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獸魔城妲邈邈

隨後,巫馬莉莉就在花園休憩起來。

但未過多久,那個常侍奉她左右的巧麗侍女就來稟報了:“城主,那三個人剛離開府裡,去了外麵,要繼續都盯著嗎?”

巧麗侍女所說的三人就是啼禾、論玨、嬋。

聞言,巫馬莉莉想了想,才語:“隻要他們待在府裡,就盯著。出去了,就不用管他們!”

“是,城主。”巧麗侍女隨即又告退了。

巫馬莉莉內心則是思忖繼續,這三個人,應該是不想被我盯在府裡,才暫時離開的。哼,不管你們在它界是什麼身份,隻要到了我的地盤上,是龍也得給我盤著!

——————

鼓街。

這是城最為繁華的街道之一。

在這條街的正中之段,有一個極其巨大的鼓形之台。此台,又分明是一塊完整的圓石,不見絲毫拚接和縫隙!而圓石又是屬於伴幣石的一種!

伴幣石,也就是伴隨齡幣礦而出現的岩石。

通常,這種岩石極其堅硬,一般的境者難以輕易去破壞!它們也常用作各種建築的基石。

此時,在這鼓街鼓台上,就有兩人在較量著彼此實力。

其中,一個不是彆人,正是那赦雲。

他每次出手,猶似以蠻力為主,以他那自己強悍的軀身作為他的攻守之道!

另外一個是個女子,她身穿海藍之裳,戴著一頂海藍帷帽!

她身法不疾不徐,招式有輕有重,輕時宛若潮去,重時卻如地陷!

而台周圍,則是有不少圍觀者。

其中,就有赦風、馗源和馗海。他們三個是站立一起的。在他們三個的對麵,則是有一個身穿天藍之衣的婦人,婦人也戴了一頂帷帽,天藍色的。此婦人視線似乎始終在台上海藍女子身上。

另外,在一處角落裡,那個在三羹園對一天齡出手的冷麗婦人也在圍觀這場對決。

隨著兩人戰況的激烈,前來圍觀的人那是越來越多。

其中,斛笑和閨婷也趕來了。兩人也很快就站到了馗源旁邊。

“馗城使大人,這女人是什麼人?竟能和赦雲兄來切磋!”斛笑開口問向馗源。

馗源看了斛笑一眼,語:“之前,她自我介紹時,說是獸魔城妲邈邈,獸齡境四季。”

“獸魔城?妲邈邈?”斛笑咀嚼了一下。

“她好厲害。看上去赦雲公子麵對還是有些力不從心啊!”閨婷聽著,看著,忍不住一語。

話出,赦風目光掃向她,冷峻說來:“你剛說什麼?”

閨婷一見,忙語:“赦城使大人,你彆誤會,彆誤會,我隻是隨口一說,你彆生氣!”

赦風哼了一聲,語:“不會說話,就彆說話!”

閨婷低下了目光,明顯餒於赦風威懾。

斛笑見狀,默默摟緊了閨婷的腰,而餘光則對赦風有了絲絲慍意!

“馗城使大人,這台子莫非是獸/獸城專門用來切磋比試的?”隨後,強作鎮定的斛笑又對馗源問來。

馗源又一次看了斛笑一眼,才語:“應該是一種公用的擂台吧。”

斛笑聞言,又語:“馗城使大人,那現在這場比試,誰是擂主?”

這時,馗海冇好氣地出聲了:“斛笑,你問題可真多!台上這女人她已經一直在連贏!至今未輸!”

斛笑和閨婷不由皆震住了,一直在連贏?至今未輸?這也……太強悍了!難怪能讓這靈神城出身的赦雲如此力不從心!

就在兩人如此驚訝之時,台上戰況有了變化,隻見赦雲在又一次以自己軀身硬手妲邈邈一掌之時,竟是噗出了一口鮮血!

他,整個人隨後就踉踉蹌蹌地跌伏在地,一臉的不甘心!

全場,這時也是陷入了極致的安靜。

彷彿都對妲邈邈的如此強勢感到震驚,這妲小姐怎麼這麼厲害?她到底是什麼人啊?

“你輸了,你下去吧!”靜靜站立一邊的妲邈邈不冷不熱地說來。

赦雲無臉接話,艱難站立起來,緩緩走下台去。

台下,赦風也趕緊過來幫弟弟療傷,儘管他內心很是憤懣!很是不願接受這個結果!

就在這會兒,“兒子,你去和這個女娃試試!”馗源以密音對兒子馗海說來。

馗海卻是有些猶豫了,他是自知之明的,他清楚自己和赦雲都是有差距的,怎麼可能去贏這個妲邈邈呢?

忍不住時,他以密音一問:“爹,我肯定打不過這個女人的!乾嘛還上去找虐?”

“兒子!這種輸局,是你提升自己實力的最好機遇!你給我記住了,比試輸了,不可怕!就怕你冇勇氣去挑戰一個勝者!”馗源回答的密音有些嚴厲。

聞得此言,馗海牛眼一鼓,腳步一頓,飛身上台,抱拳一語:“靈鬼城馗海,請指教!”

妲邈邈打量了他一下,伸手以禮:“獸魔城妲邈邈,請!”

全場圍觀者目光一下齊聚馗海了。

馗海氣息一沉,率先發動了攻擊,他用的是一套拳法!看上去,拳勢有陰寒,也有洶湧澎湃!

妲邈邈斂神以對,並未大意。她先以輕巧身法遊避,並未立刻回擊,似乎就是在熟悉馗海的拳法套路,也似乎是在等待馗海顯出全部實力。

台下,這時候,又多了不少圍觀者。

其中,就有白衣啼禾、白衣論玨、黑衣黑帷帽嬋三人。並且,三人還是一同到來的。

“啼兄,你看,這女人實力如何?”論玨笑嘻嘻問著啼禾。

啼禾目光在台上妲邈邈身上停留了好一會兒,才語:“嗯……她冇儘全力,隻是在等待對方出動最強一擊,挺尊重對手的!”

論玨卻是唉聲一應:“啼兄,你這是答非所問啊!”

啼禾看向他,笑了笑,不再語。

論玨這時又側向旁邊的黑衣黑帷帽嬋,問:“嬋小姐,你看,這女人實力如何?”

黑衣黑帷帽嬋冷眼一瞥,回:“她比你應該會強那麼一點!”

論玨怔了怔,但笑意未退,哦聲一應:“何以見得?”

黑衣黑帷帽嬋冷哼一聲:“你自己待會兒上去試試就知道了!”

論玨又一次唉聲一歎,語:“原來嬋小姐是想激我出手啊!”

黑衣黑帷帽一聽,卻是一冷笑:“就你也值得我激將?真是笑話!你在我眼裡,不過是一個跳梁小醜罷了!”說完,黑衣黑帷帽嬋便站開了些,似不屑於與這論玨為伍!

論玨有些尷尬,但又對啼禾笑著說來:“這嬋小姐真是朵冰花,生人勿近啊!”

啼禾瞥了瞥黑衣黑帷帽嬋,接聲:“所以論兄的自作多情還是得適可而止。”

論玨怔了怔,有些哭笑不得地接聲:“啼兄真是懟人高手啊!一句話就讓我甘拜下風!佩服佩服!”

啼禾隨意笑了一下,便將視線移向了圍觀人群之中的天藍婦人,若有所思地盯了起來。

論玨一見,也注視起天藍婦人來。

也就在這時,台上戰況有了分曉,馗海在用出最強一式後,妲邈邈便絲毫不避,一掌如潮來,頃刻就淹冇了馗海!

馗海豁儘全力來抵擋,也難以支撐,人就如同斷了桅杆的風帆,直落於台外!

馗源立刻過來接住兒子,為其療傷。

“爹,我……和她的差距不是一星半點。”馗海苦澀而喃,已然徹底認清了妲邈邈的強悍。

馗源卻是一回:“兒子,無妨,重要的是你比試過了!咱們男子漢大丈夫,比得起,輸得下!”

馗海垂頭,默然。

台上,妲邈邈凝視著馗氏父子,忽然,她朝馗源拋來一顆丹藥,並語:“好一句咱們男子漢大丈夫,比得起,輸得下!你值得敬佩!”

馗源接過一看,赫然是一顆四淨回生丹!

全場識得四淨回生丹的人們皆是震驚不已,這位妲小姐出手真是闊綽!

而馗源也不多想,立刻給兒子服下,然後,纔對妲邈邈說來:“妲小姐氣度非凡,馗某在此謝過了。”

妲邈邈卻冇有再看他,而是環視了一下台下眾人,最後淡淡一語:“還有誰來?”

台下圍觀眾人有不少麵麵相覷。

也就在這時候,摟著閨婷腰際的斛笑動了,他身軀一彈,來到台上,對妲邈邈肅然一語:“靈妖城斛笑,請指教!”

這斛笑之所以上台來比試,其實隻是不想自己連馗海也不如!

妲邈邈打量了他一下,欲語。

然而,又一道身影落於台上,赫然是閨婷!

“妲小姐,我是他的未婚妻閨婷,你不介意我們兩個人一起挑戰你吧?”閨婷如是一語。

話落,全場有些嘩然。

斛笑略有怔色,但並冇有流露不喜。

妲邈邈愣後,淡然一接:“當然可以!你們一起出招吧!”

話落,斛笑和閨婷對視一眼,似有默契,立刻一左一右發動了攻勢!

被夾攻的妲邈邈人如流光,進退之間,儘顯自如。斛笑和閨婷攻了會兒後,再次相視一眼,隨即彼此攜起了一手,刹那,兩人之間氣勢大漲,渾如一體!

一招一式,皆是密不透風!

顯然,這種攜手類似某種男女共修之法,可以取得1加1大於2的效果!

而深藍帷帽下,妲邈邈眼神一凝,頗有異彩,彷彿讓她遇到了十分感興趣的事情。

隻不過,就在她心神起興之際,她的身軀卻是躲避不及,被斛笑和閨婷各自擊中了一掌!

斛笑和閨婷兩人得勢後,並冇有乘勝追擊,而是頗為凝重地退後了。因為在兩人內心,都對妲邈邈的身軀產生了一種震駭,她竟是絲毫無礙,好強悍的軀身!她這軀身到底是怎麼境練出來的?

周圍圍觀眾人本都對斛笑和閨婷有些刮目相看的,但看到妲邈邈仍舊穩穩站立,且氣勢一點也不頹,都不由震驚了,這位妲小姐軀身真是有些匪夷所思啊!連受兩掌,竟是一點事也冇有!她究竟有多高的實力啊?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