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界卜靈言。

城主府。

一廳。

“城主,之前靈眼全部開啟絕不可能是假的!我想,如今少了一半,一定是有人……偷走了!”三山做出推斷。

虞胭柔失笑而語:“三山,那整個靈界乃至九界有誰能做到這般神不知鬼不覺?幾乎誰也不可能!因為咱們靈眼其實有著咱們靈界頂層專門設置的禁術!就是擁有靈眼管轄權限的本主,也完全不可能在靈眼尚未開放之前,這般神不知鬼不覺地偷走一半!”

三山皺眉,接聲:“城主,可是不這麼想,屬下真的找不到其他解釋了。還有,城主,他們也隻給了咱們一天的時間查詢線索啊!”

坐在上位的虞胭柔站起了身,來回踱步。她臉上失笑已退去,又變成了一種苦思表情。

就在這時,和三山同樣站候著的閨婷問來:“師尊,真的不存在有人偷走的情況嗎?譬如……隔空偷走?”

虞胭柔停下,搖搖頭,接聲:“婷婷,這種情況真的微乎其微!至少師尊就從未聽聞過九界之中有誰做到過!各界之氛眼,各界頂層都有在暗中高度保護!除非……偷走之人來自頂層,亦或……超脫頂層!”

閨婷震撼住了,來自頂層,亦或超脫頂層?

那個光頭……會是這樣嗎?

“也許……事情真的不是本主能做得了主。”虞胭柔幽幽一歎。

三山一聽,不由問:“城主,那咱們……還查嗎?”

虞胭柔沉思片刻,語:“查,把城主府內所有人都先查一遍!看看都有誰在這一天出現了異常!”

三山接聲:“城主,所有人是否包括……那八位城使?”

虞胭柔點點頭,語:“冇錯!包括本主在內!”

三山一呆。

這時候,閨婷身邊的乘禦忍不住一語:“城主,這樣一來,會不會造成……混亂啊?”

虞胭柔看向他,語:“乘禦,你去把你父親叫回吧!一旦查起來,府內人手肯定不會充裕。”

乘禦無奈,應了一聲是,立刻離開。

三山一見,再次開口:“城主,乘禦的擔心還是有道理的,要不有些人咱們還是彆查了吧?”

虞胭柔接聲:“三山,查,又不是讓你們動手,所有人皆以盤問的方式進行,誰若是不配合,可以,就在異常記錄冊上,將其名字登記,屆時再統一上報咱們上麵!”

三山點點頭,回:“我懂了,城主,那我這就去動員!”

“嗯。”虞胭柔又坐了下來。

三山立刻離開。

隨後,剩下的閨婷忍不住一語:“師尊,那我也去通知我爹前來幫忙吧!”

虞胭柔微愣,接聲:“婷婷,你父親不是……”

閨婷猶豫了一下,才語:“師尊,我爹的傷都好了。”

“什麼?”虞胭柔一驚。

閨婷接聲:“師尊,本來趕回您這兒的時候,我就是想告訴您的。隻是您也冇給我多少時間,很快就帶著我去了競賽場,所以……”

“婷婷,你快說吧,什麼叫傷都好了?”虞胭柔語氣緩和了些許。

於是,閨婷便將她父親閨瀾廷神奇恢複的經過敘述了一番。

聽完,虞胭柔徹底陷入了沉思,一天齡,此人究竟會是什麼人呢?難道是某位……扮豬吃老虎的頂層嗎?

“師尊,你說,這個一天齡會不會就是……偷走靈眼一半靈氛的人?”閨婷說出自己猜測來。

虞胭柔接聲:“婷婷,你這有什麼具體根據嗎?”

閨婷搖搖頭,語:“師尊,我隻是一種感覺,實在是這光頭給我的神秘感真的太強烈了!”

虞胭柔思忖會兒,才語:“婷婷,師尊會再好好會會此人,你先彆再驚動他。”

“是。”

虞胭柔隨後一轉:“婷婷,既然你父親好了,那就讓他過來給師尊把把關吧!同時,也好好瞭解一下各界這次來的那些守護者,而這對他的妖齡境,會起到一些鞏固作用的!”

“是,師尊,那我先去了。”

“嗯。”

看著閨婷離開,虞胭柔心中卻是一歎,這次盛事算是徹底弄砸了,也不知我何時纔能有機會去進入鬼界鬼鬼城了!

就在虞胭柔如此苦惱之際,忽然,廳中就出現了一個虛無縹緲的老婦身影!

“柔兒。”老婦傳來一聲輕喚。

虞胭柔震憾,連忙雙膝跪地,伏首參拜:“胭柔拜見老祖宗!”

“起來吧。”老婦接聲。

“是,老祖宗!”虞胭柔恭恭敬敬站好,仍舊垂頭不敢去對視。

“柔兒,把對所有人的盤問,撤回吧!”老婦隨即一歎。

虞胭柔一怔,不解:“老祖宗,這……這是為什麼?”

老婦又是一歎:“柔兒,盤問所有人隻會讓靈靈城陷入一種混亂!更會對整個靈界帶來不利!”

虞胭柔沉默起來。

“柔兒,這次,你就應該及時上報!而不是去接受他們給你的一天緩和!你該清楚,靈靈城靈眼有靈界頂層設置的禁術,它一出事,最先知曉的人,是靈界頂層!你如此自作主張,這帶來的後果,你想過嗎?”老婦聲音變得威嚴。

虞胭柔接聲:“老祖宗,我……錯了,我不該心存僥倖,以為還可以去挽回什麼。”

老婦長長一歎,語氣有所緩和:“這次事情結束後,你就向上主動交出靈靈城城主之位,回族中先麵壁思過吧!”

虞胭柔黯然稱是。

“好了,現在和你說正題,過會兒,你就去競賽場向所有人宣佈,靈靈城靈眼開啟盛事暫時向後推遲十八天,待第十九日來臨再作正式宣佈!”老婦肅聲而語。

虞胭柔迷惑不已:“老祖宗,這是……為何?”

老婦回:“因為這是界卜靈言!”

虞胭柔徹底呆住,頂層的界卜竟已經作出了靈言法旨了嗎?

“這是法旨,拿去吧。”老婦說完,一道帶著白色光芒的卷軸就飄向了虞胭柔。

虞胭柔雙手鄭重接過。

“記住,去宣佈前,你要把它給他們八個(八城使)看一眼,不得再擅自而為。”老婦又說來。

“胭柔記住了,老祖宗。”

“嗯。你還有什麼疑問嗎?”

虞胭柔猶豫了一下,語:“老祖宗,這位界卜大人的靈言,為何看上去有些不夠直接?”

“因為界卜大人也無法判斷靈眼在第十九日到底會不會全部恢複過來。”

虞胭柔震住了,果然還是可以全部恢複,隻是……竟然連頂層界卜也無法完全判斷!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似能覺察虞胭柔心思,老婦隨即又語:“柔兒,我可以告訴你,為了卜得這一靈言,這位界卜大人已經負了傷,所以,你主動交出城主之位之前,你一定要穩定好靈靈城的一切!不然,我也再難好好保住你!明白嗎?”

虞胭柔再震,回神而應:“胭柔明白了,胭柔讓老祖宗操心了。”

“柔兒,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你隻要緊守你之所為皆是為了靈界,那麼整個靈界就不會來針對你什麼!”

“胭柔謹記老祖宗教誨。”虞胭柔垂頭以敬。

“嗯。”老婦虛影漸漸消失。

“胭柔恭送老祖宗。”虞胭柔再次跪地伏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