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8矔疏疊法

隨後,長魚慶艱難爬起,踉踉蹌蹌而去。

周圍圍觀之眾也是在很快散離了,畢竟巫馬莉莉一身冷霜襲人。

羨兒看到這兒,也準備轉身離開。

但是,已回身和她照麵的巫馬莉莉卻是冷冷語來:“等一下!”

羨兒聞聲停步,淡淡而應:“何事?”

巫馬莉莉接聲:“茉莉閣,自今日起,我要收回,請你們另住他處!”

羨兒愣了愣,回身來,對視於人,有些納悶地問來:“能給個理由嗎?”

巫馬莉莉一哼,卻是一語:“怎麼,是想繼續住下去嗎?”

羨兒欲語。

“想繼續住下去也不是不可以,隻不過,卻是得讓我好好見識見識你究竟有何本事!”巫馬莉莉又已說來,似笑非笑。

羨兒顰眉蹙額,思忖些許,才漠語:“我怎麼感覺你這是一種心態膨脹呢?”

巫馬莉莉聞言,麵色頓沉,慍聲:“少廢話!出招吧!”說完,人已蓄勢待發。

羨兒一見,邊轉身邊出聲:“抱歉!我可冇空陪你玩!”

就在這一刹那,巫馬莉莉倏然而動,身影如疊!

羨兒自有所覺,於心戒備,而見她攔住去路,微怒:“讓開!”

“哼!我今天就是要找你茬!你無奈我何!”巫馬莉莉眼神犀利,語氣戲謔。

羨兒頓火了,叱:“女痞子!”

巫馬莉莉麗臉一寒,喝:“看招!”

話落,隻見巫馬莉莉騰手就是一抓,意欲摘下羨兒的銀色帷帽來!

羨兒內心已徹底被激怒了,她頃刻就拍出一掌,鴛仙欺神掌!

巫馬莉莉絲毫不躲,另一隻手直接對拍來!

對上一瞬,兩女內心各有震撼!

在羨兒心裡——這女痞子的實力竟是已經不比那雀釉差了!但她這掌法中蘊含的究竟是什麼古老術法呢?竟然能和我現在的《鴛仙欺神掌》正麵一抗!

在巫馬莉莉心裡——這臭女人明明就是獸齡境四季!比我整整小兩個境為!但她竟能越境至此!一接我的《矔疏疊法》,還絲毫不落下風!看來,她的這一掌法定是大有來頭!難怪……從妖界回來之前姝主就讓我過來好好刁難她!可見,這臭女人的背景真是絕非尋常!下次,也許……可以試著問問姝主,問問這臭女人到底是什麼人!

轉瞬之後,兩女各自一退,平分秋色!

“哼,你果然是有些實力!說,你到底是什麼人?”巫馬莉莉並未期待羨兒會回答,不過就是隨口一問。

羨兒收起了此前的一絲輕視,隻問:“你練的是什麼術法?”

巫馬莉莉微微一怔,卻是一接:“我也想知道你練的是什麼,但你會來告訴我嗎?”

羨兒冇有多猶豫,朗朗而應:“我家絕學之一,鴛仙欺神掌!”

巫馬莉莉心頭一震,她漸漸記起了多年前獸/獸城的一次獸眼全部開啟的盛事,那時,好像就出現了一些關於鴛仙欺神掌的熱聞!

(靈界靈靈城靈眼全部開啟要比獸界獸/獸城獸眼全部開啟要早,同時,一般在在一個紀的時間內,次數上也是要多於獸/獸城獸眼全部開啟的次數!譬如,靈眼全部開啟兩次了,獸眼可能才全部開啟一次。妖眼、鬼眼、人眼等全部開啟,皆可以此類推,另可參見第48章)

在熱聞中,鴛仙欺神掌是源於靈界靈仙城赫赫有名的羨家!尤記得,當時是一個名叫羨央兒的小女孩奪了那場盛事之魁,以一種鴦仙負神掌碾壓了和她同台較量的所有競奪者!

鴛仙欺神掌,鴦仙負神掌,正是靈仙城羨家兩大秘不外傳的不世絕學!

而鴛仙欺神掌正是那羨央兒的同胞妹妹羨兒所練!

隻不過,當時她巫馬莉莉年齡尚小,且連靈齡境都還不是,所以,這些事早已被她淡忘了。

“你是靈仙城羨家的羨兒?”巫馬莉莉回神,冷冷問來。

羨兒微微一怔,冇想到這女痞子轉眼就清楚了我的名字,看來,她對我家的事情應該是有過關注的!

“冇錯!你現在是不是該報一報你術法的名字了?”羨兒還是挺想知道巫馬莉莉所練的究竟是什麼古老術法,當然,她也並不報太大奢想。

巫馬莉莉思忖了會兒,才語來:“想知道,那就先來和我分個高下!”

話落,巫馬莉莉騰空而起,身影如疊!

羨兒明白這女人是嫌這街道之地不夠施展,想當空來分個勝負。

在稍稍猶豫了一下後,羨兒美軀一綻凜凜銀光,如仙般飄懸來!

在羨兒的貼身界環之內之內,盤坐的一天齡雙眼緊緊注視著巫馬莉莉,他額心小燭隱隱有動,看上去,是正在以某種力量加持他的雙眼,很快,他的雙眼就變得更加深邃來!

而也就在這時,巫馬莉莉二話不說,迅即先發動了攻勢,隻見她一腳倏點,當空如波,雙掌連拍,疾如電掣,而她額心更似有一小小尖銳之物綻放著微弱青光!

羨兒未敢大意,不退反進,一展五分羨影匿隨術、五分瞬羨術,身影似有若無,鴛仙欺神掌則是豁出了近十成,烈烈仙勁爆響當空!

轟!

轟轟!

轟轟轟!

一股猛烈激撞轉瞬就盪出了道道刺眼之光!

兩女應勢而分,各自後退了數丈,才穩住了身軀,彼此一身氣血皆是有所翻騰!

在下空,樓宇已然有所波及,頂瓦簷角皆有破碎。所幸下麵的人們早就有所躲避,並無傷及。

“再來!”巫馬莉莉明顯不服氣,她堂堂一個鬼齡境四季竟和一個小小的獸齡境四季兩度平分秋色,她是真的窩火至極!就算對方是靈界的頂層驕女,那也不可以是這樣的結果!因為她巫馬莉莉也有她巫馬莉莉的傲氣!

見巫馬莉莉真是不分勝負不罷休,羨兒顰眉蹙額,內心不禁有了幾分清醒,我和她實際無仇無怨,可犯不著和她這樣殊死搏鬥,不行,我得尋個空檔和她脫開!

心念急轉之下,羨兒手上便有了幾分收勢,不再全力以對,而是儘量以閃躲為主!畢竟她的羨影匿隨術和瞬羨術都是以速度見長,前者重在暗,後者重在光,光暗變幻之間正可一抵巫馬莉莉非比尋常的身速!

說到巫馬莉莉這身速,也真是令人稱奇,彷彿她的速度總是呈遞增式的,乍看上去隻是一般快,但到了每一招攻勢最後,卻是呈倍數式的提高!

好幾次,都讓羨兒有些反應不及,差點捱了她幾掌!

“乾嘛不還手?”一招空隙後,巫馬莉莉倏然而分,怒瞪而問。

羨兒穩定了自身氣血,才平淡回答:“好了,你贏了,我輸了!到此為止!”說完,人落下空,立於街上,準備朝城主府邁去。

當空巫馬莉莉內心憤懣,在咬了咬牙後,人隨即化作了一道青光,消失了。

羨兒微微鬆了口氣,以羨語仙音術和一天齡說來:“天齡,這個女人真是個瘋子,我看,我下次見著她還是躲著一些好了!”

一天齡不禁失笑而語:“對其他人,她應該不會這樣。是你和之間的境為差彆,讓她有了很大的不甘心!她冇想到你僅憑一身自家術法就能和她打個平分秋色!她實在太想分個勝負了!”

羨兒邊走邊回:“這我察覺了,她是個要強的女人。對了,天齡,我之前也察覺你好像對她動用了某種窺測之術,不知你現在對她有多少瞭解了?她所練的術法到底是什麼?竟能和我現在的鴛仙欺神掌正麵一對!”

一天齡沉浸一下,才答來:“兒,若我冇看錯的話,她應是得到了妖界矔疏一族一種與生俱來的妖法!她還成功煉成了。”

羨兒呆了呆,驚疑:“妖界矔疏一族?這個……我好像聽爹孃曾說過,好像……這未完美化形之前的矔疏族乃是人麵馬身,並且其額頭還有獨角,這獨角極其堅硬鋒利,更傳聞是無堅不摧!原本啊,他們乃是妖界數一數二的頂層勢力!哦,對了,還有,這矔疏一族個個速度超快!”

一天齡微微一笑,接聲:“原來你知道挺多啊。”

羨兒失笑一絲,但回:“不過,我記得爹孃當初說起時,好像這妖界的矔疏一族因為在過去忤逆了他們妖界的一位層帝,如今早已在整個九界都銷聲匿跡了。難道……這巫馬莉莉乃是出身矔疏一族?是這樣嗎,天齡?”

一天齡搖搖頭,語來:“不,巫馬莉莉的的確確是出身獸界之人,她身上並無矔疏一族血統。不過,她巫馬家最初的血統應是源自白駒獸,應對矔疏一族具備一定的融合之力!而這很可能就是她能成功練會矔疏一族與生俱來之法的重要原因!”

羨兒有所恍然,隨即一笑:“天齡,你果然是無所不知!”

一天齡尷尬,忙語:“不,兒,九界之秘,我,所瞭解的不過是滄海一粟!九界萬千生靈的繁榮與衰落,可不是我能一一知曉的!我,頂多就是看過的紀史比你多一些罷了。”

“是嗎?那有時間你倒是給我找一本紀史給我讀讀,如何?”羨兒隨即又笑。

一天齡卻是沉默了一下,才語:“兒,閱讀紀史之書,需要更高境為。你現在可不行,還是等你成為神齡境再說吧!”

羨兒一聽,不禁吃驚一接:“天齡,這麼說來,你身上真的有本紀史之書?”

一天齡笑而不答,隻語:“以後再告訴你。你還是和我再說說你剛說及的忤逆之事吧,這矔疏一族他們到底是如何忤逆了他們妖界的那位層帝?還有,這位妖界層帝又叫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