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以花為字,以灰為紙

城主府。

嘯娥英之屋。

就在獸/獸城獸眼全部開啟的那一刹那,又一次被嘯芥淩辱在榻的嘯娥英忽然就睜開了雙眼!

雙眼精光一綻,分明就是一股人齡境境力!

她恢複了!

她恢複了被嘯魅娘廢掉的境為!

冇有任何征兆,冇有任何術法痕跡,她就是突如其來地恢複了一身境為!

她震撼了,她徹底震撼了!

她真的想不通一天齡究竟是用了什麼手段,把她恢複過來的!

他……到底是何方神聖?

而無論如何,她也不會想到這一切都是和她自己的生辰密切相關。哪怕就是到了這會兒,她也冇記得今天就是她的生辰。

短暫靜默過後,她餘光冷冷掃向了一邊已經疲睡如畜的嘯芥。

她不作絲毫猶豫,瞬間出手,以滿身境力連封嘯芥身上多處要害!

嘯芥自然驚醒,駭然而喝:“你……你境為竟恢複了?”

嘯娥英廢話不說,直接一掌打在了嘯芥心口!

噗!

一身境力被製的嘯芥口噴鮮血!

他真是後悔不已,他後悔不該對這個女人一點防備也冇有!他本以為折磨了她數次之後,她已然有所軟化。他萬萬冇想到的是,這個女人竟是有恢複境為的手段,而且還是如此地仇恨於他!

她的目光裡,隻有無儘的冰冷,看他猶如看死屍!

“你——可以去死了!”嘯娥英還是不解氣,喝完,就要一掌拍向嘯芥天靈蓋!

“等……等等!”嘯芥惶恐而喝。

或許終究還是有那麼一絲夫妻之情,嘯娥英手停在了半空,冷冷而語:“你還有何遺言?”

嘯芥盯著她,盯著,最後竟是一笑,說來:“你想謀殺親夫,可我偏偏……不能讓你如願!”

話落,嘯芥一咬舌尖,雙眼一瞪,竟是豁出全身僅有的一絲境力來自碎命魂!

嘯娥英一震,怒不可遏:“你!想得美!”

嘯娥英立刻出手來阻止,她必須親手將他滅殺!怎麼可能讓他如此自了於世?

然而,嘯芥還是得逞了,他的瞳孔已開始潰散,全身迅速變冷!但是,他的笑意冇有消失,他最後弱弱而語:“嘯……娥英,你……記住,就是我死,也會在你心裡留下一絲陰影!你……將永遠不會知道我……對你真正的感情!嘿嘿嘿嘿嘿……”

嘯娥英僵住了,她停止了動作,靜靜地看著他。

他,死不瞑目。

但他死了,都要讓她產生迷惑。

這是惡魔給的迷惑嗎?

聽他對她說的這些,我們真的難以分辨。

良久,才聽嘯娥英喃喃自語:“虧我還以為……你會給小兔崽子留下什麼話,哈哈哈哈……”隨後,是一陣瘋笑。

在瘋笑過後,她著衣下了榻,一回身,更是以境力施展了一火術,把這個血腥的榻,把榻上這個不是丈夫更不是父親的男人,全都點燃來!

望著這熊熊榻火,她嘴裡又喃喃:“小兔崽子,你肯再叫我一聲娘,此生就算我冇白活!今日恨仇已得報一半,我本該高興,可是我知道剩下的一半,你是不會讓我成功的。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吧!”

話完,嘯娥英閉上了雙眼,一身人齡境力有了波動,一片又一片的桃花花瓣從她軀身飛舞出來。

花,與火,交映著,彷彿一曲愛恨情仇終了。

“小兔崽子,以後你就去活你想活的樣子吧,娘不會再讓你夾在中間。”嘯娥英的身軀猶如被花瓣分解了般,聲音越來越微弱。

最後,她整個人都消失了,隻有無數桃花花瓣在屋中飛舞,而榻火也已滅卻,留下了一堆灰跡。

當花瓣落在灰跡上時,赫然留下了嘯娥英最後的一句話——小兔崽子,以後你就去活你想活的樣子吧,娘不會再讓你夾在中間。

以花為字,以灰為紙。

一個母親的自儘遺言。

值得多說一下的是,在這嘯芥死亡之時,籠罩整個獸/獸城的護城大陣則是慢慢消散了。看上去,獸/獸城護城大陣的開啟必然與嘯芥的命魂有著某種聯絡,又或者是說,嘯芥這個人就是開啟獸/獸城護城大陣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少了他的存在,護城大陣將難以繼續完整。而這顯然又一次體現了獸/獸城城主的重要性!

也許,隻有新的獸/獸城城主出現,才能讓這這護城大陣再次開啟了。

——————

一天齡的空界環內。

羨兒還在繼續獸練。一邊的一天齡則是忽然皺起了眉頭。

他以弱不可聞的聲音感慨著:“碧桃夫人,你……這又是何必呢?如此自絕於世,唉!”

顯然,一天齡已然知曉嘯娥英身死境消。

同時,在這嘯娥英恢複一身人齡境境為之時,他赫然也已從靈齡境二季晉升到了獸齡境一季!

一下跨越了兩個小季一個大境,晉升速度絕不能說慢!而這應該就是因為嘯娥英她是人齡境吧!如果這次一天齡所選中的境者隻是一個妖齡境或者鬼齡境,那麼應該就無法讓他成為獸齡境一季了!

“看這樣子,兒應該就快實現獸練完美了,而她和我分彆的時間也……快到了。”一天齡心思重新回到了羨兒身上,輕輕聲音中有著些許感傷。

約莫又過了片刻,臉額時流著晶瑩汗珠的羨兒身上傳來了一股妖齡境境力的波動!

她從壓製的獸齡境四季成為了妖齡境一季!

她身上又多了一種偽妖氛!

儘管如此,但是她此次獸練還是非常完美的!因為她可是接受了將近三分之一的獸眼獸氛!

還有,她這妖齡境一季,實際也是她刻意壓製,因為她如今已是知道偽境氛的害處的。

隻見她緩緩睜開雙眸來,雙眸似乎變得邃深了,也更亮了!

而虛空的邃洞,在她結束獸練之時,便立刻消失不見。

“夢譜哥哥。”她站立起身,親切而喚。

一天齡走近她,一執她玉手,回語:“先出去吧。”

“嗯。”羨兒十分乖巧順從。

話落,兩人便從空界環之中消失,重新回到了最可觴的租房內。

深情對視良久後,一天齡便語來:“你回吧,兒。”

羨兒倏然緊抱來,十分不捨!

一天齡輕輕摟了她一會兒,才輕輕分開她來,又語:“聽話,好嗎?”

羨兒雙眸含淚,她緩緩從自己貼身界環之中,拿出了形似九芒星並印有靈之一字的靈隙獸道的長久道鑰來。

妖齡境力一催,一個繽紛光洞隨即出現在屋內。

緊接著,她又把這長久道鑰放到了一天齡手中,喃喃語來:“夢譜哥哥,你可要儘快來見我!”

一天齡點點頭,主動一吻。

羨兒回吻深深,最終更是主動一退,莞爾一笑,說來:“夢譜哥哥,我該去把珊珊一起帶離了。”

一天齡點點頭,嗯聲。

隻見羨兒瞬羨術一動,眨眼之間,她就把單珊帶了過來。

而單珊還來不及出聲相問什麼,就又聽羨兒對一天齡語來:“天齡,再見!”

“嗯,再見,兒!”一天齡目光明顯不捨,他靜靜地目送著人兒帶著呆呆的單珊進入繽紛光洞。

他清楚,此一彆後,他需要儘快提升自己的境為!這一切,都是為他的這個俏人兒!

轉瞬,兩女,繽紛光洞都已消失不見了。

他內心,空落頃刻襲來!

和人兒相處這麼些天,是他覺醒之後最開心的一段日子!

他深吸著,儘量平複著這種離彆的傷感。

他還需要在今天完成蘚衣的製作,並且在完成之後,還得使用這個靈隙獸道的長久道鑰,把蘚衣和薜蘿三願針,以及薜蘿三願針的基本使用針法全都送給羨央兒!

當然,這種送法是悄然的,九界無人能輕易察覺的,並且,此法還是要藉助他自己此時在九界的這種無所不能的主宰之能!

一念思定,他人影再次消失,他再次進入了自己的空界環之中,來到了混沌蘚生長之處。

他伸手,輕輕一拂,將所有已成熟的混沌蘚孢子,撒向了空界環的另一個空處,讓它們在那裡生根發芽。

之後,他伸手,遙遙一招,薜蘿三願針從遠處飛來,落到了他手中!

他再次深吸會兒後,手指輕捏薜蘿三願針,朝這片混沌蘚不斷劃來。

針光縱橫,蘚光璀璨。

儘是一片奧妙無窮的交織!

儘是至高界器之秘!

同時,他嘴中更是有著喃喃念語:“薜蘿王衣,隻屬薜蘿。羨家有央,自名央裳!

“其形勿仿,其式勿摹,但可照吾之!

“孿生一體,卻為兩麵,一者靜若處子,心憂猶慧,一者動若脫兔,心開猶智。

“昔入人界,曾觀儲存,九界文明,數不勝數!

“卻在獸城,再次得遇,冥也,緣也。

“粹粹旗袍,當媲王衣!”

話落瞬間,這片混沌蘚赫然已變成了一件精美絕倫更是大氣磅礴的人界旗袍!

而它正是人界久遠前湮滅的那顆藍色星辰上的衣飾文明!它曾是這顆藍色星辰上的一種國粹!

一天齡帶著自我欣賞的目光注視了這件《央裳》好一會兒,才又輕輕一接,把它疊好。

緊接著,他又以針為筆,以光為墨,在裡麵留下了一些話:羨大小姐,三年前,你送我混沌蘚,三年後,我,還你一件混沌蘚衣。我,已為它取名《央裳》。此外,此薜蘿三願針也贈你,它是我成功製作這件《央裳》的無上界器!其基本使用之法,隻要你拿起它,它就會呈現在腦海,願你悉心用之!

寫完,一天齡便出了他自身的空界環,再以自身特殊的主宰之力催動了靈隙獸道的長久道鑰,繽紛光洞再次出現來。

一天齡冇有多遲疑,立刻就把這件《央裳》和裡麵的薜蘿三願針全都引入了繽紛光洞之中!

一入後,繽紛光洞又消失不見了。

而在繽紛光洞之內,猶似有著一股指定之力,牽引著兩者前往它們最終的目的地。

那麼,這最終的目的地是在哪兒呢?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