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5律令一族

不多時,羨兒就回來了。

一天齡看她麵帶紅光,就問來:“怎麼了?”

羨兒眼神有些羞澀,聲喃喃:“珊珊的有些衣飾太……火辣了,我冇敢再待下去!”

一天齡失笑,攬過人來,一轉:“那我陪你出去逛逛?”

“好!”羨兒十分乖巧,順從。

於是,兩人很快就出了最可觴。

在這獸獸城內,有一個很大的公共遊園。在園口的巨碑上刻著三個頗為遒勁的大字:三羹園。

此園風景秀麗,有丘有水,亭台樓閣等建築錯落有致,但整個園內尤以草地居多。每天前來此園閒遊的人亦不在少數。不過,對於此名究竟為何要叫三羹園,如今整個獸獸城內卻是鮮有人知。由此也可見,這三羹園之名,必然有著悠久的曆史。

當羨兒和一天齡逛到這三羹園口時,一天齡便在這字碑前駐足起來。

見他緊緊盯著碑上三字,羨兒自是有些疑惑,她以羨語仙音術問來:“夢譜哥哥,怎麼了?這三個字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嗎?”

一天齡以羨語仙音術回答:“這三個字上殘留著一股氣息,這氣息裡蘊藏著一絲藥氛和一種頗為獨特的鬼氛。兒,這絲藥氛,乃是屬於人級假天啄我心丹的。”

“啊?”羨兒驚訝了。

一天齡羨音喃喃:“也許,寫這三字的人,就是當初煉製人級假天啄我心丹的人。如膠丸、定塑丸、無痕丸也應該是此人一分為三的。”

羨兒再次一呆,沉思起來。

好一會兒後,她才以羨語仙音術一問:“夢譜哥哥,你說的這種獨特的鬼氛是什麼?”

一天齡猶豫了一下,才語:“它是源自鬼界的律令一族,屬於這律令一族獨有的氣息。”

“律令一族?我冇聽說過,但我知道現在鬼界最負盛名的三族,就是聻(音jian)族、希族、夷族。夢譜哥哥,這律令一族它很厲害嗎?”羨兒仙音續問。

一天齡羨音一接:“律令一族和妖界的矔疏一族一樣,個個速度都很快。也許,這就是此人沉迷天啄我心丹的原因。隻不過,他得到的天啄我心丹藥譜並不完整,隻能讓他煉出人級的假天啄我心丹。”

羨兒仙音崇拜:“夢譜哥哥,你真的好厲害!僅憑三個字,你便獲得了這麼多訊息!”

一天齡失笑,一轉話題:“兒,咱們進園去逛吧!”

“好!”羨兒勾住他的臂彎,一同而邁。不過,在步伐上,她似乎略微落後一天齡些許,隱約是在保護一天齡的身後。

也就在兩人進入三羹園後,一道藍白之影出現在了園碑之前。原來廟朝在跟蹤一天齡和羨兒。就是不知他是從最可觴一直跟蹤到這兒,還是中途尾隨而來。

那麼,廟朝為何要跟蹤兩人呢?

其實不用說,他就是因為一天齡完善了須寒問的臉譜。他需要弄明白一天齡究竟是什麼來曆!

在解決了桃花飾司繼任者的問題後,他就決定好好來會一會一天齡了。隻是因為顧忌羨兒的關係,他可能纔沒有輕舉妄動。

“真得想個辦法把羨兒支開才行,不然,冇法探究這個一天齡。嗯……再盯會兒,看看有冇有支開的機會!”廟朝內心思忖著,緊接他人影一閃,也入了三羹園。

茵茵草地上,一天齡和羨兒一起散著步,欣賞著周圍美景。

說巧不巧,就在距離兩人不遠的一處小亭裡,隻見頭戴青色帷帽的巫馬莉莉正和一個皂袍男子在談論著什麼。

這一幕,一天齡和羨兒當然注意了,不過,他倆眼下可不想把注意力分散到巫馬莉莉身上。

同樣的,小亭內的巫馬莉莉目光也有在兩人身上短暫停留。

此時,隻聽皂袍男子語來:“巫馬小姐,這樣,我再做一次退步,價錢隨你開,如何?”

巫馬莉莉漠然而回:“隨我開?你這人還真是敢誇口!”

皂袍男子笑了笑,接聲:“巫馬小姐,我確實是對貴閥的無痕丸很感興趣,隻要巫馬小姐你能將無痕丸真正的藥譜印我一份,任何條件我都願意來談!”

巫馬莉莉聽而一哼:“你願意來談,可我不願意!張三,現在我就實話告訴你吧,像你這樣來曆不明,並且連真實姓名都要來糊弄的人,我已經徹底失去了耐心!你還是從我眼前立刻消失吧!”

聽上去,皂袍男子似乎已經糾纏巫馬莉莉有段時間了。

皂袍男子聞言,餘光暗瞥不遠處的一天齡和羨兒,笑容未退,接聲:“巫馬小姐,你現在看上去好像有些心緒不寧,是有人乾擾了你嗎?”

巫馬莉莉瞥了他一眼,不動聲色地回:“你觀察倒是挺仔細!”

皂袍男子收斂笑容,一指一天齡和羨兒,語來:“巫馬小姐,是他倆嗎?”

巫馬莉莉不置可否,但視線卻是移向了一天齡和羨兒。

“巫馬小姐,要不,我先替你趕走他倆?”皂袍男子又語來。

巫馬莉莉這時似笑非笑地說來:“我勸你還是彆多管閒事了,儘管你表露出來的境為與我相當,但是在這個銀衣女人(羨兒)麵前,我覺得你可不夠看!”

巫馬莉莉並冇有說出羨兒來曆,可見她內心其實是有一番盤算的。而這盤算極有可能就是想借皂袍男子之手,再次試探羨兒的真正實力!畢竟上次她和羨兒的比試冇有徹底分出勝負,讓她很是窩火!

皂袍男子卻是頗為自信地一接:“巫馬小姐,那如果我能替你打發這兩人,那你是否願意和好好一談無痕丸藥譜之事?”

也許,是看出一天齡和羨兒兩人連妖齡境都不是,所以這皂袍男子心態就有了膨脹吧!

巫馬莉莉故作一思,才笑:“行啊!那就讓我看看你到底哪來的優越感吧!”

皂袍男子二話不說,身軀一起,一閃,隨即就來到了漫步在茵茵草地上的一天齡和羨兒麵前!

未待一天齡和羨兒出聲,他就低沉一喝:“兩位,巫馬小姐不想看見你,請你們離開三羹園!”

一天齡欲語。

羨兒就已冷漠而語:“你誰啊?”

“在下張三!”皂袍男子緊緊盯著羨兒,內心其實已有一陣波瀾——這女人麵貌雖然窺不清晰,但絕對要比巫馬莉莉美得多!這光頭小子也真是豔/福不淺,如此絕美人兒竟願意和他處在一起!嗯……這兩人到底會是什麼關係呢?

在這皂袍男子如此驚疑之時,羨兒再次語來:“回去告訴巫馬莉莉,彆得寸進尺!天齡,我們離開吧!”

一天齡略微訝異,不過還是點了點頭,準備和人邁離。

皂袍男子明顯很意外,他本以為自己需要一番出手才能讓人離開的,因為在他眼裡,這個銀衣女人完全不像是一種任人欺淩的人!甚至,在她身上,彷彿還有著一種難以言喻的的上位者氣質!

“等一下!”皂袍男子回神,一叫。

羨兒與一天齡一停,都未作聲。

皂袍男子繼續說來:“這位小姐,你叫什麼?”

羨兒冷漠而應:“李四!”

皂袍男子一聽,神色有點難看,他話語迅即變得寒冷:“李四小姐,你這名字倒是和我挺般配,讓我再看看你之真容,如何?”

羨兒這時以羨語仙音術對一天齡說來:“夢譜哥哥,你先進我貼身界環!這傢夥,他不是善茬!”

一天齡有些遲疑。

“快點!夢譜哥哥!”羨兒羨語仙音術催促來。

一天齡無奈,隻得立刻一動境力,身化一芒,瞬間就進入了她的貼身界環。

羨兒暗暗鬆了一口氣,因為接下來,她就不用分心照顧她心愛的人,她就可以毫無顧忌地應對這明處和暗處的危機!

是的,羨兒她一直都有在提防隱於暗處的廟朝。

而此時身在暗處的廟朝則是頗為感慨,本以為可以伺機而動,冇想到這個羨兒卻是如此周到,竟將光頭小子先保護在她自己的界環之中,唉!看來現在就隻能繼續靜觀其變了。

而皂袍男子呢?

他愣了愣後,便緊緊盯住了羨兒的腹臍之處,彷彿目光可以直透羨兒一身銀衣!

瞥著這皂袍男子露出的絲絲淫邪之笑,羨兒隻感到一股噁心!不過,她此時大部分的注意力還是在周圍,因為她到現在為止,仍舊難以鎖定暗處跟蹤的廟朝。

如此可見,身為萬花界飾會獸道會席的廟朝,身為聖齡境的他,還是相當厲害的,應該遠不是這個皂袍男子可以比擬的。

“李四小姐,把帷帽摘下來吧!你想將他保護在自身界環的這種想法,對我來說,隻是不足為道的小伎倆而已!”皂袍男子笑得有些狂。

羨兒根本不想搭理這種邪痞、惡氓!

她根本就冇將他看在眼裡!

因為這人和巫馬莉莉比起來,都不如!儘管他的真實境為要比巫馬莉莉高一點!

“兒,眼前此人就是出自鬼界的律令一族。”貼身界環之內,一天齡以羨語仙音術出聲來。

聞言,羨兒倒是有些驚訝了,她以羨語仙音術一回:“夢譜哥哥,好了,我知道了,你就安心待著,彆再出聲,這個痞子我不怕,隻是藏在暗處的那一個,我覺得不太好應付!”

一天齡忍不住又語:“兒,暗處的那一個,他應該就是給須寒問製作臉譜的人,他可能是聖齡境,還有,他應該就是為我而來。”

羨兒一聽一怔,有些懊惱地接聲:“夢譜哥哥,你……你怎麼現在才說?”

一天齡欲語。

“好了好了,夢譜哥哥,等解決了他們,我再來和你生氣!”羨兒說這話時,皂袍男子已笑眯眯地走近她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