己去給吧!不過,我相信兒若是知道這是我給你的,她肯定不會要!因為在她心裡,她根本就不會去誤會你什麼!她隻想你好!”一天齡說這話的時候,腦海已經回想起羨兒曾說過的一些話,那就是她願意和自己姐姐分享他!

回想著,一天齡內心起了陣陣苦澀。

說實在的,時至今日,他對這羨央兒真未有什麼心動感覺,他真的隻是因為她是自己未來的大姨子,纔想與之處好關係的。畢竟羨央兒一直都看他有些不順眼!他可不想他的兒未來和她姐姐產生什麼矛盾!

金色帷帽下,羨央兒避開了一天齡的目光。

一天齡則是以自身境力,默默將央裳懸回她羨央兒麵前。

羨央兒視線也慢慢回到了眼前央裳之上,她的心此時真的很亂!

對於這樣一件“齷齪”的美物,她內心深處豈會不喜歡?

她喜歡!

可是理智告訴她,她不能去接受!

因為這是她妹妹心愛男人所送的!

然而,一天齡話中的幾個字,卻又深深刺激了她的神經!什麼叫想給一件更好的?

她明知一天齡這麼說就是一種激將法,可是她就是越想越煩!

似是察覺了羨央兒內心在劇烈掙紮,一天齡再次一語:“羨大小姐,你要是實在不喜歡,你也可以把它拿去拍賣了,就去多換些齡幣,如此也不虧!”

換些齡幣?

真虧他說得出口!

如此逆天之裳,誰人買得起?

誰人又會蠢到去把它賣了?

真要賣了,那她羨央兒就是當今九界第一大傻子!

在話落,羨央兒理智徹底潰散,怒喝:“行!那我就等著你去給兒更好的!”說完,她把央裳收回了自身界環之中。

一天齡暗暗鬆了口氣,他算是發現了,和這位未來大姨子說話,真是得用刀子句,纔可能讓她迴心轉意!

短暫靜默之後,羨央兒冷冷問來:“你還留在獸/獸城做什麼?”羨央兒自然是不會認為他是為了等待獸眼全部開啟時的獸練之機,隻會認為他必有其它原因。

一天齡猶豫了一下,才語:“就是找機會提升我自己的境為。”

羨央兒皺起了眉頭,接聲:“怎麼提升?”

一天齡有些無奈,接聲:“羨大小姐,你除了想把東西送還,還有其他事情嗎?”

羨央兒卻又問:“像剛纔那樣的情況,你如何自保?”

一天齡沉默了起來。

事實上,他目前的確缺乏自保之力,儘管在這獸/獸城,他是不可能有真正的性命之憂(這涉及他軀身的覺醒之秘,待以後再述)!

“答不上來了嗎?”羨央兒有些咄咄逼人地走近來。

一天齡欲言又止,他想解釋,但又無從解釋,因為他不能泄露自身太多軀身之秘,否則就可能會出現一些反噬現象!且這些現象甚至還不一定是作用在他自己身上!有可能就是會應驗在羨央兒身上!

在距他隻有伸手之遠時,羨央兒停了下來,緩緩抬手,如虛羨手一現,輕按他肩頭,九個針點立刻就印在了他肩頭皮膚上。

這九個針點,應該是和薜蘿三願針有密切關係的。

一天齡瞬間就皺起了眉頭!

“羨大小姐,你……留下這樣的契印,對現在的你來說,隻會帶來沉重的負荷!”

聽上去,這九個針點印是一種非常高級的契印,留下者必將承受難以想象的苦難!

羨央兒冷哼出聲:“我負不負荷,用不著你管!一天齡,你給我記住了,你現在的命,有一半是我妹妹兒的!此後若是遇到了你解決不掉的危險,就以境力激發它,我會通過隙道儘快趕來你這邊!”

說完,繽紛光洞再現,羨央兒金色人影一入,消失不見。

一天齡苦澀不已。

他最後長歎一聲,喃喃自語:“越不想糾纏,卻好像糾纏得越深了,難道……難道當初那位願印薜蘿所說的情劫其實也是指我嗎?”

一天齡忽然再次想起了在在同心野時,那位願印薜蘿對羨央兒所說的“莫忌情劫”。

當時,他並未太在意,可如今思來,他不禁有了莫名惆悵!

最後,他坐在了角落,開始一點一點清空心緒。

而在靈界靈仙城羨家,羨央兒密室之中,已經回來的羨央兒緩緩卸下了金色帷帽,麵色有些泛紅。

在她內心,也是忽然就想起了願印薜蘿對她說的話。數息之後,她就跌坐在境練之台,心間喃喃:“對不起,兒,姐姐……對你做了壞事,對不起……對不起……”

一陣自責過後,她深吸一下,有了一種說不出的堅定,她又喃喃自語:“如果你真是我之情劫,那我……認命!”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