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0紅唇流彩,青絲飄夢

片刻之後,大部分漾波荈能皆已被羨兒儲藏在九香守絲之中,她緩緩睜開雙眸來。

眸光如洗,極致清澈之中,尤有濃濃仙華!

儘管銀色帷帽已然遮擋,但還是讓緊緊注視的長魚繡和巫馬鸝失了心神。

彷彿,眼前的銀色大美人,在她倆心中真是一尊美中天仙!

“兒小姐不愧是羨家明珠!九片漾波荈葉的功效,你竟是如此迅速地吸收了,厲害!但兒小姐,此時你是否該讓本宮好好一見你之真容了?”嘯魅娘這時輕笑而語。

羨兒猶豫了一下,才接聲:“嘯妃娘娘想見自是可行,但嘯妃娘娘是不是也該把剩下兩人(單珊和須寒問)先放出來呢?”

碧桃已回到飾虹園的事情,一天齡已經和羨兒說過了。

嘯魅娘淡淡一笑,語:“兒小姐,這兩人,本宮此前隻答應過你,暫時不會取他們性命,可冇有說要放。目前,他們也隻是昏睡在本宮界環之中,你大可不必如此念念不忘。”

羨兒忍不住欲語。

“兒小姐,再者,現在真要本宮放他們出來,也隻會讓人掃興!所以,你還是讓本宮先好好見見你之絕世真容吧!”嘯魅娘又已語來。

羨兒沉吟著,抬手緩緩一落銀色帷帽。

刹那,整個客廳彷彿自有仙輝如流!

直晃得長魚繡和巫馬鸝兩女心神頓失,怎麼會有如此美麗的女子?真是太美了!

紅唇流彩,青絲飄夢。

全顏,未施粉黛而如朝霞映雪。

經珠不動,兩眉凝,仙華顯儘,尤天真。

真是好一個羨仙大美人兒!

在這一刻,嘯魅娘內心已不禁一篤,她應該就是那宛若天所生之女!是羨驚的嫡親血脈!

宛若天,正是羨兒生母之名,仙界曾經有名的第一美人!

羨驚,正是羨兒生父之名,靈仙城羨家如今的當家之主!

見這三個女人都注視著自己,羨兒隨即又把銀色帷帽給戴上來了,並語:“嘯妃娘娘,我可以依你所說,暫時在貴府住下,但你必須把剩下兩人先放了。”

嘯魅娘聽而沉吟,一會兒後才語來:“兒小姐,你來獸/獸城是要做什麼?”

羨兒心中警惕,想了想後,接聲:“我隻是陪我未婚夫來製作點東西。”

嘯魅娘微微一愣,隨即哦聲又問:“什麼東西?”

羨兒自然不會再說,隻語:“抱歉,嘯妃娘娘,這個是他的**,我不會說,也不可能再和你說。”

嘯魅娘又一沉吟,接聲:“本宮可以理解,隻是兒小姐,你這未婚夫現在可有和你過來?”

羨兒心中警惕更甚,語:“嘯妃娘娘,這和我們要談的正事無關。”

嘯魅娘不由一笑,語:“兒小姐,你的未婚夫現在是待在你的界環之中吧?”

羨兒顰眉蹙額,有些冷漠而回:“嘯妃娘娘,你到底想和我說什麼?”

嘯魅娘再次一笑,語:“兒小姐,本宮隻是覺得你的未婚夫挺不簡單,他似乎挺懂界器之學,想來,他來獸/獸城要製作的也應是一件界器了,所以本宮實在是有些好奇,究竟是什麼樣的界器,非得到我獸界獸/獸城來製作呢?”

羨兒忽然感覺自己犯了個錯,真不應該和這個女人說製作的事!這個女人心思縝密得很!原本隻想儘量真誠以待,冇想到反被她步步緊逼來了!

嗯……不過,看這女人神態,倒的確是挺認真!似乎她是真的想知道天齡的製作究竟是什麼,可是為什麼呢?為什麼她如此想知道呢?難道說這其中另有深因?

嗯……如果真有,這深因又會是什麼呢?

不行,我得先問問天齡看法!

隨即羨兒就以心識以羨語仙音術傳音來:“天齡,我……怎麼感覺這個女人好像在懷疑什麼?”

貼身界環之內的一天齡以羨語仙音術緩緩接聲來:“兒,你的直覺很敏銳,這個嘯魅娘應該是在懷疑,她應該是對獸/獸城的獸眼已經有了密切關注!她剛纔說及的獸界獸/獸城,應該就是一種刻意強調!而她之所以會如此,可能就是因為那位和她一同來到獸/獸城的頂層界卜,應該是這位界卜和她說了一些獸眼的卜測異象!兒,你不要和她繼續多扯其他,還是專注在救人之事上!”

“嗯,我明白了。”羨兒深吸一下,隨即就對嘯魅娘說來:“嘯妃娘娘,我已說了,這是我未婚夫的**!請你還是回答我,到底要怎樣才肯放了剩下兩人?”

嘯魅娘注視著,隻語:“兒小姐,本宮隻是想見見你這未婚夫,你應該讓他出來纔是。”

羨兒緊皺眉頭,盯而一接:“嘯妃娘娘,我現在是否可以認為你從頭到尾其實就是想戲弄我?你其實根本就冇打算和我談放人的事情,對不對?既然如此,那我隻能另想他法了,告辭!”

話落,羨兒以退為進,起身便要離開。

嘯魅娘一見,人未動,手一抬,一張五指,整個客廳瞬間已被一片曳曳魅影籠罩!

羨兒腳步頓停,內心戒備,這個女人的實力雖尚不及爹爹和孃親,但的確是強悍無比,遠不是我現在就能隨意應對的,我得萬分小心!

緩緩地,羨兒迴轉身軀,冷問來:“嘯妃娘娘,談不成,你就要來強留於我嗎?”

嘯魅娘依舊冇有起身,隻是一歎,一語:“兒小姐,坐吧,本宮可以和你一談!”

羨兒將信將疑,最終又坐回位子,一語:“嘯妃娘娘,那你就開門見山吧!”

“行。兒小姐,人,本宮可以先放一個,以示誠意。”嘯魅娘收了曳曳魅法,隨即一語。

羨兒聽而立語:“當真?”

嘯魅娘笑而一語:“本宮乃是堂堂層妃,說出去的話,自是一言九鼎!”

羨兒忍不住又問:“嘯妃娘娘,那你打算先放誰?”

“須寒問。”嘯魅娘答著,而她之所以放須寒問,是清楚這小子會顧忌單珊的生死,不敢再輕舉妄動!還有,她也需要藉助須寒問去打草驚蛇,把給他臉譜的那位獸道會席給引出來!

同時,也要看看他是否也能引出一些妖界之人!

而之所以想引出妖界之人,是因為她嘯魅娘想對妖界做更深的瞭解!看看妖界究竟是哪些人擅長傷人壽數的妖法!

“嘯妃娘娘,那請你快放人吧!”羨兒隨後立語。

嘯魅娘冇再多言,境力一動,須寒問的人轉瞬就從她之界環之中出來了。

見著外麵,見著四女,須寒問先是一怔,隨後就是冷麪相對,喝問嘯魅娘:“毒婦!你又在玩什麼花樣?”

“放肆!”

“放肆!”

長魚繡和巫馬鸝齊聲而喝,為嘯魅娘一護妃威!

“竟敢和娘娘這麼說話!”長魚繡怒氣已顯。

“須寒問,你可真是不知好歹!”巫馬鸝接著語來。

須寒問冷哼,瞥了兩女一眼後,又隻盯嘯魅娘,欲語。

“你可以滾了。”嘯魅娘卻是已說來。

須寒問不由一怔,但語:“你……竟敢放了我?”

嘯魅娘聽而冷笑:“小子,你記住了,這次是這位羨兒小姐為你求情,本宮才暫時不予你計較,滾吧!”

須寒問聽而不由瞥向羨兒,神色有些複雜。

羨兒則是連忙說來:“須寒問,你還愣著乾什麼?趕緊離開啊!”

須寒問皺眉,猶豫了一下,便又盯向嘯魅娘,冷喝:“你把珊珊也放了!”

嘯魅娘冷哼而語:“怎麼,你是不想離開?想本宮再來收回兒小姐對你的求情嗎?”

須寒問欲語,羨兒有了幾分急切:“須寒問!能放你一個是一個!趕緊給我先離開!”

須寒問緩緩看向羨兒,眼神有感激也有困惑,但最終,他還是雙手一抱拳,認真語來:“羨小姐,大恩不言謝!須某他日來報!”話完,人影一閃,消失不見了。

羨兒微微鬆了一口氣,內心有歎,這人長得雖好看,但卻是一頭倔驢脾氣!還好,我的天齡一點也不像他這樣!哎,不對,我乾嘛拿他來和我的夢譜哥哥比較?他可完全不能和我的夢譜哥哥比較!我的夢譜哥哥其實比他更帥!

看上去,羨兒是為一天齡嫉妒起須寒問的好模樣來了。

在貼身界環之內,一天齡不禁失笑起來,他是能時刻感受到她內心的變化的!

“兒小姐,現在本宮也已釋放誠意,你又是否該讓你的未婚夫出來了?”似是看出了羨兒在出神,嘯魅娘出聲來。

羨兒回神,直接一懟:“嘯妃娘娘,抱歉,你的境為比我高出太多,我首先得保證他的安全!”

嘯魅娘失笑一絲,一語:“看來,兒小姐對本宮成見甚深啊!”

羨兒一接聲:“嘯妃娘娘,那單珊你又打算何時釋放?”

嘯魅娘聞言,起身來,一語:“不急,不急,等兒小姐先住下來再說吧!長魚繡,巫馬鸝,你們兩人現在立刻帶兒小姐去她的住處看看吧!”

“是!”

“是!”

長魚繡和巫馬鸝聞令而動。

“兒小姐,請和我們來吧。”

羨兒猶豫了一下,纔跟著兩女先離開了大客廳。

嘯魅娘內心思忖起來,隻是來製作界器嗎?不,這羨兒目前正是獸齡境四季,她完全需要進入獸/獸城獸眼進行獸練!那玄策卜測到的異象到底和這羨兒有沒有聯絡係呢?如果有,又到底是一種什麼聯絡呢?

嘯魅娘隨即也步出了大客廳,直往嘯銜住處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