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0.定照永印

時間很快就來到了三月末的前一天。

在這之前,巫馬莉莉已經徹底接手了漆雕藥閥。

除此之外,整個獸獸城內並無其他大事發生,一切都好像平靜無波。

當然,護城大陣的光罩,仍舊冇有消失。

其餘八界頂層雖然有不解,但都冇有立刻發難,皆先是選擇了向龍寰詢問和暗中查探!

而極度相信嘯魅孃的龍寰,他則是頂住了重重壓力,給了八界頂層們一個含糊其辭的解釋:隻是測試大陣而已。

測試大陣?

九界每一座護城大陣,可以說,都是九界先輩們一代又一代完善的結晶!

其功效根本就不會存在什麼嚴重缺陷!

其餘八界頂層們自然不會相信這種話!

一時之間,為了查探真相,整個九界已是暗流湧動!

龍寰雖然被大陣之事弄得頭大,但他卻又不得不先處理龜族玄策斷子絕孫之事!因為他龍寰目前正需要這位龜族甦醒者的支援!

要知道,在麟頂老姥極滅後,獸界實際就屬這位龜族甦醒者輩分最大,威望最高!

當然,其境為也可與他龍寰相當!

——————

三羹園。

下午。

清風徐來,遊人零散。

一天齡和羨兒再次逛到了這兒,而在兩人不遠外,單珊和須寒問一前一後地走著。

“夢譜哥哥,你讓他倆和我們出來的這個用心,恐怕是要白費了。”羨兒瞥了一眼須寒問和單珊,歎來。

一天齡笑了笑,接聲:“兒,有些心意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見效的。”

羨兒聽而卻是有些難過了,她喃喃來:“夢譜哥哥,過了明天,我們就要……分開了。”

一天齡停下了步伐,注視她來,輕聲一語:“兒,答應過你的,我,會做到的!”

羨兒偎向他懷中,喃音低迴:“知道了。”

一天齡雙手攬住了她,也有些惆悵。他需要儘快提升自己的境為了,不然,真冇法去她家正式提親!

在靈界靈仙城,靈齡境隻是螻蟻。

儘管她可以不在乎,但是他卻不能讓自己壞了她的名譽!

她可是靈界赫赫有名的頂層千金!

是羨家的絕世寶貝!

他需要來真正做好一片綠葉,以此來守護她這朵嬌豔無雙的紅花!

就在兩人陷入離愁之時,遠處,茵茵草地上,走來了一位白衣女子!

她步履輕盈。

她衣裙飛舞。

她身貌竟是有點像單珊!

她直朝須寒問走來。

須寒問一見她,雙眼猛地瞪大,一臉難以置信!

單珊亦是如此。

隻聽須寒問顫抖而語:“貞……貞妹!”

白衣女子目光平靜,在來到人身邊時,淡然接聲:“你——可是須寒問?”

須寒問心神這纔有所醒轉,但醒轉後卻是黯然而回:“你……你不是貞妹!不是!”

白衣女子看著他痛苦的表情,冇有再出聲。

旁邊單珊這時冷喝來:“你是誰?為何要變化成我姐姐的模樣?”

白衣女子凝向她,淡聲而回:“我叫塗貞貞,可不是漆雕貞。”

單珊聽而緊皺眉頭,又問:“你……到底想乾什麼?”

塗貞貞這時卻是看向須寒問,語來:“我奉命前來接你入妖界,走吧。”

話落,一個九芒星光案呈現在了塗貞貞身後,這光案分明就是獸界的序壇!

須寒問和單珊都呆了起來。

“還要猶豫嗎?”塗貞貞見人不動,又語來。

須寒問真是心緒不寧,他無從回答。因為眼前這個塗貞貞簡直和他的女人漆雕貞一模一樣!就是這聲音也不差絲毫!

“是要放棄離開嗎?如果是,那我這就回去覆命。”塗貞貞淡淡的語氣裡彷彿藏著一種不近人情!

並且她說完,就要邁入序壇去。

“等等!他要去妖界!”單珊這時立刻說來。

塗貞貞停步,卻未回頭,也未語。

“你還愣著乾什麼!趕緊和她離開!”單珊隨即就嗬斥起須寒問來。

須寒問深吸一下,接聲:“珊珊,你要多……保重。”

“我不用你操心!你隻管照顧好你自己就行!”單珊撇過身,不再看他。

須寒問隨即就朝一天齡和羨兒大聲一語:“閣下,羨小姐,你們也保重!”

一天齡微微一笑,頷首。

羨兒則從塗貞貞身上回神來,笑回:“珊珊會等你來看她的!”

話出,單珊臉色微紅。

須寒問瞥見了,有些失神。

這時的塗貞貞目光停留在了一天齡和羨兒身上,似有思疑。

“他倆是誰?”塗貞貞出聲問來。

須寒問回神,接聲:“羨小姐乃是來自靈界靈仙城羨家。她身邊的是她的未婚夫,一天齡閣下!”

塗貞貞心神有震,但語:“走吧。”

“好。”須寒問跟著塗貞貞走進了序壇,很快,兩人和序壇都消失不見。

而一天齡和羨兒也已來到了單珊身邊。

“珊珊,彆難過了,以後你和他肯定還要見麵的。”羨兒安慰來。

單珊低身一禮,語:“主,我……先回最可觴了,你們逛吧!”說完,人就轉身而去。

羨兒不由一歎。

一天齡攬過她,輕語:“她需要一個人靜靜。”

羨兒嗯聲一轉話題:“夢譜哥哥,剛纔那個女人,她的身貌確實是變化過的,對不對?”

一天齡笑應:“兒,你該相信自己,你可是練會了四闕息照易天啊!九界生靈想要在你麵前變化而不露絲毫端倪,那可是很難很難的!”

羨兒雙手環抱著他來,回:“夢譜哥哥,你又故意和我扯其他,你明明知道我不是想問這個!”

一天齡失笑,一語:“好好好,我,說。剛纔那個女人所用的變化之術確實有些特殊,她那是一種變化之後,就很難再恢覆成原來模樣的變化之術,如果我冇猜錯,它這種術法應該叫《定照永印》。”

“定照永印?”羨兒喃喃來。

“嗯,定照永印,屬於妖界青塗一族的絕學。據我所知,此術法的創造者曾是企圖讓一個練得息照易天的境者再也無法變化,纔打算去創造一種遏製之法的。可惜,他失敗了,他太低估息照易天的強大了!最終,因為不捨這份創造心血,他就又把這份心血衍變成了一種完整定製生靈身貌的術法!當然,這種定製隻是對尋常生靈而言。唉,一次定製,終身無複!讓九界生靈幾乎再也冇有恢複原來模樣的機會!可以說,它屬於九界禁術!”一天齡敘述著。

羨兒聽得震撼,但接聲:“夢譜哥哥,剛纔那個女人她是青塗一族的?”

一天齡點點頭,有些黯然說來:“兒,也許這一切,我,是始作俑者。我,真的不該和她(灰色帷帽少女姝)去多嘴。”

“夢譜哥哥,你為什麼要這麼說?她?她是誰?”羨兒顰眉蹙額,問來。

一天齡沉默了一下,才語:“兒,你記住,三年前靈靈城的那個姝,你一定要去提防她!不要輕易去和她接觸!她……也許比我想象的還要強大!”

見心愛之人說得非常嚴肅,羨兒乖巧地點著頭,嗯聲一接:“放心吧,夢譜哥哥,你的囑咐,我肯定會好好遵守!”

一天齡欣慰一笑,一轉話語:“好了,我們回最可觴吧!今夜子時來臨之時,你將接受獸眼獸練!”

羨兒很是迷惑,欲問。

一天齡卻對搖搖頭,語來:“不要問了,將來某一天,我,會讓你進入我所有的腦識之中,瞭解一切的一切!”

羨兒呆了呆,忽然一笑:“夢譜哥哥,若是這樣的話,那將來有一天,我也要讓你進入我所有的腦識之中,讓你瞭解全部的我!”

一天齡不由一笑,語來:“全部的你,我,現在已瞭解,餘下時光,我,隻想讓你幸福和快樂。”

羨兒內心甜如蜜,喃喃而應:“好!餘下時光,就讓我們一起幸福和快樂!”

一天齡鬆開人兒來,拉起她玉手,邁開來。

十指相扣,一對璧人,歲中漫行。

一園茵草,十界來光,自印永恒!

——————

城主府。

獸眼空間外圍。

守衛繁多。

廟朝一個人來到了這兒。

在替嘯魅娘保護嘯芥的這段時日裡,廟朝是從嘯芥嘴裡得到了一個重要訊息的。那就是,嘯魅娘之所以讓嘯芥在她走後開啟護城大陣,那就是因為她嘯魅娘對獸眼有某種擔心!

然而,在這獸眼外圍觀察了很多次的廟朝,卻是半點異常也冇有發現。

此時,在他內心不禁納悶,難道一切隻是嘯魅娘自己疑神疑鬼不成?會是這樣嗎?

想著想著,他又離開了這外圍,想再找嘯芥仔細探探。

也就在他剛走到一處空廊口之時,一道白光閃來!

廟朝心神一震,剛要回身,卻是隻覺頭暈目眩,渾身無力!

他大駭!

他想要振作,想要掙脫這種突然而來的睏意束縛!

可是,一切都為時已晚!

他倒下的一瞬,就隻見一個極其妖嬈的白衣美女人出現在他旁邊!

論身貌,這女人絕對不輸於羨兒!

甚至,她身上的成熟之韻,都遠不是此時的羨兒能比的!

還有,她的境為,完全可以和宛若天媲美!

那麼,她是誰呢?

隻見一道幽綠之光隨即從她身上閃現,影一立,人一現,正是灰色帷帽少女姝!

“姝主,這傢夥要處理掉嗎?”白衣女人恭聲問著,

灰色帷帽少女姝瞥了一眼地上的廟朝,一回:“算了,此次本主隻是為了獸眼獸練。”

白衣女人稱是,接聲:“姝主,那現在就進獸眼那邊嗎?”

灰色帷帽少女姝語:“不急。殿琴兒,你先把境為壓製一下吧。儘管現在不是獸/獸城獸眼全部開啟之時,但是開啟了護城大陣的獸/獸城,其城應絕對不可忽視!哪怕你隱藏得再好,它都有可能發現你!還是繼續和這獸界玩默許遊戲吧!”(可參見首卷24章)

“是,姝主。”

白衣女人殿琴兒隨即就將一身神齡境四季境為壓製到了人齡境一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