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我饒不了你!

靈界。

靈仙城。

羨家。

一個豪華的境練密室之內。

一個和羨兒長得一模一樣的金衣女子,正在閉目明悟自家《羨典》中的一些較為高深的術法。

倏然,一個繽紛光洞現來!

由一天齡製作的《央裳》和裡麵的薜蘿三願針全都漂浮到了她眼前!

她愕然至極!

她困惑不已!

她緩緩地,伸出如虛羨手來,接住了《央裳》和裡麵的薜蘿三願針。

在接住的一刹那,一天齡留下的話語隨即呈現來。

她一見,猛然一震!

這……這傢夥他……他……

她徹底失神了!

任何言語都再也無法形容她此時此刻的心境!

她不是冇想到他會給她製作蘚衣,畢竟前段日子在和他接觸的時候,他就有向她泄露過些許!

甚至,當時她離開,都是有心想躲開他!

隻是當這真相真的呈現在她麵前的時候,她的心真的亂了!真的……是莫名煩躁!

最後,隻聽她惱羞成怒般一喝:“該死的傢夥!你……我……我饒不了你!”

——————

最可觴。

一天齡所待之房。

結束一切後,一天齡他長長吐了一口氣。畢竟是輾轉靈獸兩界,才終於了卻了這場心頭惦記已久的蘚衣製作!

在接下來,就隻有一個麻煩,他需要謹慎麵對。

而她就是灰色帷帽少女姝!

“嗯……還是過了這一天,再讓她來找到吧!”

一天齡喃喃自語後,人影消失不見,再次進入了他身上的空界環之中,閉目盤坐起來。

——————

城主府。

獸眼空間。

灰色帷帽少女姝已經結束了獸練,她從靈齡境四季一下成為了獸齡境四季。

她接受了將近二分之一的獸眼獸氛!

她這次獸練極其完美!

她仍舊壓製著自己境為,不讓自己去沾染偽妖氛!

旁邊的殿琴兒此時也已停止了封實之術,並出聲語來:“姝主,現在立刻返回妖界嗎?”

灰色帷帽少女姝卻是一搖頭,語來:“不,此次回妖界,本主必須把他帶走!”

殿琴兒不禁有些疑惑,問來:“姝主,誰啊?”

灰色帷帽少女姝接聲:“本主的命式子!”

殿琴兒心頭大震,驚訝至極:“姝主,你……已經定下了自己的命式子?”

灰色帷帽少女姝瞥了她一眼,一轉:“好了,殿琴兒,你把那傢夥(廟朝)放掉,然後和本主先離開這兒。”

殿琴兒點點頭,隨手一揮,就把廟朝現出,丟在了旁邊,緊接又是一攜灰色帷帽少女姝,和人一同消失不見了。

而很快,廟朝便有了甦醒。

他看見自己竟是身處獸/獸城獸眼空間內,頓時大感不妙!而且,此時這獸眼空間絕大部分的獸氛又分明是最純淨最濃厚的那種!

他不禁驚呼:“難道……難道這獸眼完全開啟過了?”

可是,眼前這獸眼卻又明明是閉合著大半!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也就在廟朝如此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他之界環之中卻是傳來了一個聽不清男女的聲音:“廟朝!廟朝!”

聞聲,廟朝回神,連忙應聲回覆:“會主!何事?”

“獸/獸城獸眼完全開啟的事情,到底是什麼回事?”聲音聽上去頗為惱火。

廟朝苦澀而接:“會主,我……也不知!”

“那之先,本主傳喚你那麼久,你為何都冇回覆?”聲音沉吟一下,一轉。

廟朝隻得老實而回:“會主,我……之先應該是被人襲擊了,我……纔剛醒來。”

“什麼?!”聲音有些驚怒。

廟朝欲語。

“立刻給本主回來說清楚!”聲音卻又已語。

“是!”

廟朝應聲後,一個蔚藍光洞就出現在了他身後,他一入,就消失不見了。

與這神秘的萬花界飾會會主一樣,九界所有知悉獸/獸城獸眼突然全部開啟的人們皆是陷入了震驚!

九界之中,一個又一個頂層會議隨即召開,就是妖界也冇有例外!當然,妖界那位壬戌妖帝這麼做,其實就是為了不讓九界生靈對妖界起疑!

一場規模空前的驚疑風波很快就席捲了整個九界!

可以說,九界其餘八大境氛氛眼一時之間全都加強了盯守!有的,甚至也已開啟了護城大陣!

同時,就是界壘之處,有的,也加強了限製,冇有長久道鑰的人們,都無法再偷越界壘了!而有長久道鑰的人們,甚至也已被限製了偷越時間,限製了偷越地點,限製了偷越人數!

由此可見,這場由一天齡完全開啟的獸眼風波已經對整個九界造成了無可估量的影響!

它,足以載入九界紀史!!

——————

天已亮。

巫馬藥閥。

巫馬莉莉之屋。

看到護城大陣又已消失,巫馬莉莉內心的迷惑是越來越多,她同時也在想到底要不要給姝主彙報一下。

她不停地踱著步。

倏然,一道白光和一道幽綠之光閃現來。

是殿琴兒和灰色帷帽少女姝。

一見人,心頭來不及震驚的巫馬莉莉立馬半跪行禮,出聲:“姝主九安!”

灰色帷帽少女姝淡淡一語:“起來吧。”

“多謝姝主。”巫馬莉莉恭敬站立來,低著頭。

灰色帷帽少女姝緩緩走到桌邊,坐了下來。而殿琴兒恭候她身旁。

巫馬莉莉目光自然對這個美到極致的白衣女人有著很大的好奇和震撼!

這是什麼人?看上去,境為深不可測!

“覺得她如何?”灰色帷帽少女姝隨意地對殿琴兒問來。

殿琴兒打量過後,纔回:“姝主,實話實說嗎?”

“廢話!”灰色帷帽少女姝冇好氣一接。

殿琴兒猶豫了一下,才語:“她身上有矔疏一族特有的一點氣息,想來,她是得到了矔疏一族的《矔疏疊法》。而能如此契合《矔疏疊法》的異族生靈,確實少見!若我猜測不錯,定是她之不弱心誌和她自身的白駒血脈起了很大的作用!姝主,你就是因為這個纔將她收為終仆的嗎?”

聽到這些話的巫馬莉莉心神大駭!

彷彿在這個白衣女人的眼中,她巫馬莉莉完全冇有秘密可言!這太可怕了!到底這是什麼人?為何她又對姝主如此畢恭畢敬?姝主她究竟有著怎樣的驚天來曆呢?

灰色帷帽少女姝不置可否,在瞥了一眼巫馬莉莉後,語來:“你想說的就這些嗎?”

殿琴兒又一次猶豫了。到了這時,她其實真的有些不明白自己這位姝主為何要讓她來這裡。雖然眼前這個巫馬莉莉資質不錯,但是像她這樣的女子,青塗一族有的是啊!

“姝主,像她這樣的,我妖界多得是啊!”最終殿琴兒說來。

巫馬莉莉緊張起來了,此時她也隱約猜測到這個白衣女人在妖界的地位極不簡單!

灰色帷帽少女姝聞言,一瞥她,接聲:“是嗎?”

殿琴兒閉嘴了,她清楚這位姝主不高興了。

灰色帷帽少女姝緩緩站起身來,對著巫馬莉莉說來:“巫馬莉莉,你抬起頭來,好好記住這位評價你的人。”

巫馬莉莉不敢忤逆,慢慢抬頭,慢慢看向殿琴兒,內心再一次震撼無比,她真是……美到極致的女人!在她麵前,我簡直就是……不堪入目了!

殿琴兒目光平靜,猶有思忖。

這時候,灰色帷帽少女姝再次出聲:“巫馬莉莉,在你麵前的這位,她乃是妖界青塗一族塗山一係的現任族長,塗殿琴。”

巫馬莉莉徹底呆了!

妖界青塗一族?那個妖界最為烜赫的青塗一族?還是塗山一係的現任族長?那不就是……塗頂至上嗎?這……我……姝主她到底是誰?竟然讓青塗一族塗山一係的族長如此畢恭畢敬?莫非姝主她乃是當今壬戌妖帝的……子嗣?可是整個九界從未聽說壬戌妖帝有子嗣啊!

我的天!

我到底看到了什麼絕世之秘?

“巫馬莉莉,她剛纔說得並冇有錯,在妖界,尤其是在青塗一族,像你這樣的,確實多得是!隨便叫一個出來,都能讓你感受壓力!那麼,本主給你妖約,是本主錯了嗎?”灰色帷帽少女姝像是問人,又像是在問自己。

巫馬莉莉聞言,皺起了眉頭,一股強烈的不甘湧上她心頭!最終,她咬牙一語:“姝主!我絕不會輸給青塗一族的人!”

話落,塗殿琴眼神忽然微縮,有了沉浸。

“哦,是嗎?那你倒是告訴本主,你憑什麼去贏整個青塗一族?是憑你所掌控的《矔疏疊法》嗎?嗬嗬嗬嗬……彆天真了,巫馬莉莉,本主不妨告訴你。像《矔疏疊法》這樣的術法,青塗一族的術法寶庫裡,多得是!”灰色帷帽少女姝再次打擊來。

巫馬莉莉心神又是一震,她不禁黯然失色,是啊,自己隻是獸界一個小家族出身,憑什麼去贏人家整個青塗一族?

但很快,她眼神就又恢複了光彩,語來:“姝主,我不憑什麼,我就憑姝主給我的妖約!”

話出,塗殿琴眉頭微皺,她目光似乎多了幾分正視。同時,在她內心也已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這位姝主,其實也是在借這巫馬莉莉來敲打她塗山一係!

她在告訴自己,此後塗山一係,得懂得收斂!

“很好,你還不算蠢!”灰色帷帽少女姝似讚非讚。

巫馬莉莉再次低下了腦袋,默候一邊。

塗殿琴這時出聲了:“姝主,不管什麼時候,我塗山一係都隻會忠於妖界!”

灰色帷帽少女姝朝她看來,深吸一絲,語來:“本主從未懷疑過你們的忠心,但是妖界終究需要繁榮!可不是一紀又一紀少卻了妖界種族!殿琴兒,你明白嗎?”

塗殿琴沉默了一下,才語:“姝主,你說的這個,我隻能保證在我還活著的時候塗山一係會去遵守。”

灰色帷帽少女姝嗯聲一接:“這就足夠了,妖界本就是適者生存,能者居之!本主從來不會反對一族獨大!”

“多謝姝主!”塗殿琴由衷而語。

灰色帷帽少女姝隨即又看向巫馬莉莉,說來:“巫馬莉莉,本主今天來你這兒,一是要暫時待你這裡,過會兒,你就給本主去安排,氛圍要安靜,禁止有人闖入!”

“姝主放心!安排絕對會讓姝主滿意!”巫馬莉莉心頭十分振奮,姝主要暫時住她這裡,那可是她天大的榮幸!

“嗯。二,就是本主打算讓你成為這獸/獸城的城主!”灰色帷帽少女姝語出驚人。

塗殿琴和巫馬莉莉都呆住了。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