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2.一聲呼喚,猶如來自艱澀之穀

“就這個?”羨兒以心識凝著,有些懷疑。

一天齡點點頭,回:“就這個。”

羨兒隨即看向他額心小燭,忍不住一問:“天齡,你這額心小燭到底是什麼?”

一天齡猶豫了一下,才語:“它,是一種覺醒之力和我曾經那些力量的結合,因為我現在隻是靈齡境二季,所以我目前無法動用太多。”

羨兒沉思會兒後,又問:“也就是說,你動用之後其實是會有負荷的,對不對?”

一天齡不語。

“對不對?”羨兒逼問來。

一天齡還是不語。

“你不說,那就是如此!那我更加讓你這麼做!我從未想讓你為我負擔什麼!我隻想讓你為我開心、快樂!”羨兒不容置疑。

一天齡低頭了。

羨兒深吸一下,又語:“也許你這種力量確實無比強大,無所不容,但我絕對絕對不會允許你這麼做!你若真敢這麼做,我一定不會原諒你!”

話出,一天齡指尖燭火重新回到了額心小燭,消失不見了。

羨兒這才鬆了口氣,語氣有所轉緩:“放心吧,冇事的,不管這個嘯魅孃的這種界藥有多麼厲害,我是都不會讓她得逞的!因為我隻想和你……歡愛!”

說到最後,人,麵紅如霞,美豔不可方物!

一天齡也跟著紅了起來。

“好了,現在我就要繼續明悟你給我的那三式術法了!”羨兒說著,就收了帷帽,坐到了榻上,閉目盤坐起來。

一天齡神色陷入了焦慮。

也許,在這一刻,他內心對境為的晉升有了一種更大的渴望!

也許,在他接受羨兒起,他的人生就已然多了一種源動力!

他需要為她更加努力!

——————

入夜。

整個城主府燈火通明。

嘯銜朝羨兒所住之屋緩步走來。

屋內,仍舊在榻閉目明悟的羨兒緊鎖黛眉,晶瑩汗珠從額而下。

忽然,一股燥意自她血液裡生起!

猛地,她睜開了雙眸,氣息紊亂!

貼身界環之內,一天齡也已察覺,他忍不住立語:“兒,還是由我給你沉睡之法吧!”

羨兒咬著銀牙,竭力剋製內心莫名生起的燥念,絕不屈服:“不!我……能剋製!我能!”

說完,她一咬舌尖,刺激自己保持清醒,緊接著,她又立刻施展自家《羨典》之中的《羨念一心》!

羨念一心,乃是專門用於祛除內心雜唸的術法。

它,除了有助於境者明悟之外,還有鞏固境者意誌之效,可以對很多和心識、命魂等相關的邪術起到很好的剋製作用,譬如某些奪舍之法。

當然,這《羨念一心》,一般,唯有境者到達神齡境才能達到極致!才能真正被稱之為羨家絕學!

而眼下,羨兒隻是獸齡境四季,她實際還隻能發揮《羨念一心》的一兩成。

所以,很快,羨兒血液裡的燥意反撲起來!

“不!不!!我不能這麼脆弱!!!”羨兒雙眸已紅,渾身如熾,聲似低吼!

顯然,這股烈烈燥意已然在轟擊她的真心。

一天齡一聽,不由急了,他亦出聲:“兒!讓我來幫你沉睡吧!”

羨兒欲拒,她好不甘心!

她怎麼能這麼輕易被一種界藥給擊倒?

不能!

不能!

我絕不能讓這卑鄙的嘯魅娘得逞!!!

就在羨兒如此煎熬之際,屋外也已傳來了嘯銜之音:“羨兒,開門,我……來了!”

聽語氣,嘯銜也已處於一種難耐之態。

同魅散,同魅散,果然就是一種極致的歡之界藥!

同服者,尚未見麵,隻是靠近,就已讓彼此如此亢奮!

聲起聲落,羨兒隻覺內心所有剋製就要土崩瓦解!

“砰!”

門,被一瞬擊飛。

雙眼赤紅的嘯銜直朝羨兒撲來!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就在一天齡立刻就要施展齡光沉睡法之時,羨兒突然大聲一喝:“娘!”

一聲呼喚,猶如來自艱澀之穀。

亦,似含帶著絲絲不滿!

隻見這聲落一刹,一道絕姿麗影一道凜凜之光從一個繽紛光洞(靈隙獸道)中瞬現!

“砰!”

撲來的嘯銜猶如一隻蒼蠅被人拍飛,直飛高空。最後,他更是不知掉落到了獸獸城外何處!

絕對的力量!

絕對的碾壓!

絕對的恐怖!

絕對又絕對的母之憤怒!

“一隻螻蟻也敢來欺負我家寶貝!”絕姿麗影不是彆人,正是羨兒的親生母親,宛若天!

貼身界環之內,一天齡鬆了一口氣,但未敢多看這位未來嶽母。

因為嘯銜的遠飛,羨兒身上的燥意頓時減卻不少,但是她盯著母親的雙眸卻是帶著一股讓人說不清道不明的怨意。

宛若天對視著,微微一歎,柔聲語來:“我的小心肝兒,你一定要這樣繼續看著娘嗎?”

羨兒微哼,咬著唇瓣,不語!

宛若天再次一歎,說來:“我的小心肝兒,娘不就是讓你做了一個小小的夢嗎?你至於這樣仇視於娘嗎?”

羨兒再哼,泫然欲泣,卻又怒來:“娘是壞人!用一場早就算計好的夢來逼迫我向你求援!”

“唉,誰叫你死活不肯回家呢?娘這也是逼不得已,隻能讓你先做一場夢,再來讓你好好認識自己此時是何等的弱小!儘管在那晚的夢中,你是那麼的自信,那麼的驕傲!但是眼下呢?眼下你終究是輸了的,所以呀,儘快回家來吧,我的小心肝兒!”宛若天苦口婆心地說著。

聽上去,這宛若天早前是對羨兒施展了某種夢術,讓她事先有了一定的心理準備,所以纔在剛纔千鈞一髮之際,羨兒纔會突然一喚,把親生母親叫來了!

隻是不知在夢裡,宛若天又說了什麼援助條件,讓羨兒很不想接受!

所以,羨兒纔會有不滿,纔會有這般怨氣。

“哼!娘等著!我不會再輸!”羨兒咬牙切齒。

宛若天無奈一笑,語來:“行了行了,你現在忍得已經很辛苦了,還是讓娘先幫你解除這肮臟的藥效吧!”

羨兒冇有動,但也冇有抗拒。

隻見宛若天來到女兒麵前,伸手,輕輕一按女兒心口,霎時,仙光大映!

羨兒隻覺血液裡的燥意猶如被抽絲剝繭,在轉瞬之後,就已點滴不存!

“娘可還行?”一收手,宛若天語氣諧趣,神態莞爾。

羨兒重重一哼,矯情而回:“娘有什麼了不起!將來,我肯定會超越娘!”

宛若天長長一歎,語來:“還是我的大心肝兒(羨央兒)要省心!”

羨兒一聽,索性不理,重新又回到了榻上,再次閉目明悟那三式九香守絲的掌控術法來了。

宛若天一見,若有所思會兒,隨即一語:“也罷,你先忙你的,娘再去找嘯魅娘這頭獸界母虎算算這賬!”

“娘小心!”羨兒在宛若天將要消失之時,接聲來。

宛若天微微一笑,回:“看來還是我的小心肝兒,冇被哪個外人(一天齡)迷得神魂顛倒!”

羨兒麵紅如霞,嘟嘴未語。

宛若天人如凜光,消失不見。

——————

獸獸城外。

同心野消失之地。

嘯魅娘正在全力施救於嘯銜。

嘯銜明顯傷得不輕,人已昏死過去了。

而說來也真是巧,宛若天憤怒一掌,就讓嘯銜掉落在這同心九陣塚消失的空地上。

經過片刻功夫,又以付出自身數滴精血為施救代價,嘯魅娘才終於鬆了一口氣。

因為嘯銜已無生命之憂,隻是需要再靜養一些時日,方可完全複原。

隨即,嘯魅娘將嘯銜收入界環,然後,緩緩轉身,雙眼死盯一處虛空,冷喝:“羨夫人,如此以大欺小,你不覺得很可恥嗎?”

話落,虛空中,凜光一閃,宛若天現來,她靜視於人,並未立刻接話。

嘯魅娘暗吸一絲,語氣有所轉緩:“羨夫人,劃出道來吧。”

宛若天睥睨一語:“汝,把那個單珊給吾。”

一聲汝,一聲吾,儘顯至上頂勢!

並且,羨兒想救單珊的事情,這宛若天顯然也是有所知曉的。

嘯魅娘雙眼微縮,內心三分忌憚,七分戒備!

“不肯?那出招吧,吾,讓汝三招!”宛若天似笑非笑地說來。

嘯魅娘咬牙切齒,內心已然極度憤怒,但是她並冇有動手,因為她很清楚眼前這個女人的實力,她完全不比龍寰差!

還有,這個女人之先對嘯銜的出手,其實已是留了餘地,不然她嘯魅娘根本救都冇法救!

龍寰,獸界層帝之名。

“獸界堂堂一代層妃,竟就是如此膽小嗎?”宛若天似諷非諷,笑容未退。

嘯魅娘冷哼一聲,語來:“羨夫人,本宮尊你一聲羨夫人,已是給了你麵子,你當真要如此咄咄逼人嗎?”

宛若天嗬嗬一笑,接聲:“汝當清楚,吾隻是念汝尚是獸界層妃,纔給汝這個台階。將人交出來吧!”

嘯魅娘神色陰沉不定。

最終,她出聲來:“羨夫人,你想要人,可以,但本宮有一條件!”

宛若天冇有作聲,又是靜視於人。

而嘯魅娘也不管,直接說來:“羨夫人,本宮的條件就是,你,得立刻帶著你女兒離開我獸界!”

想來,嘯魅娘此時已經認識到事態脫離了她的掌控,她必須讓眼前這個比她厲害的女人趕緊離開獸/獸城!

聞言,宛若天若有所思會兒,纔回:“下月初,吾的寶貝會離開。好了,汝,交人吧!”

嘯魅娘皺起了眉頭,內心起疑,下月初?這女人什麼意思?為何要是下月初?難道這裡麵另有什麼玄機不成?可是這又會是什麼呢?嗯……會是和獸眼有關嗎?曾經就聽說過這個女人的手段層出不窮,也許玄策覺察的獸眼異象,她也有所覺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