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6真是一個狠女人!

“李四小姐,我隻是想一睹你之芳容,你可彆真讓我來辣手摧花啊!”皂袍男子伸手要來掀羨兒的銀色帷帽,動作看似隨意,但卻已暗蓄境力!

羨兒身未動,力未顯,隻是冷冷一語:“我不想與人為惡,你——現在還有機會退去。”

“哦,如若不呢?”皂袍男子手已觸及帷帽之帷。

羨兒閉上了雙眸,冷應:“你會半死不活!”

“哈哈哈哈哈……真是好笑,一個小小的獸齡境四季也敢在我麵前如此大言不慚!那就讓我看看你到底怎麼讓我……”皂袍男子話未儘。

一絲倏起!

九香如攻。

皂袍男子內心陡然一駭,不……好!這力量……它……太可怕了!

電光火石之間,皂袍男子身影疾退,其速度完全不輸於巫馬莉莉曾在羨兒麵前施展的矔疏疊法!

可是,任憑他如何騰挪,任憑他如何閃轉,這一根倏起的九香攻絲都如影隨形,都已如命之魂鎖,讓他無可處逃!

刹那過後,絲尖擊中了皂袍男子的琵琶骨!

整個過程,輕而易舉!

不費吹灰之力!

而在擊中之瞬,皂袍男子隻覺有一股無可匹敵的渾雄之力入了骨髓!

再一瞬,他隻覺自己整個軀身已破碎。

他的眼前,一片昏暗,無儘的痛楚隨即就將他吞噬!

“啊!!!!”

皂袍男子嚎叫如嘶,蜷倒在地。

園內所有遊人皆是一震。

小亭內,巫馬莉莉雙眼猛然而縮,這是什麼力量?一根頭髮絲就能讓一個人齡境一季不堪一擊?!這……頭髮絲到底是什麼做的?

園中暗處,廟朝神色極其凝重,內心也是掀起了一陣滔天巨浪,這絕對不是羨兒本身的力量!這根頭髮絲一定是羨家給她的某種護身寶物!一定是!隻是以獸齡境境力就能催動此寶,真是不可思議!也許就是我……也冇法正麵來接受這一擊!不過,這羨兒催動它的次數應該不會很多!唉,我終究還是太低估這個羨兒的實力了!看來,要探究這個一天齡身上的隱秘,我還真是得好好想一個辦法才行了!嗯……今天還是先回飾虹園吧!

隨後,廟朝離開了。

而他這一離開,羨兒便立刻察覺來了,她剛纔施展九香守絲其實也是為了震懾這暗處的廟朝。

她暗暗深吸一下,雙眸漠然一掃地上痛昏過去的皂袍男子,然後一望小亭,以術傳喝:“巫馬莉莉,你彆得寸進尺!”

巫馬莉莉神色相當難堪。此時,她已徹底明白那天羨兒就是有心讓她自己!不然,她的下場絕不會比這個張三好到哪兒去!

看著羨兒人影瞬間消失,她隨即就來到了倒地的皂袍男子身邊,她伸手一按皂袍男子的腦袋,窺探其腦識來!

真是一個狠女人!

剛利用完人,轉眼就一不做二不休,要把人的所有腦識窺個徹底!

也就在她徹底窺探完後,這本就半死不活的皂袍男子已然就要命絕。

巫馬莉莉一哼,又是一掌落在他的天靈蓋上,徹底給了他一個了結!

緊接著,她把他身上界環搜出來,收到了自己身上,然後,她又以自身境力形成道道青光,把他的屍體弄了灰飛煙滅!

真是狠女人中的狠女人!

在做完這一切後,她身化一道青光,回了巫馬藥閥。

而在回到她自己屋內後,她纔來到座椅上,開始沉浸,開始思忖從皂袍男子腦識中窺得的訊息。

這些訊息主要有:

1.皂袍男子真名叫傘幾,乃是鬼界律令一族,他是從鬼界的鬼獸城以臨時道鑰偷越獸界界壘而來。而鬼界律令一族如今人數非常少,但在鬼界漫漫紀史之中,曾經有過輝煌!

2.傘幾之所以來這獸/獸城,來這三羹園,是因為他偶然得到了一個族中之秘。這個秘密就是他的先輩中有一個名叫三羹的界藥師!這個界藥師他在獸界獸/獸城留下了一份仿天啄我心丹的藥譜!但這藥譜,已被他一分為三,其中一者名為無痕丸、一者名為定塑丸,一者名為如膠丸,它們分彆留給了獸/獸城的巫馬藥閥、長魚藥閥、漆雕藥閥。

3.天啄我心丹,據記載,屬於逆級界藥!服食者,從此速度無與倫比,且每次施展都不需要消耗一絲境力!

“仿天啄我心丹?難怪他會不惜任何價錢!哼!”巫馬莉莉喃喃自語著。

在她目光裡,卻是有了一種炙熱!

顯然,仿天啄我心丹讓她心動了!

儘管是仿的,是假的,但是她明白對逆級界藥的仿製,那不說絕對是一種神級界藥,那起碼也會在人級以上!而她目前正需要突破到人齡境!

想到這兒,她呼吸都有些急促了,她需要立刻拿到如膠丸和定塑丸的藥譜,然後,再想辦法照譜煉製!

“不,不對,除了照譜煉製,或許也可以直接拿三丸融合啊!畢竟三丸本就是拆分而來!”巫馬莉莉忽然又到了這一點。

不得不說,這女人心智相當不錯!

隻是,她如果真的想把三丸融合,那她就得找一個像一天齡這樣的界藥師,或者就是和那三羹界藥師實力相當的界藥師才行!

因為不論是拆分還是融合都還是屬於界藥煉製,而界藥煉製卻是和界水界火密切相關,不是任何界水界火都能煉製這種仿天啄我心丹的!

很快,巫馬莉莉就又離開了自己的住樓,去外麵買如膠丸和定塑丸了。

——————

最可觴。

羨兒所租之房。

看著人兒嘟著嘴,瞅著自己,一天齡苦澀而笑:“兒,我,隻是不想讓你太擔心,所以纔沒立刻告訴你。”

羨兒仍舊氣鼓鼓,不語。

一天齡攬著她柔腰,微微一笑,語:“其實,這和你不主動告訴我是一樣的。你怕我擔心,我,也怕你擔心啊!還有,本來就是出來陪你遊玩的,我可不想掃你興啊!”

羨兒依偎來,喃喃:“夢譜哥哥,我不在乎掃不掃興,我隻在乎你是否能平平安安地在我身邊!以後,我們都彆這樣了,有危險的時候,都得告訴對方,好嗎?”

看著懷中人兒雙眸如盼,一天齡點點頭,親了親她額頭,一笑:“都聽你的。”

羨兒欣慰一笑後,又皺起了眉頭,喃喃:“與人為善真的好難!夢譜哥哥,今天我對那個傢夥的懲戒,我是不是有點太狠辣了?”

一天齡連連搖搖頭,語來:“你給過他警告了。再者,此人本就是心術不正,他的雙手應該沾過不少鮮血。而你給他的傷勢,雖然確實有些淩厲,但並未致命,不是嗎?另外,若換作是曾經的我,這種人絕對隻有死路一條!好了,咱們不說他了,你先休息會兒,我去找須寒問說點事。”

說時,將懷中人兒分開來。

羨兒聞言,稱好,並冇有來問是什麼事。

一天齡這時卻是主動一笑:“兒,你就不想問問是什麼事情嗎?”

羨兒莞爾一笑:“你們男人之間的事情,我纔不會去追問呢!隻有你和什麼女人有秘密的時候,我是必須要盤問的!而且一定會盤問徹底!”

一天齡再次攬緊來,以額頭蹭著她額頭,溫柔而應:“謝謝你,兒!”

羨兒反蹭了幾下,亦無限溫柔地回來:“不客氣,我的夢譜哥哥!”

一天齡深吸一下,平複血液裡的些許灼熱,分開她來,語:“我去去就回。”

“嗯!我就在門口等你回來!”羨兒跟著他來到了門口。

一天齡帶著笑容朝須寒問所租之房邁去。

這須寒問和單珊兩人所租之房都不遠,和羨兒與一天齡的租房都離得挺近。

一來到須寒問租房之外,門就主動開來了。不用說,是一天齡的氣息,這須寒問如今已非常熟悉了。

“閣下,有事?”須寒問出聲問來。

一天齡接聲:“進去說吧。”

須寒問自然讓開,待人進來後,再輕掩上。

一回身,一天齡也不囉嗦,直截了當地說來:“你想回妖界落根,不日就會有人來接你。而你回到妖界後,有人會在你成為仙齡境之前,一直給你提供生命保障,讓你在妖界冇有性命之憂!你覺得如何?”

須寒問呆了半天,纔回神:“閣下,你這……是怎麼辦到的?”

一天齡卻不願多解釋,隻語:“須兄不必細究,你隻需回答我,是否願意接受這樣的機會?”

須寒問卻是沉默起來了。

“須兄,你是在為報仇的事情而猶豫嗎?”一天齡猜測來。

須寒問緩緩而語:“是。我連貞妹的仇都還冇報,不可能這麼回妖界落根!閣下的好意,我……心領了。”

一天齡歎了歎,語:“須兄,可是你現在繼續待在獸/獸城,你其實也是朝不保夕啊!雖然對於你身上的恩怨,我,冇有資格說什麼,但俗話說,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你首先還是得讓自己有所強大纔是!隻有你自己強大了,這恩怨纔好解!”

須寒問皺起了眉頭,沉默未語。

“須兄,這樣吧,你去和單小姐商量一下,聽聽她的意見。”一天齡隨即一轉。

須寒問有些遲疑。

“去吧。你應該和她商量一下,她如今是你最親的人。”一天齡再次勸來。

須寒問深吸一下,一接:“閣下,你真的不能把整個事情和我仔細說說嗎?”

一天齡淡淡笑了笑,語:“須兄,你記住,你若真回了妖界,恐怕還會有很多磨難等著你!那個答應我給你保障的人,她可不會青睞弱者。如果將來你還想複興你須妖一族,那可能還需要做出一些割捨。”

說完,一天齡出屋,就朝他自己和羨兒所住之房走回來了。

而須寒問沉浸半晌,最終還是出屋去找單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