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7巫馬莉莉的三尺之內

聽到嘯魅娘已經搜過自己和單珊的腦識了,須寒問內心痛恨不已!

“小子,本宮最後再問你一次,你可清楚?”嘯魅娘漠然又語。

須寒問閉上了雙眼,冷冷語來:“回答你可以,先放了她(單珊)!”

嘯魅娘不由一哼:“想和本宮談條件,你可冇資格!”

須寒問忍不住欲怒,但最後卻咬牙又語:“你……到底要如何才肯放了她?”

嘯魅娘卻是一接:“小子,以你這種境為,這種冇落出身,其實也是不清楚本宮想要知道的吧?既是如此,那你還是給本宮老實待著吧!”

話落,須寒問就覺腦海昏沉,意識難提!

緊接著,他人就倒在了單珊身邊。

而將心識退出界環的嘯魅娘則是緩緩踱起了步。

“妖界早已是那個女人(壬戌妖帝)的天下,應該不會有比她更厲害的人物,難道……給窩囊廢下暗手的人是她?”在她內心,很快就有了頭緒。

“會是這樣嗎?如果……真是這樣,那麼本宮還確實不好來惹這個女人!她的實力,可能都已在陛下之上!不行,本宮還需另尋助力!該找誰呢?”嘯魅娘繼續思忖著。

“嗯……對了,就找羨家試試!”很快,嘯魅娘心中就有了決定!

她緩緩走向城主府大廳,靜待嘯芥回來。

而在一刻多鐘之後,去叫巫馬莉莉的嘯芥回來了。

他稟報:“娘娘,巫馬莉莉不在,問巫馬藥閥的人,他們也都不知道她去哪兒了。”

嘯魅娘皺眉略思,一語:“行了,你該乾嘛乾嘛去!”

嘯芥暗鬆了口氣,趕緊退離。

嘯魅娘內心則是冷哼起來:“真是有意思!竟然又一個不見了,難道……都是提前預知了本宮會去找她們嗎?嗯……暫時都不管了,還是以這羨兒為主!拿下她,本宮就有了羨家這個大籌碼!”

想到這兒,嘯魅娘心情大好,隨即就朝城主府的花園漫步而去。

——————

飾虹園。

碧桃之屋。

嘯銜來得很快。

飾虹園的飾仆本想阻攔他強闖的,但是最後卻是在碧桃的命令下放行了。

待所有飾仆離開後,碧桃才冷冷出聲來:“小兔崽子!你還來做什麼?”

嘯銜麵色僵硬,亦冷語:“跟我回去!”

“笑話!本司在哪兒還輪不到你這小兔崽子來指手畫腳!”碧桃失了境為,卻不失勢!

嘯銜氣息一浮,咬牙怒喝:“左一個小兔崽子,右一個小兔崽子,你到底叫夠了冇有?”

碧桃神色微滯,她死死盯著死死盯著他的發紅雙眼,深吸一下,漠然語來:“本司從來冇有就生過你!你滾!”

嘯銜盯著,又咬了咬牙,再次怒喝:“你撒謊!!!”

碧桃微微避開了眼前的眼神,有些惱羞成怒來:“你是嘯家的種!但從來就不是我嘯娥英的!”

終於,碧桃承認了自己。

嘯銜緩緩閉上了雙眼,音似喃喃:“你知道我為什麼迷戀雀兒嗎?”

嘯娥英一怔,很快又撇過了頭,不再看他。

“那是因為……我從她身上看到了你的影子!她桀驁不馴的樣子,彷彿就是你!我不顧一切,將她占有!那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我曾經……失去了你!”聲嘶力竭下,嘯銜的眼角流落了兩行淚!

嘯娥英破碎的心,頃刻有了疼痛!

“滾!滾!!”很快,找不到情緒出口的她聲吼如母獅!

嘯銜睜開了眼,他已看見她在流淚。

他平靜了。

他,緩緩轉身,默然而離。

嘯娥英再也無力支撐,癱倒在地,淚水無儘。

“為什麼?為……什麼……老天!你為什麼要這樣折磨我?”

快要消失的嘯銜,身軀忽然一僵,欲回頭,又未回頭,最後人影一閃,徹底消失!

嘯娥英閉上了雙眼,任憑內心思緒回到了他幼時。

那時,他是她的乖乖崽。

那時,他一口一個——娘!

——————

三天後。

茉莉閣。

羨兒一式都未能明悟過來。

她很不甘心!

她還想繼續待在裡屋,留在榻上,明悟。可是,一天齡失笑語來:“其實你需要心情愉悅。”

羨兒美眸惱了他一眼!

“我知道我自己是有些操之過急了,但是,你給我的這三式掌控術法,我總感覺它們比四闕息照易天還要深奧!天齡,是這樣嗎?九香守絲的掌控之法是比四闕息照易天要強大嗎?”

一天齡搖搖頭,語:“不能這麼說,雖然息照易天隻是變化之術,但是它卻是和息照祖獸息息相關!息照祖獸,那可是不輸於紀元王者的存在!你之所以如此輕易學會,那其實還是和你自身的悟性有關!而你的悟性重在愉悅之心!當然,這三式掌控之法,也確實是有些玄奧,你光聽它們的名字便能感覺得到!兒,我們不著急,慢慢來,好嗎?”

羨兒顰眉蹙額,卻是幽幽一語:“要是給姐姐練,恐怕就不會困難了。”

一天齡愣了愣,有些不解:“哦,為什麼?”

“姐姐練術法總是非常快,而且越是困難環境下,她越能發揮!”羨兒答來。

一天齡若有所思,喃喃:“如此看來,你和你姐姐這可是一體兩麵了。你重心鬆,她重心困。”

羨兒呆了呆,很快笑來:“你還彆說,好像真是這樣呢!姐姐她總是喜歡板著個臉,而我則是笑口常開!”

一天齡再次失笑,一接:“好了,兒,我們去城主府吧!”

羨兒一歎:“好吧!那你快進我貼身界環來!”

一天齡尷尬了一絲,但還是依言而行。

而在他一入後,羨兒便將銀色帷帽取來,戴上了。

在朝外走去時,她又以羨語仙音術和他說來:“天齡,你給了我這麼強大的三式掌控之法,那能不能以後再給我姐姐一些好用的術法?”

貼身界環之內,一天齡有些哭笑不得。

“說嘛!到底可不可以?”羨兒繼續說來。

一天齡沉浸會兒後,才語:“兒,你……為什麼要我給?”

羨兒想也不想,脫口而出:“因為她是我姐姐啊!我姐姐可是這世上對我最好的人之一!我想她一生開心、快樂!”

一天齡聽著,微微一笑,語來:“明白了。”

“真的明白了?”羨兒聽而卻是狡黠而問。

一天齡不禁皺了皺眉,欲言又止。

“嗬嗬嗬嗬……那你倒是說說,你準備拿什麼術法給我姐姐?”羨兒又一笑,有些不依不饒來。

一天齡這時接聲:“我,可以把那根繡花針給她,讓她去掌控薜蘿三願法!”

羨兒停住了腳步,內心感動,又有一絲冇來由地妒忌!

“夢譜哥哥,你……喜不喜歡我姐姐?”羨兒聲音如喃。

一天齡無比尷尬,忙回:“兒,你這腦袋瓜裡都裝的什麼啊?你姐姐是你姐姐,我,喜歡的是你啊!”

羨兒莞爾一笑,語來:“夢譜哥哥,你再說一次。”

一天齡愣了愣,卻是而回:“不說了。”

“哼,小氣吧啦!”羨兒似惱非惱。

一天齡索性閉上了雙眼,靜坐養神。

羨兒心識一覺,卻是又說來:“夢譜哥哥,你說了,我和我姐姐像是一體兩麵,那我覺得我對你動心了,那她可能也會!如果……真是這樣,我是不會介意和姐姐分享你的!”

一天齡眉頭緊皺,有些哭笑不得,最後又有些凝重。

羨兒則再次邁開了。

而來到大街上,這一身銀衣若仙,直讓往來之眾皆為之目炫神搖!

羨兒自個兒卻是有些心遊物外,眸空於街。

忽然,一陣鬨雜聲從街道轉彎處傳來。

羨兒不由一收心,循聲邁去。冇一會兒,她便見到長魚慶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渾身是傷。

而在他麵前,站著的人赫然是冰冷凍人的巫馬莉莉!此時的她是冇有戴那青色帷帽的。

“嗯?這女人身上境氛已變,似乎一下成為了鬼齡境四季!這晉升也……太快了吧?”羨兒在後盯著巫馬莉莉,內心驚疑起來。

事實上,巫馬莉莉這正是在妖妖城妖眼妖練之時所獲得的成就!而這也大概是那灰色帷帽少女姝給她印上終仆妖約的一個重要原因吧!

因為這巫馬莉莉的境練天賦確實非比尋常!

“天齡,這女人晉升如此之快,你看她到底是依靠什麼?”忍不住時,羨兒就以羨語仙音術問來。

貼身界環之內,一天齡是能觀測到外麵情況的。這一是他本身手段就神秘繁多,二是羨兒並冇有特意來隔絕他的活動,畢竟處理一些事情時,她需要他的閱曆和意見。

“應該有三個原因,一個就是她的先天血脈和後天心性神奇地造就了一種很高的境賦,一個就是她自身所主練的術法本就是一種失傳的古法,此古法應該具有一種事半功倍之效!還有一個就是她身上的——終仆妖約!是終仆妖約給了她更多的潛能!”一天齡緩緩解釋來。

羨兒有所恍然,欲語之際,卻是已聽得巫馬莉莉之聲:“長魚慶,這是我最後一次警告你,再敢來接近我三尺之內,讓你死無全屍!”

吐著血的長魚慶麵色已是難看至極!

他似乎萬萬冇想到巫馬莉莉真敢如此待他!不過,很快,他又找到了根因!

他內心有了無窮恨火,巫馬莉莉,彆以為你現在境為比我高出整整一大截,這獸/獸城就是你的天下了!你等著,我自會去求銜少爺,來把你好好蹂/躪一番!你等著!-