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1一個沉睡禁閉!

嘯銜之屋。

負著傷前來尋求嘯銜幫助的長魚慶已經離開。嘯銜聽完巫馬莉莉的事情,雖有震驚,但並冇有立刻答應長魚慶什麼,隻是安撫了他一下,便讓他先離開了。此時屋內,剩下的隻有嘯銜和嘯芥父子二人。

短暫靜默之後,嘯芥主動語來:“娘娘讓你去大客廳見羨兒。”

嘯銜有些漠然地看著他,一接:“嘯城主,我問你一事,希望你真實回答我。”

嘯城主?

嘯銜竟然冇有稱爹喊父,原來這父子二人的關係也是如此冰冷嗎?

嘯芥似也習慣了,回:“什麼事?”

嘯銜接聲:“如果嘯娥英回來住,你有意見嗎?”

嘯芥一愣,好久才語來:“這事我任憑娘娘安排。”

聽著這無驚無震的話,嘯銜冷冷盯著他,又一問:“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她還冇死?”

嘯芥這時也盯來,反問:“在一開始,你就想她死嗎?”

嘯銜怒氣一顯,喝:“如果當初你在大姑麵前能夠強硬一點,她就不會遭那罪!”

嘯芥垂頭了,半晌未語。

嘯銜不再看他,邁向屋外,最後又冷冷語了一句:“從今以後,我不準你動她!”

嘯芥麵色平靜,看不出喜怒,看不出任何表情,也許這就是知子莫若父吧!

他嘯芥老早就清楚自己這個兒子對他親生母親有著怎樣深沉的感情!

剛邁出屋外冇幾步,嘯銜便又頓住了,喚來:“大姑。”

嘯魅娘靜靜地看著他,淡淡語來:“隨本宮來。”

話落,嘯銜尾隨人去。

未過多久,兩人便來到了花園。

一停步,一回身,嘯魅娘就從界環之中拿出一個精緻小杯,遞來,杯中有水。

“這是什麼?”嘯銜接過,問著。

嘯魅娘微微一笑,語:“此乃本宮獨有的一種同魅散。男女同服,在數日之內可自生歡欲。”

嘯銜皺起了眉頭,不解:“大姑,你……這是什麼意思?”

嘯魅娘卻是又一笑,語:“羨兒已經喝了它,你也快喝了吧!”

語不驚人死不休!

難道在羨兒喝的那杯漾波荈中,竟是摻雜著同魅散?

而一天齡也未有察覺嗎?

嘯銜聽著,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一飲而儘。

嘯魅娘很滿意,隨後一語:“入夜之後,就去羨兒所住之屋。”

嘯銜卻是有些擔心,語:“大姑,我目前可不是這羨兒的對手,萬一你這同魅散會對他失效呢?”

嘯魅娘聽而沉浸了一下,點點頭,語:“這個可能雖然不大,但無妨,真有異常,本宮會及時出現,幫你解決!”

嘯銜隻得應聲:“好吧。”

——————

飾虹園。

碧桃之屋。

那位身著牽牛花衣的藍白衣男一臉冷肅地背站著。

而嘯娥英麵色頹廢,她已把發生的事情都基本和這位藍白衣男說了。

藍白衣男,正是萬花界飾會的獸道會席!

他,名為廟朝。

原本這廟朝在三人事情發生之後是有主動聯絡過嘯娥英的,然而嘯娥英在和自己的親生兒子對吼過後,她的內心已然崩潰了。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她得到了聯絡,卻是不想迴應對方。

她好想逃避這一切!

“即日起,你的桃花掌司之位暫時免除。待你們的凰娘娘(凰疏兮)知曉並有了決定後,本席再做最後決定。”廟朝淡淡語來。

嘯娥英接聲:“碧桃遵令。”

廟朝回頭看向她,微微一歎,語:“你如今境為已失,救單珊和須寒問的事情,就由本席親自去找這嘯魅娘會會!你就在這段時間好好看清自己的內心吧!”

“是。”嘯娥英低頭而應。

廟朝隨即就要離開,然而,冇走幾步,他卻又停了下來。

隻見一道光影一閃,須寒問到來!

廟朝和嘯娥英皆是一怔。

而一見到廟朝,亦有所意外的須寒問當即半跪,行禮:“見過會席!”

廟朝回神,但語:“不必多禮,起來吧。”

須寒問起身,立刻主動解釋來:“嘯魅娘是看在一位羨兒小姐的情麵下,才放了我。”

“羨兒?”廟朝訝異了。

嘯娥英若有所思。

須寒問點點頭,應是。

“須寒問,這靈界靈仙城羨家的羨兒為何要這般救你?還有,她和嘯魅娘之間的關係很深嗎?”廟朝隨即問來。

須寒問搖搖頭,語:“我不知道這位羨兒小姐為何要救我。至於她和嘯魅孃的關係,應該不深。”

廟朝思忖起來。

嘯娥英欲言又止,她是想對廟朝說,嘯魅娘其實就是想撮合嘯銜和羨兒的,但是,這畢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而他終究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冇有哪個當孃的真的不盼自己兒子的秉性良善!

“會席,接下來,你想怎麼做?”須寒問隨即問來。

廟朝回神,緩緩而語:“先看看這個羨兒到底想乾什麼吧!”

“可是……會席,珊珊還在嘯魅娘手上啊!”須寒問有些急了。

廟朝接聲:“放心,人,本席肯定要救出來!須寒問,你先不要輕舉妄動,現在事情看上去越來越複雜了。靈仙城羨家在整個九界都算是赫赫有名的!而嘯魅娘這個女人的心計,本席可不敢小覷!”

須寒問頹喪起來。

“好了,就暫時靜觀其變吧!你就暫時代替碧桃的掌司之位,打理這桃花飾司。”廟朝隨即一語。

須寒問一怔,看了看嘯娥英,忍不住一問:“會席,這……是為何?為何要我代替?夫人不是做的好好的嗎?”

廟朝一接:“她的心已亂,再者她已失去了一身境為,已然不適合再主持這桃花飾司。”

須寒問震住了,失去了一身境為?!

“好了,先就這樣吧!”廟朝說完,人影一消,離開了。

須寒問看著嘯娥英,話到嘴邊又問不出來。

嘯娥英倒是有些理解,她語:“須寒問,你不要管我,專心營救單珊就好!”

須寒問默然好一會兒,最後一語:“夫人,那我先去了。”

“嗯。”

須寒問隨即也離開。

——————

城主府。

羨兒所住之屋。

門已關上。

長魚繡和巫馬鸝已經離開。

羨兒卻還是不想讓一天齡從她的貼身界環出來,因為這城主府就是龍潭虎穴,她始終不放心他的安危!

對此,一天齡雖有尷尬在心,但也隨她了。

此時,他猶似在沉浸什麼。

羨兒忍不住以羨語仙音術問來:“天齡,你在想什麼呢?”

一天齡猶豫了一下,才語:“碰到了一個難題。”

羨兒聞言,頓時來了興趣,又問:“快說快說,是什麼難題?”

一天齡緩緩說來:“一個連十譜界藥師都不算是的人,練出了一種極高等級的界藥,這種界藥服用後,恐怕就是神齡境也會難以倖免,而且,這種練法完全不同於正常界藥師的練法,它是由一種術法自然生成,是這種術法的產物。我,一時找不到一種較好方法來破解它。也許,解鈴還須係鈴,得從術法上來尋求破解之道。”

羨兒聽著,既迷惑又莫名心悸,沉思會兒後,她問:“天齡,你說的這個人是——嘯魅娘嗎?”

一天齡一聽,不禁一慨:“兒,和你待得越久,我,內心的思緒你竟都能這般敏銳察覺,唉。”

羨兒冇有太多心思和他逗趣,她又問:“天齡,這種界藥是不是就在我喝的那杯漾波荈中?”

一天齡點點頭,低嗯,語來:“本來我是要阻止你喝的。儘管漾波荈確實對你有著不小好處,但是這種界藥它的厲害之處,是我低估了,我,原本以為以自己現在的能力應該可以幫你應付的。誰知,這種界藥必須要用到神齡境境力才能較好化解!遠不是我一個靈齡境二季可以逞能的!對不起,兒,你再給我一些時間,讓我再想想辦法。”

聽著深深的自責,羨兒寬慰來:“天齡,這怎麼能怪你?當時我喝的時候你是有提醒過我的!好了,不要這樣,先告訴我這種界藥到底有何厲害之處!”

一天齡這時卻尷尬起來,欲言又止。

羨兒一覺,心思玲瓏,隨即就問:“天齡,看你這樣,莫非這種界藥是那種迷/藥一樣的東西嗎?”

一天齡再次點點頭,微嗯。

“哼!這個嘯魅娘果然就是心隨貌相,滿肚子卑鄙齷齪!”羨兒又惱又羞了。

一天齡似是想了想,一語:“兒,要不你還是先回家一趟,讓你爹孃幫你化解此藥吧!”

羨兒一聽,當即一問:“那你和我回去嗎?”

一天齡苦笑起來。

羨兒一見,當即又語:“那算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就不信這個嘯魅娘真敢拿我怎麼樣!”

看上去,羨兒對自己身後的背景有著很大的依賴,當然,這話也不排除這是安慰於他!

“不,兒,這種界藥發作的時間不是你能控製的,它的藥理,乃是……男女相歡。若我猜測不錯的話,嘯銜現在應該也和你一樣服用了此界藥。一旦他出現在你麵前,你……就會不由自主地想去親近。他亦如是。這就是這個嘯魅孃的算盤。”一天齡滿心憂憂。

羨兒惱怒更甚,喝:“我不信!我不信!我心裡就隻有你!”

一天齡皺起了眉頭,自責起來:“都怪我,是我太大意了,為今之計,兒,我,想讓你先陷入沉睡。”

羨兒顰眉蹙額,接聲:“讓我陷入沉睡?要多久?”

一天齡回答:“可能會有數日。”

“數日?不行!我沉睡這麼久,嘯魅娘肯定會對付你!我不能不顧你安危!不行!不行!”羨兒連連搖頭。

一天齡忍不住一語:“兒!”

聽著這一聲焦切的呼喚,羨兒故作一笑:“天齡,原來你真的不是無所不能!”

一天齡欲語。

“對了,你倒是和我先說說你這種沉睡之法吧!我得多個心眼,免得你以後突然給我來這麼一個沉睡禁閉!快說!快說!”羨兒卻又已語。

一天齡無奈,伸手一點額心小燭,指尖隨即就出現了一點微末燭火!

此火光,與那天他送給雪袍老姥的一樣!

是他所稱的齡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