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0讓她做鬼善使。

翌日。

清風徐來,城空碧藍。

思考數日的單珊再次來到了最可觴,來到了羨兒所住的客房之外。

她輕敲幾下,門緩緩而開。

“單小姐,你有何事?”和她照麵的一天齡問來。

單珊卻是一接:“我不找你,我找羨小姐。”

一天齡愣了愣,欲回身看向視窗之處的羨兒時,人已戴上銀色帷帽來到他身旁,並語:“找我?找我做什麼?”

話出,卻見單珊倏然朝羨兒跪來!

一天齡和羨兒不禁大吃一驚!

“你……這是乾什麼?快起來!”羨兒忍不住要扶。

單珊卻是頭已伏地,接聲:“羨小姐,此後我願侍奉於你,請你收留!”

羨兒震住了。

一天齡眉頭微皺,沉思起來。

好一會兒後,羨兒纔有所回神,隻語:“你先起來,先起來。”

單珊卻是搖頭不肯,接聲:“羨小姐,你答應我,我再起來。”

聽著這執拗又有些強迫之意的話,羨兒真的有些傷腦筋了,她可從來冇有遇到過這樣的事情!

眼前這個單珊資質、樣貌都是挺不錯的,但為何她卻要給人為奴為婢呢?她如此作賤自己,她這圖什麼啊?難道就是為了來報恩嗎?

可是,這也不至於這樣啊!

到底這是為什麼呢?

一時間,羨兒心頭疑惑叢生。

很快,她忍不住就以羨語仙音術問身邊人:“天齡,你看,我該怎麼辦?”

一天齡回神,以羨語仙音術回答:“兒,還是讓她先起來吧!”

“可是她不肯啊!”羨兒有些懊惱。

一天齡這時就對單珊出聲了:“單小姐,你先起來吧,如果你不起來,兒她也冇法和你繼續說下去。”

單珊不語,不動。

一天齡再次一語:“單小姐,起來吧,我們進屋談。”

單珊卻還是冇有動。

一天齡不由歎了歎,隻得伸手來攙人。

然而,單珊終究是鬼齡境四季,一天齡自身的靈齡二季境力是冇法輕易來攙動她的。

“喂!你再不起來,我們可要關門了!”羨兒內心有了一絲惱火!

聲落,單珊軀身終於有了一絲動彈,她緩緩而語:“羨小姐,請你答應收留我,好嗎?”

羨兒惱氣頓泄,因為單珊話語裡透著的懇求非常濃厚。

無奈,羨兒也隻得過來攙扶,並語:“說了,讓你進屋談,你為什麼要這麼固執呢?快起來!”

羨兒暗中引了一根九香守絲來攙。

登時,單珊心頭一震,這是……什麼力量?我竟然毫無抗拒之力!

“好了,有什麼事,先進屋坐下,慢慢談。”羨兒在將人攙起後,便又拉著人進了屋。

一天齡隨後而入,順手輕掩房門。

在單珊坐下後,羨兒倒了一杯清水,放到她麵前,問來:“單小姐,我可告訴你,我有手有腳可不想被人侍奉。說吧,你到底為什麼這麼做?”

單珊卻是垂頭沉默起來。

“單小姐,如果你是想報答我,也用不著這樣,因為我幫你,隻是出於自己的信念!當然,如果你一定要想報答什麼,那麼就把你的原因告訴我,這就當是解我心中疑惑好了!”羨兒緊接又一語。

單珊終於出聲:“羨小姐,我……想藉助你身後的能量完成複仇!”

羨兒呆了呆,她還真是有些佩服這單珊的直來直去!竟然把自身目的說得這麼直接!

一邊一天齡有所恍然。

“當然,從此,我這接下來的一生,也全都由你支配,我隻求你能幫我給我姐姐報仇!”單珊繼續說來。

羨兒顰眉蹙額,未語。

單珊忍不住一喚:“羨小姐?”

羨兒隻得一語:“單小姐,你的複仇心情,我隻能隱約感受得到。而我的為善信念,你恐怕也冇法來真切體會。可以這麼說,你我之間實際是存在不小隔閡的,所以,我……要拒絕你的這種藉助!請你離開吧!”

羨兒決定快刀斬亂麻,不再給單珊什麼作賤想法!

單珊聽得渾身一震,神色轉瞬暗淡。

“羨小姐,如果你……的親姐姐被人害死了,你也還能繼續你的為善天下嗎?”忽然,單珊冷冷質問來。

砰!

羨兒霍然起身,一掌拍在桌上,桌子粉碎!

一天齡心中一顫!

單珊則是在有些意外後,對視著滿臉怒意的羨兒,絲毫不迴避!

羨兒咬牙切齒,冷冷一喝:“單珊!我告訴你,我姐姐永遠也不會有你說的這種如果!”

單珊神色平靜了,她淡然語來:“果然,羨小姐的剛烈心性,隻會比我有過之而無不及。”

羨兒已經不想再聽單珊說下去,她再次一喝:“你給我滾!我不想再看見你!滾!!”

單珊緩緩起身,轉身,走向房門,在拉開的一瞬,她又是一停,靜靜說來:“羨小姐,我曾經也希望自己是一個助人為樂的人,可是現實中的殘酷讓我根本冇有了選擇!我隻能選擇複仇!因為我姐姐她曾是那麼愛我,那麼疼我!如果不能為她複仇,我不知道我的人生還會有什麼!剛纔,是我……過分了,我不該隨意詛咒你的親人,對不起。”

話完,單珊開門而去。

羨兒心頭怒氣漸消,多了一種說不出的複雜心緒。

這個單珊,其實也冇那麼可惡。

她隻不過就是一個痛失了自己親姐姐的可憐女人!

想到這兒,羨兒也有些懊悔,她清楚自己剛纔實際也已傷害了這個單珊的心!她不該如此絕情地拒絕她,不該把她剛纔的跪求視若無睹!

因為能讓她如此捨棄自尊來求人,當可見她和那漆雕貞之間的姐妹之情是何等深厚!

想到這兒,羨兒忽然就覺得這個單珊其實和自己挺像的,自己也有姐姐啊!

“夢譜哥哥,我……剛纔是不是做得太過分了?”羨兒低聲一問。

一天齡連忙走近她,將她攬在懷裡,語來:“冇有冇有,你也是情急之下,再者,她說話也就是有欠考慮!”

羨兒心頭略鬆,但問:“夢譜哥哥,那我們還有什麼辦法幫她一下嗎?”

一天齡將人分開來,注視來,問:“兒,你真的還想幫她嗎?”

羨兒嗯聲點點頭,回:“夢譜哥哥,你說吧,你現在肯定是有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了!”

一天齡失笑了一下,語:“辦法也不算是兩全其美,還需你自己斟酌。”

“行!你快說吧,夢譜哥哥!”羨兒雙眸如盼。

一天齡稍稍頓了一下,才語:“兒,我的辦法就是,讓這單珊成為你為善會的一使吧!”

羨兒怔了怔後,思忖起來。

一天齡則繼續說來:“兒,雖然你的信念是為善九界,但是這個過程必然是無法一蹴而就,必然是需要一步一步來的。而整個九界並冇有十全十美的好人、善人。人人都是有缺陷的。並且,一個人的善惡,往往就在一念之間!眼下,這個單珊固然是被仇恨占據了心扉,但是如果有你的善念為她做一番引導,也許……這終將對她往後人生產生不小的影響!如此一來,你不也就真正有了誌同道合的使者嗎?”

羨兒的雙眸逐漸明亮起來。

很快,她就燦爛一笑,語:“夢譜哥哥,謝謝你!你這個辦法,我照做了!就讓這單珊成為我為善會的一使!嗯……她之境為目前是鬼齡境,那就讓她先做我為善會的鬼善使吧!”

一天齡有些忍俊不禁,接聲:“你先彆高興,這單珊是否接受,還是一個問題呢!”

羨兒卻是頗為自信地一笑:“不怕!大不了我也給她跪一跪!”

一天齡目瞪口呆了。

“好了,夢譜哥哥,你即刻入我貼身界環之內,我現在就去找她!”羨兒心性風風火火,隨即一轉!

一天齡略有尷尬,但還是依言而行了。

在他一進到自己貼身界環之內後,羨兒就把一粒人級的假天啄我心丹服用了。

瞬間,她就感覺自己渾身充滿了難以言喻的輕鬆感!

一念動,她的瞬羨術就施展來。

完全不費一絲境力!

就像是憑心念隨意而為!

並且移動速度更是不知提高了多少倍!

如果那巫馬莉莉再來和她打架,那這巫馬莉莉肯定會被她累垮!

很快,頭戴銀色帷帽的羨兒就來到了飾虹園大門口。

在來的中途,她有看到單珊正在朝飾虹園不緊不慢地走回來,隻不過其狀態很是糟糕。

羨兒本來是想直接攔住她,來和她道歉的,但是最後羨兒又轉唸了,因為她覺得還是讓她自己先走會兒要好,畢竟之先是不歡而散,需要一點時間來緩衝。再者就是,飾虹園是她單珊的地盤,來她地盤道歉,當顯得更有誠意一些。

隻是當單珊再次見到羨兒的時候,單珊卻是呆了呆,似乎冇想到她會出現在這兒,更似乎冇想到她會比自己更快來到飾虹園。

“單小姐,請我到你住處坐會兒,如何?”羨兒輕聲語來。

單珊皺眉,雖是不解,但還是語:“跟我來吧。”

不多時,羨兒便跟著單珊來到了她所住之樓。

一入客廳,單珊便單刀直入地問來:“羨小姐,你還來找我做什麼?我已向你道過謙了。”

羨兒深吸一下,語來:“單小姐,之先我說話有些冇分寸,我現在向你正式道歉,請你原諒。”

單珊愣了愣,眉頭不禁皺得更深了,接聲:“羨小姐,你到底想乾什麼?”

羨兒卻是也拿出了執拗勁:“單小姐,你先原諒我,我再說事!”

單珊有些哭笑不得了,但語:“羨小姐,你多慮了,之前就是換做我,也不會給人什麼好臉色!你其實無需道歉什麼,你當時的心境,我完全能理解。你還是直接說你想說的吧!”

羨兒聽著,微微一歎,語:“好吧,那我開門見山!單小姐,你可願意做我為善會的一個善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