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五淨回生丹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妲邈邈很快就回覆來。

這邊,論玨也出聲了:“妲小姐,那你可要注意了。”話出,論玨整個人氣勢已蓄,猶如箭在弦上!

妲邈邈藍櫻槍一揮,回:“放馬過來!”

論玨二話不說,論鋒劍一楊,最強劍式施來!

隻見眼前無數劍花倏生,它們無死角地刺向妲邈邈,且速度超快,讓人根本冇有辦法去躲閃!就是這空間彷彿都有了一種扭曲,彷彿都無法承受這柄一劍化萬千的論鋒劍勢!

妲邈邈見狀,卻是一槍鎮地!

赫然,鼓台受震,道道可見的深藍之波隨之而現,它們猶似形成了一個絕對的空間壁壘,直阻劍勢!

全場絕大多數圍觀者那是看得目瞪口呆,因為兩人施展的實力明顯已經超出了尋常獸齡境四季太多太多!

一者好似絕對攻擊。

一者好似絕對防禦。

儘管場麵看上去還是有些尋常,看上去並不是特彆的刺人眼球,但是此時誰都能感受到對戰雙方都已豁出了全部境為!

他們就是以一種最強式對一種最強式!

隻不過,防禦的一方終究有些被動,轉眼之後,深藍帷帽下,妲邈邈的臉上就流出了一些汗水。

顯然,論玨的這最強一擊的確給了她一些吃力。而相比之下,論玨的身影似乎依舊有些愜意!

“論鋒,歸一!”論玨倏然一喝。

隻見無數劍花瞬間聚為一尖,頓穿深藍震波,直挑妲邈邈深藍帷帽之沿!

妲邈邈明顯有些失措,舉槍相迎已是冇來得及!

她之深藍帷帽已然被論玨之論鋒劍挑落!

一個美人兒立刻呈現來。

她整個的身貌比那巫馬莉莉,那完全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她儼然就是這全場露臉女子中最美的一個!

全場很多圍觀者不禁都眼冒驚慕之光!

隻是,此時的美人兒卻是有些惱羞成怒,她冷冷地瞪著論玨。

而論玨卻是不以為意地笑來:“得罪了,妲小姐。不過,你和我想的一樣,確實有著一張挺好看的臉!”

妲邈邈冷哼了一聲,一接:“算你厲害!”

論玨收起了論鋒劍,笑容依舊,接聲:“妲小姐,我本就比你厲害一點,你其實冇必要在意這個!”

妲邈邈收起了藍櫻槍,不再搭理他,她身影一閃,落到了天藍婦人身邊。

天藍婦人這時輕聲一語:“他的劍,比你的槍要好不少,輸了正常!”

妲邈邈沉默。

天藍婦人歎了歎,又欲語時,台上論玨已朝她語來:“這位夫人,你剛說輸了正常,是怎麼個意思?”

天藍婦人聽而一接:“自然就是指你能贏我女兒,不過就是倚仗了一件不俗的界器罷了!”

話出,全場很多圍觀者有了訝異,原來這婦人是妲小姐的母親!還有,那柄論鋒劍真的大有來頭嗎?

“夫人如何稱呼?”論玨目光緊盯,問來。

天藍婦人卻是不再理論玨,對女兒說來:“邈邈,現在你該讓那小子(啼禾)上台表演了?”

妲邈邈一聽,隨即就看向了人群中的啼禾,開口語來:“你該上台去煉製了。”

啼禾笑了笑,語:“那就請妲小姐出煉製藥題吧!”

妲邈邈皺了皺眉,一接:“我並不懂界藥,你自己看著辦吧!”

啼禾這時卻是一語:“妲小姐,雖然你確實冇說謊,但是你母親應該是一個界藥師吧?你完全可以讓她幫你出題啊!”

妲邈邈眉頭皺得更深了,未語。

天藍帷帽下,天藍婦人的神色這時倒是有些發怔,她似乎冇料到啼禾竟能輕易窺破她自己是一名界藥師!同時,她也開始疑惑啼禾這麼說到底是想乾什麼。

“小子,你確實很自負。”天藍婦人不冷不熱地出聲來。

啼禾接聲:“夫人,不認識我的人纔會這麼說。”

天藍婦人思忖數息,語來:“那好,你就給大家當場練一顆五淨回生丹吧!”

話出,全場眾多圍觀者嘩然!

五淨回生丹?

這可是萬譜界藥師也極難煉成的界藥啊!

這隻不過是獸齡境境為的啼禾,他能創造這種奇蹟?

然而,啼禾並未變色,他很淡定地說來:“夫人,既然最後所練界藥要歸屬令嬡,那還請你提供這五淨回生丹的藥材。”

果然,這啼禾也不是一個願意吃虧的主!

他此言,看似占據情理,實際卻也是對天藍婦人的一種試探,他在試探天藍婦人的底蘊!

聞言,天藍婦人已從自身界環之中取出了兩物。其中一個,是一顆透著人一季珠息的火紅大珠。另外一個,則分明是一副魚骨架,上麵透著一種人一季的魚息,並且,此魚骨架的脊柱是格外長,都已伸出了魚的頭部和尾部,宛若一根權杖!

東西一出,在場不少識得者紛紛驚歎,人一季的燔珠和人一季得胄魚骨啊!了不得!這兩樣東西據說可是價值上千萬齡幣!但在這城內,應該就是有價無市了!

(胄魚和燔珠是煉製回生丹的材料,具體可參見首卷第23章)

“小子,拿去吧!”天藍婦人說著,就以自身境力將兩樣藥材推送到了啼禾麵前。

啼禾緩緩抬手,將這人一季的胄魚和燔珠拿在了手上,然後飄然而起,落在鼓台之上。

台上論玨一見,笑來:“啼兄,今天就讓我們大開眼界吧!”說完,人退到了台下。

啼禾閉目三息,再睜開,便已取出煉製界環來,緊接著,又將胄魚和燔珠投入了其中。

全場所有人都緊緊注視著啼禾來。

啼禾卻是不緊不慢,悠悠而練,神態極其隨意,彷彿,這種五淨回生丹的煉製於他而言,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台下,妲邈邈似是忍不住了,她以密音一問自己母親:“娘,這傢夥,你看他真能練出來嗎?”

天藍婦人密音一回:“邈邈,這小子應該是出身聖界。娘早前也曾有所耳聞,聖界那個最強的逆譜界藥師有一個孩子,這個孩子雖然目前隻是獸齡境境為,但他的界藥天賦卻是極其驚人!甚至都已被聖界之人普遍認為,他將完完全全地繼承這個逆譜界藥師的衣缽,成為未來聖界最強的逆譜界藥師!娘思來想去,覺得這小子很有可能就是這個孩子!畢竟他能讓人界那個層子(論玨)如此推崇!”

聽上去,天藍婦人已然對啼禾和論玨的底細有所掌握。

“娘,這個論玨他是人界的層子?”妲邈邈有些訝異,密音又問。

天藍婦人密音接聲:“原先我還無法確認,但是他那柄論鋒劍,娘認得,它就是人界層帝曾經使用過的佩劍!所以,這個論玨應該就是層子出身!”

妲邈邈陷入了沉思。

天藍婦人隨即密音語來:“邈邈,這次來獸/獸城就算不能獲得獸眼獸練之機,也足以讓你獲得一份難得的見識!眼下整個城內,那就是藏龍臥虎!你擺下擂台,可能還隻不過見到了其中一部分與你同境的強者!就按那個論玨之前所說的,你也的確無法名列獸齡境第一!”

妲邈邈聽著,密音一回:“娘,我已察覺了,在這裡,就隻有這個啼禾和那個黑衣女子(嬋)確實能讓我無法戰勝!”

天藍婦人聽而一笑,擁了擁女兒,密音鼓勵來:“邈邈,你已經很出色了。不要急,未來九界之巔,一定會有你一席之地!”

妲邈邈沉默了一下,密音一接:“娘,可是,我總覺得自己陷入了一個瓶頸,總感覺自己難以發揮極致!”

天藍婦人密音寬慰來:“邈邈,你有這種感覺,那是因為你的藍櫻槍不夠完善,它無法與你融為一體!你放心吧,娘一定會去找到一個厲害的器丁為你重新鑄造!”

妲邈邈欲語密音,這時候,台下圍觀人群有了轟動!

隻見啼禾已結束煉製,一顆生機磅礴的五淨回生丹赫然出現在他手掌上!所用時間,不過就是天藍婦人和妲邈邈的說話功夫!

天藍婦人一見,自然有些震撼。

而妲邈邈內心震動不已,她清楚,就是她母親來煉製五淨回生丹也必然要花很大功夫!

然而這個啼禾真的是不費吹灰之力,就完成了煉製!

五淨回生丹,實際就是要將回生丹提煉五次!並且越往後提煉,越艱難!

而這個啼禾他卻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完成了這五次提煉!

他的界藥天賦實在太恐怖了!

“妲小姐,拿去吧!”啼禾把手中五淨回生丹朝妲邈邈一拋,絲毫不把這五淨回生丹當寶!

可是,在場很多圍觀者,那都是看紅了眼,他們內心都不禁驚呼,那可是五淨回生丹啊!這啼禾卻是這麼隨手一擲,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妲邈邈抬手一接,目光複雜地盯著啼禾。

啼禾則是不再多看她,隻對台下論玨一語:“論兄,從今以後,你可不能再來纏著我!”

論玨嗬嗬而應:“自然自然!隻是這個煉製好像對啼兄來說,完全太簡單了,絲毫冇有費勁!真不知道啼兄到底是什麼級彆的界藥師了!”

啼禾不再言語,輕身下台,準備離開。

圍觀眾人也不敢有所阻攔,紛紛讓道。畢竟長久以來,獸/獸城內都冇有出現煉製五淨回生丹的界藥師!

而如今竟是出現了一位!

在這無形之中,也就讓很多人望而生敬,心崇不已!

也就在啼禾要遠離之際,忽然一個聲音響起:“這位啼禾公子,你對界藥如此信手拈來,那你可知在這獸/獸城內,卻是存在著一種你可能無法去煉製的界藥?”

話出,全場怔然。

這聲音來源正是在那冷麗婦人!

隻見她緊緊地注視著已然回過身來的啼禾。而在她內心,卻是有著一個計劃——她想通過啼禾來獲得傘幾的訊息!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