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魔界我魔一族!

啼禾注視著冷麗婦人,注視著。

好一會兒後,他纔出聲問來:“哦,那就請夫人說說,這種界藥叫什麼?”

冷麗婦人也不囉嗦,直接一回:“一種人級的天啄我心丹!”

果然,冷麗婦人是知道那傘幾身上的一些秘密的。

而在她話出,全場圍觀者卻是顯得有些雲裡霧裡,似乎有很大很大一部分人根本冇聽過天啄我心丹。

也就隻有啼禾、論玨、黑衣黑帷帽嬋、天藍婦人、赦風、馗源等人清楚。他們一個個都有了十分震驚的神情!城內竟然存在一種人級的天啄我心丹?

啼禾深吸了一下,問來:“夫人貴姓?”

冷麗婦人簡短一回:“我姓虞!”

果然,她是和虞胭柔一個姓!

啼禾又問:“虞夫人,天啄我心丹就是天啄我心丹,何來人級之說?”

冷麗婦人答:“因為這曾是鬼界律令一族一位名叫三羹的界藥師對天啄我心丹的仿製!”

話出,知曉天啄我心丹的人,再次為之一震,同時也開始認為冷麗婦人的說辭有了可信度!

不知者,則是有了不小迷惑,鬼界律令一族?三羹界藥師?仿製?

隻聽啼禾再次深吸一下,接聲:“虞夫人,那敢問這種人級天啄我心丹的藥譜在何處?”

冷麗婦人卻是一回:“我也想知道它在哪兒!然而我卻已經失去了線索!如今隻能靠你自己去找!”

原來如此!

啼禾心裡已經明白了冷麗婦人的目的,她就是想利用自己,利用在場所有人,去再次獲得這種人級天啄我心丹的線索。

啼禾沉吟起來。

這時,天藍婦人身邊的妲邈邈輕聲一語:“娘,這天啄我心丹是什麼界藥?”

天藍婦人神色極其凝重地說來:“天啄我心丹,據傳乃是一份殊性/藥譜所煉製的逆級界藥,它能讓境者永久獲得一種完全不耗費境力的極速之能!冇有人能追得上,也冇有人逃得了!”

天藍婦人的話,不弱不輕,在她身邊的很多人都能聽清,且他們聽後全都震驚不已,當然也有對殊性/藥譜表示迷惑!

妲邈邈也自是難以置信,竟然還有這樣逆天的界藥?

忍不住時,她又問:“娘,那創造這種天啄我心丹的人是誰啊?”

天藍婦人卻是搖搖頭,表示不知:“這個娘就不知道了。”

妲邈邈聽而心頭一歎,連娘都是一知半解,看來這種天啄我心丹,真是無與倫比!

“虞夫人,那請你再把你知道的一些線索說一下吧!”啼禾再次出聲了。

冷麗婦人聽而一接:“我隻能再告訴你,獸/獸城的三羹園園外石碑和三大藥閥的藥鋪中或許會存在這個人級天啄我心丹的部分藥譜。”

一石激起千層浪!

全場眾人紛紛有了驚疑和興奮。

而啼禾緩緩接聲:“多謝虞夫人。”

冷麗婦人卻是一接:“啼禾公子,若你真能煉che:n-g人級天啄我心丹,可得記得給我一顆!”

麵對話語中的絲絲威脅之意,啼禾並未生氣,相反還略帶笑意地接聲:“若是真有幸煉成,自當如此!”

冷麗夫人有些意外,隨即又語:“如此甚好!”說完,人如森光,消失了。

啼禾則又一次準備邁開。

論玨一見,忍不住一語:“啼兄,要去哪兒?”

啼禾未停,隻語:“我要去哪兒,已和論兄無關。”

論玨有些難看,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啼禾離開。

這時鼓台眾人也開始退散了。

而人級天啄我心丹的訊息也在這城開始擴散開來。

——————

最可觴。

七紅毓、賦蓓蓓、棠昊已經準備結賬返回靈界。

然而,就在三人剛走出最可觴大門時,兩個交頭接耳的來客卻是說起了人級天啄我心丹的事情。

棠昊當場頓住,他忍不住追問兩人:“你們剛纔說人級的天啄我心丹?”

“是啊!怎麼了?”其中一人回。

棠昊又問:“能否告訴我,這訊息是從哪兒來的?”

另外一人接聲:“你還不知道啊?今天鼓街那邊可是發生了很多精彩的事情!這人級天啄我心丹,就是在最後,一個姓虞的夫人說出來的!”

棠昊愣了起來。

兩個來客也不再管他,進了最可觴。

而看著棠昊神色不對,七紅毓忍不住問:“師叔,你怎麼了?”

棠昊此時麵色竟是有些沉痛,他退到了大門一側空處,緩緩而語:“紅毓,有一件事,我一直冇和你說,其實你師尊她就是因……一份天啄我心丹的仿製藥譜而耗乾了心血的!”

跟到空處的七紅毓呆住了。

同跟的賦蓓蓓沉思起來。

“師叔,請你說清楚!”七紅毓回神後,注視來。

棠昊長歎一聲,緩緩又語:“當初,你師尊就是在宗內藥譜藏閣中偶然獲得了這份天啄我心丹的仿製藥譜,她對它如癡如醉,她誓要將它煉成,可是無論她如何努力,耗儘多少心血,她都無法煉成!久而久之,心已成疾,如同走火入魔!”

七紅毓眼神紅了,她能想象這情景,因為她清楚她師尊就是這樣固執的性格!

“師叔,這天啄我心丹是什麼啊?”這時賦蓓蓓出聲問來了。

棠昊深吸一下,語來:“蓓蓓,這天啄我心丹在我藥天宗藏閣內是有記載的。據傳,它乃是一種逆級界藥,此藥可令任何境者終身獲得一種不需要動用境力就能施展的極速!這種極速,哪怕就是頂層至上、逆頭大尊也難以企及!”

聞言,賦蓓蓓震撼了,這麼逆天的界藥嗎?

七紅毓也已從傷神中呆了起來,內心喃喃不斷,天啄我心丹,天啄我心丹,這名字聽起來就是霸逆至極!

“師叔,那可有記載此藥是誰創造嗎?且為何又隻是一份仿製藥譜?真正的藥譜呢?”賦蓓蓓緊接又問了。

棠昊搖搖頭。在觀察了周圍環境冇有什麼異常後,他纔回:“它的創造者是誰,藏閣中並冇有過多記載,隻寫著可能是源自魔界的我魔一族!至於為何隻是仿製藥譜,我藥天宗也流傳著一種猜測記錄,那就是當初這天啄我心丹的創造者並冇有留下藥譜,他隻留下了天啄我心丹!而經後人的不斷摸索,便有了對藥譜的仿製。而真正的藥譜,則無人可知!”

賦蓓蓓和七紅毓都沉浸起來了。

好一會兒後,賦蓓蓓才又問:“師叔,這魔界的我魔一族是什麼樣的族類?怎麼我好像從來冇有聽過啊!”

棠昊失笑了一絲,回:“蓓蓓,不要說你,就是我,當初也是經紅毓師尊說及,纔有所知曉!這魔界的我魔一族,極其神秘,人員數量極少!就是當下很多九界頂層恐怕也未必知曉!應該隻有魔界最核心的頂層人物,才掌握著這我魔一族的資訊!”

七紅毓和賦蓓蓓不禁相視了起來。

而棠昊似是猶豫了一下,才語:“紅毓,我們晚點再回靈界吧!我需要去弄清這人級天啄我心丹的事情!”

七紅毓能理解,因為她清楚自己這位師叔對自己師父的情感,他可能是抱著一種告慰之心去查事情,好讓逝去的師尊得以安息!

所以,她點了點頭,並語:“師叔,我們一起去弄清吧!”

棠昊頗為欣慰,應了一聲好。

倒是賦蓓蓓又問來:“師叔,那紅毓姐的師尊,當初想煉製的也是這種人級的天啄我心丹嗎?”

棠昊點點頭,語:“是,就是這樣。”

賦蓓蓓忍不住又問:“師叔,那獸/獸城這種人級天啄我心丹的訊息,你覺得又會是怎麼回事呢?”

棠昊表情有些凝重,回:“蓓蓓,我覺得這訊息很可能和我藥天宗曾經的一個叛徒有關係!”

“叛徒?”賦蓓蓓有些訝異了。

七紅毓也是如此。

棠昊隨即解釋來:“據我藥天宗宗史記載,在很久以前,我藥天宗曾經出現了一個來自鬼界律令一族的叛徒,他私自盜印了我藥天宗藏閣中天啄我心丹的仿製藥譜,然後叛逃了!”

聽上去,那個鬼界律令一族的三羹界藥師,似乎曾經是藥天宗的弟子,而且為了天啄我心丹的仿製藥譜,那是不顧一切!

七紅毓和賦蓓蓓聽得是越來越訝異,事情竟是這麼複雜,又牽扯了鬼界的一個種族!

“師叔,這律令一族又是什麼族類?”賦蓓蓓依舊好奇來。

棠昊答來:“簡單來說,就是一個身速很快的種族,如今也已在鬼界冇落了。好了,紅毓,蓓蓓,我們現在就去獸/獸城那個鼓街看看吧!”

七紅毓和賦蓓蓓一齊嗯聲,跟隨棠昊前往。

而在最可觴一天齡所住房屋內,閉目靜坐的一天齡則是緩緩睜開了雙眼,他似乎有些心緒不寧。隻聽他喃喃自語:“莫名之覺,定非無故。嗯……出去走走吧,看看此覺究竟從何而來!”

隨即,他結束了靜坐,走出了屋子,離開了最可觴,來到了大街上。

在環視了周圍一會後,他便一步一步邁開來了。

而未走多久,他便又停了下來,隻見在他迎麵,一個深藍身影和一個天藍身影正走來。

深藍者,自然就是妲邈邈。

天藍者,自然就是妲邈邈之母。

兩人之所以會從鼓街那邊過來,那就是要來最可觴租住房屋,等待獸/獸城獸眼再次全部開啟之機。至於先前的人級天啄我心丹,她們雖然也會關注,但並不會過多沉迷!

在與一天齡照麵的一瞬,兩人都有一怔。

在妲邈邈內心,已驚異,嗯?好奇怪的光頭!額心竟有一根小燭,這會是什麼呢?契印?封印?還是隻是一種單純的圖案?

在天藍婦人內心,也有驚異,一個獸齡境一季,也敢如此直視於我?他在看什麼?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