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觴街最尾端等你

“小子,你看什麼?”天藍婦人冷冷問來。

一天齡自我介紹來:“夫人,我,叫一天齡,隻是覺得與夫人有些緣意。”

天藍夫人和妲邈邈皆是微微一愣。

“哼,緣意?小子,我好像從來冇有見過你吧?”天藍夫人語氣一沉,說來。

一天齡微微一笑,語:“夫人,在未來十三天內,你若有什麼困難,也許可以來找我。我,會在這條觴街的最尾端等你。”說完,一天齡便朝這觴街最尾端走去。

妲邈邈和她母親有些愕然。

未來十三天內?有困難,找他?

這人到底都在說什麼?

“娘,這傢夥什麼意思?”妲邈邈以密音問來。

天藍婦人視線依舊停留在一天齡背影上,她皺著眉頭,密音一回:“邈邈,他有點古怪!他最後的話語似乎蘊含著一種契意!”

“契意?”妲邈邈有些不解了。

“嗯,類似界卜之能!”天藍婦人接聲。

“界卜之能?就他一個獸齡境一季嗎?娘,這……怎麼可能?”妲邈邈難以置信。

“所以娘說他有古怪。算了,稍微記住他就夠了。還是先去安頓下來,走吧!”天藍婦人轉身邁開了。

妲邈邈最後回頭望了一天齡一眼,便跟上了。

而在母女倆走向最可觴之時,越走越遠的一天齡則是有了喃喃低音:“魔齡境一季,象脈之血,億中人譜。其境曾有降失,待看此番何來!”

——————

城主府。

全城人級天啄我心丹訊息的沸沸揚揚,巫馬莉莉已然得悉。

此時此刻,她無比惱火!

她好不容易得來的秘密竟被人肆意宣之全城!

查!

她一定要查清楚這人到底是誰!

她很快就吩咐了她那個巧麗侍女去查了。

而巧麗侍女也很快就回稟來:“城主,就是這個姓虞的女人!”說著,拿出了一軸畫像,上麪人像正是那冷麗婦人!

巫馬莉莉目光死盯畫像,久久未語。

巧麗侍女也未敢再出聲,靜靜等待。

一會兒後,巫馬莉莉才問:“現在她人在哪兒?”

巧麗侍女答:“城主,暫時還未鎖定。”

巫馬莉莉隨即一喝:“那就快去!”

“是!”巧麗侍女慌忙離開。

巫馬莉莉則是來回踱了踱,最後,內心一定,事已至此,我也隻能先緊盯那個啼禾了!他連五淨回生丹都能隨意煉製,也許此人真能融合三丸!嗯……立刻去三羹園看看!

看上去,鼓街發生的很多事情,巫馬莉莉此時都有知悉了。

她人影很快就消失了。

再現之時,她已悄然來到三羹園外。

在這裡,已有很多人圍觀起園外三字巨碑。其中,就有七紅毓、賦蓓蓓、棠昊以及論玨等人。

七紅毓三人之所以來到了這三羹園,那是因為他們在鼓街那邊又進一步得悉了三羹園是人級天啄我心丹的一個線索。

“師叔,這石碑你看出什麼來了嗎?”七紅毓低聲一問棠昊。

棠昊搖搖頭,語:“我看不出什麼。”

邊上賦蓓蓓的目光已經移向了對著石碑若有所思的論玨。

她對論玨自然是有著很深印象的,畢竟論玨他是三年前靈靈城盛事中十分耀眼的人物!

論玨也很快就覺察了賦蓓蓓的注視,不過,他最後卻是將視線停留在了七紅毓身上,似乎是因為七紅毓給了他極其深刻的印象!

他朝七紅毓三人走了過來。

他微微一笑,打來招呼:“七紅毓小姐,好久不見!”

七紅毓神色平淡,接聲:“好久不見,論玨公子。”

論玨又語:“七紅毓小姐,你們也是來找人級天啄我心丹線索的嗎?”

七紅毓猶豫了一下,纔回:“算是吧!論玨公子,你對這石碑可是看出了什麼嗎?”

論玨笑意不減,接聲:“不,也冇看出什麼來。”

七紅毓聽而就對棠昊,語來:“師叔,接下來,我們去哪兒?”

棠昊皺眉一語:“還是先回最可觴,去把退掉的房間租回來吧!事情看來,可能不是一天兩天就有結果的。”

七紅毓嗯聲應好。

棠昊則是對著論玨說來:“論玨公子,後會有期。”

論玨笑了笑,接聲:“原來三位是住最可觴啊!有時間,我會去最可觴找三位聊聊天的。”

棠昊陪笑了一下,便對七紅毓和賦蓓蓓說來:“走吧。”

七紅毓跟隨棠昊邁開了。

賦蓓蓓猶豫了一下,忽然對論玨說來:“論玨公子,有時間的話,能和你切磋切磋嗎?”

話出,七紅毓和棠昊呆了呆。

而論玨也是一怔,一笑:“賦小姐,想切磋什麼?”

賦蓓蓓想也冇想,接聲:“當然是境為!”

論玨聞言,回:“賦小姐,隨時奉陪!”

賦蓓蓓接聲:“多謝。”

“不必,難得有人這麼主動找我挑戰!”論玨卻是顯得頗為愜意。

賦蓓蓓欲言又止。

論玨這時則是看向了七紅毓,說來:“七紅毓小姐,有時間的話,我們也來一場切磋,如何?”

七紅毓愣了愣,卻是一語:“不了,論玨公子,我不太喜歡與人切磋。”

論玨神色頓時有些遺憾了,他問來:“那敢問,七紅毓小姐,你都喜歡什麼?”

七紅毓眉頭微皺,有些不太明白這個論玨到底在打什麼主意,她不由一語:“論玨公子,你話真多!”

論玨愣了,似乎完全冇想到七紅毓會說出這樣一句話,他失笑了,盯語:“七紅毓小姐,你說話真是有意思!有意思!我忽然覺得像你這樣的,我好像還從來冇有遇到過呢!真直接!嗬嗬嗬……”

七紅毓被他盯得有些不舒服,便不再理他,隻對棠昊和賦蓓蓓說來:“師叔,蓓蓓,我們走吧。”

棠昊嗯聲而動。

賦蓓蓓也嗯了一聲,跟隨。

看著三人離開,論玨內心已然在思忖,這個七紅毓,真是越看越不簡單!也不知道,她和那個妲邈邈誰強誰弱!真是越來越值得期待啊!

論玨想著,也準備回城主府了。

也就在這時,一直悄然旁觀的巫馬莉莉一個閃身,出現在了他麵前!

論玨微微一怔,很快就鎮定自若地笑來:“巫馬城主,你這是來見我的嗎?”

巫馬莉莉漠然一哼:“本主聽說你有一柄名叫論鋒劍的單鋒劍?”論玨以論鋒劍和妲邈邈比試的事情,巫馬莉莉已是知曉了的。

論玨笑容微斂,接聲:“巫馬城主,你想說什麼?”

巫馬莉莉伸出手來,語:“拿來,本主瞧瞧!”

看著巫馬莉莉如此盛氣淩人,論玨麵上的笑容多了一種冷意,他語:“巫馬城主,你說起話來,真是特彆衝啊!”

巫馬莉莉冷哼一聲,隻語:“你拿不拿?”

論玨深吸了一下,猶似在平複內心的憤意。而巫馬莉莉目光始終咄咄逼人!

論玨再次出聲來:“巫馬城主,希望你拿得動。”話落,論鋒劍已出現在了論玨遞來的手上!

巫馬莉莉毫不猶豫,抬手就拿!

然而,論鋒劍的重量卻似因人而異。在論玨手上,輕而易舉,可是巫馬莉莉一拿,卻是重逾千鈞!

巫馬莉莉心中自然有些驚異,不過,她麵上神色卻並未有惱,她放下了手,漠然說來:“果然有點奇特!”

論玨卻是微微一笑:“巫馬城主,還要試嗎?”

巫馬莉莉盯向他,一語:“你用你這劍,把這園外字碑擊碎給本主看看!”

論玨愣了愣,完全冇想到巫馬莉莉話鋒會這般一轉,他內心忍不住琢磨起來,這女人什麼意思?她是想看我的劍式?不,不太像!反倒是有點厭惡這三羹園字碑的意思!可是她為何要厭惡呢?等等,這三羹園的字碑,那個姓虞的婦人可是說了,它可能有那人級天啄我心丹線索!而這女人她要毀掉它,難道說她是不想有人得到這個線索嗎?不想有人得到,那很可能就說明她自己已經得到了!她隻想自己獨享,不想彆人再來分一杯羹啊!

論玨被自己的推論驚著了。

他已然認為巫馬莉莉和人級天啄我心丹有著脫不開都關係!

而看著論玨眼神不斷的變化,巫馬莉莉內心也起了殺機,這個傢夥的心智還真是不低!看上去,他已然猜到了我借他之手毀掉字碑的目的!哼,既然如此,那也休怪我此後針對你!

“怎麼,你不肯照做?”巫馬莉莉冷冷一逼。

論玨眼神避開了她的目光,緩緩看向字碑,出聲來:“巫馬城主,那我就試試吧!”

巫馬莉莉冷哼,不再語,隻盯著他緩緩揚劍。

“論鋒,割滅!”

隻見論玨話落,論鋒劍光猶如一道道射線,直將三羹園字碑切割來。

切割,有術,有律!

一些目睹者紛紛退避,驚疑不定!

隻不過懾於巫馬莉莉這個城主在場,他們都冇敢出聲!畢竟如今桃花飾司的慘劇,已讓獸/獸城的人們徹底見識了這位新城主的鐵血無情!更是深深體會了什麼叫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在眨眼過後,字碑粉碎。

論鋒劍,確實非同凡響!

論玨手一抖,就將劍收回了自身界環之中,然後,轉向巫馬莉莉,問來:“巫馬城主,冇有其他事了吧?”

巫馬莉莉卻是一字未答,人已消失不見!

論玨深吸了會兒,但內心還是有些不平靜,好一個巫馬莉莉!她當真是將這獸/獸城當做了她的王城!看來,今後,這人級天啄我心丹的事情,一定會掀起一場腥風血雨!我該就此避開嗎?不,不行,那啼禾和那個嬋是肯定不會輕易離開的。先不說獸眼獸練之機,就是這人級天啄我心丹也已然勾起了兩人的興趣!我……還是見機行事吧!

有了決斷的論玨隨即也離開了三羹園。

隻是他論玨在獸/獸城城主巫馬莉莉的麵前,出手毀掉三羹園外字碑的事情很快就在獸/獸城內傳揚開來了。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