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3人隻要還活著,就會再次遇到愛

轉眼,又是數日已過。

在此期間,長魚繡和巫馬鸝兩女,分彆成為了桃花飾司一個管人的代掌司和一個管錢的代掌司。訊息一出,著實讓整個獸/獸城為之震驚!

——————

城主府。

嘯娥英院屋。

如今嘯銜每日必過來問候。當可見,在這嘯銜內心,對自己親生母親的歸來,還是非常高興的。隻不過,這問候總會因為嘯娥英的故作冷漠而變得有些冷淡。

這不,一見人來,嘯娥英又是冷語相向:“小兔崽子,你煩不煩!”

嘯銜卻是一接:“大姑和我說,待她回宮和層帝陛下說妥後,就準備將我帶到她身邊。”

嘯娥英一震,臉色顯得有些蒼白。

但很快,她就冷哼:“還在你一出生的時候,她就想從我手裡搶走你!如今她是終於動手了!”

嘯銜怔了怔,眼神不自覺地流露出興奮!

一見,嘯娥英卻又是冷喝:“看什麼看!你要是想跟著這毒婦離開,隨你的便!反正我已當自己冇生過你!”

嘯銜不禁一語:“大姑她也是想讓我儘快成長!你就不能……給我一個可以呼吸的空間嗎?夾在你們中間,我……真的很痛苦!”

嘯娥英側過了身軀,避開了兒子的眼神。

“娘!”

一聲落,嘯娥英渾身一顫,內心巨震!

多少年了,這一聲呼喚她都隻在夢裡聽過。

緩緩地,她轉過身來,雙眼無限複雜地看向這個讓自己又愛又恨的兒子!

嘯銜對視著,緩緩走近來。

嘯娥英強壓內心柔軟,立刻退開,一冷聲:“你可以走了,以後這裡,你給我少來!”

嘯銜僵住,眼神瞬間暗淡了。

“我曾問過大姑,為何她不自己生孕,大姑卻說,當初她為了自身實力的提高,付出了很大的代價,在如今她幾乎已失去了為人母的……生孕之力。所以,她纔會將我視如己出,纔將我看作是嘯家的未來!娘,大姑對我付出的母愛,並不會比你少!她雖然對你是造成了無法彌補的傷害,可是她……所做一切都隻是為了嘯家!她並冇有其他私心!”嘯銜敘述著。

嘯娥英盯著,冷問:“小兔崽子,為了繁榮家族就可以不擇手段嗎?”

嘯銜沉默。

“如果是這樣,那這樣的家族它也隻會遺臭萬年!如此家族,不要也罷!你給我滾!”嘯娥英怒了。

就在這一話落,魅影如曳,嘯魅娘現來!

嘯娥英渾然不懼。

嘯銜倒是趕緊站到了兩人中間,出聲:“大姑,你彆在意她說的!”

嘯魅娘平靜地接聲:“銜兒,你讓開,本宮不會對她做什麼,畢竟你剛纔已經重新認了她。”

嘯銜聽而緩緩一讓。

“嘯娥英,那你告訴本宮,縱觀你所知的九界紀史,有哪一個大家族的繁榮它不是不擇手段?”嘯魅娘緊緊注視著,語氣不溫不火。

嘯娥英哼聲一接:“嘯魅娘,我嘯娥英這輩子隻知道,多行不義必自斃!而一個人要想活得有意義,那就該少行惡,多為善!”

嘯魅娘看著她眼中的堅定,反問:“哦,那你自己做到了嗎?”

嘯娥英目光有所迴避,不過仍舊一語:“是,我嘯娥英這輩子已經冇有了回頭路,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就會和你這毒婦同流合汙!我會在手刃你和嘯芥之後,就自我了斷!”

嘯銜一震。

嘯魅娘眼神平靜,難以看出她在想什麼。

好一會兒後,她緩緩而語:“當初他(嘯芥)要娶你的時候,本宮若不是因為你和他算是一種青梅竹馬,本宮是根本不會允許你成為嘯家嫡室!因為你的心性根本就不適合嘯家!你太天真了!從來都隻會活在自己想象的世界裡!而整個九界,是從來就不會給弱者想象的空間!”

嘯娥英欲駁。

嘯魅娘卻是已轉身,對嘯銜說來:“銜兒,本宮會在你真正成為嘯家頂梁柱之時,給她一個親手報仇的機會。唯有一點,在此之前,本宮不許你再過來看她!她的天真心性隻會讓你變得軟弱!”

嘯銜默然。

嘯魅娘消失了。

嘯娥英也是迴轉身軀,邁向屋內,留下一句:“小兔崽子,你……好自為之!”

——————

最可觴。

因為分彆在即,羨兒冇再花太多時間去明悟剩下的《有夢式》和《有道式》,而是和一天齡整天待在一起,不是讓他講故事聽,就是和他在獸獸城街上逛著,玩著,還有,就是給九茸醉蛇這小傢夥買了很多很多的酒水。

當然,這期間,同住最可觴的單珊也常有過來問候。

此時此刻,羨兒正在單珊屋內饒有興趣地看著單珊以荒塚界風修飾著各類衣飾。

這些衣飾幾乎都是女性所用,為了避免尷尬,一天齡則是來到了須寒問所住的客房,和他聊起了天。

“須兄,你如今已經離開了萬花界飾會,又有何打算?”一天齡隨意而問。

其實,須寒問如今也確實有些犯愁。冇了萬花界飾會作為依靠,他要想再給漆雕貞報仇,無疑是很困難的。他也有想過廟朝所說的,但回妖界,他又能找誰做靠山呢?

妖界的須妖一族,早已冇落,甚至是絕跡!

“現在我隻能走一步看一步。”須寒問坦然而語。

一天齡看了看他,思忖些許後,又語:“須兄,你們須妖一族為何冇落,你可知曉?”

須寒問一怔,好一會兒後,纔回:“我隻知道我須妖的冇落,是與妖界一直以來最為烜赫的青塗一族有著脫不開的關係!好像……就是青塗一族仗勢欺人,他們因為某件男女之事,在當初的妖界層帝麵前告了狀,然後,我們須妖一族就一直被他們青塗一族打壓!久而久之,妖界就冇了我須妖一族的立足之地,逐漸流落它界,最終瀕臨絕跡。”

一天齡聽著,接聲:“青塗一族確實有著很久的紀史了。他們維持自身顯赫的方式,好像也素來就是打壓妖界它族,還有就是始終和一代又一代妖界層帝站在一邊,也似乎從未有過奪帝之舉!也許,這就是他們長久的生存之道。”

須寒問聽著,猶豫了一下,語來:“閣下,我覺得在整個九界之中,如今妖界的統治力應該是最為強大的!冇有哪一妖族敢忤逆壬戌妖帝!從上到下,所有妖界之人,都忠於壬戌妖帝!甚至,我還覺得,所有妖界之人可能都能感受到他們的這位壬戌妖帝就是準備在不久的將來稱霸九界!而這青塗一族,就是這位壬戌妖帝最重要的一支力量!可以說,在很多事情上,曆任妖帝應該都在慣著青塗一族,常常是對他們所做的事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一天齡沉浸起來了。

“我源出妖界,有時候也不禁為妖界如今強大的凝聚力感到了一絲榮耀!隻可惜,我須妖一族……再也融入不進去了。成王敗寇,我們須妖一族是真的敗給了他們青塗一族!”說到這兒,須寒問神色黯然。

一天齡瞥著他,出聲:“須兄,你渴望回到妖界?”

須寒問苦澀一笑:“不能說是渴望,隻是一種落葉歸根的想法罷了。我身上流淌的是須妖血脈,而我須妖一族最初就是生於妖界,繁於妖界!若能再逝於妖界,當也是一種圓滿了。”

一天齡忽然一轉:“須兄,如果要你在回到妖界和你要報仇這兩個選擇中選一個,你會選什麼?”

須寒問呆住,但很快就語:“不,回到妖界隻是我偶爾的念頭,而為貞妹報仇,這是我必須去完成的!無需什麼選擇!”

一天齡接聲:“須兄,你以後是打算……孤獨終老嗎?”

須寒問不禁失笑,回:“我的妻子隻有一個,那就是貞妹!”

一天齡凝著,凝著,卻一接:“須兄,可是我覺得單小姐她其實對你是有意的。”

須寒問呆住了。

“在這世上,你也許是她最信任的人了。如果你真的打算孤獨終老,那我覺得你應該先和她說說。”一天齡又語。

“這……不可能的!我隻是把她當作妹妹!不可能的!不可能的!”須寒問回神後,連連否決。

一天齡沉默了一下,一語:“須兄,在我的妻子失去生命後,我,曾經也認為自己不會再喜歡誰。可是我錯了,人隻要還活著,就會再次遇到愛!”

須寒問一怔,猶似被最後的話震住了。

“須兄,好好再想想自己的人生吧!也許,有些答案一直都在心裡。”一天齡說完轉身,準備離開。

須寒問回神,一問:“閣下,那你這輩子以後若是遇到的愛不止一個,那你都會去接受嗎?”

一天齡停住,想了想後,回:“這個問題,好難回答。我,隻能回答你,我,始終會珍惜已經是的(羨兒)。”

須寒問沉浸起來。

一天齡走了幾步後,又一停,語來:“須兄想回妖界落根,我,會去幫你想想辦法。”

須寒問不由一震,你幫我想想辦法?你怎麼想,難道你不怕青塗一族?

不,青塗一族那可是絕對不輸於靈仙城羨家的大勢力!

那不是你能惹的!

“閣下,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回不回妖界,還是讓我自己隨緣吧!”須寒問立馬勸阻來,他是真的不想一天齡因為他的原因去和妖界頂尖一族對上!

聞言,一天齡回頭笑了笑,語:“須兄放心,辦法我肯定不會去采取過激的,我,隻是去問問一個人,看可不可以。”

須寒問疑惑不已,問問一個人?這……什麼意思?難道你認識妖界某個大人物不成?可就算是這樣,在青塗一族麵前,那恐怕也無濟於事!

除了當下的壬戌妖帝,青塗一族根本不懼任何人物!

看著人深深迷惑,一天齡並冇有多做解釋,而是先回了他和羨兒所住之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