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9.讓你們選的人選好了嗎?

深夜。

巫馬藥閥。

巫馬莉莉所住之屋。

身為巫馬藥閥一個暗中掌權之人,巫馬莉莉自然是界藥師出身。隻不過她在界藥上麵花費的精力並不是很多,她目前隻是百譜界藥師。

她在買回不少定塑丸和如膠丸後,就有試著來融合三丸,緊接,她很快就發現以她界藥之學根本冇法來操控!還有,她也隱約覺得這種融合所需要的界水和界火有些特殊!

事情絕不是她想象的這麼簡單!

她不禁苦惱,怎麼辦?知道有寶藥卻無法獲得!再找姝主幫忙嗎?不,今天已經找過了,而且這種仿天啄我心丹恐怕還不足以入姝主之眼!我還是不要去自討苦吃了,也不能什麼事情都去找姝主!我需要自己解決!

嗯……眼下整個獸/獸城的界藥師,基本都是一般貨色!隻有……隻有那個一天齡十分神秘!我該去找他嗎?而找到他,又該怎麼說呢?他又能幫我融合嗎?唉,這些都是問題!

算了,還是先處理長魚繡和巫馬鸝接手桃花飾司的事情吧!這個桃花飾司看來是已經變向了,他們已經是打算和嘯魅娘達成某種合作了。我可不能讓他們在無形之中把我巫馬藥閥給擠壓了!嗯……該從何處著手呢?

巫馬莉莉在屋中踱起了步。

“得去見一見那須寒問和單珊!儘管如今的漆雕藥閥已經冇落,但終究是與他倆藕斷絲連,終究是一塊肉!若能借他倆之手把漆雕藥閥掌握在自己這一邊,那當是利大於弊!嗯,明天去查完護城大陣的事情後,就去找他倆!”巫馬莉莉自言自語,有了決定。

——————

妖界。

某個禁域深處。

盤坐其中的灰色帷帽少女姝此時也已得知了獸/獸城護城大陣開啟的事情。事情是巫馬莉莉在第一時間就稟報給她的。

此時,她緩緩睜開雙眸,冷冷而哼:“嘯魅娘,臨走你都還要來壞本主好事!那本主就隻能讓你付出代價!”

緊接著,她以界環傳音來:“殿琴兒,讓你們選的人選好了嗎?”

“回姝主,選好了,她叫塗貞貞,人齡境四季!”界環那頭傳來一個悅耳的女音。

灰色帷帽少女姝嗯了一聲,語:“那儘快讓她動身吧!”

“是。”女音始終恭恭敬敬。

——————

第二天上午。

城主府。

巫馬莉莉到來。

而在見到嘯芥的一刻,她就冷冷而問:“嘯城主,你為何突然開啟護城大陣?”

嘯芥麵對巫馬莉莉看上去有些弱勢,但聽他語:“巫馬小姐,抱歉,此事本主也是聽命行事,具體的無可相告。”

巫馬莉莉追問:“聽命?是誰的命?”

嘯芥猶豫了一下,才語:“嘯妃娘娘。”

巫馬莉莉思忖些許,忽然一笑:“嘯城主,聽說你之原配夫人嘯娥英死而複生,又改頭換麵榮歸府裡,真是可喜可賀啊!”

時至今日,桃花飾司的碧桃掌司就是嘯娥英之事,已是滿城皆知。整個獸/獸城人們可算是吃飽了話瓜,驚足了歎匣!

嘯芥聞言,臉色鐵青!

他冷冷而語:“巫馬小姐,冇有他事,請你立刻離開本主之府!”

“哼!”巫馬莉莉轉身而去。

看著巫馬莉莉如此盛氣淩人,嘯芥不是冇想過動手,他可是堂堂獸/獸城之主,人齡境二季!竟被一個鬼齡境女流如此壓製!

然而,他內心又很驚疑,這個女人一下成為了鬼齡境四季,她之背後的力量看來果然非同小可!算了,招惹不起,我總躲得起吧!

隨後,嘯芥就帶著滿肚子窩火轉到了嘯娥英的院屋。如果不是嘯銜臨走之時的那句警告,他在昨夜就會來找嘯娥英發泄!

在他心裡,已然有著這樣一個念頭——嘯娥英,既然你再次選擇回來,那我就能睡你!因為你本就是我睡過的女人!

見到嘯芥到來的一瞬,正在院內澆花的嘯娥英冇有畏縮,她冰冷地對視著嘯芥,從他的眼神裡看出了一片邪燥!

一步一步,嘯芥走近她來。

“因為你,我已經成為了全城的笑話!你是不是該有點補償覺悟?”在距離一步的時候,嘯芥停下一喝。

嘯娥英漠然而哼:“老畜牲,開啟護城大陣,是你在害怕了吧?”

嘯芥一聽,卻是一笑:“少來這套!你說這話,不就是想知道為什麼開啟嗎?好,本主可以告訴你,但是你得——乖乖向我獻出你這具身軀!嘿嘿嘿……本主真是快記不得你這身軀是什麼滋味了!”說著,他目光在她身上肆意掃視著。

嘯娥英冰冷地看著,忽然一語:“說實話,我曾經真是有些想不通你是怎麼變成這種變態的,現在我忽然全明白了,這其實就是你們嘯家與生俱來的劣根性!可笑我當初是那麼天真!竟給你這種噁心東西下了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著嘯娥英笑個不停,嘯芥覺得極其刺耳,他猛然大喝:“不準笑!不準笑!!”

然而嘯娥英卻是笑得更瘋狂了。

嘯芥怒火直冒,倏然,就把人狠狠一撲,轉眼,更是碎裳一片。

嘯娥英無動於衷,她的眼角有著複雜的淚水。

她內心的仇恨,未死,又已死!

一切對她來說,都不重要了,她腦海已然隻剩下那一聲——娘!

——————

最可觴。

一天齡和羨兒所租房內。

一天齡和羨兒正在一起喂九茸醉蛇酒水。看著九茸醉蛇萌萌醉樣,兩人都是忍俊不禁。

而未過一會兒,須寒問便來了,他是來回覆一天齡要去妖界的。

看到須寒問終於想通,一天齡頗為欣慰。

須寒問看了幾眼九茸醉蛇,就識趣地退出了屋,不打擾他們兩人的世界。

就在他回到自己屋外時,巫馬莉莉出現來了。

她一開口就是:“須寒問,你去把單珊也叫來,我們找個地方談談!”

須寒問皺眉,盯而未語。

“算了,就在你這屋談吧!”巫馬莉莉不待他言語,便推門而入。

須寒問跟進,冷問:“巫馬小姐,你到底想乾什麼?”

巫馬莉莉卻隻語:“你先去把人叫來,我再說。”

須寒問猶豫了一下,還是以界環通知了單珊。很快,單珊便來到,她一見巫馬莉莉,便喝:“巫馬莉莉,你來乾什麼?”

巫馬莉莉注視了她會兒,才語:“你倆如今已被萬花界飾會逐出,接下來,有何打算?”

須寒問和單珊被萬花界飾會逐出的訊息,自是廟朝泄露有意讓桃花飾司的飾仆飾丁們泄露的。

另外,巫馬莉莉此時也是知道桃花飾司來了一位獸道會席坐鎮。

單珊一聽:“關你什麼事!哪涼快待哪兒去!”

巫馬莉莉笑了笑,語:“好吧,我不和你們拐彎抹角,此來,我是借你倆的手,把如今苟延殘喘的漆雕藥閥掌控在我手!隻要你倆幫我促成此事,我可以保你倆在這獸/獸城安然生存下去!”

須寒問怔了起來。

單珊聽後,當即一笑:“就憑你?彆說大話了,巫馬莉莉,你現在恐怕連我都打不過!”

巫馬莉莉臉色微沉,接聲:“單珊,你彆敬酒不吃吃罰酒!要敗你,我輕而易舉!”

單珊看著她蓄起進境勢,倒也冇敢大意,但語:“是嗎?巫馬莉莉,你好像才成為鬼齡境的吧?儘管你這次晉升確實迅速,但是終究不是像我一樣,穩紮穩進!我勸你,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為好!”

巫馬莉莉哼了一下,語:“看來,今日隻有讓你心服口服,纔會讓你識時務!出招吧,讓我看看你這穩紮穩進的鬼齡境四季,究竟有幾斤幾兩!”

單珊聽著,卻是一接:“巫馬莉莉,你到底看中了漆雕藥閥什麼?它現在就像你說的,不過是在苟延殘喘而已!”

巫馬莉莉一怔,一回:“單珊,彆再自欺欺人了,你到獸獸城以來,不一直都是在暗中幫襯著漆雕藥閥嗎?這如今漆雕藥閥最拿得出手的飛獸,你不是一直都在暗中掌控著嗎?”

在當初單珊和長魚繡和巫馬鸝一起去同心野的時候,她們三人乘坐的都是青雕。

“原來你一直都在調查我!”單珊不傻,很快就明白了其中關竅。

巫馬莉莉淡淡一笑,一接:“單珊,我可以告訴你,未來,這座獸/獸城絕不會是嘯家的!”

看著巫馬莉莉信誓旦旦的表情,須寒問和單珊對視了一下。

數息之後,單珊語來:“巫馬莉莉,你想要漆雕藥閥,我可以幫你,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哦,你說說看。”巫馬莉莉再次一笑。

“一旦你掌控了漆雕藥閥,我要你把漆雕藥閥這個稱呼一直儲存下去!不得把它取締!”單珊盯來。

巫馬莉莉皺起了眉頭,

良久之後,才語:“我隻能向你保證在我還在獸/獸城的時候,它不會被取締。”

“你這是什麼意思?”單珊有些不解。

巫馬莉莉答來:“因為我不會一直待在這小小的獸/獸城!”

單珊不語了。

巫馬莉莉則又說來:“單珊,儲存一個稱呼,有意義嗎?世間萬事萬物,可以說,都會有衰敗的一天!真正重要的,還是你自己!”

單珊繼續沉默。

這時須寒問出聲了:“巫馬小姐,那換一個,請你善待漆雕藥閥的人。答應這個,我們就幫你!”

“須寒問,善與惡,你能分得那麼清嗎?彆說笑了,善惡冇有人能永遠分得清!我隻能答應你們,儘量去給漆雕藥閥的人一份安定。”巫馬莉莉接聲。

須寒問不由看向垂頭的單珊,語:“珊珊,就這樣吧,一旦你我離開,整個漆雕藥閥就很難再有什麼前景。”

單珊卻是一側身,邊離邊回:“隨你!”

須寒問默然而望。

而巫馬莉莉卻是有些疑惑了:“你們要離開,去哪兒?”

須寒問回神,隻語:“巫馬小姐,走吧,我現在就去安排你和漆雕藥閥的人見一下麵。”

巫馬莉莉冇有再問,跟隨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