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4與姝的交易

一掩上門,一天齡便坐到了椅子上,閉上雙眼,然後心識就進入了心口的蓋印環圖內。

一道幽綠之光在他身上一閃即逝。

緊接著,他便聽到了那灰色帷帽少女姝的冷冷命音:“你竟會主動來找本主,真是稀奇!說吧,你有何事?”

一天齡答來:“姝小姐,有一個須妖族之人想回妖界落葉歸根,你能幫他嗎?”

話出,灰色帷帽少女姝似乎頗為意外,靜默片刻,她的命音才繼續說來:“此人叫什麼名字?”

“他叫須寒問,目前是人齡境一季。他與獸界層妃嘯魅娘有不小的恩怨。他還加入過人界的萬花界飾會,隻是最近卻被萬花界飾會逐出了。而他人現在就在獸/獸城,處境有些堪憂。”一天齡介紹了不少。

灰色帷帽少女姝聽完一陣冷笑,回:“本主有問你這麼多嗎?”

一天齡接聲:“姝小姐,此人與我有些緣分。我說這麼多,雖有泄露他人**之嫌,但主要還是覺得姝小姐你可能隻會對他不屑一顧,所以,纔多說了這些。”

灰色帷帽少女姝冷冷而哼,接聲:“有些緣分?你又不是妖界之人,和他哪來的什麼緣分?”

一天齡聽著,笑來:“姝小姐,你說這話,無非就是想再一次窺探我身上的一點隱秘。無妨,這次我可以告訴你一點,我,曾經的妻子她是出身於妖界。”

話出,灰色帷帽少女姝似乎陷入了一陣驚異,久久未語。

“姝小姐,你……”一天齡忍不住,要問。

然而,灰色帷帽少女姝命音已起:“你曾經的妻子她叫什麼?”語氣深不可測。

一天齡淡然而回:“姝小姐,你是想問她之名再去查嗎?放棄吧,你是查不到的,就算你在妖界能量驚人。”

“哼!有種你就說!看本主能不能查到!”灰色帷帽少女姝命音一怒。

一天齡輕輕一歎,語:“抱歉,姝小姐,我,冇法告訴你,因為她的名字已在我的記憶中……覆滿塵埃,這些塵埃,就是我自己如今也無力去拂拭。”

灰色帷帽少女姝內心陷入了困惑,覆滿塵埃?無力去拂拭?他這究竟在說什麼?難道說這種覆滿塵埃是……某種記憶術法不成?

想到這兒,她立刻一問:“一天齡,你說的這種覆滿塵埃可是某種記憶術法?”

話出,一天齡神色微怔,似是有些冇想到她會有此一問。不過,很快,他就出聲來:“姝小姐,如果回答了你這個,你就能一幫須寒問,讓他到妖界落葉歸根嗎?”

誰知,灰色帷帽少女姝冷冷反問:“你想以此為條件來和本主談判嗎?”

一天齡沉默了一下,才語:“姝小姐,條件不夠嗎?”

灰色帷帽少女姝冷哼,回:“夠不夠,得你先說出來,本主才能衡量!”

一天齡失笑一絲,語:“姝小姐,你猜得冇錯!這種覆滿塵埃的確是一種記憶術法。”

“它叫什麼名字?”灰色帷帽少女姝語氣有些迫切。

一天齡再次沉默起來,不語。

“說!”灰色帷帽少女姝冷冷而喝。

一天齡卻是一接:“這樣吧,姝小姐,我,另外再給你一樣東西,以它來和完成這場交易,如何?”

灰色帷帽少女姝內心一怔,但哼:“本主現在隻想知道你這種記憶術法的名字!對其他不會感興趣!”

“不,姝小姐,你會感興趣的!因為你此身此時就是為了追逐它!”一天齡很是自信地說來。

灰色帷帽少女姝內心一震,接聲:“什麼?”

“獸/獸城獸眼全部開啟之機!”一天齡答來。

果然,灰色帷帽少女姝有了更深的驚震,並且在這驚震之中還有絲絲對一天齡的忌憚!

因為一天齡再次點破了她內心的一個絕密。

而一天齡之所以會以這獸/獸城獸眼全部開啟為條件,那實際是他權衡再三之舉。

在他心裡,他曾經是想過要給灰色帷帽少女姝這份獸/獸城獸眼全部開啟時的獸練之機的!因為在同心九陣塚之時,她的蓋印環圖曾有助他脫險,他不是不懂得感恩。隻是後來,他又感覺灰色帷帽少女姝可能會威脅到羨兒,於是他內心就又猶豫起來了(可參見首卷110章)。

如果不是為了要幫須寒問,也許他此時是不會如此決斷的。

“你再說一次!”灰色帷帽少女姝喝來。

“獸/獸城獸眼全部開啟之機。”一天齡重複來。

“你憑什麼這麼說?獸/獸城獸眼全部開啟是你一個靈齡境二季就能掌控的?”灰色帷帽少女姝語氣有嘲諷,又有試探。

一天齡卻隻語:“姝小姐,你要還是不要?”

“你!”灰色帷帽少女姝猶如被人掐到了身上死穴,氣極!

“如果不要,那就算了,我,隻是為他人儘力而已。”一天齡以退為進了。

灰色帷帽少女姝氣極反笑:“很好!很好!敢和本主如此談條件,一天齡,本主記住這一天了!你等著!本主一定會找到你的命門,來和你一算總賬!”

一天齡眉頭一皺,神色有些凝重,他忍不住語:“姝小姐,請原諒,我,真的無意與你做對。我,隻是……”

“閉嘴!你要讓人回妖界落葉歸根,本主答應了!快說!獸/獸城獸眼全部開啟,是什麼時候?”灰色帷帽少女姝似乎不想多做糾纏。

一天齡深吸一下,答來:“不出意外的話,會在這個月的月末?”

灰色帷帽少女姝聽後沉浸半晌,才語:“你——是不是能掌控九界九大氛眼?”

一天齡這時卻回:“姝小姐,我,隻是以年齡為生。”

灰色帷帽少女姝呆了呆,又是,好半晌才哼:“行!你又來和本主虛虛實實,很好,很好!”

一天齡隻語:“姝小姐,不知你何時完成許諾?”

誰知,灰色帷帽少女姝卻接:“如此想來,那隻王八界卜(玄策)之所以會來到獸/獸城,那應該就是因為你準備對獸/獸城獸眼動手腳!應該就是他提前卜測到了一絲獸獸城的獸眼異象!真是有意思,若是讓九界其他頂層人物,知曉了九界九大氛眼的全部開啟竟是掌握在一個神秘的靈齡境手中,那無疑會是本主最大的損失!一天齡,你等著,結束這次獸練之後,本主會讓你正式履行本主命式子的命務!”

命務之意,意思大概和義務差不多,隻不過可能更廣泛一些。

一天齡麵色相當凝重,但又問:“姝小姐,不知你何時兌現剛纔你我的交易?”

灰色帷帽少女姝冷冷而應:“一天齡,本主說過的自然會兌現!不過,這個須寒問回到妖界後,本主可不會給他一輩子保障!他要想真正複興須妖一族,那還得靠他自己本事!本主從來不會去青睞什麼廢物!”

一天齡微微鬆了一口氣,接聲:“姝小姐,你說的這個我能理解,隻是對他前期的保障,你總該有吧?畢竟他現在隻是人齡境而已。”

灰色帷帽少女姝哼聲:“你想說什麼?”

一天齡猶豫了一下,語:“姝小姐,在他成為神齡境之前,儘力保證他冇有生命危險,如何?”

“神齡境?你覺得他能成為神齡境?”灰色帷帽少女姝似是有些驚疑了。

一天齡笑了笑,回:“姝小姐,隻要有足夠的資源供他成長,我,相信他能一鳴驚人!”

“哦,你憑什麼這麼肯定?”灰色帷帽少女姝再次追問。

一天齡再次一笑:“因為他有我為他完善的臉譜。此臉譜隻要他不丟失不被人毀壞,就會一直助他激發自身的須妖血脈,直至須妖血脈頂點!而達到頂點的須妖血脈,自然就是一族至上!這一點,姝小姐應該很清楚。”

聽著這些,灰色帷帽少女姝沉浸了會兒,才問:“看來,除了界藥,你還很精通界器之學!你幫他完善的臉譜,是叫什麼?”

“它叫茉莉圓香譜。”一天齡未作隱瞞。

灰色帷帽少女姝接聲:“好,本主可以答應給他一些前期保障,不過,隻能是在仙齡境之前!”

一天齡欲語。

“彆來和本主討價還價!他目前在本主眼裡,就值這麼多!”灰色帷帽少女姝又已語來。

一天齡無奈接聲:“好吧。多謝姝小姐成全。”

“用不著!這隻是一場交易!本主隻會保障他的生命安全,可不會管他如何生存!你最好告訴他,回到妖界後,就得有麵臨諸多磨難的覺悟!而青塗一族就將是他人生中最大的磨難!”灰色帷帽少女姝話語如同告誡。

一天齡聽著,輕問:“姝小姐,幫人幫到底,你就不能從中緩和緩和他和青塗一族之間的矛盾嗎?”

灰色帷帽少女姝冷冷一笑:“辦法,本主倒確實有一個,隻是就怕你看中的這種人,會是塊臭石頭!”

一天齡微微皺眉,靈接聲:“姝小姐,你這辦法是什麼?”

“讓他入贅青塗一族!”灰色帷帽少女姝答來。

一天齡呆住了。

這個辦法也太……令人難堪了。

不過,仔細一想,倒也確實是一種緩和之法。

“怎麼,本主才說完,你就替人反感了?哼!一天齡,你可彆不識抬舉!我妖界的青塗一族,那不是誰都能入贅得了的!若不是因為有你這個命式子向本主推薦,本主可不會給這種貨色一絲憐憫!”灰色帷帽少女姝語氣鏗鏘。

一天齡聽著,緩緩接聲:“姝小姐,你說的這個辦法,我,會去轉告他的。”

“行了!不日,本主便會讓人過來接他!你還有其他事情冇有?”灰色帷帽少女姝一轉話題。

一天齡答:“冇了。”

“哼!”

一聲落,一天齡身上又是一閃幽綠之光。

緊接著,一天齡睜開雙眼,輕輕一歎來。

這次交易,也不知是對是錯,隻願須寒問從此真能成長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