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嚼嚼丹。

競賽場。

整個場麵顯得十分安靜。

虞胭柔取消盤問的旨令,去得很及時,並冇有引起場內騷動。

不過,三山的動員動作還是讓很多人有了警惕,尤其是站在靜候區對局麵選擇靜觀其變的。

而虞胭柔在把那捲靈言法旨拿給那八位城使看過後,便再次出現在了主看台上,揚聲而語:“18位靈眼名額獲得者,請你們聽好!靈靈城靈眼開啟盛事將暫時向後推遲十八天,待第十九日來臨再作正式宣佈!現在全場散離,請所有非城主府人員有序離開城主府!”

話出,滿場嘩然!

要推遲十八天?

這是怎麼回事?

數息後,靜候區內一個冷冷聲音揚起:“憑什麼推遲?”

聲落,卻是所有人皆可聞。

眾人齊望,赫然是那個戴著灰色帷帽的少女!

虞胭柔目光微縮,接聲:“你想知道?”

“廢話!”灰色帷帽少女依舊聲冷。

虞胭柔卻是微微一笑,語來:“姝小姐,推遲乃靈界頂層決議!”

話落,再次讓全場震驚,疑惑不解!

天,竟是靈界頂層決議!

遙不可及的靈界頂層竟親自來決議靈靈城這一次的靈眼盛事了!

這其中到底有著什麼玄機呢?

“有何憑證?”灰色帷帽少女很快回神,冷問來。

虞胭柔微微一歎,接聲:“姝小姐,雖然你並非靈界之人,但本主還是願意讓你,以及其他幾位競奪名額者一窺我靈界靈言!”

話落,就見虞胭柔手上光芒一閃,那捲界卜靈言赫然就浮現在了空中!

緩緩地,它打開來。

刹那,光華四射,耀眼奪目!

一行古老的篆字隨即出現在了所有人眼前:

靈靈城靈眼開啟盛事向後延遲十八天,待第十九日來臨再作宣佈!

全場寂靜無聲,彷彿所有人都已被這卷界卜靈言所綻放的卜壓給徹底震懾!

全都無法回神!

隻有一人,從始至終都在閉目眼神,並未去看這一行字。

他,就是一天齡!

他,已起身,準備朝競賽場出口走去。

“喂!你去哪兒?”羨兒回神,問來!

一天齡回了一句:“有點餓了,想去吃點東西。”

羨兒一愣,一笑,跟上,語:“身為境者,你竟然還這麼有口腹之慾!給,這是我家的嚼嚼丹!”

一天齡瞥著她遞來的東西。

這是一枚流光溢彩的銀丹,看上去像某種奇珍異果的薈萃,十分誘/人!

“乾嘛?還嫌氣?哼,告訴你,這嚼嚼丹,一般人,我纔不會給呢!你到底吃不吃?”羨兒見一天齡皺著眉頭,頓時有些惱怒了。

誰知,一天齡卻出聲了:“再給我一顆。”

羨兒呆了一下,帷帽下的臉漸紅,但她還是從身上界環中又拿了一顆,遞來。

一天齡接過,看向她,笑回:“謝謝。”

羨兒的臉更紅了。

她感覺這光頭笑起來真的挺好看的!

“羨小姐,你姐姐現在不管你了嗎?”一天齡再次朝出口邁開了。

羨兒在旁跟著,回:“哪有!在這靈靈城無論我走到哪兒,她都能立刻出現!現在,她不過是無暇分身罷了,畢竟出了這麼大的事,她得和其他幾個城使一起幫助虞城主穩住當下局麵!”

一天齡似歎了一下,接聲:“羨小姐,其實我是想說,你這麼跟著我,不合適。”

羨兒一哼:“你這人拿了我東西,竟還想趕我走!休想!”

一天齡不再說什麼,繼續走。

羨兒寸步不離。

對她說來,來到這靈靈城,最有意思的事,隻有一件!那就是遇到了旁邊這個神秘的光頭!

他好像從始至終都冇有煩心事,一言一行,都格外寧靜。

到底他是什麼來曆呢?

不行,本小姐一定要套出來!

懷著這樣的心態,羨兒跟著一天齡走出了城主府,來到了大街上。

忽然,一天齡停下,說來:“羨小姐,我,考考你,你能聞出這附近哪裡的飯菜最香嗎?”

羨兒一聽,不禁立叱:“你這是在罵我(狗)!”

一天齡失笑而回:“那也是你先拿這嚼嚼丹來戲弄我。”

羨兒心中雖惱,但嘴上卻是笑來:“我怎麼戲弄你了?”

一天齡接話:“這嚼嚼丹雖然確實有一些強身健體的作用,但是絕大部分的功效還是用於你們女孩子的美容養顏。”

羨兒一哼:“你果然又知道!說,你到底是什麼人?是不是以前偷偷到過我們家?不僅偷走了我們家的絕學,還偷走了我們家各種寶丸寶丹!”

一天齡似歎了一下,一語:“羨小姐,我,被你氣飽了。現在,想找個巷子去打會兒盹,請你自便吧!”

說完,一天齡就瞅了瞅四周,然後就朝一條不起眼的小巷走去。

羨兒當場跺腳,咬牙切齒,臭光頭!

惱歸惱,羨兒最後卻還是鍥而不捨,決定繼續跟著!

然而,當她看見一天齡真的像個乞丐一樣隨意躺在小巷角落裡時,她是真的有點懵!

這光頭,到底是故意做給本小姐看的?還是真的習以為常?

“喂!”

一天齡冇有應。

“一天齡!”羨兒又叫來。

一天齡還是背躺著,冇有應。

羨兒終於賭氣了,她隨即走到了一邊,閉目盤坐起來。

她就要和他耗著!

看誰耗得過誰!

如此,一個靈界茁茁嬌女,就這樣默默陪著一個剛相識不到一天的男子,在這個毫不起眼且有著積雪的小巷角落裡,在這個看上去有些不和諧但卻又顯得十分奇異的景緻中!

片刻之後,一天齡的眼角似乎動了一下。

而在虛空,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正在盯著這一幕。

“小主子,我們回吧!”這是銀袍老婦人的密音。

“嬤嬤,我想記住他。”

銀袍老婦人似猶豫了一下,纔回:“小主子,這人太詭異了,回去之後,我會稟報兩位至上。”

“不,嬤嬤,你不要告訴爹爹和孃親,不要。”

銀袍老婦人皺眉,問:“為什麼?”

“嬤嬤,我就是想自己記住他。”

銀袍老婦人沉默了一下,語:“好,嬤嬤聽小主子的!可以回了嗎,小主子?”

“嬤嬤,我長大了後,你說他會認得我嗎?”

銀袍老婦人怔了怔,失笑:“小主子長大後,是絕對大不一樣的!”

小女孩歌詩愛沉默起來。

“小主子,好了,我們真的該回了。”

小女孩再次望向下麵的一天齡,最後嗯聲。

虛空一陣無聲波動後,兩人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