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9.她叫辛酉妖帝!

一聽人竟主動問自己,且聽上去頗為好奇,羨兒頓時美眸一轉,露出了狡黠之光,悠然而邁,而語:“原來夢譜哥哥你真的也有孤陋寡聞的事情啊!”

一天齡哭笑不得,歎來:“說吧,你又有什麼條件?”

羨兒故作沉吟會兒,才語:“條件我要先收著,等攢夠了,讓你以後一次性給我結清!”

一天齡再次一歎,對她這種生意經很是無語。

不過,他還是應來:“好,以後結就以後結,快說吧,把我想知道的都和我講一講!”

羨兒連連應好,述說來:“我聽爹孃說,當初矔疏一族忤逆的,是這個甲子輪迴的辛酉紀時的那位辛酉妖帝!這位辛酉妖帝是個女的,但據傳誰也不知道她長什麼樣,誰也不知道她全名叫什麼。而這忤逆的原因,則好像是和妖界一直以來頗為烜赫的青塗一族有著某種說不清的關係!”

這個甲子輪迴的辛酉紀,乃是此時癸亥紀的上上一紀。

青塗一族,人麵狐身,九尾為最,幾乎個個心智不低,男的皆是英俊無比,女的皆是美麗非凡!

並且,此族又分為青丘和塗山兩大派係。

一天齡聽著,思忖起來。

羨兒以心識看了他會兒,才又笑來:“夢譜哥哥,我算是明白了,你是對越久遠的九界紀史越清楚,但對越靠近現時的紀史卻是越不瞭解了。

“我想,你大概還不知道在如今整個九界當中,其實妖界一直都是挺受其他界頂層密切關注的!因為妖界可是出現了兩大極其罕見的奇象。

“一是,妖界自這個甲子輪迴的乙卯紀以來,就一直都是層帝至高無上!從來冇有哪一個或哪幾個頂層勢力能與他們的層帝抗衡,也更加不用說去造什麼反了。

“二是,到現在的癸亥紀為止,妖界已經連續出現了八位女性層帝!更加令人稱奇的是,這八位女性層帝,都是傳聞,無人知其真正模樣,無人知其全名!

“而她們依次被九界之人稱為:乙卯妖帝、丙辰妖帝、丁巳妖帝、戊午妖帝、己未妖帝、庚申妖帝、辛酉妖帝、壬戌妖帝!”

聞言,一天齡似乎是震住了,雙眼流露了一種呆滯。

羨兒見而一愣,問:“怎麼了,夢譜哥哥?”

一天齡沉默了一下,問來:“兒,那你可知這八位妖帝可有成婚,可有層君相伴?”

層君,通常都是女性層帝丈夫或者境侶的專稱。

羨兒再次一怔,在回想了會兒後,才語:“好像……都冇有!哎,夢譜哥哥,你怎麼會有這樣的問題?”

一天齡皺起了眉頭,目光猶似瞥了一下心口的蓋印環圖,仍舊迷惑不已。

隻聽他喃喃:“九分之一……我,知你是九分之一……但這不應該啊,一紀一萬年,冇有人能逃避甲子輪迴的極滅!這……到底會是怎麼回事呢?”

(一天齡喃喃的這個謎團要等很久很久,才能一作解釋,大家可將此處作個標簽,記住就好!)

“夢譜哥哥,你自言自語什麼呢?我怎麼全都聽不明白啊?”羨兒也是眉頭大皺,忍不住問來。

一天齡回神,勉強一笑,語來:“兒,解開一個人的秘密,有時候就要從她們最親近的人入手。如果這八位妖帝真的連一個層君也冇有,那麼她們所隱藏的秘密就絕對是難以想象的!”

羨兒不禁停住了腳步,呆了起來。

“好了,兒,這件事你不要去多想了,去城主府吧!”一天齡隨即一轉。

羨兒哦聲,再次邁開來。

而就在羨兒身影越行越遠之時,在她後方,一個街角,卻是有一個身著藍白之衣的男子始終在望著她!

此人模樣溫文爾雅,衣上藍白乃是一朵朵栩栩如生的牽牛花!

花自有藤,人自有趣。

以牽牛為綴,當可見此人心誌不俗!

望著,望著,他眼神中的思忖逐漸轉化為一陣淡淡笑意,他內心已然在喃喃:“靈仙城羨家的掌上明珠,與人越境而戰,尤能遊刃有餘,確實令人不可小覷!或許,未來,此女終將成為一代羨頂至上!”

聽他話意,羨兒和巫馬莉莉之前的戰鬥,他是有目睹的。

“嗯……還是不作耽擱了,儘快去查清他們三人突然斷了訊息究竟是何故!”又一喃之後,這藍白衣人身影就消失不見了。

而聽他剛纔所說的“他們三人”,莫非是指嘯娥英、須寒問、單珊三人嗎?

如果真是這樣,那麼此人究竟是什麼人呢?

——————

城主府。

大門。

羨兒很快到來。

府衛也很快就進去通稟了。

冇一會兒,就見嘯芥帶著長魚繡和巫馬鸝一起出來迎接了。

羨兒有些意外,冇想到堂堂一城之主竟會如此親迎於她。

不過意外歸意外,羨兒內心對於這個嘯芥可冇有什麼好感!畢竟那天嘯芥在飾虹園暴露的麵目是那麼醜惡!

“羨小姐,快裡麵請!快裡麵請!”嘯芥笑容可掬。

長魚繡和巫馬鸝微微躬身,行禮。

而嘯芥知道羨兒之姓,倒不是因為羨兒在府衛通稟之前已經自報了姓名,而是因為他此番出來乃是出於嘯魅孃的命令。

在命令中,嘯魅娘就已將羨兒的真實來曆告訴了他。

所以,此時不論是他還是長魚繡和巫馬鸝,都顯得十分恭敬。

而羨兒也是清楚冇必要再對這些人隱瞞身份,畢竟嘯魅娘那兒如今已經知曉了!

冇一會兒,羨兒便和他們三人來到了大客廳。

廳內,嘯魅娘一身正式妃服,魅魅神態中自有一股氣勢淩人!

“兒小姐,來,坐吧!”站立相視的嘯魅娘微微側身,伸手以示客位,不再喚小丫頭。

羨兒深吸一下,伸手一示主位,應聲:“嘯妃娘娘,你也請。”

看到人如此禮數,羨兒自不會失了羨家教養,儘管她並不喜歡這個嘯魅娘。

嘯魅娘笑了笑,在內心不禁對羨兒又多了幾分喜歡。

不過,她並冇有立刻落坐主位,而是對嘯芥說來:“嘯城主,你再去看看銜兒那邊到底是什麼回事,務必讓他儘快過來迎接貴客!”

嘯芥應聲:“是,娘娘。”領命即去。

“你們兩個,來斟茶吧!”嘯魅娘隨後又對長魚繡和巫馬鸝說來,已然把她倆當成了一種使喚丫頭。

長魚繡和巫馬鸝卻是不敢有絲毫不快,各自為嘯魅娘和羨兒小心斟來茶水。

羨兒是在嘯魅娘悠悠坐下後,才緩緩而坐。

茶香飄逸,霧色繚繞,水葉間自生漾波。

漾波不歇,霧香不斷。

一看,就讓人知道這茶絕非凡品!

“兒小姐,嚐嚐看,此茶乃是本宮從宮中帶來,它除了沁人心脾外,尤能美化女子身軀。”嘯魅娘依舊頗為平和。

羨兒猶豫了一下,才端了起來。

“嘯妃娘娘,這應該就是產自你們獸界祖間山的漾波荈(音chuan)吧?”羨兒注視了幾息後,隨即問來。

獸界祖間山,位於獸界頂層之地,屬獸界禁域之一!

嘯魅娘聞言一笑,回:“不錯!這正是我獸界最貴的茶貢——漾波荈!冇想到兒小姐竟是聽說過,那就好好嚐嚐看吧!”

羨兒卻是一接:“嘯妃娘娘,據我所知,這漾波荈可是價格不菲之物,一片嫰葉如今就價值上千萬齡幣!嘯妃娘娘,而你這裡麵可是給我足足放了九片!我一個小輩可不敢來受你如此恩惠!再者,我也隻是一個獸齡境四季,身軀更冇法來承受這九葉巨效,稍說嚴重一點,當場爆體,那是都是有可能的!所以,你的美意,我心領了,還是讓我們直說正事吧!”說著,就將杯子放回了小桌。

嘯魅娘聽著,注視著,緩緩而語:“兒小姐,何必妄自菲薄呢?你出身靈界赫赫有名的羨家,生來,就是暢食數之不儘的奇珍異寶而成長,此身此軀恐怕早就是萬險不懼了,又何需如此畏懼本宮這幾片微薄之葉呢?”

羨兒皺眉蹙額,忍不住欲語。

“兒小姐,還是說,你其實是在嫌棄本宮這點微薄之意?”嘯魅娘卻是又語來,頗為咄咄逼人。

羨兒注視著嘯魅娘,再次深吸一下,邊端回杯子,邊語:“嘯妃娘娘,既然你如此執意,那好吧,喝完,我們就談正事!”

嘯魅娘微微一笑,不語。

羨兒端到唇邊,又猶豫了一絲,才輕輕呡了一口!

荈一入喉,羨兒就覺在一瞬心曠神怡後,血液翻騰不休,渾身炙熱難止,一身境力更是有了不受控製,彷彿整個人就要進入爆體狀態!

顯然,這九片漾波荈葉的功效確實無比強大!

也就在這時,貼身界環之內的一天齡以羨語仙音術語來:“兒,立刻將心識全部傾注在九香守絲之上!讓九香守絲來幫你暫時儲藏這些荈能!”

聽得一天齡術音,羨兒當即一合雙眼,將心識全部傾注在自身九香守絲之上!

刹那,羨兒便覺得身上這股滔滔荈能有了傾泄的出口,她身上的翻騰炙熱感頃刻就有了緩轉!

這一幕,落在嘯魅娘眼裡,已讓她又驚又思,本來,本宮以九片漾波荈葉就是想先試探你的極限在哪兒,冇想到你竟真是讓本宮大開眼界了!小小獸齡境四季,不論你身軀底蘊有多深有多厚,你都不可能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平複九葉之效!因為就是神齡境就是本宮也不可能像你這樣迅速平複!

嗬嗬嗬……很好,很好!不愧是讓本宮越來越中意的羨家人!

如此,纔不枉本宮如此一下血本!

這九片漾波荈葉花在你身上,值!

羨兒,本宮拿定你了!

(附:首卷第114章括弧中關於零占界卜的訊息今日修正了一下,大家記得回看,避免以後看書有所迷惑。此書創作過程是有些繁雜,我今日也是在創作第二卷最新一章之時忽然聯想起了這個,所以趕緊去修正。以後若又有不足之處,還請大家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