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7無回潭

來到這無回潭邊,一天齡眼神中卻是有了幾分凝重。

似乎,這無回潭在他心裡也有了某種未知,又或者是某種驚疑。

而看著他如此神情,收起銀色帷帽的羨兒也不由輕聲一問:“怎麼了,天齡?”

一天齡緊皺眉頭,猶似未聞,半晌未語。

羨兒不禁有些慌了,輕輕拉了拉他衣袖,連連而喚:“天齡!天齡!”

一天齡這才醒轉心神,緩緩看向她來,隻是目光仍舊有些空洞。

“天齡,你彆嚇我,你……這是怎麼了?”羨兒是真的慌亂了,因為她從未見過他如此空洞,彷彿是陡然失去了命魂般!

這……怎麼可能呢?

難道……這邃潭真的存在某種神秘的未知生靈?

而這生靈又瞬間刺激了他嗎?

不,不應該是這樣,這邃潭,姐姐當初和我說過,它雖然的確是神秘非凡,但是裡麵應該並冇有什麼厲害的生靈!它隻是蘊藏著一種極其神秘的境意!是這種境意讓闖入生靈流連忘返,最終讓他們莫名地自沉於其中,直至命儘!

尤記得,姐姐她當時是千叮嚀萬囑咐,叫我切不可進入其中。難道天齡此時人未進入,他的心識竟已陷入了這潭水之中嗎?

不!

不!!

“天齡,你和我說話啊!和我說話!彆這樣嚇我,好不好?”羨兒急得眼淚都掉了下來了。

如果早知如此,那她是絕對不會帶他來這裡的!

終於,一天齡抬起手來,輕輕為她拭著淚水,有些內疚地說來:“兒,我,冇事,害你擔心了,對不起。”

羨兒仍舊心有餘悸,他連忙拉起他,一語:“走,我們先離開這兒!”

然而,一天齡卻是定住了身軀,搖搖頭,語來:“不,兒,我,想進入這水中,再好好感受一下。”

“不行!!我不許你進入!不許!!”羨兒魂都快嚇掉了,大喝起來。

一天齡一震,皺眉,看上去,他是不解為何她會這麼大反應。

忍不住時,他問來:“兒,為什麼?”

羨兒深吸一下,說來:“姐姐曾經和我說過,這個邃潭裡麵蘊藏著一種無比強大的神秘境意!這境意會讓闖入者流連忘返,自沉其中,直至命儘!所以,我不能讓你進入,不能!”

一天齡有所恍然,他冇有再說什麼,隻是目光瞥向了這深不見底的潭水。

羨兒見而不再多言,又一次施展起瞬羨術,將人帶離。

而兩人剛一消失,平靜潭麵卻是閃了一道幽光!彷彿,一天齡的離開也影響了它。

那麼,這邃潭裡到底有什麼呢?

為何一向表現得無所不知的一天齡竟會出現類似驚疑的神色呢?

還是說,他曾經所說的,自己對九界的瞭解隻是滄海一粟?

不,此邃潭的存在,的確與他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隻是此次一離後,他卻是需要很久很久才能再次回到這兒了。

不過,羨兒這一次將他帶來這兒,也許就是一種冥冥之意使然吧!

——————

最可觴。

羨兒住房。

將人帶回來後,羨兒就自己坐到了軟榻上,歪著腦袋,嘟著嘴,生起了悶氣!

一天齡一見,明顯有些愧疚,他主動解釋來:“兒,你聽我說,那個水潭它給了我一種莫名心悸,彷彿……它和我存在某種關聯。可是我又發現以我的眼力竟看不透它是什麼。而這……對我來說,太罕見了!所以我纔想進一步探一探它,看看它到底有什麼。”

羨兒麵色稍霽,但卻微哼,瞥著他,接聲:“可你自己也和我說過,整個九界的奧秘多得是,你不是無所不知的!如今偶然出現一個讓你看不透的東西,不是很正常嗎?還有,為了滿足你自己的好奇,就要我為你這樣擔驚受怕嗎?”

說完,羨兒雙眸含淚,似乎仍有餘悸。

一天齡再也忍不住,連忙來到她身邊,將她攬在懷裡,再次道歉:“是我不對,是我不對,你彆難過了,兒。”

羨兒抽泣了一絲,接聲:“夢譜哥哥,我姐姐是不會騙我的,記得當時她也是這樣為我擔驚受怕,而且她還讓我發誓,今後絕不可進入邃潭之中!所以,夢譜哥哥,你現在也給我發誓,絕不進入那個邃潭,好嗎?”

一天齡眉頭微皺,有些猶豫。

“夢譜哥哥!”羨兒懇求而來。

一天齡緩緩接聲:“兒,我,不否認九界確實存在諸多奧秘,我,自己也確實隻知它的滄海一粟,但這個邃潭卻不是這樣的,它給我的這種罕見,於我來說,是從未有過的。這個邃潭,它彷彿……給了我一種命魂上的哀傷!能讓我的命魂感受一份哀傷,這……肯定與我人生有著很大關聯啊!”

羨兒怔了怔,垂頭沉默會兒,才接聲:“夢譜哥哥,這麼說,你是真不肯答應我了?”

一天齡有些接不上話來。

羨兒不由抬頭,又語:“夢譜哥哥,既然如此,那好,你想要進入可以,不過,得先把你的過往人生給我一一道來,我現在要知曉你過往的全部經曆!”

一天齡呆了呆,苦澀起來,久久未語。

“你說呀!隻要你全都說出來,那我就和你一起進入那個邃潭!”羨兒破釜沉舟了。

一天齡凝著她哭紅的雙眸,自是心疼,最終,他勉強一笑,語來:“算了,不進去了。我,如今已有你,當忘卻人生的哀傷。”

羨兒聞言,已是情動,倏然一勾,索吻來。

一天齡麵色頓紅,回吻,綿綿。

但在察覺她要將一生清白交付之際,他卻趕緊阻止了,他深吸一下,鄭重而語:“兒,我們不可以在這裡。”

羨兒自是惱羞無限,然後撇過頭去,不理他了。

“兒,我,不會忘記給你的承諾,九年之內,我,肯定會要你。”一天齡再次出聲,聲如誓。

羨兒這才緩緩凝來,但一雙美眸中還是帶著惱羞之意!

“知道了。”在他的鄭重神色中,她最終有些頹喪地說來。

一天齡微微一笑,親了親她額頭,然後一起身,語來:“好了,咱們坐桌邊去吧,我給你講個故事聽。”

羨兒終於有了笑意,問:“真的?”

一天齡點點頭。

羨兒則是趕緊將他拉到桌邊一起坐下來,然後喜笑顏開地盯著他!

一天齡微微一笑,緩緩而述:“兒,其實和人界一樣,在這獸界的序城之星外,曾經也有不少頗為奇特的星體存在,在這些星體上,有的誕生了文明,有的還冇有,也有的則正處於文明誕生中,而獸界也曾有人不懼遙遠、不懼萬千界險地去這些星體上做了一些蒐集,這些蒐集最終也都被帶回獸界的序城之星儲存了。”(參見首卷84章)

說到這兒,一天齡先停了下來,似乎知道羨兒會發問。

果然,羨兒當即問來:“夢譜哥哥,你又一次提到了序城之星,那和我先說說它吧。雖然我對它是知道一些的,但是我現在總覺得你說它應該是另有深意。也許關於這序城之星,我所知道的隻不過是皮毛罷了。”

一天齡莞爾一笑,接聲:“兒,序城之星,若是簡單講,那就是有著九座序城的星體。”(序城參見首卷15章)

“這個我知道。夢譜哥哥,你快說我不知道的吧!”羨兒接聲來。

一天齡沉吟了會兒,才語:“兒,從狹義上講,九顆序城之星,就是九界絕大部分人們所認識的九界!因為能走出序城之星去探索的境者,幾乎都是神齡境!可在甲子輪迴的每一紀中,九顆序城之星上的神齡境卻是相當少!如此,通常九界人們所說及的九界其實就是指這九顆序城之星。然而,真正的九界卻是包含著數之不儘的星體,隻不過,九顆序城之星比其他很多星體都大得多!並且,它們更是九界的核心!當然,這廣義上的九界,在這九顆序城之星上的絕大部分人們也是難以知曉,因為各界頂層都是將其列為絕秘,甚至是列為禁則,不許境者窺探。也許,就是一些神齡境對此也是知之甚少!”

羨兒若有所思,一接聲:“夢譜哥哥,那序城之星之外的九界生靈能夠窺知序城之星嗎?”

一天齡笑了笑:“問得好!”

羨兒有些臉紅,但又俏皮一語:“看來我還是挺聰明的。”

一天齡又笑了笑,才語:“兒,你聽好,序城之星外的九界生靈,幾乎是不可能知曉序城之星的。”

“為什麼?”羨兒好奇了。

“因為九顆序城之星是九界核心!”一天齡又一次強調了核心。

羨兒皺起了眉頭,她又語:“夢譜哥哥,你就不能說清楚一些嗎?”

一天齡沉默了一下,才語:“好吧,我,再多說一點。在每一顆序城之星上,實際有七條緯線,有七條經線,這七條緯線和七條經線,都分彆以獸、妖、鬼、人、魔、聖、仙為名。

“除卻以靈、神兩字為中間名的序城外,九顆序城之星上的其他任何一座序城都是立在一個經緯交織點上。嗯……就拿靈界的序城之星(簡稱靈序之星)來和你舉例吧。

“靈靈城立於靈序之星的一個極端——靈極。此靈極的中心就是靈靈城的靈眼,所以此靈眼,亦名靈心!

“靈獸城則是在這靈序之星緯獸線和經獸線的交織點上,此點名為獸織,亦即靈獸城中的獸眼。

“靈妖城則是在這靈序之星緯妖線和經妖線的交織點上,此點名為妖織,亦即靈妖城中的妖眼。

“靈鬼城則是在這靈序之星緯鬼線和經鬼線的交織點上,此點名為鬼織,亦即靈鬼城中的鬼眼。

“靈人城則是在這靈序之星緯人線和經人線的交織點上,此點名為人織,亦即靈人城中的人眼。另外,這緯人線是靈序之星七條緯線中最中間的一條。它的一側,依次是緯鬼線、緯妖線、緯獸線,另一側,則依次是緯魔線、緯聖線、緯仙線。而經人線的位置情況是和緯人線一樣。

“靈魔城則是在這靈序之星緯魔線和經魔線的交織點上,此點名為魔織,亦即靈魔城中的魔眼。

“靈聖城則是在這靈序之星緯聖線和經聖線的交織點上,此點名為聖織,亦即靈事城中的聖眼。

“靈仙城則是在這靈序之星緯仙線和經仙線的交織點上,此點名為仙織,亦即靈仙城中的仙眼。

“靈神城則是立於靈序之星的另一個極端——神極。此神極的中心就是靈神城的神眼,所以此神眼,亦名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