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5.侍奉的“真理”

一天齡尷尬了一絲,鬆開她,一轉話語:“好了,兒,你先回隔壁休息吧。”

羨兒卻是一語:“不,我已答應孃親,下個月初便回去,我要珍惜接下來的這段時日,一刻也不離開你!你還是呆在我貼身界環之內吧,我就在這兒睡!”

一天齡尷尬更甚,欲語。

“快點啦!”羨兒又已語。

無奈,一天齡隻得一入她之界環。

她則是心滿意足地躺到了榻上,安然入夢。

——————

飾虹園。

單珊很快就與嘯娥英、須寒問彙合了。

並且,單珊也將羨兒救她的事情向兩人先說了。

而聽完,須寒問就鄭重語來:“珊珊,這位羨小姐給我們的恩情,我們必須去償還!”

單珊微微點頭,接聲:“我知道,隻要接下來報完了姐姐的仇,我還能活著,那我就是做牛做馬也會去報答她!”

誰知,須寒問卻是一接:“不,珊珊,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從現在起,貞妹的仇,你就全都交給我!而你就去侍奉這位羨小姐左右吧!”

單珊怔了怔後,頓叱:“須寒問!你是你!我是我!我如今要怎麼做還輪不到你來教!還有,我可記得,是那個一天齡他給你完善了臉譜,讓你從此脫胎換骨!如若眼下真要有人去回報人家,那也應該是你立刻過去跟隨人家男人!姐姐的仇,由我完成即可!”

須寒問忍不住欲駁。

但一邊的嘯娥英這時卻是出聲來:“單珊,我認為須寒問說的你應該去考慮。他讓你退出這場報仇雪恨,你清楚,他全是為你好,畢竟你的境為不如他,實力不如他,而我們大家如今又都已暴露,你繼續留在飾虹園,留在這桃花飾司,實際已無多大意義,還不如像他說的,先去侍奉這位背景強大的羨小姐!”

“夫人!你……”單珊欲阻止人說下去。

“單珊,你聽我說完,侍奉這位羨小姐,其實對你報仇,對你的未來都大有助益!你要知道,現在就是嘯魅娘這個毒婦她都想巴結這位羨小姐!由此可見,這位羨小姐背後的實力那是非同小可!如若你此時真的能夠侍奉這位羨小姐左右,那麼即使我和須寒問此後向嘯魅娘和嘯芥複仇失敗,將來也還有你可以繼續下去!甚至,在我和須寒問失敗之時,嘯魅娘和嘯芥都會對你產生顧忌!從而不敢再對須寒問痛下殺手!因為你背後站著的可是靈界靈仙城赫赫有名的羨家!這羨家也應當能讓你獲得更高的境為!有了更高的境為,將來你要報仇還不是更加容易嗎?”嘯娥英語重心長地說來。

單珊聽著,皺起了眉頭,一時未語。

須寒問則有些感激地看了看嘯娥英。

嘯娥英一見,卻是語來:“須寒問,你也彆將侍奉於人想得太簡單!這羨小姐她身邊肯定是不缺人侍奉的!甚至,還有一種可能,她不喜歡彆人侍奉於她!要知道,她來這獸/獸城,我們也冇見她身邊有誰侍奉左右!所以,你們要想邊報恩邊借勢,那還得多下點功夫,最好是先從她的未婚夫一天齡著手!這位羨小姐對一天齡的感情,我看得出來,很真,也很深!而這一天齡,須寒問,你是有接觸條件的,畢竟他為你完善了臉譜,不管他這完善到底是因為什麼,那都是一種你可以繼續與之交流的資本!”

須寒問皺起了眉頭,接聲:“夫人,你這麼說,我……怎麼感覺我們用心太險惡了?”

誰知,嘯娥英卻語:“須寒問,我們早都是有了心機的人了,當真還要如此畏畏縮縮嗎?”

須寒問沉默起來。

嘯娥英隨後一歎:“仇恨一起,我們都已潛移默化,想要再變回曾經的善良天真,那應該是……做夢了。不過,你若真想以後心情舒坦一些,那就在報答人家之時,多儘點真心實意吧!”

須寒問深吸一下,隨即問向單珊:“珊珊,夫人把話都說儘了,你看,如何?”

單珊冇理他,隻問嘯娥英:“夫人,我不否認你說的這個羨家的強大,但是我們不是還有層後孃娘和整個萬花界飾會為後台嗎?難道這些還不夠嗎?難道層後孃娘和萬花界飾會合起來都比不上這靈界靈仙城的羨家嗎?”

嘯娥英一聽,笑了:“單珊,我問你,我們和層後孃娘真的很近嗎?彆傻了,我們其實隻是她用來牽製嘯魅孃家人的一個工具,隻是她用來維繫她與萬花界飾會之間隱秘關係的小小手段。隻不過,她當初救我們的確是事實,我們確實得懂得感恩!當然,我也相信正是因為我們如此感恩,我們纔有繼續被她利用的價值!單珊,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而此次,我們終究是壞了事的,還不知道娘娘會有怎樣的決定呢?是被她捨棄,還是繼續留用,都說不好!至於你說的萬花界飾會,單珊,我們三人又真正瞭解多少呢?我們見過的隻是一位獸道會席而已,往上一無所知!而獸道會席他自己曾有說,他好像……在所有會席當中還隻是墊底般的存在。可見,在這萬花界飾會,我們說來也是無足輕重的!”

說到這兒,嘯娥英停了下來。

單珊和須寒問神色皆有些凝重。

好一會兒後,嘯娥英才又語:“至於,你說的層後孃娘和萬花界飾會合起來都還比不上靈界靈仙城羨家,我看,目前還真有可能是這樣!因為嘯魅娘這個毒婦她的眼光向來都是毒辣的,她如此青睞的勢力,在整個九界絕對是數一數二的!所以,單珊,咱們不可將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得尋求多種助益!而靈界靈仙城羨家顯然就是這最大助益的一種!有了它為你支撐,也許層後孃娘和萬花界飾會也都會重新估量你的價值!進而讓你和須寒問有了更多的保障!”

聽到這兒,單珊有些情不自禁地深吸起來,可能,她真的是被說動了。

最後,她出聲來:“讓我想想吧。”

說完,她離開了,回了自己樓。

須寒問也準備離開。

不過,嘯娥英卻是出聲來:“須寒問,我的仇人隻有嘯魅娘和嘯芥,我……希望你和單珊不要再針對其他人。”

須寒問聽懂了,接聲:“夫人放心,隻要嘯銜不對我和單珊動手,我是不會對他怎麼樣的。”

嘯娥英看著他離開,不再說什麼,但內心卻是彷徨起來。

——————

城主府。

已將嘯銜交給嘯芥去照看的嘯魅娘獨自在花園站立起來。

夜空,星光點點。

在嘯魅孃的心裡,此時已摒棄了其餘所有念頭,隻想弄清獸/獸城獸眼到底會出現什麼變化。

她來來回回地踱著步,心中喃喃:“是突然完全關閉,還是突然完全開啟呢?又或者,獸眼獸氛將出現不純跡象?不,不純跡象,應該不會,自古以來就冇有過。唯有上次靈界靈靈城靈眼完全開啟時突然閉合了一半!而現在獸/獸城獸眼開啟不全,也許……完全開啟比完全關閉的可能性要大!”

就在嘯魅娘如此思忖之時,她之界環傳來了一個頗為宏亮的聲音:“魅娘,玄策都回了龜族,你也該回來了吧?”

嘯魅娘回神,回笑如魅:“陛下,你這是想我了嗎?”

原來來音是獸界層帝龍寰的。

“能不想嗎?魅娘,回來吧!吾可真不想一天到晚都麵對凰疏兮她那個木樣子!”龍寰又語。

嘯魅娘沉吟了些許,一回:“陛下,和你先說一件事,我剛得知凰疏兮她有暗中勾結人界的萬花界飾會。你看,要找凰疏兮確認一下嗎?”

龍寰似是怔了會兒,才語:“魅娘,你想吾怎麼做?”

嘯魅娘又是一笑:“陛下,現在可是你鞏固自身權力的關鍵時候,你知道該怎麼做纔是啊!”

“唉,魅娘,可你也該清楚,當今獸界的四大帝獸族,如今就隻有大部分龍族明確支援吾,而凰疏兮她背後有整個鳳族和麒麟一族,吾還需要龜族站到吾這一邊才能真正抗衡這個女人啊!”龍寰似也憂心忡忡。

帝獸族,如今是指在一個甲子輪迴內有出現過獸界層帝的獸族。也就是說,在當下這個甲子輪迴內,龍族、鳳族、麒麟一族、龜族都有人做過獸界層帝!

嘯魅娘想了想,一語:“陛下,麒麟一族的麟頂老姥如今已經極滅,麒麟一族實際已失去了主心骨,他們目前應該不會過多忤逆陛下,他們應該會選擇靜默,暫時兩不相幫。至於龜族,陛下,你也不必太著急,總會有辦法的。而凰疏兮勾結人界萬花界飾會的事情,陛下卻是必須先發製人,必須把它公開,讓獸界所有大族都知曉!”

龍寰沉默了一下,接聲:“好,依你。但魅娘,你何時回吾身邊來呢?”

嘯魅娘接聲:“下月初吧,陛下。”

龍寰忍不住一問:“魅娘,為何要下月初?”

嘯魅娘不想多解釋,隻語:“陛下,回來後,我再和你解釋,好嗎?”

龍寰有些無奈,應聲:“好吧。”

“多謝陛下。”嘯魅娘由衷而語。

隨後,兩人結束了界環通話。嘯魅娘之後冷冷一笑:“凰疏兮,這次我看你還怎麼清高!而萬花界飾會,你們想滲透其餘八界的想法,早已是路人皆知的事情!這次,本宮倒要看看你們該怎麼繼續!哼!”

說完,嘯魅娘魅影如曳,回了自己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