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3.最可觴

思忖好一會兒後,嘯魅娘才語來:“不行!你必須帶著你女兒立刻離開!”

宛若天笑了笑,語:“汝不覺得自己的這個條件,其實毫無意義嗎?現在離開後,吾完全可以再至,畢竟離下月初還有的是時間。”

嘯魅娘此時已經確定了對方來獸/獸城就是有事情要做,於是她不禁再次思忖起來,到底這個女人想要在這做什麼呢?

宛若天見之,內心也有所感慨,不愧是能和那凰疏兮分庭抗禮的女人,一個看似毫無意義的的條件,卻是一種旁敲側擊的試探!不過,任她想破腦袋,也絕對無法想到事情的關鍵根本不在我和我的寶貝身上!

“羨夫人,既然如此,那請你把九片漾波荈的價錢先付了吧!本宮可不能讓你女兒白喝!”嘯魅娘隨後一轉。

宛若天有些忍俊不禁,接聲:“堂堂獸界層妃,竟是如此窮酸嗎?”

嘯魅娘冷哼,回懟:“九界赫赫有名的羨夫人這是付不起嗎?”

宛若天收斂了笑意,說來:“吾,讓汝三招,難道還不值嗎?”

話落,宛若天氣勢漸變,似要鎖死嘯魅娘所立空間。

嘯魅娘內心氣炸了,好你個宛若天!一張破嘴,真是巧舌如簧!行,今日——本宮暫時認栽!

迫於自身實力落後而強忍於心的嘯魅娘隨即就把她界環之內的單珊扔到了地上!

“宛若天,本宮記住今日這一切了!來日,我們走著瞧!”嘯魅娘說完,人影如曳,消失不見。

宛若天並未太在意嘯魅娘撂下的狠話,她身形一閃,便來到了昏迷在地的單珊身邊,以術探了探她情況後,就把她先收入了自身界環中。

然後,她就環視起這片空地來,她喃喃自語:“嗯……薜蘿王,如今還有多少人記得呢?唉,漫漫甲子輪迴下,還有什麼是永恒呢?曾經無敵的王者,也終歸是消逝於空。不過,她有過的歲月,卻是比九界現在的人都要多,九界的現在,一個境者的極限歲月,那就是一萬年!而我也隻剩下數千年可珍惜了。如此想來,這個嘯魅娘這般汲汲營營地想繁榮她的家族,倒也是情理之中!也許,整個九界,真的隻有血脈傳承纔是一種長久之計,纔是最趨近永恒的!永恒啊,九界所有境者最大的追求!所有愛恨情仇,所有爭名奪利,彷彿皆是圍繞於它!”

凜光一閃,宛若天消失了。

——————

城主府。

羨兒所住之屋。

因為心情嚴重受挫,羨兒始終冇法明悟那三式掌控之法中的任何一式。

她額頭上,晶瑩汗珠已起。

貼身界環之內,一天齡實在有些不忍心,他傳音於她:“兒,彆練了,現在已入夜,早些休息吧!”

羨兒雖不甘心,但還是依言結束了明悟。

她睜開雙眸來,下了榻,來到門口,守望。

“天齡,我娘來了,她肯定要見你,你見嗎?”羨兒內心忽然有些莫名忐忑。

一天齡微微一笑,語來:“當然得見。”

“真的?”羨兒有些開心。

“真的。”一天齡答得真誠。

羨兒聽著,忽又沉默了一下,一語:“天齡,你就不問問,我一喚我娘,我娘為何就立刻到來了嗎?”

一天齡似是猶豫了一下,才語:“兒,其實……我清楚你身上有你母親的保護措施。”

羨兒有些懊惱,接聲:“天齡,我怎麼突然感覺你對我也有某些不老實的小心思?”

一天齡苦笑,回:“兒,我,不說破,是我並未做好應對你爹孃的心理準備。彆……生氣了。”

羨兒又沉默了一下,隨即一語:“天齡,我娘此前給我施展了一種夢術,夢裡,她有和我說,如果我最終要叫她來幫忙,那就必須在下月初和她……回家。”

一天齡愣了愣,才語:“兒,那……你就先回去吧,未來,我定會去靈仙城找你。”

羨兒緊鎖眉頭,垂頭而問:“要多久纔來找我?”

一天齡想了想,語:“按你說的,九年之內我必來找你。”

羨兒麵色通紅,心如小鹿亂撞。

她很高興他將——九年之內,彼此必須行一次夫妻之實——這句話記在了心裡。

同樣的,一天齡也是耳根子泛紅。

也就在這會兒,凜光悄閃,宛若天現身。

羨兒連忙平複內心漣漪,喚來:“娘。”

宛若天走近女兒,輕語:“此處已不適合繼續待下去,先回那飾虹園吧!”

羨兒愣了愣,但語:“娘,可是飾虹園那兒我已冇有住處,而現在天色又這麼晚了,要不,還是去找個客樓吧?”

宛若天點點頭,接聲:“好。”

隨即,羨兒勾著孃親臂彎,一同消失。

而兩人再一出現之時,已是來到了一個名叫“最可觴”的大客樓。

接著,頭戴銀色帷帽的羨兒就訂了兩間最上等的客房。

一間,她自是打算給孃親住。

一間,則是她自己來待。

在這個過程裡,客樓的掌櫃卻是有些納悶,這個氣質非凡的姑娘她隻是一個人啊,乾嘛訂兩間?

原來,宛若天在人前已是處於一種超強的隱身狀態,可以說,除了她的寶貝女兒,這尋常之人根本無法覺察她。

很快,羨兒便陪自己孃親來到其中一間門口,推開,說來:“娘,你先休息吧!”

話出,宛若天卻是把女兒拉進了屋內,然後又輕輕掩上門。

羨兒有些忐忑。說實話,她也不知道自己孃親接下來準備要乾嘛,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孃親絕不會讓自己輕易溜走!

“我的小心肝兒,你想救的單珊,娘已經幫你救出來了。她人現在就在孃的界環之中。待會兒,娘把她弄醒放出來後,你就讓她好自為之吧!”宛若天神色淡然地說著。

羨兒一怔,一回:“好。”

宛若天身影再次一隱,數息後,她就把單珊從界環中放了出來。看上去嘯魅娘對單珊的昏迷之術,於她宛若天而言,完全是不足為道!

而一見羨兒在自己眼前,單珊就大皺眉頭,問來:“這是怎麼回事?我現在怎麼和你在一起?”

羨兒不想多解釋,隻語:“好了,單珊,你不要問什麼,趕緊先回飾虹園去和碧桃夫人、須寒問他倆彙合吧!哦,對了,如果你們實在冇有什麼完全保障,我勸你們還是立刻離開獸/獸城!嘯魅娘應該是不會這樣輕易放過你們的!”

單珊一聽,內心一震,好半晌,才語:“嘯魅娘那毒婦能放了我們,可都是——因為你?”

羨兒注視她一會兒,才語:“你們和嘯魅娘之間的恩怨,我解不了,我隻願為善於九界萬千生靈。好了,你可以離開了。”

單珊沉默了一下,接聲:“你的恩情,我單珊不會忘!若有來日,我……再來還!告辭。”說完,她拉開門,出去了。

羨兒內心有些感歎,隨即緩緩掩上門。

這時,宛若天隱匿的身影又出現來了,她輕聲一喚:“兒。”

聽著孃親正式的叫喚,羨兒回身,卻有些不敢對視,接聲:“娘,我此生已有了一個遠大的目標!我想自己建立一個組織,為善於整個九界!”

宛若天呆了呆後,雙眸含許,卻也藏著絲絲憂慮。

“我的小心肝兒,看來你是真的有了一種深刻的蛻變。”宛若天說著,就把女兒拉在懷裡,抱著,撫摸著,最後又把她的銀色帷帽輕輕取下,放到一邊來。

羨兒雙手亦環著孃親的身軀,喃喃:“娘,對不起,是我讓你擔心了。”

宛若天撫摸著女兒的一頭九香守絲,莞爾一笑,語:“我的小心肝兒,你這真的是在道歉嗎?”

羨兒不由分開,凝視,認真語來:“娘,你到底想要我怎樣?”

宛若天抬手撫摸著女兒絕美麵容,歎了歎,語:“好了,你先去隔壁房間待著,把他(一天齡)留下。”

羨兒猶豫不決。

宛若天再次出聲:“怎麼,還冇和他成親,就要這麼護著他了嗎?”

羨兒臉紅耳赤,但語:“娘要見他,我自然不會阻攔,隻是……娘可不能對他做什麼!不然……不然以後我再也不準娘……抱我!”

宛若天噗嗤一笑,隨手就是一捏女兒瓊鼻,捏完,輕叱來:“娘還不許你抱呢!”

羨兒咬著嘴唇,雙眸藏著可憐兮兮。

宛若天似是隻能投降,歎聲:“好好好,我的小心肝兒,娘不拿他怎麼樣,就和他聊聊,這樣可以了吧?”

羨兒破憐為笑,再次環抱孃親身軀,開懷而語:“謝謝娘!”

宛若天任她磨蹭了會兒,才緩緩分開她來,盯語:“還不把人立刻放出來?”

羨兒不好再扭捏,隨即就隻得把一天齡從界環之中放了出來。

一落地,一天齡神色有些不自然,但並未迴避宛若天直視的雙眼。

他能看得出來,羨兒的美貌就是源自於她。

在很多地方,羨兒都特彆像她!

隻不過,眼前的這位準嶽母,更顯深邃,猶如智慧滿身!

“夫人好。”一天齡深吸一下後,主動問候。

宛若天卻是一瞥女兒,語來:“兒,你該去隔壁待著了。”

羨兒默然而轉,又暗自以羨語仙音術對一天齡說來:“天齡,你彆怕!我娘不敢對你怎麼樣!”

一天齡尷尬起來了,但冇有回話,他清楚,這樣的暗話,眼前這位準嶽母,她肯定是能覺察的。

事實上,的確如此,聽到女兒給人打氣,宛若天內心是有些哭笑不得的。不過,她的注意力還是傾注在一天齡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