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8護城大陣開啟

飾虹園。

廟朝所住之樓。

在一天齡和羨兒一出現在飾虹園之時,這廟朝就已知曉。而看著兩人朝璧人泉走去,他有暗中跟往。對於一天齡秒殺長魚慶的一幕,他也是有目睹的。隻不過,正如一天齡所說,此時此刻,他已經記不得了。

他內心多了一片惶恐。

我到底忘記了什麼?為什麼就是想不起來呢?

他在屋中來回走著。

也就在這會兒,一道魅影如曳,嘯魅娘出現在了他屋外,並叫喚來:“廟朝!”

廟朝一怔,隨即拉門出屋,問:“嘯妃娘娘,你找我有事?”

嘯魅娘盯著他,一接:“廟朝,本宮今日要回宮一趟,本宮要你親自鎮守在城主府,確保本宮的親人無恙!”

廟朝皺眉,沉浸些許,又問:“嘯妃娘娘,何事讓你這麼匆忙?”

嘯魅娘一冷,隻語:“廟朝,你守還是不守?”

廟朝有些無奈,但還是問來:“嘯妃娘娘,那你能否提醒一下,會造成你親人有恙的危險來自哪裡?”

嘯魅娘一哼,接聲:“廟朝,本宮隻能告訴你,本宮會很快再回獸/獸城!”

廟朝一怔,內心一忖,看來這個女人此時離開是有些迫不得已!

的確,嘯魅娘此時離開,並不是她本意,她本想在這個月結束之後再離開的,因為那天宛若天和她說過一個下月初,她明白在這個時間點內極有可能會發生某種大事情!而她也和龍寰說過了,就打算在下月初回去。可是冇想到的是,今天龍寰卻是下帝旨讓她先回去!

對她下帝旨這種事情,龍寰以前是很少這樣做的。並且在這旨意中,也冇多說什麼,就是讓她先回去。由此,嘯魅娘就覺得龍寰他可能是遇到了什麼棘手的事情,需要她立刻回去幫他!

想到這一點,嘯魅娘也隻得暫時放下一切,儘快趕回去!畢竟龍寰是她嘯魅娘現在最堅實的依靠!她嘯魅娘是絕不可能讓龍寰的帝位出現什麼不穩的!隻是,這一離開,她也擔心會是凰疏兮那個女人突然使的什麼調虎離山之計,畢竟這個要她回去的時間點實在有些巧了!她嘯魅娘需要防範這一點!所以她嘯魅娘就來要求這廟朝保護嘯家之人了。

當然,這嘯家之人,實際上就是隻嘯芥一人!因為此次回宮,嘯魅娘是會把嘯銜帶在身邊的!在有了宛若天一掌危機後,她是絕不會讓嘯銜再出現丁點危險!

可以說,這嘯魅娘整個的心思確實非常縝密!

不過,她絕對無法想到的是,她這一次的確是中了一個人的調虎離山之計!

此人就是灰色帷帽少女姝!

因為知曉了獸/獸城獸眼會在這個月末全部開啟,灰色帷帽少女姝就不會讓嘯魅娘這個神齡境再待在獸/獸城!儘管她並不懼嘯魅娘,但是進入獸眼獸練是屬於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她必須去做到萬無一失,絕不會給這嘯魅娘什麼乾擾的機會!

那麼,灰色帷帽少女姝又是如何讓堂堂獸界層帝龍寰來給他的層妃嘯魅娘下回宮帝旨的呢?

簡單來說,灰色帷帽少女姝是動用了兩手。

一手,就是讓龜族沉眠的那隻頂王八甦醒,讓他去找龍寰把嘯魅娘叫回來,好問問他的徒兒玄策到底是怎麼受得斷子絕孫之傷!

對此,這隻頂王八隻能憋屈而受,他明明知道自己徒兒玄策是怎麼受的傷,但卻還要配合人家裝腔作勢,去發難於嘯魅娘!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他自己早已受製於人!

是的,這隻頂王八,早已是這灰色帷帽少女姝的終仆!

另一手,就是堂堂獸界層後凰疏兮了。

冇有人會想到,今時今日的凰疏兮早已不是獸界鳳族最初的那個凰疏兮了。因為在她的命魂裡,早已寄生了另一個命魂!這個命魂乃是來自青塗一族!

到了需要的時候,這個命魂就會甦醒,完成灰色帷帽少女姝或者壬戌妖帝所交代的任務!而這個過程,凰疏兮自身的命魂即使有所覺察,也冇有用!因為這個命魂的實力要比凰疏兮自身的命魂強!而在任務完成後,這個青塗一族的命魂就會再次沉寂,凰疏兮軀身則又被她自身命魂主導,隻不過,在這期間,她會丟失一些重要的記憶。

“好,嘯妃娘娘,我可以答應你,隻是,你弟弟嘯芥是不是也該收斂一下了?”廟朝緩緩語來。

嘯魅娘聽而微愣,接聲:“你想說什麼?”

“嘯妃娘娘,桃花飾司的飾仆飾丁也是人,肆意淩辱她們,讓我很為難啊!”廟朝淡淡說著。

嘯魅娘聞言,冷笑幾聲,語:“你們萬花界飾會究竟是個什麼勾當,本宮想,你一介獸道會席應該早就過了自身良心這道坎!何必再來和本宮說這種虛偽至極的話呢?”

廟朝麵色有些木然,無語。

“罷了,既然你覺得為難,那本宮這次就給你點麵子,本宮會讓他有所收斂!”嘯魅娘說完,人影消失。

廟朝轉身回了屋,背影看上去有些暗淡。

興許,是嘯魅娘剛纔的某些話讓他心緒紛亂了吧。

——————

城主府。

嘯芥之屋。

時已近向晚。

嘯魅娘帶著嘯銜來到了屋外。

嘯芥低著腦袋,躬身行禮:“娘娘。”

嘯魅娘冷冷盯著他,冷冷而語:“過會兒,本宮就要帶銜兒先回宮一陣子,這期間你給本宮老老實實守在府裡!哪兒也不準去!”

嘯芥隻能應聲:“是。”

“尤其是獸眼那邊,你要加強看守,本宮允許在這期間你時刻開啟護城大陣!”嘯魅娘又語來。

也許是她內心始終有一絲不放心,所以她才決定離開前,讓嘯芥開啟護城大陣!隻是,她不會想到的是,這次護城大陣的擅自開啟將導致她差點失去層妃之位!

嘯芥怔了怔,有些不解:“娘娘,時刻開啟護城大陣,這……會不會動靜太大了?”

嘯魅娘卻是一接:“有什麼事,本宮來負責!”

嘯芥隻得應是。

“還有,桃花飾司的那些飾仆飾丁,本宮不準你再去染!”嘯魅娘厲聲一喝。

嘯芥一震,神色有些蒼白,欲言又止。

嘯魅娘見而又一語:“你要真想去發泄,你完全可以去找你最初明媒正娶的那一個(嘯娥英)!”

嘯芥呆了起來。

一邊嘯銜卻是大皺眉頭,忍不住一語:“大姑,你……”

嘯魅娘看向他,接聲:“你都已經認她了,難道她還不該履行身為嘯家嫡室的婦道?”

嘯銜很是擔憂:“大姑,你能不能……不要這樣?”

嘯魅娘微哼,一接:“本宮隻是給這窩囊廢建議,他完全可以不聽!”

嘯芥低下了頭。

嘯銜則朝他一冷喝:“我不準你去折磨她!”

嘯芥沉默不語。

“好了,銜兒,和本宮離開!”嘯魅娘話落,一個九芒星光案(序壇)呈現在地麵來。

緊接著,嘯魅娘拉著嘯銜進入,很快消失不見。

嘯芥靜默了片刻,纔出屋去安排加強獸眼看守的事情。

未過多久,整個獸/獸城的上空便出現了一個巨大無比的光罩!它籠罩了整個獸/獸城!

天上地下,冇有生靈能輕易出入!

此光罩就是獸/獸城的護城大陣!此護城大陣,就是神齡境也難以輕易打破!而護城大陣開啟之鑰,通常都掌控在該城城主手中!由此可見,一城之主的重要性!

另外,在這一刻起,除卻獸界的序壇尚不會完全失效外,九界所有的隙道道鑰都是無法再將生靈越空傳送到這獸獸城內!它們最多隻能傳送到城外!

同樣的,也無法從獸/獸城內使用任何道鑰將生靈傳送出獸/獸城!

這就是護城大陣的強大之處!

一時間,獸獸城內人們皆是愕然,不解!

而獸獸城開啟護城界陣的訊息,也很快傳遍整個獸界,傳遍整個九界!

這動靜確實如嘯芥所說的,太大了!

——————

最可觴。

從璧人泉回來後,羨兒便在榻邊守著一天齡休息。

當護城界陣開啟的這一刻,一天齡倏然睜開了雙眼。

一見,羨兒便問:“夢譜哥哥,怎麼了?”

一天齡坐起身來,語:“事情有些鬨大了。”

羨兒顰眉蹙額,不解:“夢譜哥哥,你在說什麼呀?”

一天齡苦澀地看向她,回:“兒,讓你進入獸眼獸練恐怕會有些麻煩了。”

羨兒越聽越糊塗,欲語。

“獸/獸城已經開啟護城大陣了。”一天齡又已語來,

羨兒一震,她剛纔所有心思都在他身上,完全冇有去管外麵。經他這麼一說,她立刻跑到了窗邊,打開一看!

“這……這是為什麼開啟啊?夢譜哥哥,這到底怎麼回事?”羨兒又回頭,望來。

一天齡下了榻,走近她,接聲:“可能我的這次製作(給羨央兒製作蘚衣)是導火索吧。”

羨兒不由一惱,輕叱:“夢譜哥哥,你呀你,又來和我說得不清不楚!”

一天齡無奈而笑,攬住她,歎:“總而言之,這不是什麼好事。兒,你先彆管了,先去休息吧,這次換我來守著你。”

羨兒微微一歎,但雙手卻環上了他脖頸,俏皮一笑:“你抱我過去!”

一天齡麵上一紅,但還是攔腰將她抱起,回笑:“就你最黏人了!”

“嗬嗬嗬……原來我的夢譜哥哥也懂得風情!”羨兒特彆開心。

忍不住時,他親了親她。

她麵紅如霞,回吻綿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