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你是我們一統九界的希望!

“你把他腦識探一下。看看萬花界飾會的那個會主,究竟是什麼模樣。”灰色帷帽少女姝緊接又語。

殿琴兒應是,伸手一按廟朝腦袋,施展起她的探識之術來。

未過多久,殿琴兒便收手,回覆來:“姝主,萬花界飾會的這個會主手段不比我差,此人早已施展了一種隔絕之術,將自身容貌時刻隱匿起來了,讓人難以探悉。”

灰色帷帽少女姝沉浸了會兒,才語:“算了,你把他先封起來吧。”

“是。”殿琴兒應聲後,一手隨意而揮,隻見地上的廟朝頓時消失不見,猶如被隱藏起來了!隻是這種隱藏,灰色帷帽少女姝說的卻是一個封字,也許這種隱藏之法其實更是某種封印之術吧!

“姝主,接下來要做什麼?”殿琴兒輕聲問來。

灰色帷帽少女姝緩緩接聲:“你再帶我去一個地方。”

“哪兒?”

“城的最西邊,邃潭。”灰色帷帽少女姝沉吟良久之後,答來。

殿琴兒微微一愣,應是,以壓製的人齡境力將灰色帷帽少女姝輕輕攜起,頃刻帶離城主府。

冇過一會兒,兩人便出現在了城最西邊的邃潭邊!

看著幽不見底的邃潭,殿琴兒卻是有了某種驚疑。而灰色帷帽少女姝的眉頭則是皺著,彷彿心裡有著不小的困惑!

“這邃潭比起曾經,怎麼會變得這麼深了?曾經我來這獸/獸城獸眼獸練之時,它雖然也很深,也很讓人恐懼,但是遠冇有現在這樣深不可測,直令人心悸不已啊!”

殿琴兒猶似在回憶。

試想一下,一個如今已經是神齡境四季的女人,她竟是在她自己還是獸齡境的時候,就已見到過這個邃潭,可見,這邃潭存在之久,是相當遙遠的!

並且,聽她剛纔話語,邃潭還在自我變化!

“姝主,你知道這邃潭是什麼嗎?”忍不住時,殿琴兒問向灰色帷帽少女姝。

灰色帷帽少女姝緩緩而語:“這東西在整個九界是一種唯一,彷彿……它又不像是九界的!”

“不是九界的?姝主,九界之外真的還存在另外的界嗎?不會吧?如果真有,九界無數紀元以來,為何從未有過一絲記載呢?”殿琴兒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灰色帷帽少女姝搖搖頭,語:“這是未知之數。”

殿琴兒沉默會兒,問心中最迷惑的:“姝主,你……為何突然要來這兒?”

灰色帷帽少女姝雙眸注視著邃潭潭麵,許久未語。

殿琴兒也不敢再多問,靜靜一退後邊,讓人獨自沉思。

“不是本主突然要來這兒,而是它在最近的一個時間點,無緣無故地閃現在了本主的腦海。”灰色帷帽少女姝最後緩緩而語。

灰色帷帽少女姝所說的這個最近時間點,其實正是那天一天齡和羨兒離開之後,邃潭潭麵閃過那一道幽光之時!(可參見首卷127章)

聞言,殿琴兒明顯一震,無緣無故出現在姝主腦海?難道這邃潭和姝主有著某種絕密關聯?會是這樣嗎?如果是,又是一種怎樣的驚天絕密呢?

就在殿琴兒不斷思忖之時,灰色帷帽少女姝邁動了腳步,她準備進入這邃潭!

殿琴兒一見,卻是大驚失色,急忙阻攔來,語:“姝主,不可!這邃潭讓人沉陷不回的事情,都是真的,從來冇有生靈再回來過!你不能冒這種險!”

灰色帷帽少女姝沉默了一下,接聲:“但本主有種奇怪感覺,它彷彿……就是在等待本主進入!”

殿琴兒怔了怔後,還是阻攔著,她語:“姝主,你來這城是為了獸眼獸練之機,怎麼能在這種時候為這種事情分心呢?還有,姝主,我說句你不愛聽的話,如今的你,可不是你一人,你身上肩負著我妖界的未來!你是我們一統九界的希望!陛下(壬戌妖帝)若是知道你如此亂來,先不說她會剮了我,也會把你重新凝聚!姝主,聽我的吧,我們立刻離開這兒!”

灰色帷帽少女姝遲疑了。

“姝主!得罪了!”殿琴兒真是怕她出什麼意外,隨即就強行將她帶離了邃潭!

而此一離,她也和一天齡一樣,要很久很久才能再次來到這兒。

——————

深夜。

子時到來之前。

最可觴。

一天齡和羨兒所租之房。

軟榻上,羨兒安然而睡,一天齡守在旁邊。而讓她先睡上幾個時辰,自是他想讓她在接下來接受獸眼獸氛之時更有利。

還有,他已決定這次讓她在自己的空界環內進行獸練,他可以憑空把獸/獸城獸眼全部開啟時的獸氛直接引入空界環內,就像他三年前對神界的歌詩愛所做的那樣。當然,那一次還是有些差彆的,畢竟神界歌詩愛的軀身極為特殊,這種特殊可以讓他更好地將境氛引動。

而他之所以要讓羨兒在空界環內進行獸練,最主要還是因為灰色帷帽少女姝!因為他不想羨兒和灰色帷帽少女姝同時待在獸眼之內!畢竟灰色帷帽少女姝已和他說過,會用他的兒來威脅他自己!

同時,這次,他也打算自己在空界環之中完成蘚衣的製作。空界環的隔絕效果對如今的他來說,是最好的!當然,他的人進入空界環煉製也不是時刻都可以的,就目前而言,他需要在自己擁有生靈主宰力之時!也就是他選中的這個生靈生日的這一天!

總而言之,他身上的覺醒奧秘,一時半會兒也難以述儘,畢竟他自己現在也是冇有完全弄清楚。

就在一天齡深情守視之際,他心口的蓋印環圖閃現了一道幽綠之光!

緊接著,他便聽到了灰色帷帽少女姝的冷冷命音:“獸眼全部開啟還要多久?”

一天齡迴音:“姝小姐,子時到來之時,便會開啟。”

灰色帷帽少女姝聽後,怔了怔,很快就回想起三年前靈靈城靈眼再次全部開啟之時,那時,好像也是子時!

“為什麼是子時?”灰色帷帽少女姝冷冷追問來。

一天齡猶豫了一下,纔回:“因為這一天正式開始。”

灰色帷帽少女姝哼了一聲,不再言語,結束了和一天齡的命式溝通。

一天齡吐了一口濁氣,目光再次凝視起榻上人兒來,她依舊睡得香甜,模樣格外動人!

屋外,夜空星辰點點。

偶爾,似有流星閃過。

不知不覺,子時終於到來!

城獸眼空間內,原本冇有完全開啟的獸眼倏然全部打開了!

洶湧澎湃的獸氛頃刻就充滿了整個空間。

這些獸氛,絕對是整個九界最純淨最濃厚的!

隻見白光一閃,殿琴兒現來,緊接著,又是一道幽綠之光,灰色帷帽少女姝現來!

看著眼前果然全部開啟的獸眼,灰色帷帽少女姝內心充滿了震撼,震撼之中,猶有凝重!

在這一刻,她對一天齡的忌憚到了無以複加!

一個靈齡境二季竟是可以輕易開啟九大氛眼!

這在九界無數紀元以來,可是從未有過記載!到底到底到底這個一天齡是什麼來曆呢?!

一邊的殿琴兒儘管也是無限震撼,但她很快回神,說來:“姝主,快,趕緊獸練吧!我會儘最大努力,把整個獸眼空間封實,不讓其餘八界頂層第一時間知悉!”

說完,殿琴兒雙手連施數道強印。霎時,隻見白光大綻,一道道強悍無比的封之境力直接就把整個獸眼空間一層又一層籠罩!

就是獸眼外圍,本是在守衛獸眼的城主府守衛也已儘皆失去了意識,他們全都站立不動,猶如被定格了一般!

與此之時,殿琴兒身後更是亮出了九條巨大無比的雪白狐尾!

儘管這狐尾看上去是某種術法表象,但是卻也能立刻讓我們明白,這個殿琴兒她就是青塗一族最強的九尾之身!

她這次陪伴灰色帷帽少女姝來到城,就是為了確保灰色帷帽少女姝獸練完美!同時也是要儘力延緩其餘八界頂層知曉獸眼開啟的訊息!

灰色帷帽少女姝聞言後,也不再多想,立刻開始獸練。

然而就在兩女都在全神貫注地做自己的事情時,最可觴,一天齡和羨兒所租的房間內,軟榻上的人兒已經不見,守視的一天齡也已不見。他倆此時此刻已然身處空界環之中。

空界環無邊無際,但在其中一處,卻是赫然有著一片數丈大小的金色苔蘚!

不用說,這就是三年前羨央兒送給一天齡的那一小塊混沌蘚繁衍而來!

三年時光過去了,它在空界環內果然生長得很好。這要是擱在其他地方,那絕對是衍變不成這麼大的!

在混沌蘚邊,被一天齡已喚醒的羨兒已閉目盤坐。空界環虛空更是有一個邃洞在源源不斷地湧來獸眼獸氛!這些獸氛全都圍繞在羨兒周身,供她獸練!

看著人兒一點一滴地接受著獸氛的洗滌、灌溉,站立一邊的一天齡很是欣慰,他忍不住喃喃自語:“兒自身的底蘊確實很好,儘管她身上存在著偽獸氛,但是這種影響還是難不倒她啊!”(偽獸氛可參見首卷47章)

看上去,他並不急於製作蘚衣。

也許,他需要確保人兒獸練不出任何意外吧!畢竟在此時的獸眼之內,還有一個底蘊更是驚人的灰色帷帽少女姝!

一旦讓她立刻察覺獸氛莫名減少,她肯定會驚疑。而一驚疑,她就說不定又會動用什麼追查,或者阻攔術法來!

事實上,在隨著時間的點滴流逝,灰色帷帽少女姝就已察覺來了,隻是她不想分心,她必須確保此身獸練完美!

還有就是,她也有發現這減少的速度是快不過她接受的速度的!

而這應該主要是因為羨兒身上有偽獸氛,導致其獸練會有阻礙。一受阻,其接受速度自然會變慢,由此虛空邃洞獸氛湧來的速度也會因她的情況而變緩。這一點,自然是一天齡所為,他明白不能操之過急,得符合人兒對獸氛實際需求!當然,兩女之間的底蘊差異,也是原因之一!

三年前,一天齡曾經就對羨兒說過,灰色帷帽少女姝要比她強!就是現在羨兒擁有四闕息照易天、九香守絲和一式《有詩式》等加持,她實際也仍舊難以媲美灰色帷帽少女姝!

這灰色帷帽少女姝,可以說,目前就唯有神界那個小女孩歌詩愛可以與她一較長短!

哦,對了,麵對獸眼獸氛莫名減少,殿琴兒也是有察覺的,儘管她迷惑,但是她卻明白眼下最重要的是什麼。眼下,就隻有姝主獸練的完美纔是重中之重!所以,她也選擇了暫時忽略。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