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隻要我一人活著,我族就不會衰!

聽得斛田羨慕之言,馗源忍不住一接:“他孃的!這赦城使,不過與我兒一般大,卻總是讓我感覺自己矮了一大截!兒子,你可得好好記住了,將來絕對不能讓自己也像爹這樣!”

馗海嗯聲應著:“爹,我記住了!”

馗源隨即就對斛田和虞胭柔說來:“兩位,已經不歡而散了,那我和我兒也去外麵轉轉。”

虞胭柔冇有應聲,似乎在思忖著什麼事情。

斛田則是笑嗬而語:“馗城使,你我終究都是靈界之人,日後可得在這獸/獸城相互照應啊!”

馗源笑著附和:“這是當然!這是當然!”說完,帶著兒子馗海也離開了。

此時雅間內,就隻剩下虞胭柔、斛田、斛笑、閨婷以及閨瀾廷五人了。

也就在這個時候,斛笑摟著閨婷腰際,說來:“婷婷,要不我們也去好好逛逛這獸/獸城吧?”

閨婷麵色未有不自然,看上去已經適應了這種親昵舉動,她問向虞胭柔:“師尊,難得來這獸/獸城一趟,不如也去散散心吧?”

虞胭柔神色有所平易,微微一笑,接聲:“不了,婷婷,你去吧!若有危險,記得及時通知師尊!”

話落,虞胭柔就出了雅間,然後守候在外的三山立刻跟隨去。

斛田忍不住一歎,他是想跟上虞胭柔的,可是這麼多年了,他在她麵前吃的癟已經太多太多了。儘管最近一些時日有了一些可喜的變化,但他斛田仍舊不敢亂來!

似乎,他骨子裡還是有些畏懼虞胭柔。

“舅舅,你這樣下去可是不行啊!該強勢時就得強勢!不然,我何時纔能有一位舅媽呢?”斛笑打趣般說來。

斛田忍不住一斥:“臭小子!你管好你自己就好!出去逛,要記得多加小心!你現在的實力還根本無法完全避免獸/獸城現在的各種風險!有事,記得立刻聯絡我!”

斛笑應了一聲是。

然後,斛田他也離開了。

“廷叔,那我和婷婷先去逛街了。”斛笑隨即就對從始至終都一臉心事的閨瀾廷說來。

閨瀾廷欲言又止。

閨婷見後,終於開口問來:“爹,你怎麼了?”

閨瀾廷猶豫了一下,才語:“婷婷,獸/獸城獸眼短時間內應該是不會再次全部開啟了。要不,咱們還是先回靈界吧?”

聞言閨婷和斛笑都有些愕然。

並且,斛笑更是比閨婷搶先問來:“廷叔,你該不會是相信了那個七紅毓所說的感覺吧?”

閨瀾廷又是欲言又止。

閨婷不禁皺眉了,她問來:“爹,你到底怎麼了?為何這麼憂心忡忡?”

閨瀾廷有些無奈,他本不想把一天齡說出來的,因為他清楚自己女兒的師尊和斛田等人並不怎麼喜歡一天齡,他不想讓一天齡有什麼麻煩!

可是,女兒一而再地追問,讓他隻能做出取捨,聽他一語:“婷婷,我在這獸/獸城見過一天齡了,他讓我轉告你,獸/獸城獸眼今年是不會再全部開啟的了,不要再在這獸/獸城傻等了。”

話落,斛笑和閨婷發起了呆,一天齡?

“爹,你在哪兒見的一天齡?他又為什麼要讓你轉告我這些話?”閨婷回神後,立刻問來。

閨瀾廷搖搖頭,回:“為什麼要我轉告,我不清楚。我就是在外麵偶然撞見的他。”

閨婷忍不住又問:“爹,那他現在在哪兒?”

閨瀾廷還是搖搖頭,語:“我撞見他的時候,他隻是說想去散散步。”

閨婷陷入了沉思。

斛笑則是來回看了看這父女倆後,纔對閨婷出聲:“婷婷,你很在意這個一天齡嗎?”

閨婷似有些哭笑不得,接聲:“不是!我隻是對他有些好奇,畢竟他這個人一直都挺神神秘秘的。而他突然又要爹來轉告我這樣一個訊息,一時間,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了。你彆多想。好了,爹,你說的,我都知道了。隻是現在回不回去,我們還得去和師尊,以及他舅舅商量商量看。”

閨瀾廷輕輕點點頭,語:“好。”

“爹,那我和他先出去逛逛,回來後再去商量。”閨婷隨即又一接。

閨瀾廷接聲:“注意安全。”

“嗯。”

隨後,閨婷挽著斛笑臂膀離開了。

剩下的閨瀾廷有些悵然。

——————

城主府。

大花園。

巫馬莉莉正在來回踱著步,內心在苦惱如何融合如膠丸、無痕丸、定塑丸的事情。

因為她已經失敗了不少次數。

“到底問題出在哪裡呢?難道真的需要較高等級的界藥師才能去融合嗎?如果真是這樣,我又該去找誰纔是最為穩妥的呢?”她內心思疑不斷。

倏然,兩聲砰砰傳來!

隻見長魚繡和巫馬鸝兩女被人拋落在地,狼狽不堪。而在兩女身後不遠,赫然立著一臉怒容的廟朝!

回神的巫馬莉莉雖然有些震動,但卻漠然以對,冷冷一哼!

廟朝沉聲而喝:“巫馬莉莉!你真想與我萬花界飾會不死不休嗎?”

巫馬莉莉冷冷一笑,接聲:“既然你們萬花界飾會終於來人了,那本主在這兒也就正式對你們宣告了!從今以後,有本主在,你們萬花界飾會就休想在我獸/獸城生存!”

廟朝雙眼深縮,牙根暗咬。

他不是不想出手教訓巫馬莉莉,隻是如今巫馬莉莉獸/獸城城主身份擺在這兒,讓他頗有顧忌!一旦真的教訓了,很有可能會引起獸界頂層反擊整個萬花界飾會!這可不是他廟朝能承擔的後果!還有,這巫馬莉莉的底細,他廟朝並不完全清楚!她巫馬莉莉到底是怎麼成為這獸/獸城城主的呢?她不過是鬼齡境四季而已!

一時間,廟朝陷入了苦思。

一見廟朝不言不動,巫馬莉莉隨即卻是對已經爬起來的長魚繡和巫馬鸝冷冷一語:“你們兩個,去!繼續執行本主的清理計劃!在明天到來之前,獸/獸城內不得再存在一個萬花界飾會的飾仆飾丁!辦不到,你倆提腦袋來!”

長魚繡和巫馬鸝渾身哆嗦,雖然有所猶豫,但還是準備去做。畢竟她們自己性命更重要!還有,眼前這位萬花界飾會的獸道會席的氣勢似乎已經被人壓製了!

而聽到巫馬莉莉如是一語,廟朝終於開口:“巫馬莉莉,你到底想怎樣?”

話落,長魚繡和巫馬鸝都感覺自己被一股強大力量鎖定了身軀,無法動彈。

巫馬莉莉餘光微瞥兩女,負手接聲:“想和本主談條件,你冇資格!”

廟朝深吸一下,讓自己儘量保持平靜,他又語:“巫馬城主,請劃出你的道來。”

巫馬莉莉卻是一接:“本主說了,你冇資格來和本主談條件。識相的,立刻給本主滾出獸/獸城!”

廟朝麵色十分難看,他此時已然徹底明白這個女人是真的一點緩和餘地也不想給!她就是想和萬花界飾會做對!可是究竟是什麼人給了她如此膽子呢?

難道是獸界層帝龍寰嗎?會是這樣嗎?如果真是這樣,那這事我已經無法處理了,那隻能去稟報會主了!

想到這兒,廟朝問來:“巫馬城主,你想讓本席就此離開,也不是不行,但是你必須回答一點,究竟是誰指使你這麼針對我萬花界飾會?”

“笑話!本主所為自是本主之意!你們萬花界飾會非我獸界之勢,本主如何能坐視你們在我獸界最重要的序城建下滲透之勢?哼!最後再說一次,識相的,立刻離開我獸/獸城!否則,本主可不介意把事情越鬨越大!”巫馬莉莉雖然這麼說,但內心其實也是有想儘快解決和萬花界飾會的這點麻煩的!畢竟她需要儘快做出成績,給她的姝主看!

然而,廟朝聽得巫馬莉莉此番回覆後,卻是立刻明白了巫馬莉莉她其實對他自己也是有些忌憚的!因為忌憚自己,所以才這麼一而再地下著驅逐令!

有了這個小小把柄之後,廟朝也就有了一個臨時的應對計策,隻聽他說來:“巫馬城主,你冇說實話,你身後一定有一個靠山!既然如此,本席還會再來找你,直到弄清你到底是在為誰做事為止!而在暫時離開前,本席也不妨告訴你,在你清理本席的桃花飾司之時,本席也會找時間去你巫馬藥閥轉轉!看看誰清理得更狠!言儘於此,希望巫馬城主謹慎決斷!”

說完,廟朝人消失了。

巫馬莉莉雙眼一片陰沉!

長魚繡和巫馬鸝兩女則是有些不知所措了。

這到底是繼續清理,還是停止呢?

她倆想問巫馬莉莉,但又不敢出聲來。

最後,還是巫馬莉莉一瞪兩人,冷喝來:“你倆還愣在這兒乾什麼?去!給本主繼續清理!”

長魚繡和巫馬鸝自是不敢遲疑,趕緊去執行。

在兩女離開後,巫馬莉莉內心冷哼起來:“想以我的人來威脅我!真是做夢!萬花界飾會的獸道會席,看來,你真是不懂一將功成萬骨枯的道理啊!我會因為你的一句威脅,就去在乎我那些卑微族人的死活嗎?告訴你,不可能!因為隻要我一人活著,我族就不會衰!而我終將讓我族繁榮於整個獸界!”

隨即,巫馬莉莉又很快撇去了這點狠思,再次在花園中,踱起步來,苦惱起如何融合三丸的事情來了。

“該去找那個一天齡試試嗎?他畢竟也是姝主的人!當不會對我有什麼不利!”巫馬莉莉腦海最終還是想到了去求助一天齡,讓他幫自己去融合三丸。

隻是,她決定在清理完桃花飾司後,再去找一天齡。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