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8.三龍文明和層帝證

聽著一天齡詳細的敘述,羨兒內心有些震撼,她忍不住一語:“原來我知道的真是皮毛!夢譜哥哥,你說的這些,我敢說我爹孃都不清楚!冇想到靈界九座序城之中的氛眼,竟都有彆名!”

一天齡微微一笑,接聲:“其餘八界的情況,你以此類推即可。”

羨兒嗯聲,狡黠一語:“夢譜哥哥,不過,你還是冇有回答我為什麼序城之星外的生靈無法知曉序城之星。”

一天齡失笑一絲,緩緩而語:“兒,九顆序城之星的內部,實際都是空心的,它們裡麵都是境氛。”

“啊?”羨兒驚訝了。

“好了,兒,你如今知道的已經不少了,其他的,待將來時機成熟,我,再來和你講吧!”一天齡是不打算再多說了。

羨兒卻是黠笑:“果然,你總是還要隱瞞一些!也許最重要的,你根本就冇講!”

一天齡有些哭笑不得。

羨兒見而一歎:“好好好,不再說這序城之星了!你就接著和我講這獸序之星之外的故事吧!”

一天齡聽而一笑,一接:“曾經在離獸序之星很遙遠的一顆星體上,有一種正在誕生的文明,它的儲存者稱它為三龍文明。此三龍,指的是蟻龍、蜂龍、螅龍。

“蟻龍,是身軀超級大並且長有鱗片的蟻類,據它的儲存者記載,最大的蟻龍可以一口吃掉一座山。

“蜂龍,是身軀超級大並且長有鱗片的蜂類,據它的儲存者記載,最小的蜂龍可以一下扇飛一片雲。

“螅龍,是身軀超級大並且長有鱗片的螅類,據它的儲存者記載,正常的螅龍可以一次吸乾一個湖。

“因為這三龍的存在,這顆三龍星上的其他生靈都隻能處於底端。不過,三龍之間卻是互相廝殺了好長一段歲月!直到三龍中漸漸有龍學會了化為人形,才終於有了平息,才終於開始誕生文明來。”

羨兒聽得津津有味,立刻接聲:“然後呢?”

一天齡卻是有些感傷地接聲:“也就在這時候,這顆三龍星迎來了甲子輪迴的極滅。三龍星上,所有生靈……儘皆被滅。”

羨兒呆住了,好一會兒,纔出聲:“夢譜哥哥,星體也和境者一樣,會被極滅?”

一天齡搖搖頭,語:“不,三龍星會極滅,是因為三龍星上有化為人形的龍把自己的命魂與三龍星融為了一體。而這條龍這麼做,應該是試圖抵抗甲子輪迴的極滅。可是甲子輪迴的極滅,又豈是這樣就能躲避的?唉,這條龍的愚蠢行為,早早毀滅了整個三龍星!”

羨兒震住了,半晌之後,她忍不住問:“夢譜哥哥,那如果有人把自己命魂和我們的靈序之星融合了,那豈不是我們的靈序之星也會被極滅?”

一天齡麵帶淡淡笑意,說來:“兒,你說的這個,不可能發生。至於原因,那有不少,我,就拿之先和你說過的講吧!因為我們的靈序之星是空心的,裡麵儘是各種境氛,冇有人能把自己命魂與它融合。因為融合必然要先融合這些境氛,可是身為境者,卻隻在相應境為之時需求相應境氛,對於其他境氛則根本不再需要!一旦強行融入體內,隻會造成他境為不穩,甚至還有爆體可能!另外就是,融合這些境氛之時,融合者的命魂還必須在靈序之星的內部,而進入靈序之星的內部,那可不是誰都能做到的!就是神齡境四季那也不一定有資格!”

羨兒若有所思會兒,才問:“那什麼樣的人纔有這進入資格?”

一天齡猶豫了一下,纔回:“同時掌控靈界界壘之則和靈界層帝證的人!哦,不,說錯了,應該說就是掌控靈界層帝證的人!”

羨兒呆了呆,一接:“界壘之則,我懂,那就是界壘的規則,說白了,就是想讓誰出入就讓誰出入,不想讓誰出入就不讓誰出入!隻是層帝證,這是不是……指層帝的璽印或法印什麼的啊?”

一天齡搖搖頭,語:“不,層帝證,就在界壘之中,它屬於一種極其特殊的界器!唯有闖過界壘九關,方可獲得。”

羨兒疑惑起來了:“夢譜哥哥,聽你這意思,好像要當一界層帝,就得先闖你說的界壘九關啊!可是,我怎麼從未聽過你這種闖關角逐層帝之位的說法呢?”

一天齡笑了笑,語:“因為這種說法源自九界遙遠之前,現在的人們已然知之甚少了。當然,如今九界頂層中的知曉者可能也有刻意隱瞞這種絕密!”

羨兒恍然,但又語:“那如果有人已獲得了層帝證,卻又有人去闖界壘九關的話,那還會有層帝證給這人嗎?”

一天齡搖搖頭,語:“不會,層帝證是唯一的,隻有獲得者消亡,層帝證纔會自主迴歸到界壘之中。另外,想闖界壘九關也不是那麼容易的,首先就是要求闖關者需要神齡境境為,其次就是因為掌控界壘之則的人通常都是不會讓他人去闖界壘九關的,因為獲得層帝證的人,是絕對會掌控界壘之則的,再者就是,獲得層帝證,還可獲得其他不少好處,這裡就不和你多說了。”

羨兒一聽,卻是一笑:“我明白了,這就好比有層帝掌控了界壘之則,但卻冇有獲得層帝證!此層帝自然是不會讓其他人去獲得層帝證,因為獲得了,他可能將一無所有!”

一天齡點點頭。

“也不知如今九界的九大層帝又有幾人掌控了這個層帝證。”羨兒感覺挺有趣的,遐想來。

一天齡這時卻一語:“兒,層帝證是唯一的,不可分割的。九界人們爭奪它,遠冇有爭奪界壘之則來得強烈!因為界壘之則可以分散,最多的時候,可以分散為九個部分!如此一來,掌控一部分的人,都能掣肘層帝。而這種人,一般不是頂層至上,那就是逆頭大尊!”

羨兒這時卻是有些臉紅了,她避開了一天齡的眼神,小聲一回:“夢譜哥哥,我爹爹……就掌控了一部分,是我們家老祖宗傳承給我爹爹的。”

一天齡微微一笑,語來:“兒,這我能猜到,我,也能理解,畢竟這是羨家在靈界的生存之本!無可厚非!”

羨兒鬆了口氣,似乎就怕他反感什麼。

一天齡這時卻是又笑語:“不知不覺,又和你叉開了這麼久的話題。兒,我們還是回到三龍文明上吧!”

誰知,羨兒卻是忽然想起了什麼,忙語:“夢譜哥哥,我還有幾個問題,就是那條化為人形的龍,它為何能將自己命魂與那三龍星融合呢?難道序城之星之外的星體都能讓生靈的命魂與之融合嗎?而這生靈是否又有什麼區分呢?”

一天齡愣了愣,似乎有些意外她會聯想至此,他不禁感慨:“兒,你這觸類旁通的心緒真是令人驚歎!”

羨兒有些臉紅,但一雙盯著他的美眸已是顧盼生輝。

一天齡無奈,隨即回答來:“那條龍能融合三龍星,應該有諸多機緣巧合,不過這其中應該主要還是因為三龍星本身正處於文明誕生之際,因為文明正在誕生,也就賦予了三龍星新的星義!這種星義通常就猶如剛剛發芽的嫩苗,擁有不小的適應力,如此,那條龍的命魂與它融合,它不會產生太大的排斥!最終讓這條龍成功融合了!

“至於,你說的序城之星之外的星體都能讓生靈命魂與之融合,那還得看具體情況,一般而言,隻有相應星體上的生靈纔有與該星體融合的機會。其他星體上的生靈要與該星體融合,不能說絕對冇有,但難度絕對難以想象!

“嗯……你的三個問題,應該就是想問序城之星上的生靈和序城之星外生靈究竟都有哪些區彆吧?”

羨兒莞爾一笑,嗯聲點點頭。

一天齡卻是沉默會兒,才語:“兒,序城之星上的生靈確實要比之外的生靈有著很多優勢!譬如,剛纔我隻和你說‘一般而言’,那就是因為序城之星上的生靈是存在特殊情況的。序城之星上的生靈若想以自己命魂融合一個異星體,那還是比較容易的。隻不過,很少有生靈去這麼做。因為異星體對序城之星上的生靈來說,就好比是茅草房,而序城之星則是一座璀璨奪目的宮殿!”

羨兒沉思會兒後,笑接:“懂了!序城之星的生靈通常隻會選擇去做一個文明蒐集和儲存者!”

“也可以是一個文明見證者!”一天齡補充來。

羨兒怔了怔,忽然一問:“夢譜哥哥,你去見證過嗎?”

一天齡搖搖頭,語:“曾經想過,但……在歲月的流逝下,早已淡忘了。”

察覺他有些感傷,羨兒連忙一轉話題:“夢譜哥哥,現在,你該和我講一下,你今天為何要和我講這個三龍文明的故事了吧?”說時,絕美麵容上露著俏皮笑意。

一天齡聞言,微微一笑,語來:“知我心者,兒也!”

羨兒俏臉泛紅來,回:“快說吧!我知道你不可能無緣無故和我講這故事的!”

一天齡深吸一下,語來:“其實,和你講這個三龍文明,是和我接下來要將無痕丸、定塑丸、如膠丸三者合而為一有關係!兒,這無痕丸讓人骨軟的副作用,有著定塑軀身之效的定塑丸是可以去修複的,而定塑丸讓人脾氣暴躁的副作用,可以令人心情愉悅的如膠丸又是可以去修複的。可惜的是,如膠丸的副作用,無痕丸無法去修複。如此,三丸之間因為冇有形成一個完整的藥理循環,就使得它們三者合而為一,也隻能是一種人級的假天啄我心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