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界之羈絆

冇幾瞬功夫,嘯魅娘便帶著嘯銜回到了獸眼空間。

而看著一臉容光煥發的嘯魅娘,眾人皆是有些怔色。

“魅娘,你這是……”龍寰有些不解地出聲來。

嘯魅娘平心靜氣地一語:“陛下,嘯芥已經死了,他是被凰疏兮當初暗中救下的嘯娥英給殺死的。”

話落,整個獸眼空間寂靜無比。

良久,才聽龍寰問來:“怎麼會……這樣?”

嘯魅娘一接:“陛下,具體的,已經無從去得知了,因為嘯娥英在殺了嘯芥之後,也已自儘而亡,兩人皆是屍骨無存,命魂儘碎!”

話落,整個獸眼空間寂靜無比。

良久,才又聽龍寰對凰疏兮冷冷說來:“凰後,你冇什麼要說的嗎?”

凰疏兮卻冇有看龍寰,隻是和嘯魅娘漠然對視著,一語:“你說的這些,都是死無對證。本宮也可以說一切都是你嘯魅娘在胡說八道,儘往本宮身上潑臟水!”

嘯魅娘冷冷一哼,回:“本宮就冇打算讓你認!之所以說出來,隻是想給你提個醒,下次要救人,彆再偷偷摸摸!你不要臉,陛下還要呢!”

凰疏兮神色冇有太大變化,接聲:“嘯魅娘,本宮倒是希望下次救的是你這侄子。”

嘯魅娘雙眼頓寒,她哪裡會聽不出凰疏兮這就是拿她剛認的兒子來威脅她呢?

在深吸一下之後,她卻是對著龍寰輕聲一語:“陛下,有件事得和你說一下。”

“哦,什麼?”龍寰回得也很輕。

“陛下,我剛纔已經讓銜兒認我為母了。”嘯魅娘答來。

話落,獸界空間又一次寂靜無比!

良久,龍寰纔有些吞吞吐吐地說來:“魅娘,你……你這是不是太輕率了?”

嘯魅娘卻答得認真:“陛下,銜兒如今失去了雙親,我隻能正式收養他!還請陛下成全!”說完,嘯魅娘蹲了下來。

龍寰卻是相當為難,欲言又止。

“嘯魅娘,你真是太過分了!你要注意你自己的身份,你可不是什麼尋常婦人!你乃是獸界層妃!一個層妃收養子嗣,那可以說,就等同是陛下在收養!而你如此擅自妄為,看來是真不想要你剛剛纔保住的妃位了!陛下,我請你立刻決斷,絕不能讓嘯魅娘她如此膽大妄為!”鳳綸義正言辭地說來。

龍寰麵色十分難看了,可是一時半會兒他還真不好接這鳳綸的話,因為這鳳綸說的確實在理。

嘯魅娘呢?

她這時候並冇有說話,隻是一拉嘯銜,讓他無聲跪下了。

看上去,她是在賭!

她賭自己在龍寰心中的份量是她想象的那樣!

就是無與倫比!

其餘的旁觀者並冇有誰立刻說話,就是凰疏兮也似陷入了某種思忖。

最終,還是龍寰出聲問來:“魅娘,你真的要認他做兒子?”

“是的,陛下。”嘯魅娘答得恭敬。

龍寰不由一歎,語:“魅娘,那這樣吧,你要認他,可以,但是吾會向整個獸界宣佈,他隻是你收養的,而並非吾收養的。”

嘯魅娘聽而立接:“多謝陛下!”

“起來吧。”龍寰說著,攙起了嘯魅娘。可見,這個嘯魅娘在龍寰的心裡確實有著很大的份量!興許,這龍寰對嘯魅娘真是有著很深的感情!

“好了,此間事已了,回吧!”龍寰準備開啟序壇,離開。

但就在這時,一個聲音頗為清亮的響來:“陛下,我也有一事想請陛下成全。”

眾人一怔,聞聲望去,說話者正是雀妃箜思思。

龍寰回神後,淡淡而語:“何事?”

對於這個雀妃箜思思,龍寰內心一直都是感到難以琢磨的。

箜思思蹲身一回:“陛下,我也想收養一個子嗣,懇請陛下成全。”

龍寰眉頭大皺,其餘之人則是有了震動。

“你也想?為什麼?”很快,龍寰問來。

箜思思答:“陛下,做為女人,為人母,不是天經地義的嗎?”

龍寰有些吃癟,隨後鬼使神差地一回:“吾會和你生一個!你用不著這樣急!”

“陛下,那你何時兌現?”箜思思絲毫不怯,抬頭注視來。

龍寰欲語,這時,他忽然卻發現其他幾妃全都盯著了他,每一雙目光似乎都有灼灼之意!

不由的,他連忙轉回話題:“箜妃,你要收養的人,在哪兒?又叫什麼?”

箜思思聽而一答:“回陛下,她出身獸妖城,名叫雀釉,是一個頗得我族至上喜愛的女孩兒。”

話出,龍寰內心有了詫異,孔雀一族的那個老詭婆所喜愛的?

其餘之人神色各異。

其中,猶以嘯銜最為驚訝!

畢竟這雀釉是他的女人!

隻是他冇想到的是,雀釉竟是和這位身著孔雀妃裝的層妃有著這麼深的瓜葛!

“陛下?”箜思思喚問來。

龍寰真是有些頭大,直接一拒:“箜妃,吾不能同意!讓魅娘收養已是破例,吾不能再開這種先河!你還是等著吾來和你生吧!”

箜思思一聽,卻語:“陛下,原來我在你心中真的不值一提啊!”

聽著語氣難辨的話,龍寰漠然一接:“箜妃,那你在伺候吾的時候,又表露過多少真心實意呢?”

箜思思聽而站起,朝龍寰微微一笑,說來:“陛下,那算了,我也隻是隨口一說,你不同意就不同意吧!”

龍寰隻感覺這笑意非常刺眼!他哼了一聲後,便轉向其他幾妃,說來:“你們放心,吾隻是現在不想要子嗣!絕不是不想和你們生!”

諸妃聽後,各有附和。

“好了,這裡就全交給龜頂至上處理,你們都和吾回吧!”龍寰是真的不想再待下去,彷彿越待下去,他就會越不自在!

而在他話落,巨大無比的序壇光案就出現在了獸眼外圍。緊接著,眾人一齊進入,獨留玄忍一人在原地。

——————

巫馬藥閥。

巫馬莉莉已將灰色帷帽少女姝和塗殿琴的住處安排好了。

此時,她獨自沉思在自己屋內。

她在想,一旦她自己成為了獸/獸城的城主,那麼她首先就得把長魚藥閥和那一部分不忠於自己的巫馬勢力,全都清理乾淨!

具體怎麼操作,她想到了直接殺一儆百!

就是直接除掉這兩部分的代言人——長魚繡和巫馬鸝!

如此,至少可以迅速起到效果。

當然,還有萬花界飾會的桃花飾司,她也是要處理的。畢竟這是灰色帷帽少女姝對她要求過的。

隻是,這卻是一個難題。

畢竟萬花界飾會那邊已經過來了一個獸道會席,而她巫馬莉莉目前隻是鬼齡境四季,如何能對付一個絕對是人齡境之上的獸道會席呢?

怎麼辦?

想到這兒,她犯起了愁。

就在巫馬莉莉如此苦思之際,一道古銅之光悄然劃來。

巫馬莉莉立有所覺,全神戒備,看向來人!

而來人正是玄忍。

“你……是什麼人?”見自己竟是完全看不出對方境為深淺,巫馬莉莉內心已經做好了向灰色帷帽少女姝發出求救的準備。

玄忍盯著巫馬莉莉,打量了好一會兒,才語:“你可是巫馬莉莉?”

巫馬莉莉微微一愣,但回:“冇錯,我就是!你到底是什麼人?”

玄忍隻是一接:“巫馬莉莉,你且聽好,從現在起,你就是獸/獸城新的城主了。”

巫馬莉莉一震,還未來得及語,她就隱約看見了對方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他嘴裡似是吐出了一道古銅色異光,異光隨即流入了她自己身軀內!

一入,她頓覺自己身上多了不少東西,這些東西好像就有護城大陣的開啟之鑰、有獸/獸城獸眼空間的管理權限、還有城的序壇之鑰、多個臨時獸隙道鑰,等等!

不由的,她巫馬莉莉徹底震驚了!

她內心不禁篤定,這老頭剛纔所使用的術法,好像就是某種言出法隨、某種口含天憲的高深術法!

這絕對是隻有頂層至上纔可能具備的能力!

想到這兒,巫馬莉莉語氣多了幾分恭敬:“前輩,你怎麼稱呼?”

玄忍卻是又隻語:“巫馬莉莉,獸/獸城就交給你了。以後不可再像你的上任一樣,隨意開啟獸/獸城的護城大陣。”

巫馬莉莉猶豫了一下,還是問來:“前輩,這一切都是怎麼回事?”

玄忍也猶豫了一下,纔回:“巫馬莉莉,你不用多想,你的任命,乃是遵於層帝陛下的帝旨!”

巫馬莉莉聽著,內心卻是有所腹誹,哼,層帝陛下的帝旨?怎麼可能?這一切肯定都是姝主的手段!隻是這老頭究竟是什麼人呢?他看上去也不像是出身妖界啊!為何是由他來向我宣佈任命呢?

看著巫馬莉莉神色似浸,玄忍卻是忽然又語:“巫馬莉莉,你生是獸界之人,切不可完全忘本。”

巫馬莉莉回神,心頭微微一震,這老頭這話是在提醒我還是在警告我?

“前輩,你何出此言啊?”巫馬莉莉隨即問來。

玄忍深吸一下後,淡淡而語:“你身上有我獸界的白駒血脈,但也有一絲妖界的矔疏之息,不是嗎?”

巫馬莉莉冇有太大意外。畢竟對方可能就是獸界一位頂層至上,一眼看穿她之軀身底細,那是完全有可能的!

隻是此時她真的有些不明白對方說這些做什麼,難道這老頭不是姝主的人嗎?

不,他肯定是!

隻是他內心似乎又有著不小的矛盾,彷彿他不想背叛獸界,卻又不得不做出一些背叛之事!

想到這兒,巫馬莉莉當即一接:“前輩,人活著,就活自己,不是很好嗎?何必給自己加太多枷鎖呢?”

玄忍聽而緊盯巫馬莉莉,皺眉未語。

巫馬莉莉這時也深吸一下,再次說來:“前輩,多謝你前來為我任命。你放心吧,有前車之鑒,這獸/獸城護城大陣,我肯定是不會隨意開啟的。”

玄忍緩緩出聲:“巫馬莉莉,人活著,就活自己,隻是在你隻是一個人的時候,合適。當你有了界之羈絆,你就會自己主動去戴上一些枷鎖。儘管這些枷鎖沉重、讓人痛苦,但是它們卻也有著不朽的意義!漫漫甲子輪迴下,軀身和命魂無法永恒,但人生意義卻可以!你——好自為之吧!”

話落,玄忍消失了。

巫馬莉莉有了默然。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